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港梁文道
香港梁文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0,776
  • 关注人气:6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更多>>
博文
(2013-07-06 22:28)
前阵子,有幸和台湾作家焦桐共游新加坡,路上少不了要向这位出了名爱吃会吃的前辈讨教。当地记者,自然不会放过机会,也要他向大家推介台湾美食。恰好有天 他和台湾一位专写“轻小说”的少女作家同台,于是那位小女孩被迫回答相同的问题,也得说说她最想介绍给新加坡人的台湾食肆。结果,她介绍的是“豪大大鸡 排”。焦大哥立刻侧首轻声忠告:“小姐,这种东西千万别多吃,会搞坏身体的”。

按照常识,这类用老油去炸,用大量味精和化工调味品去调味的高脂食物,当然能把人吃坏吃垮。问题是为甚么会有这么多人觉得它好吃?好吃到要把它当成台湾代 表来介绍给外国人的地步?就和近年流行起来的许多台湾小吃一样,它的走红是我完全不能理解的,除了味觉的总体败坏之外,我实在找不出其他理由。既然廉价, 我也不能要求它有多好的选料,但也不能没有鸡味到这个程度呀。吃到嘴里,就是油腥,和一股猛烈的虚假调味,以及厚厚的粉与薄薄的鸡;大家难道就是喜欢它的 尺寸够大吗?大有何难?把鸡排捶扁捶松便是,只不过甚么纤维也给它彻底捶散了。

也有台湾人替这种面积比得上半张脸的鸡排说话,形容它堪比举世知名的“维也纳炸猪排”(Wiener Schnitze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9 12:00)
不管叫不叫做“囍欢里”,其实大家一早就都晓得利东街的结局了。在市区重建局和发展商的协力“打造”之下,它注定要变成如此一道空具“情怀”、毫无内涵的“亮丽风景线”。只不过,它偏偏还要叫做“囍欢里”。

十年前,我在商业电台上过一阵子班,常常要跟林夕和他的几个大弟子学习度桥,包括为一些活动和节目取名。绞尽脑汁,满桌废纸,塞爆一座烟灰缸,我们极力回避各种香港“创意”的痼疾;其中最令人瞧不起的头号大患,就是许多港人最为热衷的“食字”。

所谓“食字”,就是逗弄谐音字的意思。不是一定不好,只是很难做得出让人惊喜的效果,往往沦为懒人不动大脑的逃生窗口。偏偏懒人太多,于是香港满街可见食 字的滥调。凡是和泰国有关的事物,都能用“泰”、“太”同音的效果。所以泰式按摩水疗店叫做“泰舒服”、“泰轻松”;泰式家品设计叫做“泰美丽”或“泰优 雅”;而泰国菜叫做“泰好味”、“泰好食”和“泰新鲜”的,更如恒河沙数。这类名字多到叫人生厌的地步之后,就使得任何一个“泰××”都失去了个性,面目 模糊,分不出甲乙东西。

更叫人难受的,是这类食字“创意”背后的一股穷酸味。明明是脑筋迟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7 11:44)
在台湾长大,我自然怀念台湾小吃。可是,等到它真正名扬天下,成了不少外地旅客的观光重点之后,我却又总是觉得好像那里出了点问题,只是千头万绪,一时也 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直到近两年有毒食品的风潮终于吹到台湾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关键就在台湾人形容食物时很爱讲的那个“Q”字。

严格地讲,这几轮食品问题是不能用“风潮终于吹到台湾”来形容的。因为这么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不是台湾的饮食业者学坏了,受到彼岸毒风的影响。事实的真 相却是,许多根本不该下在食物里的东西,许多根本不能拿来生产食物的工序,原来早在几十年前,他们就已经很本土很自主地干了起来。举个例子,首先把“顺丁 烯二酸”加入树薯粉,制成人称“毒淀粉”的中学老师王东清便说,这是他四十前就传了出去的技术。

毒淀粉也好,两年前爆出来的塑化剂事件也好,它们全都和我们熟悉的那种“Q”有关,因为毒淀粉与塑化剂这些材料的主要作用之一,就是使得食物吃起来更加结 实,更加有弹性。平常我们看台湾旅游节目,那些活蹦乱跳的主持人总爱在尝了一口东西之后(不管那是甚么东西),就马上娇呼:“哇!好Q!好好吃哦”,大概 就是这些害人不浅的化学制品的结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3 11:35)
身为当今世上影响力最大的佛教僧侣之一,阿姜.布拉姆自然不是只以风趣著称。任何学佛的人都会发现,他对佛法的解释,对禅修的指导,真是清晰扼要,直中要 害。就拿“观呼吸”这个今天已有许多人都懂得的法门来说吧,他在《禅悦在当下》里的一段话,大概会让不少初学者有很深的体会:“自从我开始教导呼吸的禅法 后,我就发觉人们似乎都太快开始观呼吸。如果你尚未真正安顿下来,并且不够警觉,就只能透过意志力去观呼吸,但那并无法持续很久。你开始观呼吸,却逐渐陷 入昏沉或甚至睡着,这是因为心尚未准备好的缘故”。

就算未曾接触佛法,大概也能在他的言语里头受益:“假设有人骂我们是猪,如果我们总是记得这件事,那么每回想起这句话一次,岂不等于又挨骂了一次”。这种 态度看起来十分阿Q,或许就是有些人以为佛教很消极的原因。没错,佛法不太鼓励我们去对付痛苦,因为通常用来消除痛苦的手段,很可能都只是逃避而已。挨骂 之后回骂,失恋之后醉酒,不开心的时候打机,都不能真正解决让人不好受的东西。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接受这一大堆叫人难过的事情。阿姜.布拉姆如此说明:“试图改变事物只会让你更加陷入生命的泥沼,而被动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3 00:11)
好几次,一些内地学佛的朋友告诉我,他们非常羡慕香港。不为我们的繁华,不为我们的热闹,而是为了我们的运气和缘份;一年里头,总是有许多国际知名的高僧大德过访,而且各个宗派都有。难怪这两年多了一批“佛法自由行”,有趣得很。

你看,一行禅师刚走,又轮到驻澳洲的南传大长老“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上场了。比起一行禅师,香港人知道阿姜.布拉姆的,还不算太多。但只要你读过他的著作,在网上看过他的开示(根据计算,平均每一秒钟都有人在 点击他的视频链接),你就不可能忘得了他。这位曾在剑桥大学修读理论物理学,跟随泰国一代大师“阿姜.查”(Ajahn Chah)出家的英裔比丘,可是澳洲家喻户晓的名人。所以他常常收到邀请,去不同的学校演讲。有一回,他在路上碰见一群中学女生,她们喊他的名字,使他 “受宠若惊”(这是他的原话),很奇怪这些只见过他一次的女孩怎么会记得住他的法号。其中一个女孩便说:“当然啦,我们怎么会忘记一个叫做‘胸围’ (bra) 的和尚呢”。每次讲完这个故事,阿姜.布拉姆总是和信众一起开怀大笑。

在很多佛教徒的印象里头,南传佛教的出家人应该是特别严肃的,持戒精严,不苟言笑。但是阿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1 09:58)
在我的“自由派”朋友圈子里头,我大概是最“反美”的一个。但是严格地讲,那也不能算是“反美”,常看美剧,喜欢美国音乐和文学,甚至还有不少美国好友, 这又怎能叫做“反美”呢?只不过受到欧美“左派”思想的影响,承续了杭士基等知识分子的批判传统(可别忘了杭士基也是个美国人),对于列根以降的新自由主 义浪潮,对于美国外交政策背后的霸道主张,我实在生不出太多好感。每回就此大放阙词,都会叫我的朋友侧目。例如十年前,我写了一篇关于伊拉克战争和西方能 源企业关联的文章,就被刘瑜妹妹教训了一顿,说我信了“阴谋论”。

可是你看最近“斯诺登事件”搞出来的这些风波。根据目前一些媒体报导所言,先不说美国国土安全局对自己国民隐私的侵犯,它又凭什么跑去记录和监控那些外国 人的电子通信呢?谁给了美国政府这么大的权力?而那些号称“不干坏事”的网络巨头,居然也背着用户给美国政府开了这么大的后门,岂不自掌耳光?

我知道,我们仍然可以说美国的媒体自由保证了某种底线,使得这些消息能在美国曝光;也可以相信美国的权力制衡依然管用,能以国会的力量跟进调查。但这一切 都不能漂白美国政府在这件事上的问题,即使是“丘奇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6 22:00)
敌我之间,乃是一种零合游戏。不是你赢,就是我胜;若非你死,便是我亡。由于情况如此凶险,我当然要仔细观察敌人的一举一动,从对手的言行归纳出一套模 式,以便料敌机先。慢慢地,我可能会发现这些行为模式还是一道思考逻辑的产物,更是一座认知周遭环境的框架。这就像下棋,著名的棋手常有一种棋路,甚至外 显为可以言语形容的风格,比方说“绵里藏针”、“大开大合”。棋逢敌手,就得摸懂对方的棋路。

前阵子,本地“左派”元老吴康民先生写了一篇文章,谈到香港反对派背后的“英美外来势力”,绘声绘影地描述了其中各种已经浮面,以及仍然潜伏不露的队伍梯次。因为它点名提到不少地位显赫的政治人物,所以这篇文字便引起了一阵争议,有人甚至嘲讽吴先生“思觉失调”。

许多读者觉得吴先生这篇文章难以接受的地方,在于他那么轻易地就把“英美外来敌对势力”的存在说成是“不争的事实”,但却没有给出任何说明乃至于证据,似乎那真是一件人人都能用肉眼看得到的事实。他从这个“事实”出发的一连串推论,又是那么地想当然耳,彷佛猜想就是推理。

值得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0 10:17)
前阵子请亲友吃饭,天气湿热,于是就想来点麻辣口味,选了一家久违了的川菜名店。这家店我去过几次,每次都觉得有些遗憾,或者是火候没掌握好,或者是口味还不够地道。可是它环境不错,老人家坐得舒服;又听说这几年菜也做得进步了。便抹掉过去的记忆,再试它一试。

太久没去,这座商场的食肆布局又令我有点迷糊,所以我在楼下截住一位类似concierge的姐姐,向她问路。她说:“XX阁?个名好熟噃。唔好意思,你搭电梯上楼去搵吓啦”。奇怪,这家店在这里开了起码十多年,她怎么会不知道?还说它的名字耳熟?

终于找到餐厅,坐下来点菜。长辈好酒,正好我在网上见到他们推广德国白酒,觉得可以用来搭配川菜,就请服务人员顺便把酒单拿来。不过,我没在酒单上发现那 些德国酒的踪迹,他们竟也不晓得我到底在说甚么。讨论半天,他们只找到一份配好了酒的菜单。菜我想自己点,酒我想开一整瓶,明明我在网站上看过整瓶卖的特 别酒单,怎么现在竟只有一杯杯酒配好了菜的指定餐单呢?算了,我指着那份餐单里的其中一个名字,请他们给我一瓶。但是遭到拒绝,服务生坚持这酒只能按杯发 配,而且一定要连着特别套餐一起点。我只好用手机上网,请他看看他们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地方愈是标榜某些价值,愈是要用公益广告去宣传某种态度,通常就表明这个地方缺了这些价值和态度。巴黎的地铁前阵子推出了一系列很好玩的广告海报,意 在讽刺粗鲁不礼貌的乘客,可见巴黎人在地铁里的表现。三十年来,从大街上的商店到飞机上的机舱,大陆到处都是“文明商店”和“青年文明号”的标语;看来文 明始终是个恼人的难题。十几年前,“今时今日,咁嘅服务态度唔得o架喇”,成了香港民间口耳相传的名言。十多年后的今天,华仔这句广告金句是否还用得着重 复再说呢?

最近在报上看到一则关于服务态度调查的新闻,指出香港在二十六个地区的“微笑指数”里排到了倒数第三的位置,仅仅好过巴基斯坦和克罗地亚。调查机构是个很 神秘的“神秘顾客协会”,据说他们去年派出了两千个神秘顾客,在香港的三十种行业里头做了八万次访问,这才得出香港服务不济的结论。这类方法不明的调查, 我一向半信半疑,总觉得其公关新闻的成分要大过严谨学术的要求。然而,我却从很多不同的渠道发现,香港服务业的名声原来真的不算太好。例如“背包客栈”这 个很受欢迎的华文旅游论坛,香港人的态度便是其中经常为人提起的话题,大陆人、台湾人,乃至于新加坡人,都会抱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8 00:23)
好在除了易牙这种不惜烹子以适君的厨神之外,中国尚有另一位品格声誉与之截然两样的厨神,他就是伊尹。

最早知道伊尹,是因为小时候被迫背诵《孟子》。《孟子·万章(下)》如此定位上古中国几位伟大的圣人:“伯夷,圣之清者也;伊尹,圣之任者也;柳下惠,圣 之和者也;孔子,圣之时者也”,可见伊尹地位之高。那么,究竟甚么叫做“圣之任者”呢?孟子如此解释:“伊尹曰:‘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进,乱亦 进。曰:‘天之生斯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予,天民之先觉者也,予将以此道觉此民也。’思天下之民,匹夫匹妇有不觉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而 内之沟中:其自任以天之重也”。由于这段话非常有名,乃成语“先知先觉”的出处,所以我不揣稿费之讥,整段抄下来给大家赏析。在我看来,撇开伊尹自认“先 知先觉”的自信不论,他那股以天下为己任的气魄实在动人。想想看,他竟然觉得,天下苍生只要有一个人享受不到如尧舜治世时的福泽的话,就好像是自己亲手把 他们推到山沟里去一样;这简直就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菩萨胸怀。出于如斯雄壮的使命感,他做不到伯夷那样清高,隔绝自我于暴政横民之外;相反地,不 管政治如何暴虐,也不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