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高飞
雷高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99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藏字阁
道出我心语
原文地址:相信生活,相信爱作者:铁凝

相信生活,相信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3-28 21:16)

一场
   百年难遇的干旱,
一场
   肆无忌惮的火焰,
正在吞噬着,
我那亲切的,
   遥远的,
   永在的,
   我深深牵念着的故乡。

两天两夜,
你这无情的火,
什么时候才会慈悲。

我的乡亲们啦,
你们用树枝,
   身躯,
抵挡着火焰的淫威,
让我几多感叹
   几多忧愁。

多少年来,
记忆中仍是那身影,
   你们勇敢的,
   无私的,
   纯朴的模样,
   不变。

盼你们早安宁,
远在异乡的我,
注视着你们,
   我的故土,
   那些小道,
   那些草野,
   那些根,
   那泥土的芬芳,
   那一寸寸亲手开垦的土地,
   那亲手种下的树苗,
在风雨中站了十几年,
没想到只剩下,
照片中记忆的模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8 21:15)

 

    元宵节晚上,我和朋友英去江边放河灯,我们分别买了两个河灯,英说,要写点心愿。我刚从一场命运的迷雾中走出来,痛苦和疲惫让我在这美好夜色下朦朦胧胧,做梦一般。写什么心愿呢,我找不到,似乎没有特别大的,也似乎很多,不知道写哪个好,家庭,感情,事业,未来,朋友,生活,都有我的心愿。

    闭上眼,听下心的声音,当英把笔递给我时,心的信息就传到了手上,我虔诚的在两个河灯上面分别写了“祈福”、“永善”,稳稳的抬到水边,轻轻的推开它,莲花瓣的美丽带着这无尽的企盼,飘向时空的海洋。

    祈福:这是给我和所有人的,所有的苦难,意外,伤害,都会眨眼过去,我们不要放弃对幸福的追随。

    永善:拿什么力量,来面对所有的遭遇,所有的变数,所有的光明与黑暗的交织?是善,并且永远向善,所有的不幸,都会化解。

    泪雨澎湃,我仍告诉自己,可以幸福快乐,无论是孤独的,还是广袤的。

    为那些我心中的,祈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8 21:14)
 
  我的忘年交、导师侯老在我出发去成都开笔会时对我说:恭喜你的复活,没有被埋葬在感情的峡谷中,没有迷失在教学的荒原上。
  果然是知己,难能这般懂得。我说,这正是我努力抗争的人性,人性中的惰性。
  车在奔驰,心在放飞。复活后的视野,是在浮在薄云上的圆日。
走入社会后,难免有现实的沉重,周遭的叹惜,围堵着纯粹的心灵。我自庆找到了梦中的地方,小小的践行了理想,所获也让诸多人生羡。但我心感危险,人极易埋没在这舒适安逸的生活中。  所以当朋友对我说他们正在拍一部戏,有没有兴趣参与进来时,我没有犹豫就说行。因为这也是我曾经有过的强烈的梦想啊。做自己梦想中的事,就像是打了鸡血,兴奋而沉醉,投入到准备中,哪里还有什么苦什么累。  车在路上遭遇了大雾,所有的车都打着灯,朋友担心危险,问要不要回去。可我心中笃定,不想过后退。有一句话给了我力量---一切梦想皆有神助!
  过然,两个小时后,圆日又浮现于云雾之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8 21:08)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这是一个烟雨蒙蒙的天,寒冷将天地冻得很沉默。走出办公室,眼眸无从适应,外面下着雨,我撑起了小伞,把书放在门卫室,踏上了古城的青石板。

    路过小店,我买了一包爆米花,拐进了无名的小巷。

    蒙蒙细雨,青石板小路,小小的胡同巷子,这不就是戴望舒笔下的“雨巷”么,而我,却不是那结着丁香一样愁怨的姑娘,我要赶在走出这小巷子前吃完爆米花,我不能让熟人见着。

    丁香般愁怨的姑娘,应该是默默彳亍着,冷漠、凄清,又惆怅。 可我结不出愁怨,生不出忧伤,这个雨巷,有颓圮的篱墙,但却不是寂寥又迷茫。

    我听见了低矮的瓦房里传来一阵又一阵麻将声,一家,一家,又一家。木匠正在打家具,算命的招牌在微风细雨中摇荡,缝纫店的女人对着一件棉袄翻弄,那几间破旧的民房,被打上几个大字:“暴力拆迁”。逃学的学生鬼鬼祟祟,做生意的男人吆喝而过。熟人在互相招呼,猫狗在院子守侯。

    这就是我走过的雨巷。

    我穿越了雨巷,染不上忧伤,也寻不出诗意的彷徨。我却闻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2 20:43)
    毕业一年,我居然进入了这样的生活:没有车水和马龙,没有动荡和激越,也没有奔波和折腾。习惯上串下跳,习惯流浪和行走的我,进入了一种出奇的静默状态,虽然这是很多人都向往的安宁,可于我这个年龄来说,反倒是有点微薄的缺憾了。

    是我执意要选择来这个地方,和江南一样前世般乡愁的美丽古城,我如愿以偿地住进了风景里,每天被恬淡和古典所氤氲,却过早的进入了闲适的生活,与这个年龄有点不相当,与过去奋斗的昂扬骤然不相干了。失落是潜在的,恬静中又有种不甘心,总要想亲自去体会奋斗的艰苦,理想实现的路程。在周遭人的眼睛里,我是幸运的,幸运得可以羡慕,但得失在我心,只有自己能掂量。

    比起毕业以前,特别是在老家时,现在我突然进入了神仙般的生活,衣食无忧,某些方面仿佛也比较超前,这让我很不能安然接受,很不甘心就此进入人生的休眠和纯享受期,我努力的鞭策自己,不要被这份天赐的静默和安宁给吞噬和埋没了,不要就此陨落了,不要流落入这一般的环境中,做了一个碌碌无为的庸人。

    我不知道其他同学和朋友毕业一年后,进入了怎样的境界,各自又尝到了怎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12 20:42)
    大约今天是生日了,10月12也是,今天也是,11月28也是,就看以后能不能彻底的定下来,大约是要定今天吧。原因,说来话长,忽略不谈。我该对自己说,生日快乐。朋友说,生日快乐。可是我实在没有特别的心情,心静如水。朋友又说,又大了一岁了,25啦,吃26的饭啦。还有朋友说,我结婚啦,希望你能来。可是我实在是心静如水。

    谈一谈年龄吧,不忌讳这个话题。在这个小城市,绝大部分女孩子20岁左右就嫁人了,18岁嫁的也多,超过23,24,就是大龄女青年了,人家会觉得你有问题,所以我们去年一来工作,热心的老教师们就帮我们年轻的介绍过很多次朋友,有的成了,有的没有成。年轻的男老师虽然也比较急,但机会还比较多,男人嘛,越老越吃香。而女老师呢,工作超过2年,介绍数次还没成功的,机会就少了很多了,因为大家可能觉得比较挑剔,给你介绍不成,挫败感也比较强,然后就给下一届的介绍去了。总的看来,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啊。但我们都是外地的,又是刚从大城市来,年龄的危机感可能还不是特别强,但本地的人,关于婚恋,总要问的,必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多大啦?

    昨天一美女更爽快,记得前几个月她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2 14:14)
   在我住的古城外,有一个小城,叫苍溪。苍溪的名气,除了红军渡,就是雪梨和红心猕猴桃了。一个大雪梨,两三个人还吃不完。红心猕猴桃的口感和营养,更是为人啧啧称叹。
   去年国庆,我去苍溪,大哥和大嫂带我去了梨博园。那时,梨树倒还见些姿态,但梨子已渐近消失了。吃了大哥们买的雪梨,再看了今年三月梨花节的梨花,我和罗巴好多次都在念叨,等到秋天,雪梨成熟了,要去亲自摘。
    这个周末,我们去了,去的正是时候,因为次日常代会要在梨博园里召开,园子的负责人们上上下下都在忙活着,没功夫收门票,没功夫看管梨子,我们如入无人之境,只见那硕大的雪梨啊,就那么黄灿灿的实鼓鼓的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触手可及,满眼的密密麻麻,压得我们心里痒痒的,我们明显感觉到贪婪的欲光在眼里升起,明显感觉到眼里的清澈被这熟透了的果子,挑拨得无处安放。谁家的果子啊,谁在管果子,要卖不卖,怎么不冒点人烟呢?再不出来人,我们要摘了哦!

    我们弄大声响,希望出来个人,看着我们摘果子,放心大胆的摘。可是,似乎这雪梨,多得让主人放心——你随便摘,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2 14:13)
    那一天,我决定远行,没有行李,孤单上路。再多挽留的目光,也挡不住那泛滥的绝望。

    心里有一点恐惶,很久没有这样的独自远行。司机和乘客在吵架,看来这是个不太吉利的开头,虽然有注视的目光,我也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祝福,一路忐忑,但不会回去了。

    一路风光旖旎,驱散了一些阴霾,欢笑声起,我又找回了久违的释放。四个半小时后,车到了蓉城,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西南第一大城市。买了张地图,打的绕了一圈拐过红星路去岳府街69号,神圣的作协大楼就在我身后屹立,回头望,那些模糊又清晰的时光,美好而朦胧,诗意般酣畅,那些过去的同道人,不知散落在哪里。大哥此时刚飞机临厦参会,林秘书消失了一年,就在这天出现,和主编李老师邀我去津,想着原定计划的不可更改,只好作罢。

    蓉城真是个文化氛围太浓的地方,名家,名记,名编,名人,仿佛时时都汇聚这里,省作协新一任主席阿来和近40家全国媒体正结束为期九天的追寻格萨尔王的康藏之行,他的新书《格萨尔王》已于康定举行首发式,傍晚开始他们在Angel Hotel举行最后的活动。晶编约我到芳邻路见,这个在首都很快混到了千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2 14:11)
标签:

凡俗

风筝

孙女

了禅

草味

文化

分类: 生活
    傍晚,夕阳半个落了山头。古城很美,很静。一个人,拿了书,沿着江边慢慢走,风景如画。人很多,拿蒲扇的老人,手牵手的小情侣,男人,女人,和孩子,牵着的狗,各有各的安详,步履都是那么从容。人陶醉在诗意的秋风中,闲话生活,咀嚼岁月。
    江水很平,像是一个湖泊,中有小岛,野鸭,晚归的鸟,不时飞过。坐在石梯上看书,嗅得到水边的鱼腥味和水草味。几只渔船,泊在岸边。天上,一只风筝悠闲的飞着,不明来由。直到一个老人,和他的孙女经过,线的一头,在老人手上,一头,连了天上的风筝。老人只顾前行,一边和孙女说话,并不看天上。
    风在沉醉,风筝轻轻在天上,拉线的老人,已看不到身影。开三轮车的老妇人,把车开到了江边,和一个老朋友聊天。还有一群老奶奶,摆了个小凳子在斗地主,一个认真的对另一个说,把牌拿出来看。
    静静的,穿过人群,只感叹,这就是生活,蜀地的风情。禅一般的意味,在这个傍晚弥漫,不知不觉,暮色四合。心,很静,很清,温柔的岁月在土地和空中流淌,我似乎,走近了凡俗,也走近了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空间主人

停止流浪,来这里安新家了,欢迎朋友们来这小憩。

个人简介:

雷高飞,女,1984年生于贵州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目前已于西南大学毕业,任教于四川阆中中学。2007年加入四川小小说学会,2009年7月22日加入四川省作家协会。作品见于《佛山文艺》、《四川文学》、《小小说选刊》、《百花园》、《中外读点》、《小小说月刊》、《新课程报》、《大学生》等。曾获“第二届全国校园写手大赛一等奖”、“重庆市文学创作先进个人奖”。作品入选《时文选萃》、《2008年度最佳小小说》、《最受中学生喜爱的100篇小小说》、《520青春系列丛书》等选本。

小小说合集《独守空房的女人》已由文联出版社出版。

QQ:451813219

邮箱:wenxuemeng@126.com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