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辉
雷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134
  • 关注人气: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雷辉,黄冈人,江城客,八五年生人,现供职于广州某报。激扬文字,指点江山,不折不让,亦慈亦从,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qq:22754108 msn:hustlh@msn.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0-11-25 19:41)
标签:

杂谈

    来到RAMADA的第一个下午,他看到一幅温暖的画面:窗外是秋天明亮的阳光,白云山下各色鲜花盛开,北方来的火车缓缓进站,远处的摩天大楼高耸入云。
    这么多天过去了,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吹了一拨又一拨,乌鲁木齐下了第一场雪,可是窗前的画面像定格了一般丝毫没变,天空依旧那么蓝,城市还是那么安静。
    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满是着盛会的气息,到处人潮汹涌,江边的霓虹灯流光溢彩,烟花怒放。对他来说,外边的世界仿佛只是一个遥远的影子。在RAMADA这个封闭的环境里,他不再拥有自由,他总在听《嘀嗒》,纯净忧伤的旋律让他发狂的想念以前的那些地方,那些人。
    在长江中游北岸的那个小镇,深秋的早晨薄雾弥漫,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屋后的池塘,奶奶在青石板上洗衣,用芒槌敲打。他在水边逗留,捡石子扔游上水面呼吸的鱼,等奶奶洗完,帮她提衣服回家。夏天的时候,奶奶带他沿着江堤步行30里路,去城里的姑姑家,一路上教他用狗尾草做琴。
    奶奶常年在院子里的枣树下纳鞋垫,他就搬个小板凳在她身边做作业,不时有成熟的枣子掉下树来,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自信是领袖最起码的品质,这是读完《韦尔奇自传》后的第一感觉。书籍用整整第一部分详细讲述他为何能在少年时树立强大的自信心,韦尔奇把原因归结于母亲的激励、独立的生活习惯以及频繁的兼职生涯。
    这种品质是领袖的共性,无论是政治的还是商业的。尼克松在《领袖们》里叙述他所认识的伟大的领袖,丘吉尔、阿登纳、戴高乐、麦克阿瑟、吉田茂、周恩来,他们或活泼或严肃,或张扬或内节制,或平易近人或傲岸不群,但无一例外,都对自己充满无限信心。
    1940年5月,纳粹的铁蹄踏遍整个欧洲,大不列颠举国上下弥漫着一片战败的阴影。5月10日,就在这英国近代史上最灰暗的一刻,丘吉尔就任首相,战争重担一下子通通压到了他的肩膀上。丘吉尔如此形容那一刻的感受:
    “上床时已经是凌晨3时了,我反而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最终,我对当前的整个形势有掌舵的权力了。我感觉到自己正与天命同行。我的前半生、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为如今这一刻、这一步在做着准备……我想我完全掌握着这一切,我可以肯定,我不会让自己失败。”

 

    回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按:人事变动是最重要的政治新闻之一,但过去这类报道的范式通常是“消息 履历”,这显然满足不了读者的阅读渴望。如何在简短的消息中发现人事变动的规律?如何对这种规律进行恰如其分的解读?如何既言之有物,又不胡说八道?这很考验记者的功力,接下来应该研究这类报道,总结出一套合适的报道范式。转一篇《法治周末》的人事变动报道,立此存照。

 

9月6日,刚刚履新16天的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和贵州省代省长赵克志,双双现身京城,与铁道部签署了《铁道部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贵州铁路建设的会议纪要》。

作为中共“十八大”前的部署,去年年底以来,中央对多个省份的高官进行了调整,至今仍未完结。此前8月21日,“栗赵”二人贵州履新。“栗赵”到任后烧的这第一把火,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而媒体之所以聚焦“栗赵”组合,还因为他们二人的身份。此前,栗战书任黑龙江省省长,赵克志任江苏省常务副省长。

观察人士注意到,在本轮密集的人事调整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27 23:30)
标签:

杂谈

    夏天来了,棕榈树遇到了阳光,山上的绿色或明或暗。窗前的凤凰花开得奔放,远处的湖水寂静无声。许多年之后,当我透过落地窗观望麒麟山的风景时,无法不想起那个遥远的夏日午后,我和兄弟在漫无边际的乡村公路上疲惫不堪地奔走。此刻,他又行走在哪一条路上,那里的阳光是否毒辣如昔?

 

    在深圳,每天的同一时刻,餐厅都会响起《海韵》,歌里说:女郎,你为什么独自徘徊在海滩,女郎,难道不怕大海就要起风浪。我不明白餐厅为什么选择这么古老的歌谣,是要提醒那些京城来的客人这里是南海之滨?邓丽君唱,那不是海浪,是我美丽的衣裳飘荡,纵然天边有黑雾,也要象那海鸥飞翔。那些像我兄弟一样年轻的生命从富士康的楼顶纵身跳下时,可曾怕过大海要起风浪,可曾想过像海鸥飞翔?

 

    初夏,单位大楼更换电梯,一个装修楼道的民工坐在墙根下休息,穿得还是上个千年的绿色卡其布工装,头发、肩上都是白灰,着胶鞋,肩上一捆绳子。偶尔乘电梯,他缩在电梯的角落,眼睛盯着地下,恨不得电梯里的其他人都没发现他。楼道里的清洁工有时找他聊天,问孩子有没有找到事做,他说在番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4-03 14:01)
标签:

杂谈

    此前YW向我推荐过刘瑜的博客“情书”,文字清峭拨俗,深刻且好读。
    《民主的细节》是刘瑜在人物周刊的专栏合集,豆瓣上的评价甚高,南方周末在2009年度文化致敬时,也给予殊荣。
    这次去川渝一带出差,在旅行的间隙读完此书。或许是因为比较多的关注美国,书中的观点于我并不新颖。但是作者选取的故事都是新近发生的,读来也颇有趣味。
    欣赏此书是因为作者的叙述技巧。刘瑜是讲故事的高手,每每故事讲完,她想表达的观点也不动声色地流淌出来,润雨细无声。作者还是语言大师,遣词造句的陌生感,让此书颇具文学的美感。
    对于媒体从业者,《民主的细节》的启示意义在于:好文章必须讲故事,而好故事在于细节。
    正如作者在后记里所言的:与其从卢梭到罗尔斯到柏拉图那里去寻找民主的含义,不如从身边的地铁票价、税表、药品广告里寻找它。
    或者说,至少要在地铁票价、税表、药品广告里找到它之后,在把它带到卢梭罗尔斯柏拉图那里去“解卦”。
    写惯了评论的人,写新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0 15:05)
标签:

杂谈

   

 

    腊月二十八日凌晨,火车到达九江。爸爸和弟弟在此等候多时,彼时刚刚下过一场冻雨,路面潮湿,冷风不止。车经长江大桥的时候,能看到江上点点渔火,雾锁横江,静水深流。

    有一年,也是腊月,从杭州返乡。客车在景德镇被交警截停,处理纠纷耗时颇多,至九江已是凌晨三点。也是父亲和兄弟在此静静等候,每念及此,倍觉感动。

 

   

 

    万里长江日日夜夜无穷无尽地流过广济,至古镇龙坪,被江心沙洲切割为两条水脉,向东滚滚流去。

    与幼时玩伴散步江堤,冬季水位低,江中沙洲原形毕现,一望无际。是日,冬阳温暖,惠风和畅,清秀的江水缓缓东流。船只安静地泊于岸边,远去偶有钢铁碰撞的声音想起,在这人迹罕至的荒野,那些声音像是从1990年代传来。

 

   

 

    除夕,祝福短信纷至沓来,但多为转发,有八股之感。遂自编短信曰:“我的偶像苏东坡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此刻,我的家乡,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26 16:44)
标签:

杂谈

    天晴的周末下午,会去中大读书、晒太阳。永芳堂前的草地上,总有很多情侣、嬉闹的小孩以及安详的老人。寻一块僻静且阳光明媚的草地,盘腿坐下,沉醉书中。近晚,穿越树林、球场、荷塘,到东区的学生食堂晚餐,然后穿过狭窄的下渡堕落街,在那块著名的牌坊附近乘266路公车返回。

    这座城市的冬天,少有呼啸的北风、连绵的冷雨,不会像在江城那样冻得打颤。去澳门的路上,看到很多芭蕉树,热带特有的花场。汽车穿过一条又一条江,想起“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的句子。到珠海时,就能看到茫茫的海水,数不清的船只泊在港湾。良辰美景仍在,曾经在这个城市的友人却已离开。

    回归十年,又逢圣诞,世界第一赌城人潮汹涌,庆祝回归和圣诞的灯饰标语满目皆是。这个白天略显破败的城市,入夜则别有洞天。隔海观望,葡京、美高梅、金沙霓虹闪烁,各国妓女的传单散落街头,红男绿女,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皆难以形容其奢靡形状。20日夜间,烟花汇演,星火璀璨,观众如潮,情侣依偎,竟生比烟花寂寞之感。

    看电影《不能没有你》、《天水围的日与夜》,联想起近期的杨元元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说不出那四个徘徊在三里屯服饰大厦里的清洁工有多穷,她们都三十多岁了,聚在一角商量去吃两碗面条,谁也不敢打头,怕进那个里面装饰着荷花的餐厅。她们每天都拖餐厅门口的地,每天打扫餐厅旁边的厕所,每天都擦餐厅前面楼梯的把手。要到元旦了,餐厅门口的黑板上写着许多打折的菜名,菜名都很好听。

    她们在楼梯的角落里商量了好半天,一个年纪大的才说,怕什么,三个女人跟在她后面。餐厅的服务员吃惊地看着排着队进来的四个蓝衣服,还是那个年纪大的叫了饭。餐厅里灯光很亮,吃饭的顾客不停地看她们,她们就坐在亮处,脸上红红的,高兴地说着话。我隔着玻璃,在心里深深地心疼着她们,脸上却呆呆的,好像我是另外一个人。

    我说不出那个扛着铁镐走在建外SOHO的民工身上有多少土。他的眼睫毛都被灰尘压住了,整个人是灰土的颜色。要过春节了,地铁口附近全是叫卖年货的人、等车的人,挤得走不动。他和他的伙伴们不用挤,人们为他们让开一条路,他们像是刚刚从土堆里钻出来的,有的人背着一卷绳子,有的人拿着一个看不出颜色的尿素袋子,有的人什么也没有拿,佝偻着腰,裤子抽在半腿,灰土里露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5 22:31)
标签:

杂谈

 

    等到这个季节不容易,南方的夏季酷热而漫长。不再开空调,在阳光下闲庭信步,住宅区院子里的花朵探出墙来,在微凉的秋风中招摇不止。

    周末,观影《巴尔扎克和小裁缝》和《斗牛》等。几年后重观《指环王》,发现这部漫长的电影留在记忆中的,只剩几个主要人物模糊的脸庞以及故事的梗概。如今将一个个生动的细节填充进去,又一次地被它史诗般的恢弘壮烈所打动。

    读书,《新政治哲学——论以德治国》,《白沙——苏童短篇小说编年(1997-1999)》、《古都。雪国》、《重新打量每个生命》,《拐点——决定中国未来的12个月》。

    穿过杨箕村,看到水果摊上新上市的柚子和柿子,想起在顺德的秋天,去观光市场卖菜做饭的生活,想起东湖东南的秋天,浓郁的桂花香,满地金黄的梧桐叶飘落。时间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博主按:酝酿多年以后,万众瞩目的大部制改革在深圳、顺德、广州开始推进。这场变革,在媒体的聚光灯下显得异常壮怀激烈,风光无限。在革故鼎新的宏大叙事里,处于改革暴风眼的公务员们,究竟有着怎样的感受?他们的生活会受到怎样的影响?我的一位前同事,后来跳槽到顺德某行政机关,从她的日志里,我们可以见微知著,感知大时代下的个人命运之变。

 

    《顺德“大部制”改革第一周的非正常生活》

 

    取消了长假,退掉了机票、酒店,十几天的假期还没开始就胎死腹中。开始“正常”上下班,这个正常真的必须打上双引号,因为一切实在是出乎意料的不正常:
    每天依然在8:30以前提前到岗,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熟悉的“****”的电话会响起,领导又会说“阿珊,你过来下”,但如今,它再也不会响起,我只是在非正常情况下习惯着我的习惯。
    棠站和碧霞回质监站了,诗诗回检测中心了,阿文和阿瑞回审图中心了,秘书科冷清了许多。这两天,走的已经走了,没走的人大多都在收拾东西,伟哥把一些写着建设局的不能再用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