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冷明
冷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754
  • 关注人气:5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母亲人到晚年头脑极清楚,耳朵比我们都灵,两年前做了白内障手术,耳聪目明,天天搓麻,乐此不疲。她为牌友沏茶倒水,到了饭点有的牌友干脆与我弟弟一起喝酒聊天其乐融融。现在吃顿饭不算什么,三年困难时期谁家能舍出一顿饭来。

六十年代最困难的时候“林叔叔”经常光顾我家,一家人吃不饱饿肚子,母亲却每次都为他做一顿热腾腾的面条,吃饱喝足,留下半斤粮票,过些日子又会来蹭饭。林叔叔个子高大留着分头,既有老大学生的范儿,又有公安干警的机敏,解放前在北大念书时加入了地下党,是资深的老公安。58年反右,恃才傲物口无遮拦的林科长被打成右派,劳改后丢了工作,与我父亲同病相怜。平时靠打零工过日子,三年困难时期,临时工都找不到,他上垃圾站捡过白菜帮子。说起来林叔叔是典型的陈世美,他一个美男子,偏偏娶了个丑妻,早早离了婚,最无助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约好司机星期二接我们去平安大道办事,“正好去储库营看看母亲,”我想忽的记忆恢复我怎么了我结结巴巴向夫人叙述刚刚可笑的念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邻张叔叔知识渊博出口成章,有一阵他说自己创作的电影剧本就要开拍了,星期天,与他合作的同事找他修改剧本,两人争论得不可开交,从不发脾气的张叔叔拍桌子大吵大叫。张叔叔喜欢我二姐乖巧伶俐,电影剧本的主角就用了我二姐冷莹的名字。有一天一位白白净净的中年妇女走进我家,一边帮我母亲搓卫生纸,一边打听张叔叔的底细。张叔叔不在家,那女人隔窗了望,两间小屋,一张单人床,一个小书桌,小书架,一个铁火炉,里屋地上放着几棵大白菜,真正是家徒四壁。张叔叔最潦倒的时候,夏天的两件单衣夹层棉花缝起来当冬衣,天暖和了把棉花掏出来当衬衫。

在贫穷压抑的家里,叛逆种子在少年心中发芽,我恨死了父母,一次赌气,摔门而出,我决定离家出走。走过下坡,小六条,校场口,绕到菜市口,晚上住哪?饿了谁管饭?我要去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天黑了,只得悻悻回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躺在宣武医院病床上,母亲执意要摘下呼吸机面罩,她一边唠叨宣武医院太差劲,还不如去电力医院、朝阳医院,一边向我交代后事。电力医院新盖的大楼,整洁干净宽敞,三人间病房,带卫生间,母亲住过两次,都顺利出院。朝阳医院治疗呼吸系统疾病名不虚传,母亲住过一次后,有二年没再住院。宣武医院名声在外,急门诊住院人山人海,一床难求,母亲第一次需要呼吸机辅助呼吸,她心里明镜似的,我不行了,家里存折上有一百多万,你们几个分了吧......
农村有句谚语:家里有粮,心中不慌。城市人何尝不是。老年人没点积蓄,大事小情向孩子伸手,于心不忍。但做为一个没有工作的老太太,手里有这么多钱还是让人感到意外。
时光回到六十年代,还是在四川会馆的这间小屋里,母亲脸色煞白,捧着一杯热糖水,让我们每人也沏上一杯,与她一起分享有钱了的快乐。
父亲被开除工职劳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1月的北京秋风飒飒,91岁高龄的母亲如院中百年老槐,在寒冬到来之际叶落归根。2017年11 月2日17时慈母王林在宣武医院病逝。
自从88岁的父亲2011年过世,一直为母亲担心,她患冠心病多年,这几年天气一冷就会因慢阻肺、肺炎、心衰住一次院,还好,每次总能化险为夷转危为安。
在宣武医院发小宋厚权告诉我,冷三婶这些天有点反常,以前从来不出去,最近经常冒着寒风出大院,好像看不够这条街、这个院。母亲因骨性关节炎,双膝变形,行走不便,轻易不出门,大限将至,冥冥之中有了预感,她默默地向居住了一辈子的储库营胡同告别,向居住了七十年的四川会馆告别。
储库营东头与金井胡同交叉处一大片空场新修了花坛,过去每到入冬这片开阔地是卖白薯、卖冬储白菜的地方,一斤粮票五斤白薯,各家的大白菜整整齐齐码在窗下,过冬都指着它呢。动员了几年的拆迁忽然销声匿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8 08:40)

 1970年冬季知青们都回了北京我一人住在大队唯一的一排房子里里面是会计室平时没人锁着门草原上滴水成冰清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7 12:41)

一天深夜我睡的正香忽然传来敲门声,“快起快起有病人了!”深更半夜唤我抢救病人司空见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3 09:00)

小华是我小学同学我家的一间住房紧靠她家文革中父母被赶到乡下后那间房子空下来房管局拆掉隔板给了她家五个孩子两个大人一铺大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74南方某工厂仲夏季节车间里挂着大标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噩耗传来,在重庆大学念书的大儿子首先崩溃,精神错乱,陷入癫狂,学校顺水推舟,将其遣送回资中老家。不少至亲好友想起黄家老一辈人,教书育人,乐善好施,把上不起学的孩童送进学堂,为揭不开锅的乡亲送粮,倾其所有,为坑坑洼洼暴土扬长的村里修了一条宽敞笔直的公路,世代书香的黄家土崩瓦解,可怜一个疯子无依无靠。有人送点米,有人送点红薯,有热心人帮忙煮熟,人一疯,无欲无求,生命力极顽强,渴了喝碗冷水,饿了啃块半生不熟的红薯,一晃就是五六年。1958年当那场旷日持久的大饥馑来临,天府之国四川首当其冲,据说饿死的人最多,乡亲们再也拿不出一星半点吃的东西接济疯子,疯子第一个饿死在自己那间风雨飘摇的小破屋里。
二儿子被好心的叔叔收养,少年忍辱负重学业有成,不久,在大学教书的叔叔迎娶骄妻,每月几十块的工资入不敷出,妻子极其不满还要供养这样一个累赘,不是亲生的谁能爱的起来,不要说还是个被镇压的反革命崽子,生活费一减再减,孩子把考大学的理想埋进心里,考进一所化费最少的师范中专,总算熬过了最困难的几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