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饭一个
饭否
.

                                                                       我欲既我愿 我愿亦我求

博文

我很想有个很好的开头,可这近一年的抽疯开始时就是极其的恶心。你看,这开头也跟着恶心了。

 

毕业了。耶!我终于毕业了。开心么?留恋么?伤感么?我只感到胃部的一阵翻腾。四年恍若隔世,极尽光怪陆离。伟大的梦想如最爱吃的西瓜,经过咀嚼以及肠胃的一系列生理机械功能处理,已然成为一拖粘稠状的物体排泄在一个厕所的角落。大学时代抽搐着结束,我松了一口气,抽搐实在是要人命的一种事儿,面容会因为抽搐扭曲,身体也跟着变形。我到底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对于大学,最后结束的时候似乎每个人都要说一句。我说,古德拜您哪!说完后一蹦一跳的唱着春天在里离开了这个地方。我到底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啊!原来我说的是离开大学前的临别感言。

 

世界的尽头。王家卫的电影中蛋疼的许多主题中其中的一个。每次《春光乍泄》我都要随着电影中的情节从头蛋疼菊花紧到结束。我总在想,让我蛋疼菊花紧的那个世界尽头会在哪里。想了这么多年,每次想起就感觉大脑一阵抽搐。或许,当我走到一个地方,顿时感到蛋疼菊花一紧,那就说明我找到了。一遍又一遍的看着王家卫那些让人蛋疼菊花紧的电影,以至于蛋跟菊花感到的不是疼和紧,而是销魂。我总在想,或许我也应该像《蓝莓之夜》中的那个男主角一样开个那样店,这样也许也能勾搭上一个如同片中女主角一样的姑娘,然后两人彼此蛋疼的生活在一起。人生好蛋疼。

 

我想去敦煌,在沙漠里看太阳升起落下,然后升起一堆篝火,听着远处寺庙的梵音,躺在一匹骆驼旁寻找北极星的方向,最后贱兮兮的想着心爱的姑娘进入美满的梦乡。

 

越发感觉世界变的诡异起来。或许,世界还是很正常,只是自己蛋上面的疼转移到了脑袋里。

 

我到底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