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君子
君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494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9-11-06 14:12)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文

有一个简单的办法

那就是检查你每一天的生活,是喜悦变得越来越多,还是忧伤越来越多?

努力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这样才会越来越快乐。

生命的能量是如此宝贵,如果浪费在错误的方向,而不知道修正,日积月累,人生的黄昏只能老大徒伤悲?亡羊补牢,为时晚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6 20:58)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空空

无人

触手可及

三更前后

丹田苏醒,不着一字

门口向西,阳台向东

狗耳朵支起 一听

明天的光被风吹进来

太早

惊扰了鱼缸,去年的水

两片鱼鳞沉底

耐心地发霉

你的名字是蜜

三十八度未拨动一根琴弦

只是流淌婀娜

青丝一根根映出月色

那人从心底升起

月夜正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5 19:19)
分类: 诗歌
地球瘦了一圈
圆月已过
白雪皑皑,从山顶一步步走下来
在人间撒播清冷的讯息
无人识,旧君子
北风满面
“出租车" 停在黑色的大陆前
海水在逼近,路消失了
寒露过后,豆瓣上很快霜降
兄弟们聚在一起,互道珍重
还是散去吧
三人成伍
盈虚有数
大地已一片金黄
镰刀霍霍
2017,10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再也不能看到你
站在那里  静静地
众人流过  你的述说
存在从此缺少一部分美丽
伤口永远在那里
只是没人再记起

也许可以飞得再久一点
你知道
风如刀割
四面如墙
生命就是迎向所有的痛
浴火者重生
音乐刚刚响起
舞台就空无一人

有一种鸟
飞翔比风还轻
不着一字
倏忽而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9 07:19)
标签:

杂谈

你敲门的时候

门消失了

七言只写了三句

诗意融化在春涧里

残雪映红

很多年过去

找寻者只留背影

道路通向混沌

未有来者

创作者终于触碰到奇迹

看见一束光把这个星球

推得更远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5 21:0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此刻天黑着

她还在那儿

老了一点

以云为霜,略施粉黛

水手有些忧伤

累了一天

半杯啤酒下去

红潮浮上脸颊

千里之外,爱人很寒

立秋前,分居两地

神说…敲门,门就会开

只是…

当灯光点亮地平线

晚风吹起江水

旦夕之间

月夜很瘦,很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10 03:00)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亿万滴雨正在来临

拭目以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3 07:22)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枯瘦的王,
坐在他枯瘦的宫殿里
臣民四散,飘零四方
秋风裂,四季如刀
臣民四散,客死异乡

这龙椅依然面目狰狞
冰凉地
坚硬地固守一种苍凉

王最后的命令:
王就要死在这里
城堡
枝繁叶茂,野草蔓藤
林子深得正好埋葬老虎
王要站在这里
无人来贺,落日时分
头颅滚了一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07 10:48)
分类: 杂文

很久没有做好玩的梦了,很久没有写有意思的文章,很久没有大声的唱歌。

回去了,并且在回去的路上又迷路了。不知道走到了哪里,世界和我同时变得陌生,以前喜欢的人,再起已经不再喜欢,以前绝对不接受的事,再在倒在考虑。所有的界限都模糊起来,昨日之我,和今日之我中间充满着巨大的裂痕。

常常在想,反正理想都破灭了,乐观一点的话,就是在破灭的路上。我两手空空地走在一条人潮汹涌的街上,苍凉地不愿回头。

大地又披上了绿装,春天去了,夏天来了,越来越懒得换衣服,不再装B了,一介草民,喜欢看政治贴子,但不再留言,胆子变小子,热血冷了,看别人演戏吧。

朋友的局长老爸,大小便失禁,物我两忘,天人合一。无喜无悲,指明了一条伟大的路,正横垠在第一个人面前,黑暗的凉嗖嗖的,就此随日出日落,逐渐逼近。

不再作了,让昨日之梦,一去不复返,昨日的爱人,有爱就爱,没爱的,就忘了吧,还好,我还是喜欢相爱的感觉,喜欢甜食,喜欢小面。

生活依然如处子,站在前面等着我,去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只是不再和陈词滥调的忧伤有关,继续前进,继续操练,只是这次,不是别无选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3 11:07)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点石成金的人 

  之前我一直过着正常的生活,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不想太多的事情我以为我这一辈子就这么过我租住在城市边缘的一间民房里,租金很便宜,房东是一对老年夫妇,他们有一个痴呆儿子,长得很结实,每天无忧无虑只是有时候发起疯来,老俩口总要吃点苦头才行。

    我下班必经过一个山谷。两边的山坡上种着一种桔子,是某村的一个果园,看园子的人在村头的路口搭了一间小屋,里面总是烟雾弥漫地挤着七八个人,他们喜欢打牌。

    这些桔子是不能随便摘的,虽然我和看园子的人已经认识,但也只是点头之交,甚至没说过几句话。那天一个流浪汉走在我前面,他两只脚穿不一样的鞋子,一只是皮鞋,一只是旅游鞋,但他并不介意任何目光,走得大摇大摆得。他看到路边有一棵果树,长得离小路很近,几乎要把枝干伸到路中央来了。他随手摘了一个。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还好没人看见。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他并不知道那里有看园子的人,正把桔子掰开往嘴里送我喊了他一声。他回头看我,并没有常人有的疑惑表情。我用手指了指那远处的小屋子说,被人看见可是要罚款的,又指指他手里的桔子。他身上可能并无分文,也许还会因此而挨打吧。

   他领会了我的意思,把桔子整个放到嘴里,并说了一句,你真是好人。

   我是好人么?我跟在他后面,我的口袋里也有一个刚摘的桔子,已经被手握得有些温度了,这是市面上最不起眼的品种,每斤不会超过三块钱,而我摘的这个,最多值五毛钱

   我走到前面的岔路口,往另一边不知为什么,我偶然回头看那个流浪汉的时候,看到他还站在那个路口,向我这边看,他看到我也在看他,就向我挥挥手。弄得我很窘,不知如何是好,赶快转头,只觉得心跳得蹦蹦的。

   意外的是第二天,我下班的路上,又一次看到那个流浪汉,不知他干么还不走。难道是在等我,我低着头,并没有看他,就走了过去。

   这样连续过了几天,我都在村口碰到那人流浪汉。他总是在看我,弄得我挺尴尬,好象他是我什么朋友似的。为此我那天特地绕远路,为了避开他

  回到住处,房东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异样。他们说有个疯子来找过我。他们的傻儿子,在一边笑呵呵地流口水,他们从来不说自己的儿子是疯子,那个流浪汉只是穿得破旧些,但神志应该是清醒的。他们居然说那人是疯子,我心里因此生出些厌恶,点点头,也不搭理他们就回屋了。好一阵子,思绪万千,想些很乱的东西,我想不明白,那个流浪汉到底找我要干什么,等我拿起摇控器看了一会儿电视,心里才平静下来。我决定明天找他问个明白。

   天上班我都在想这个问题,怎么和他开口。甚至电视上才有的荒诞情节也被我想到,比如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他有一笔横财等着我去分享。因此做报表的时候,我错了好几个地方,被顶头上司瞪了半天,让我后背都出汗了。

   下班,我先挤公交,再转地铁,一直到离开市中心,身边的人渐渐少了。我都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村口的,象是喝醉酒似的,又走过那个山谷,山坡两边成熟的果子更多了。当我又想去搞的时候,突然想起,难道他要揭发我偷桔子的事,不可能呀,我到底没有再摘桔子。又走了一会儿,快回到我的住处,也没有看到他,这天只好作罢,明天再说,或者他已经走了。

   一连几天,我都没有再碰到那个流浪汉,问过几个人,都说不知道。我还到他住的地方去找他。他住在一棵树下,那里还剩下一个空碗,和一条脏乎乎的毯子,倒是叠加得挺整齐。他这些天吃什么喝什么,就住在这儿最近这里气温下降,早晨只有五六度,也许他就此走了,不再回来。这样想,我心里象放下一块石头,但是疑虑并没有解除,为什么他要留在这等我,很少有流浪的人停在这里,他们更喜欢城市,那里生活要容易些。

 

   两个月后,我都快把他忘掉,我又回到以前的生活状态。日复一日,有时候,我依然偶尔去偷一个路边的水果,贪些小便宜。直到秋天过去。有一次我不知不觉又一次来到那个流浪汉住过的树下,那碗和毯子已经不见踪迹

有一天,我正在屋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酒。门外传来房东夫妇和他们的傻儿子的声音。对比强烈,傻儿子在快乐地唱着歌(如果算是歌的话),而老妇人刚在唠叨着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老头子照例一声不啃。因为喝了点酒,我的心情很好,把脚跷在电视柜上,用脚趾头换台。一会是新闻,一会儿是电视剧。我也不管里面放什么,只是觉得热闹,五光十色的,旁边放着我的电脑,也开着机,上着QQ隐着身。

嘿,我一回头,屋里多了一个人,他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一点不知道。那个流浪汉又回来了。我眨眨眼睛,他已经不是流浪汉的装扮,穿着一身卡蓝色的工作服,比我都干净,头发不再是又乱又长,胡子都刮得干干净净。我挺奇怪自己的反应,没有太大的意外,平静极了,也许是喝了酒的原因,也许我和他本来就认识。

我问他,你怎么换了这一身装扮?他耸耸肩看着我。

你找我干什么?

我就是路过这里,我不是来打酱油的。他居然也会用网络语言,挺幽默。

我招呼他坐下,他坐相邻的那沙发上,眼睛看着电视。因为沉默,房间里的气氛怪怪的,但也许只是我的感觉,他挺自在的样子。我请他喝酒,他喝了,不象我的样子,他一小口,一小口地抿。我可能有些多了,头发胀,他说什么也记得不太清楚。我好象又一次问他为什么换了这身衣服,不当流浪汉了么。他说,这些都是浮云。

我说,神马都是浮云,是呀。

他很严肃,一点没有笑地看了我一眼,我也许就是这时睡着的。

那个梦,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是我第二天记在日记本上的。

 

梦是这样的,应该是民国时期,有马车,有路灯,有高大的绿化树。昏沉沉地,永远笼罩着梦一样的颜色,就象黑白胶片的老电影,那个人站在马路中间的树丛里,对着路上的行人做出露阴的动作。被一个中年男人发现,那男人去打他。他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跑,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他躲在树的阴影里,看到到合适的女人,就跳出来,做着自慰的动作。我很愤怒地冲上去。他看着我冲上去,(他看到我)他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渐渐远了。我看到又有一个人在前面裁住他的去路。他和那人扭打在一起,倒在地上。我只是旁观,并没有上去帮忙,倒地的露阴癖似乎是他(那个流浪汉?!)。

因为在梦中的他告诉我另一件事,就在那个时候。他说他曾经跳上路过疾驰而过的马车,马车上坐着一位贵妇,他往车夫的口袋里塞五块钱,那车夫就领会了意思,只管赶车,后面发生什么也不会回头的。不管后面车厢里的贵妇发出什么样的声音,车夫充耳不闻,这是他的职业道德。这就是道德。

一声枪响,结束了这段插曲。他身上有枪,他把压在他身上的那个路人打伤了。我看见我冲了上去,(此句无误)夺他手里的枪,费了很大的劲,来回几次。

他居然唱起歌来,这个露阴癖唱起歌来。还是歌剧里的美声调子,但我们对发生在梦里的一切都不会奇怪。

他唱道:你为什么来得这么迟,你总是把我遗忘。

我夺下他的枪,看不清他的脸。我开枪了,子弹打在他身上。

他唱道:茫茫人世太漫长,一次次回到老地方,这一次轮到你来承担,这一次命运的重担将压在你心上。

他倒在地上,我手里拿着枪,身边的路人和马车如常,没人围观,甚至没人看一眼,我们就象是在另一个时空。我的大脑象是被联网一样,他的人生,传输进我的记忆中。我看到他的经历,如一幕幕场景流过。他原来是不死的,他觉得自己的活得太久,他对生命已经厌倦。他有超能力,却并不欣喜,他只是一遍遍拖着自己的身体扮演不同的角色…………

我是被一泡尿憋醒的,等我跑去厕所尿完,才想起昨晚的事情,再联想到那个梦,心里打了一个激凌。回到房子里,两张单人沙发,电视已经关掉,电脑屏幕上转着一个立方体,空酒瓶歪在地上,碗里还剩一点花生米,书、杂志在茶几上。他不在,或者是他并没有来,那是另一个梦?

我用凉水冲了冲脸,好冷的水样,脸象要被揭掉一层皮似的。头昏沉沉的,看看时间,还早。院子里很安静,东方已经发白,天上残留着几个星星,闪烁着最后的微光。

那天上班的路上,依然如故,越往城里走人越多,越挤越堵,但我的心境已经变了。我感觉自己已经换了一个人,但具体变成什么样,我也不清楚。也许只是幻觉,就象小时候,我常幻想自己是超人,要拯救全世界一样。不管怎么样,我已不是昨天的我。

在单位,我碰到了老王,也就是昨天瞪得我后背发凉的上司。我一直不怎么喜欢他,而且很怕他,因为他能决定我的未来。每到年底,他都要决定谁走,谁留下,全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以前我并没有认真观察过他,现在我发现他是一个非常不快乐的人,他一直在用严厉掩盖着什么。现在我知道了。

吃午餐的时候,老王正坐在我对面。我听见石头磨砺声音,那个声音越来越大。起初我还以为是幻觉,后来我四处看了看,到处都是这种声音。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到,我看到老王的肚子里挤满了石头,那些石头拥挤着,碰撞着,不是普通的鹅卵石,而是那种烧煤后剩下的煤渣,黑黑的,没有形状,没有规则,很粗砺又生硬。每个人肚子里的石头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黄色的,有的人是灰色的,但一样的死气沉沉,但我一点没觉得沮丧或恐惧。我不会被眼前这种可怕的咀嚼摩擦声所淹没。我知道还有一种人,他的肚子里是金光灿烂的,但这食堂里的一千多人,却一个也没有。

我原来有了这种能力 。现在火把送到我的手上,我的使命就是去找那样的人,那个能点石成金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16 11:20)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正以光速堕落

我疼痛的喊声远远地落在后面

四周死一样静

工地上热闹的敲击声

领导的讲话接见

还有红歌

都被隔在玻璃的另一边

 

我这儿有一个饥饿得长不大的孩子

有黑皮肤的海地

有白皮肤的美国穷人

我们语言不通,两手空空

 

我希望自己再快一点

上升或下降

远离他们,最好快到时光倒流

回到起点,我咬着母亲的乳头

这次我不会轻易放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