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颐
雷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03,152
  • 关注人气:11,6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大为

青年艺术家

红白蓝

犬子

公告
时间:2007年6月16日13.30—15.30
地点:北京三联韬奋图书中心二楼
演讲题目:晚清风云七十年
演讲人:本人,欢迎光临指正
博文
标签:

文化

财经

            北京出租车涨价透视

 

               雷 颐

 

(这是在下十年前的旧文章,发表于《凤凰周刊》2006年第17期,今日出租车行业的问题,当时已说到了,可惜白说了,十年过去,一切依旧。)

 

随着成品油价格的上涨,北京出租车租价最终在一片沸扬声中从每公里1.6元上调到每公里2.0元。油价上涨,运营成本自然增加,价格的上涨似乎“理所当然”。然而,这“理所当然”的调价过程却颇有几分玄机,细细想来好象并不“当然”。虽然现在已属“事后”,但对此仍值得作番简单分析,或许我们能从中透视当今地方政府“治理”的某些特色及深藏其后的权力、资本间的复杂关系。

 

油价上涨后,与之有关的主要三方是乘客、司机和出租车公司老板,如何消化或曰由谁承担成本的增加,理应在乘客、出租车司机和公司老板之间博弈决定。由于乘客大体只能被动地在调价后“以脚投票”,以是否继续打的来表示自己的意愿和力量,所以调价前的博弈主要是在司机与公司老板间进行。在任何买卖关系中,买方天然会要求价格最低从而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卖方天然会尽可能卖高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死魂灵》与“活死人”

 

鲁迅:“果戈理开手作《死魂灵》第一部的时候,是一八三五年的下半年,离现在足有一百年了。幸而,还是不幸呢,其中的许多人物,到现在还很有生气,使我们不同国度,不同时代的读者,也觉得仿佛写着自己的周围,不得不叹服他伟大的写实的本领。”

 

               雷 颐

 

《死魂灵》是俄罗斯作家果戈理的代表作。小说描写一个投机钻营的骗子、吝啬鬼,假装成六等文官的乞乞科夫买卖“死魂灵”的故事。

 

原来,俄国的地主们将他们的农奴叫做“魂灵”。当时的俄国,每十年进行一次人口调查,政府按登记的人口征收人头税。在两次人口调查之间死亡的农奴仍算“活人”,只有到第二次人口调查时才把他的名字勾销。在两次调查之间死亡的农奴在法律上仍被看作是活人,地主就要为其纳人头税。这种已经死亡、但在法律上仍被视为“活人”的农奴,被称为“死魂灵”。“魂灵”已死却仍要按“活着”为其纳人头税,地主当然不划算。一心想发大财、多次欺蒙拐骗的商人乞乞科夫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于是来到某市,冒充六等文官,交结了省长、民政厅长、警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北京出租车涨价透视

(这是2006年的文章,从出租车涨价追到出租车的管理体制,今天完全适用)

 雷颐

 

随着成品油价格的上涨,北京出租车租价最终在一片沸扬声中从每公里1.6元上调到每公里2.0元。油价上涨,运营成本自然增加,价格的上涨似乎“理所当然”。然而,这“理所当然”的调价过程却颇有几分玄机,细细想来好像并不“当然”。虽然现在已属“事后”,但仍值得作番简单分析,或许能使我们从中透视当今地方政府“治理”的某些特色,以及深藏其后的权力、资本间的复杂关系。

 

油价上涨后,与之有关的主要三方是乘客、司机和出租车公司老板,如何消化或曰由谁承担成本的增加,理应在乘客、出租车司机和公司老板之间博弈决定。由于乘客大体只能被动地在调价后“以脚投票”,以是否继续打的来表示自己的意愿和力量,所以调价前的博弈主要是在司机与公司老板间进行。

 

在任何买卖关系中,买方天然会要求价格最低从而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卖方天然会尽可能卖高价从而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这确是“天经地义”、最正常、最自然不过之事。在出租车司机与老板的“讨价还价”中,司机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胡适论乡村教育的当代意义

雷颐

 

摘要: 1918年初,胡适对一些乡村学校也不顾条件规范化、城市化办学非常不满。他在《新青年》上对乡村学校的议论,今天仍有非常强烈的现实意义。另外,“新文化”的领袖在具体情境中恰恰反对机械、全盘照搬外国。历史,其实是复杂的。此文发表于2011年8月18日《南方都市报》。
 
胡适论乡村教育的当代意义
 

近日,北京一些区县又兴起了取缔打工子弟学校的风暴,大批打工者子弟的未来引起多方关注。

其实,关闭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从“爱国”到“革命”

 

  雷 颐

 

如果说“立宪”的复苏是日俄战争的一个重要后果,那么一些青年由“爱国”走向“革命”,则是日俄战争的另一个重要后果。

 

早在1901年初俄国外交大臣提出全面剥夺中国在东北主权的约款时,爱国民众在当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新闻联播看太多(ZT)

 

 “六.一”前夕,五年级一班学生刘小华因患感冒请假。班主任指示班干部们自发组织到刘小华家里慰问。第二天,班里黑板报登出了一篇《本班新闻》,全文如下:

 

本班讯:昨天上午,阳光明媚,鲜花斗艳。刘小华同学家里欢声笑语,人头攒动。五年级一班班长赵官、副班长张僚僚在体育委员欧阳猛南、文娱委员李美媚陪同下,不远千米,深入到患感冒发低烧的班级成员刘小华家中,为他带去节日的问候和良好的祝愿.

 

赵班长与张副班长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刘小华的小房间,饶有兴趣地玩了四盘“魂斗罗”游戏,与普通同学同乐。接着,班级领导与刘小华同学的双亲亲切地拉起了家常。赵班长还愉快地回忆起去年和刘小华开始一起作弊的往事。

 

在交谈中,赵班长多次关心地强调:“刘小华生病了,就不要做作业了。好好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刘小华激动地说:“感谢班干部的关心!我一定要战胜病魔,克服一切困难,早曰回到温暖的大集体中,回到亲爱的老师和同学中间!”

 

接着,赵班长一行又在刘小华家门口兴致勃勃地踢起了毽子。蓝天如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胡适论乡村教育的当代意义

 

               雷 颐

 

近日,北京一些区县又兴起了取缔打工子弟学校的风暴,大批打工者子弟的未来引起多方关注。

 

其实,关闭打工者子弟学校并不自今日始。好几年前,许多打工子弟学校因不符合办学条件就一直被教育部门责令关闭。由于城乡二元体制的原因,城市享有优厚的各种资源,当然包括教育资源在内。因此,城市、尤其是大城市学校的标准要比乡村学校高得多。由于身份限制,在城市打工的的民工其身份仍是“在城市工作的农民”。体制原因使城市的许多资源他们无法享受,他们的子女也很难享受到城市孩子的教育资源。因此,专门为他们服务的“打工子弟学校”应运而生。

 

由于没有政府拨款,打工者收入也不高,这类学校必然因陋就简,很难完全符合专门为城市学校制定的标准。不达标,成为关闭这些学校的重要理由。既然体制原因使这些学校确难得到政府拨款,为了这些孩子不失学,对这些学校的标准就应放宽,不应完全按城市学校标准要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清王朝到底还能撑多久?

 

                              雷 颐

 

如果不是曾国藩回乡组织湘军拼死镇压太平军、不是他开启引进西方“船坚炮利”的洋务运动,晚清不可能出现所谓“同治中兴”,清王朝可能更早就寿终正寝了。然而,尽管他对清王朝忠心耿耿、效尽犬马之劳以保其江山社稷,但与机要幕客赵烈文的一次小小论辩,却使他开始忧虑清王朝究竟还能支撑多久、其寿命到底还有多长。在《能静居日记》中,赵烈文详记了他与曾的这次谈话及此后曾国藩对清王朝命运的思索。

 

只要没有紧急繁忙的军政事务,曾国藩晚上往往喜欢与幕客聊天。同治六年六月二十日,即公历1867年7月21日晚,时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与赵烈文聊天时忧心忡忡地对赵说:“京中来人云:‘都门气象甚恶,明火执仗之案时出,而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刘志祥,百年老站新站长(普通人的故事)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来源:《人民日报》1998-08-26 第12版

/来自中华网社区 club.china.com/

 

 

    坐落在九省通衢武汉的汉口车站,是一个百年老站。1997年4月,这个老站迎来了一位新站长,他就是41岁的刘志祥。

 

    刘志祥当过火车司机、人事干事、纪委书记、副站长,对火车站的业务精熟于心,对汉口站的历史和现实也了如指掌。他知道,这个投资3亿元改造的车站,虽大方气派,但服务跟不上旅客要求,路风屡有投诉;经济效益上不去,已负债1380万元,每年工资、成本等缺口超过500万元。这是多么沉重的包袱,但更是一副重担、一份责任。因此,上任伊始,刘志祥想的更多的是,尽快扭转局面,让汉口这个百年老站重新站起来。

 

    1997年,中国铁路大提速,“客运营销战略”同时在全路展开。刘志祥看准了这个机遇。他敏感地意识到,营销是一个系统工程,首要的是领导层的思想观念转变和更新,其次是干部职工对营销技巧的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经济观察报》曾约以“给未来写信”的形式,发表“国家意愿的私人读本”。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特将此“信”贴出。

 

给两百年后一位历史学家的复信

 

你好!

 

真没想到,时间机器竟能让时光如此“提前”(或“倒流”),让我提前两百年收到你的来信,非常惊讶,更感高兴。

 

你说,你们历史学家非常感谢我们这个时代,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前后一百多年,正是社会转型的时代,充满了种种戏剧性变化,有时惊心动魄,有时拍案叫绝。我知道,作为历史研究对象,大动荡年代是最有意思、最有趣、最吸引人、也最易出学术成果的年代,但对绝大多数并不想成为英雄豪杰的老百姓来说,他们渴望的只是平平安安的“过日子”。中国有句老话,“乱离人,不及太平犬。”所以,历史研究最吸引人的年代,对生活于这个年代的平民百姓来说,感觉可能是“最不吸引人”的年代。

 

另外,你来信还说,在解读现在的史料时,发现存在大量空白,提到一些人与事,总是欲言又止,隐晦不清。所以,你感谢说,正因为此,给史学家带来了大量的“饭碗”,许多人因此从事历史研究、天天“猜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