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山石愚人
山石愚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310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搜博主文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公告
欢迎评论!渴望交流!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近日阅读莫言发表在《收获》杂志第五期的三个短篇,总的感觉与其以往的作品一样,乡土气息浓厚,故事情节逼真,语言文字精炼,算得上好作品。但是由于他有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光环,欣赏之余似乎又隐约觉得缺了点什么。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高处不胜寒吧。一旦有了皇冠和头衔,旁人的要求与标准就不一样了。既然得了诺贝尔奖,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应该带有诺奖的标记不是!不过从纪实角度说,这组短篇对文革时期人们生活及内心世界的刻画可谓淋漓尽致。只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才会有切身感受。当年的“地富反坏右(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又称‘五类分子’)”,地位之低微,生活之悲惨,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人们可以随时对其批斗,戴着纸糊的高帽子,胸前挂着打叉的“五类分子”牌子,低着头任人蹂躏。无论人们用何种语言给予任何侮辱,只能点头应诺,不得有半句辩解,否则就会遭至拳打脚踢。记得我们老家有一位叫陈鼎元的“地主”,受过良好教育,熟读“四书五经”,解放后担任小学老师,1957年被打成“右派”,坐了几年牢,刚被释放,又遇文化大革命,受尽了折磨。两个儿子,起名“昭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5 07:24)
标签:

杂谈

        前几天读到一篇短文,说是陈寅恪年少时拜访夏曾佑,夏曾佑说:你能读外国书真好,我只能读中国书,可是现在都读完了。陈寅恪听后大为惊讶。但几十年后,当陈寅恪70岁时,却也有了和夏曾佑当年一样的感受:书读完了。

        “书读完了”,听起来似乎有一种狂妄自大的感觉,其实正如陈寅恪所说:“中国书虽多,不过基本几十种而已,其他不过翻来覆去,东抄西抄。”鄙人生来谨小慎微,从来不敢偏狂,更不敢说“书读完了”之类的狂妄之语。可是自进入耳顺之年,有时真有一种“书读完了”的感觉。无聊之时,翻翻从书店搬回自家书橱而从未阅读的书,有的尽管书名、作者不同,装帧各异,但细细浏览,感觉内容大同小异,似曾相识,有的甚至整个章节雷同,一下子没有了阅读兴趣。

        学无止境,活到老当学到老。“书读完了”,并不意味知识积累与思想观念进步的终结。关键在于选读那些出自原创,富有内涵,思想领先的优秀作品。在知识爆炸、信息泛滥的当今,要挑选一部真正的好书,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去年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8 12:21)
标签:

杂谈

鄙人辈分相对较大,从小在老家,乡村邻里很多人都尊称我“二爷”,所以养成了一个坏脾气:有点自以为是,一般不媚上。90年代之前的领导大多不怎么追求和喜欢媚上,所以鄙人在世面上还比较顺畅。90年代后期的领导逐渐有所不同了,不少都非常注重自己的身份与地位,大多喜欢媚上,所以鄙人也渐渐觉得不适应,尽管努力争取适应,但终归还是不适应。友人婉转指出我性格上的这种缺陷,我想应该是真诚的、出自内心的。

        “媚上”出自《史记•佞幸列传》:“然邓通无他能,不能有所荐士,独自谨其身以媚上而已。”其本意是指取悦主上,或者说讨好上司,本身也没有什么不好,关键是看处在什么样的时代背景与环境。在民主平等氛围浓厚的环境下,不注重媚上,也许很顺畅,行得通。而在讲究与尊重权威的背景下,媚上是必不可少的。一言以蔽之:讲究尊重与权威往往就是流行媚上的代名词。

        当然,媚上不等于一定要“欺下”,欺下要不得!同时还应“谨其身”。在任何环境与背景下,平易近人,尊重部属,都是做人的起码要求。欺下也会引发众怒,往往会欺了自己,最终捞不到便宜,得不到好下场。因此,既媚上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鄙人一直爱看京剧《伍子胥》,每每总是为其中的一些情节感动落泪。最令人感动的情节是“过昭关”:伍员被隐士东皋公请至家中,七日七夜,一筹莫展,须发尽白。东皋公与好友皇甫讷设计,救伍员混出昭关。伍员逃出昭关后,又为大江所阻,幸好遇到渔丈人渡他过江。过江后,嘱咐渔丈人千万不要向外人泄漏。渔丈人为消除伍员的担心毅然投江。伍员前行,途中饥饿难忍,向溪边的浣纱女讨饭,临行时嘱咐浣纱女不要走露风声。浣纱女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亦投江而死。
        每当为渔丈人和浣纱女感到惋惜的同时我常想,古人真是讲义气,见忠诚,刚直不阿,如今像这样坚贞、诚挚的情感与义举恐怕世上难寻了!但是,也时常听到友人转述一些看似义气但确愚忠的故事。我仔细琢磨,这两者确有明显区别:忠诚、义气与义举体现的是一种崇高境界与追求,往往是为了国家、民族或事业不得已而为之;而“愚忠”则往往是奴才对主子,宦官对皇上的行为,大多体现的是一种私人感情并含有“愚”的成分,实则不可取。
        记不清哪一首歌词曾经唱道:“人世间除了生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4 10:54)
标签:

杂谈

         非常欣赏李一氓赠予夏衍的一幅集宋词的对联:“从前心事都休,懒寻旧梦;肯把壮怀消了,作个闲人。”多么超然洒脱!鄙人也非常羡慕这种境界与胸怀!真的不想提任何旧事,愿作真正的闲人。可是在全民微信时代,要想真正做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闲人,真的很难!鄙人2006年3月学着赶时髦,开始在新浪写博客,权当记日记,其中几篇调侃的东西不小心被小编放到博客首页上,引起了一些网友的评论,只好作些应答并断断续续地记下去,玩着玩着兴趣就渐渐降低了。可是搞IT的精灵们就是会逗着人们玩,后来又开发了微博,短小精悍,随意评论,有时围观看热闹,有时发点牢骚,觉得挺有意思,又渐渐玩上了。应该说,还是腾讯开发的微信最普及、最通俗、最好玩。鄙人2013年初开始玩微信,玩着玩着就上瘾了。随着普及化的提高,朋友圈子的扩大,互动也多了,多年未联系的老朋友在圈子里又见了,自然就会忆忆往昔,提提旧事,更不便做个真正的闲人了!

        其实我观察,说是那样说,在只有固定电话,没有移动电话,没有现代电子化,没有微博微信,交流通讯主要靠书信往来的年代,李一氓和夏衍先生也没有真正作个闲人,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部1926年写成,迟至1988年才得以问世的苏联小说——《切文古尔镇》,作者:前苏联:A•普拉东诺夫。尽管故事比较荒诞,描写1918年前后苏联一批流氓无产者打着“共产主义”旗号,干着反共产主义的勾当,脱离实际,坐吃山空,但却诙谐幽默,耐人寻味。实际上是一部讽刺“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政治小说。如果不是上了一定年纪或者是研究前苏联历史的,读着一定觉得枯燥乏味,难以理解。不知哪位朋友读过此书,是否有同感?在中国似曾也有过一段这种滑稽荒唐的意识流派,想想也挺可笑的。该书第399页和409页都提及演奏音乐《小苹果》,不知与当下大妈们在广场高唱的《小苹果》是否有关联?
        出于好奇,这个节日选读这本书有点失策。如果不是担心会影响朋友探亲访友,像往年一样,约几位好朋友品品茶、聊聊天、玩玩“掼蛋”或“大怪路子”的扑克牌游戏,想必一定会有趣快乐得多!

        总觉得微博微信中碎片化重复性的东西多,一本纸质的东西捧在手上,读起来似乎觉得宁静笃定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还是老舍先生笔下的故事及人物鲜活生动!确实“不愧为中国文学的一流大家”!想必以前读过《四世同堂》前两部的朋友一定愿意接着看下去!但似乎觉得他人从英文翻译过来,与老舍本人的原汁原味还是有点差异(也许是心理因素吧)。《新民晚报》初四至初六刊登了老舍先生代表作《四世同堂》第三部《饥荒》后半部的前三个章节。《收获》杂志今年第一期倒是全部刊登了。

        又记起了我以前在一篇议论喝酒的博客中提到的:“看来还是老舍先生对酒的感悟深!可惜在1966年夏季的那个夜晚老舍先生的身边没有酒,也没有人请正在遭受批斗、处在下风的人喝酒,不然老舍先生也许不会离我们而去,我们还能见到老舍先生笔下更多朴实优美的文字和一个个鲜活的人物。”

        感恩生活在和平年代!愿祖国永远不再遭受外敌入侵与蹂躏!愿子孙后代远离战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06年5月,在一帮精明朋友的安排下,我们在赴德途中,顺道参观了卡尔•马克思故居。卡尔•马克思故居位于德国最西部一个小城市特里尔(靠近卢森堡)布吕肯街10号,是一座巴洛克式住宅。说实在的,假如不是朋友的精心安排,或许是出于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一般赴德国是很难专程到此参观的,所以尽管十多年过去了,一些事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马克思故居是一幢3层楼的建筑。底层设有卖纪念品的商店、故居介绍以及咖啡厅等。第二层是主要展厅,陈列介绍马克思的出身、青少年时代和其所受的教育以及与妻子燕妮早期的联系;作为律师和哲学家的发展过程以及与恩格斯一生友谊的开端;1948年大革命以及后来的流亡生活的各种资料图片等。第三层主要展示马克思对世界范围内的影响,陈列有受马克思影响的世界著名人士的姓名;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革命后工人运动的分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的分裂等资料图片。故居有一个不算很大但很美丽的后花园,有马克思的塑像,绿树成荫,静谧整洁。
        记得当时同行的杨先生非常客气,为我们每人花30多欧元(当时的汇率近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时候听到大人谈鬼的故事就吓得打哆嗦,赶快跑开。记得1971年1月刚刚入伍,随新兵连野营拉练驻扎在皖南山区石台县六都的一个村庄。一天夜里2点钟左右,轮到我为指挥部站岗,四周漆黑一片,山上不时传来各种野兽的吼叫声。指挥部值班室的两位参谋一边吃着花生瓜子一边兴高采烈地谈论着《聊斋志异》中的鬼故事。本来在黑夜中站岗就很胆怯,听着他们的交谈更令我毛骨悚然,只好紧紧地闭着眼睛,把头缩在大衣领子里。好在那年头坏人并不多,如果真有阶级敌人来摸哨夺枪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如今记不清他们具体谈论的是哪个故事了,但是他们提到的狐狸精把一个忠厚的书生骗到野外任意折磨玩弄的情景,至今仍有印象。

         如今年纪大了,就是怕死,怕生病,怕雾霾,怕H7N9,偏偏不怕鬼。假如再让我在黑夜中站岗那是一定不会胆怯的,就是让我一个人在太平间待着也会很坦然。临睡前总喜欢读读鬼故事,读着读着似乎还有一种催眠的效果。近日读到《阅微草堂笔记》中的一则鬼故事,说的是一位汤姓考生正在科场聚精会神考试,忽然有一个女鬼披头散发闯进来,二话不说,就将他的试卷抢过去撕得粉碎。汤生心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8 22:00)
标签:

杂谈

戴手表

分类: 一点感悟

    “表哥杨达才”事件后,据说很多人忌讳谈“表”、戴表了。其实大可不必!手表既可以掌握时间,也是一种装饰,鄙人觉得比男士脖子上闪闪发光的金项链的装饰也许要雅致些。当然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欧洲男士多有戴表的习惯,欧洲长辈送给孙辈的成年礼物往往是自己多年戴下来的一块好表,想必有一定的讲究。因此,在自己购买力许可的情况下,谋求一块好表戴在手上是无可非议的!也许有人觉得现在有手机,随时可以掌握时间,但我认为感觉与效果是不一样的,这种“替代”与经济学上“替代品”概念也是不一样的。如同苏格兰男士的短裙,确实可以遮体避风,但是跟穿裤子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上海话中喝水叫“吃茶”,记得70年代后期第一次来上海时,太太的老外婆非常热情地端给我一个杯子,让我“吃点茶”。我喝到嘴里觉得十分诧异,明明是白开水,怎么说是“茶”呢?私下里询问太太,才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