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锋
雷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5,404
  • 关注人气: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6-05-03 14:44)
和战友小李在街上走累了,在肯德基上过洗手间后出来,战友小李说请我喝杯可乐。
我一向不喜欢可乐,太甜腻了,也不解渴,我还是最喜欢喝白开水。但我拗不过小李,只好要一个小杯的。在柜台前等着点餐的时候,身边来了一个看起来已经到中年的女人,她带着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她们的衣着很旧,也有些脏,不过还是整齐的。那个中年女人问道:薯条怎么卖?柜台后的服务员回答道:小份五块,中份七块五……这时我们的可乐来了,我端着可乐和小李坐在窗边。我看见那个女人拉着小女孩,推开肯德基的门走了出去。她们身子笔直地走着,那女人的面容上有坚决而冷的表情。
我忽然鼻子发酸,推开我跟前的可乐。那女人,大概是小女孩的奶奶或外婆吧?说是妈妈也有可能,通常生活艰苦的女人比较显老。大概是下了很大决心,决定这一次,试着满足一下小女孩的愿望,给她买一包薯条。但是,就连最小份的薯条,也都贵了。于是,她们什么也没有卖,就走了。这里面最让人动容的,不是连五块钱的薯条也买不起的穷困(我也觉得薯条太贵了),而是那份下定决心却又难以实现的母爱吧。一想到那个女人心中那深深的愧疚和无力之感,我就很难过。没有买下薯条,那小女孩固然会感到很伤心,但那女人心中却会有更大的、不可消除的伤痛。
“那我们能做些什么呢?”小李问,“我们是不是该追上她们,给她们十块钱,或是给她们买一包薯条?”
“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说。她们已经走得那么远,而且,我们的确什么也做不了。来自陌生人的好意,说不定是另一种伤害啊!那小女孩会记住这件事,母亲没能给她的,由陌生人给予了,这肤浅的快乐也许会让她永远理解不了今天上午母亲那无可奈何的爱。
“让那个小女孩知道,人的欲望往往很难得到满足,这样也好吧。”我说,“这是她今后还要屡屡碰到的情形,这是生活的常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北京,乘坐公车或地铁的时候,经常看到临近门的座位上方刷有红色的几个大字:老幼病残孕专座。
“老幼病残孕”几个字放在一起,又是红色,真是触目惊心,我每次看到都禁不住暗自哀叹。这个专座的名字实在是太直接、太难听了,换成温和的“需扶助者专座”或是其它婉转些的名字不好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整个三月,我都没有出现。
我在等那个宏大的我过去。
当我在三月出现,连我自己也觉得,有些不真实。
并且,我也在书店翻看过那本关于我的书。看到那些旧照片。旧消息。这是一本温暖的书。它比较像我,而那本日记,如果再出版,反而不那么像我。
我现在已经学会处理这两个“我”的关系了。我不会把那个“雷锋”看成自己。那是一个美好的人,也是所有人美好的那一面,而我,还是我。这个我会继续这样沉默地活着,一个微小平凡的人,拥有一些微小平凡的才能,但会美好温暖地活着。
真的,站在那个书店里,我拿着那本画册,翻看了好一会儿,那时我想到的,就是这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年三月,很多人开始学习我。
这种行为持续了很多年,很多年。
偶尔,我在帮助别人的时候,脑子里也会下意识地觉得,我在学雷锋,从而感到由衷的喜悦。
偶尔我会忘记雷锋就是自己。
我,在学习一个更高的我。这是有时会令我感到困惑的难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01-06 14:01)
有人问我出版图书的事情,我说我不清楚,他说:你不是已经出版过图书了么?影响了那么多人。我也希望能够影响别人。
是的,我出版过书,也称得上影响了许多人,但那不是我事先打算要去影响的。
有计划地去影响别人,让别人接受我们的想法,接受我们对事物的看法,需要有极其强大的自信心才行。需要那个人本身相信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
我没有这样的自信心。所以我不希望影响别人。
为什么一定要影响别人?最关键是自己要做好。我唯一能把握、能控制的就是自己,但就算是自己,也有不少失控的时候,一生中用于自省的时间尚且不够,怎么还敢奢求影响别人?
 
许多人喜欢参加各种竞赛,喜欢在和别人的比较中得到第一,那也是因为他们对自身某一方面的长处有巨大的自信。我不行,我不是这样的人。也许有人认为我的长处是善良、热情和诚恳,但这几项是大多数人都具有的美德。
我忍不住劝那个人,先想想自己是否真有什么特别的长处,值得长久地流传下去,再考虑影响别人的事。
我像不信任自己一样,不信任他的这个想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所有来看这个博客,来给我留言的朋友们新年快乐!
今天,我做了年末最后一桩好事,来结束这对全世界来说,都是混乱、灾难频繁、疯狂的一年。希望明年不要再有那么多爆炸案、毒气泄漏、煤矿透水、飓风、洪水、歧视……我从前生活的时代,是一个单纯、热情的年代,没有这么多的事每天忽然出现在眼前,挑战我的接受能力。也许历史上所有的年代都是一样的吧,都是这样混乱无序的,只不过现在的信息太发达了,人们有许多途径能够快速知道世界上发生的一切,所以世界看上去仿佛变乱了。
我觉得现在的人不像过去那样,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现在的人普遍很迷惑,很不安,是因为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世界,太复杂,太丰富,太多可能性了吧。
今天下了雪。万物看起来平静祥和。清晨起来看到窗外的雪景,仍是像小时候一样,禁不住轻呼:下雪了!今年北京下雪很迟,没想到会在一年的最后一天下起来,真是不错!每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如果下在好日子,比如今天,就会令人记住一辈子,也会让人想要在那天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不辜负上天这么巧妙的安排。
今天,大家都来做一件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吧!这样以后会很容易想起来:2005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12月31日,下起了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正是那一天,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5-12-30 10:50)
我做过许多好事,许多人都知道。
这些好事大多是一些小事,很微小。比如扶老大娘过马路,或者捡螺丝钉,或者把自己的盒饭分给没有午饭的战友。
这些微小的事并不是因为我做了,才成为好事。在公车上给老人让座,或是捡起五毛钱硬币还给失主,将多找的钱还给售货员……这种微小的好事现在好像很容易被人嘲笑,并且最容易令人想起我。曾经有一次,我给一位老人让座的时候,就听到一个男人小声地,用难以形容的语气说:呵,雷锋。他当然不知道,站在他身旁的我真的是雷锋。
很多人不明白,许多人都会做我做的那些好事,他们并不是因为首先想到了我、首先想到要向我学习、要做到像我一样,才去做那些事的。他们做这些事,只是因为他们也是好人,他们是出于本心,甚至只是出于本能,要去帮助别人。我的名字,有时候已经不属于我,而成为人们心中的善的代名词。意识到这一点我不免有几分羞愧,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我和千千万万善良的人们一样,出于本心去帮助别人,去给这个社会增添一点温暖,一点光。每天,在街道上,我见到许多人焕发出他们内心的善,而有时,他们的善意像烛火掩藏在我的名字之后。
希望有一天,我的名字不再被人提起,我被人遗忘,到那时,人们一定已经习惯了在充满信任和关爱的社会中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5-12-28 13:20)
我的朋友们已经在责怪我了。他们说:雷锋啊雷锋,你好几天没写日记啦!要坚持啊!
是啊,坚持,这才像我。
昨天在一个很大的十字路口过马路,一对年轻姑娘还是红灯的时候就想过去,因为这样很危险,我忍不住去劝她们,但她们大大咧咧地说:没事没事,没车就可以过了。我大声说:电视每天都播的!新闻每天都播的!好多人就这样被车撞了!她们还是嘻嘻笑着跑过马路,在路那头朝我喊:谢谢您,叔叔!
唉,我真是拿她们没办法。我耐心等到了绿灯,正打算过去,一辆右拐弯的车飞快地从我跟前开过去,差点撞到我。
北京的绿灯经常让我费思量。我以前学习的知识告诉我,只要是绿灯,我就可以放心地过马路,但现在完全不是这样的,绿灯的时候还是会有很多右拐弯的车通过斑马线,行人还是不安全。我仔细地观察过,在大型十字路口,只有四面所有的灯都变成红灯时,斑马线上才没有车辆。我是否该在这个时候穿过马路呢?
我的朋友告诉我,过马路的基本法则是,不要看灯,看路。路上只要没有车,就可以过。虽然这个法则很有道理,但我还是固执地每次都等绿灯。是啊,朋友们也都知道,固执和坚持一样,是我的本性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一篇也说过,那句“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在现在看来,似乎有些极端了。尤其像今天,坐在暖气烧得热烘烘的家中,阳光那么直接地、无遮无拦地照进屋子里,被它晒着的桌子、椅子、地面,比起其他地方都要更热一些。风声那么大,然而阳光那么灿烂,就连我,都不免生出今日不用外出的幸运之感。整个人更有慵懒、松软的趋向。吃过午饭(是简单的蛋炒饭),竟然还忍不住泡了壶茶!舒适生活对一个人的诱惑力真是巨大啊!
在寒冷的冬天,能够安居家中,享用这样宁静和暖的午后,这竟让我喜欢起冬天来。在春天和夏天,万事万物都朝向上,茂盛地生发,到了秋天和冬天,事物有了向内收敛的趋势,门窗也向内合拢,人们减少外出。也正因此,肆意挥洒的冬日阳光更令人惊喜。
我始终觉得我吃的苦还不够多,竟忽然就过上了今日幸福的生活。这种幸福和享受有时会令我不安,我已习惯了帮助别人,通过艰辛的努力获得更高的荣誉,同时付出更多艰辛的努力。我分出我仅有的盒饭,和没有盒饭的战友分享,我捡起螺丝钉,因为过去,我身边的物资始终是匮乏的,我已经习惯这种匮乏和努力,并以为这就是生活的真谛。但现在,另一种生活忽然出现,我身边有足够丰富的物资,现有的一切早已超过我所想要的。我有几大箱子螺丝钉,但那些螺丝钉似乎再也派不上用场。
这种生活令我陷入矛盾,一方面,我不是有很多欲念和渴求的人,我拥有的已经够多了,我很满足,我还要继续努力吗?另一方面,不努力,我就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了,安于现状似乎是本能地令我不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5-12-17 10:07)
前几天连续刮大风,出门要穿上厚厚的军大衣,我不习惯看天气预报,今天发现风竟然停了,觉得很意外,又很高兴。
想起以前我常常想起的那四句名言(很多人以为是我说的,但其实不是):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火热,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现在看来这句话不太准确。在北京,其实秋天不怎么起风,反倒是冬天和春天会刮很大很寒冷的风。现在国家和平稳定,“敌人”这种说法也用得很少了。
今天是周末,上午起来,我再次试着读一下现在的小说,还是读不进去。又失败了。我觉得现在的小说里,那些主人公都是自私的、视野狭窄的,他们为了个人感情放弃学业,不思进取,有的甚至不惜伤害朋友亲人,还有的写作者局限于自己的私人小情趣,成天写些情呀爱呀的事,出入所谓的咖啡馆、大饭店,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换了许多对象,最后一个也不要。以前那些高大、无私、为了国家和人民奉献自己的爱情、青春和生命的男女主角都到哪里去了?小说里描写的世界,竟然比以前还要复杂、混乱和阴暗吗?作者和读者都失去判断力了吗?如果小说反映的现实是真的,那真是太可怕了。年轻人都这么低糜,国家的将来怎么办?
唉,毕竟今天是难得的晴朗、温暖的天气,我还是出门四下里走走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