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本人所有文字都可转载,不需征求同意。如果能写上原作者最好,不写也可以。
qq:446566541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娱乐

文化

分类: 编辑笔记

电影据说也是工业,需要精细制造。如果我们承认这个说法,那么剧本就相当于是设计图纸。依据误差较大的图纸制造精致美观的产品,车间主任和操作机床的工人会认为你奉承他是天才。

我读电影剧本,如果不中意题材和类型,故事和人物的吸引力也不够,一般就丢开不看了。如果觉得对不起推荐剧本的朋友,就继续细读剧本的文字,看有没有好句子,编剧或者炫耀或者含蓄地透露出他的博学、幽默、洞察力,显出他摆弄文字的高妙技法,能让我眼前一亮,嘴角一扬。我虽然常常失望,但还没失去信心。

我的一点小小的偏见是,正式拿出去给别人看的文字,就好比是见工或者相亲,总需要仔细捯饬,以求完美无缺。当然,为应付椿萱唠叨而故意导演一出失败的相亲小戏,则不妨粗头乱服。

剧本中的错字和病句,就像是电影里的穿帮镜头。对很多人来说,也许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对我来说,它好比是一碗白米饭里刺眼的黑点,让我怀疑炊妇不够巧,起码是不够细心,没挑出米中的仓鼠排泄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娱乐

分类: 东看西瞄

 

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片段分析

 

/李正华

 

 

《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是一部很受欢迎的韩国生活剧。其台词富有生活气息,我选了一段,试着做一点具体的分析。黑色字是剧中台词,红色字是我的分析。

 

人物

尹京,大女儿,约31岁。在家做翻译工作。不婚主义者。

恩京,二女儿,约29岁。性格不像大姐那么强硬,外表软弱,其实很倔。

 

第二集

 

恩京:我必须和那个男人结婚吗?

妈妈:求你了!(妈妈不直接做字面上的肯定回答,而是用态度表明自己更殷切的心情。如果妈妈说“是,你必须”,那是摆出长辈的架子来要求,说“求你了”是放低身段的恳求。更让女儿不能拒绝。)

尹京:和谁啊?(大女儿这么问话,表明:1.她很关心;2.不知道妹妹在跟谁相亲;3.她其实不很关心妹妹是否着急结婚,因为,如果很关心的话,肯定对情况了如指掌)

恩京:门板。(不直接回答。用这个比喻表明自己不喜欢那个男的。)

尹京:不是吹了吗?(尹京还算是了解一点情况)

妈妈:男方还想再见面。说恩京特别可爱,有魅力。听人家这么说过你吗?……择菜吧!(妈妈抢先回答尹京的疑问。她不想让大女儿破坏自己在做的思想工作,贬斥大女儿的同时,也警告她闭嘴。)

尹京:那妈妈,那您是逼恩京和那个男人再见面了。(尹京不吃妈妈那一套。她也不啰唆什么“我就要说……别人说我的什么我也没必要完全给你汇报……”直接把母亲的行为定位为“逼迫”。这里隐含了一个共识:妈妈疼爱女儿,不应该“逼”女儿干她不乐意的事情。)

妈妈:那刚看一眼就轻率地、毫无教养的女孩子,装疯卖傻的,破坏相亲就像话吗?(妈妈不正面回答是不是“逼”,不否认就等于是承认了。妈妈用反问的语气说女儿不像话,为自己的“逼”找理由。)

尹京:恩京能无缘无故地就装傻吗?(尹京承认装傻不对,但认为有更深层的原因。继续跟妈妈辩论)

妈妈:少插嘴!(妈妈不愿意讲原因是自己逼婚,所以就想用权威来制止大女插手。我们看啊,这几句对话,没有一句是直接回答的。)

尹京:您怎么这样啊?!(对妈妈的态度不满意)……婚姻到底是什么?我们三个不结婚,难道天上就有裂缝了?(把“难道天就塌了”变换个字眼,求新鲜。尹京亮出自己的观点:不婚。)

妈妈:诚实点吧,诚实点吧!啊!正直和诚实不是表兄弟的关系吗?(妈妈气愤中不忘幽默)你那么标榜正直,为什么就不能诚实?!明明不是不结婚,是结不了婚,为什么到死也不承认呢?(妈妈抓住尹京的逻辑漏洞,发动猛烈攻击)

尹京:一大早又埋怨我。(哈哈,尹京没词了,诉诸撒娇)

妈妈:母女之间就别互相攻击了。(妈妈看女儿撒娇,也不为已甚。下面提出要求)……只要你少插两句嘴,我就感激不尽了。……给,喝完咖啡,上楼翻译去吧。不是快完了吗?(想尽快把大女支走,继续劝二女跟不喜欢的人见面)

尹京:真没想到妈妈是这样一个俗气的人,你太让我失望了。(妈妈对妹妹逼婚,尹京不能接受,认为这是俗气行为。这两句话比较重。她本来是可以走的,但是不走,留下帮妹妹)

妈妈:你说什么?(反问。很生气。)

尹京:婚姻真的那么重要吗?婚姻真的是必不可少,必须,一定,非要,不管有什么理由也不能不经历的一个人生的过程吗?(也是反问。表明自己的态度)

妈妈:当然是啦!……当然是啦!!(假装大女儿在发问,给予完全肯定的回答。态度激烈。)

尹京不屑,扭头欲走。

妈妈:干吗?想跑?(妈妈气着了。其实这时候大女走掉对她是有利的。但是,她被情绪控制了,忘记了自己的目标)

尹京:妈妈,您觉得您的婚姻就那么好吗?(大女为自己的不婚找的最佳理由,也是反对逼婚妹妹的最佳理由:妈妈婚姻不能说是幸福)

妈妈无语。

尹京:在家里侍候爷爷奶奶,腰也不能好好地伸一伸,做着一天三顿饭,过了三十年,头发染了也遮不住鬓角的白发,妈妈三十年的婚姻得到了什么?结了婚您得到了什么好处,您还剩下什么?(继续大讲结婚的坏处。此处是为给自己不婚找理由,主要倒不是同情妈妈)

妈妈:结婚是做生意啊?(不能从正面反驳女儿的话,就只好反驳女儿立论的角度。)

尹京:一天是三顿的话,一年是365天,365乘以3是三五一十五,进一,三六一十八,加一得十九,进一,三三得九加一得十,那就是1095顿饭,30年,1000乘以30,是3万,9510算,乘以303000,然后5*30,减去150,还剩28503万加2850,是32850顿。再乘以我们一家七口的饭碗,3万乘以7就是21万。您看看,妈妈,要是卖21万碗米饭,一碗饭即使只赚1000元,也能赚2亿2千万。妈妈手里现在有两千万吗?……您说话呀!(这一段是学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中老葛朗台的算法。那一段是表现葛朗台的精明,这里是表现尹京的聪明。其实尹京自己也知道,这是胡搅蛮缠)

妈妈:跟你瞎算,脑袋都晕了。……算这些有什么用啊?我是卖饭的啊?(一般人在尹京这种貌似精明的计算之下就会被误导。妈妈头脑清楚,还是着了道儿:这时候根本就不该讨论这个问题。)

尹京:主妇不就是白做饭的人吗?外带洗衣工,清洁工,保姆,管家的,全天候的努力嘛。(尹京以妈妈的生活做自己不婚的理由)

恩京:呵,姐姐真行啊,我敲计算器都算不明白,你站在这儿连磕巴都不打就算完了。(恩京在火距离自身稍远一点的时候还不忘记欣赏赞叹风景)

妈妈:没什么可羡慕的,是病态!

尹京:(对恩京)你还去不去?(妈妈这次的指责,尹京就不再反驳了。她也知道,说那些都没用。所以,还是讲点实际的。)

恩京:不是都约好了吗?(还是不直接回答。这段对话的妙处,往往在此。恩京的回答,潜台词意思是:我不想去,但是,得去。)

尹京:不想去了就别去。按你的意志活,傻瓜!结婚的人不是妈妈,是你!!(尹京抓到了恩京的潜台词,给了一个建议。)

妈妈:真讨厌,快出去吧!(妈妈也不直接反驳大女的意见了,经过上面的辩论,妈妈知道,说也没用。直接把她赶走算了。)

尹京:你不说我也走!(虽然行动符合妈妈的意图,但是态度并不示弱)

妈妈:哎呀呀,哎呀呀呀!!(气愤地把豆芽摔在桌上,走向灶台,旋又转身对恩京)妈妈觉得这是缘份,第一次相亲,姑娘表现那么坏,还想见,容易吗?我看这人心胸挺宽的。(妈妈为了女儿能出嫁,很会找男方的优点)

恩京:他长得那么壮,心胸能不宽吗?那才怪呢?(这个……长得壮不一定心胸就宽。我以为恩京在这里是既不想顺着妈妈的意思说,又不想跟妈妈唱反调,于是就说了这么一句)

妈妈:男人就该壮点。看看你爷爷和爸爸,到现在就像没长开似的,比他们总好上一百倍,挑什么?一个赛一个小。(妈妈因为丈夫个头不大而不爽很多年了,因此听说是大个子就开心,呵呵)

爷爷:尹京妈!(爷爷声音从画外进来,也算是蒙太奇,让观众以为他听到了妈妈的抱怨话)

妈妈:(急捂嘴)是,爸爸!(走出厨房)爸。

爷爷:你也老糊涂了?(观众的“以为”还没解除,以为爷爷是指责妈妈)

妈妈:啊?(张口结舌,很有戏剧性)

爷爷:说没零钱,跟我借三万五,为什么还没还?(原来是另外一件事。观众此时也松一口气。)

 

 

这一段戏的特点:

1.      有话不直说。尤其是不直接回应对方的问话,显得潜台词很丰富。

2.      语言表现性格。每个人的话都有自己的特色。

3.      幽默。剧作家并没有意识地幽默,但观剧过程中,观众会心一笑的地方不少。

4.      观点交锋。剧中人物的观点引起观众的共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东看西瞄

旧花新拾

 

父母与孩子,到底谁是祸害?

——读唐韵乔小说《孩奴》

 

现代女作家苏青离婚数年后,与某男相恋,两人聚餐。正你侬我侬的当口,一抬眼,苏青看见自己三个倚门窥视的孩子,那么小,那么可怜的眼神,激灵灵一盆冷水兜头浇下。苏青的爱情梦醒了:“与其让人家骗我,不如让自己的小孩骗。”从此不谈再嫁,寂寂终老。

女作家唐韵乔的新作《孩奴》中,孩子父母的生活,不幸就陷入了同样的坑:孩子成了大人行动的风向标和指示灯。

小说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王一芳原来是著名财经记者,因为生孩子休息了4年,如今重出媒体江湖。江湖不再是原来的江湖,王一芳也不能全力出战。孩子成了她最大的牵挂,所有行动都围绕孩子进行,是为“孩奴”。最后导致夫妻反目,爱情,成了一个笑话。

父母生孩子,除了生物遗传的原因之外,为的是完善自己的生命,让生活更美好。本书反应的这种情况,读者在身边发现过不少。很多朋友还不如苏青,为了孩子,维持着低质量的婚姻。孩子劫持了父母的生活。

我想起前一段讨论比较热烈的一个话题:父母都是祸害。这是一帮没有小孩的年轻人的看法。有了孩子之后,孩子就成了祸害。父母忽然就从痛苦的制造者变成了受害者。

“一切为了孩子。”

对孩子的这种无限制的爱,是近年才兴起的一种理念。这种大爱主导之下,很多父母放弃了自己的人生幸福。似乎孩子真成了祸害。

孩子本身是无罪的。他并没有说自己一定要什么,要父母为自己做牺牲。做了孩奴的父母,都是自愿做奴隶。

这么说,有问题的是父母。父母为孩子的付出,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因此才会觉得吃力。民俗中有时候称孩子为“讨债鬼”,实际上是父母自己愿意给钱。讲这些啰唆话很没意思,我想说的是,父母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答案也很简单:不能让孩子输在起点上。

起点已经不同,要想不输,就要加大投入。这种思路是竞争性思路,用俗话说就是“攀比”。人家吃进口奶粉,我们也要吃;人家有……我们也要有……

为什么这个问题现在突出了呢?

答案也很简单:只有一个孩子嘛。

如果我们来一番冷酷的算计,会发现父母超级重视孩子的心理动机:不能出岔子。

我不是说过去的父母对孩子的关爱不够,但很显然,如果成功与失败的比例不变,孩子数目越多,虽然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完全失败的可能性也小了。

父母面对这一个孩子,不论“有无”还是“好赖”,都“输不起”,自然就会对各种现实以及想象的危险“零容忍”。这是孩奴的深层原因。

因此,对孩子的投资需求和抗风险需求,刚性变强。不但如此,还被放大了很多倍。

倍增而刚性十足的需求,只有很少人能支付得起。

这么说,“孩奴”将是一代人的命运。

作者唐韵乔从一个小人物的命运着手切入,抓住时代性的大问题,演绎出这么一部可读性很强的小说。这小说像是一根足底刺,已经有或者即将有孩子的父母可能会被刺痛;也像是警告牌,让那些已经有或者即将有孩子的父母省视自己的行动;最像是反光镜,映照出对我们的安全十分重要,但限于视角自己看不到的景象。

 

《孩奴》,唐韵乔著,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2010年9月第一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小说

悬念

文化

分类: 东看西瞄

 

我手里有一本GENREFLECTING: A GUIDE TO READING INTERESTS IN GENRE FICTION(《类型小说阅读指南》),其中的第8章是“HORROR”(惊悚恐怖小说)。在西方,这是通俗小说中的一大类型。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梳理中国小说发展的脉络,可以看出,中国传统的小说,六朝有志怪,唐宋有传奇,明朝有神魔小说,清朝有鬼狐小说。这一类作品,靠着奇特的想像,惊吓刺激的情节,构成了中国传统小说的一个重要门类。新文学运动以来,志怪鬼狐类小说,虽然绵延不绝,但已经失去了以往那种阵势。

中国当代俗文学的繁盛,是近十年文坛的一个突出现象。这当然是因为新的传播媒介互联网的勃兴。从历史上看,任何一种新的内容媒介,或者说内容的载体,从出现到普及,都没有互联网这么快。中国志怪鬼狐神魔小说(与国际接轨,这一类小说可以说归属于“恐怖小说”类型)在当代的复兴,互联网功莫大焉。

这一片疆土无主,捷足者先占。蔡俊、周德东、李西闽,其为捷足者乎?后来者要想占一块地盘,就要多费些力气了。

绕这么大一个弯子,不免被有识见的读者讥为“博士买驴”。我想跟大家汇报的是,最近读了无意归先生的《杀梦》,有个强烈的感觉,他可能是新来的捷足者之一。

主干故事颇为复杂,是个复仇的局,充满仇恨、贪欲、残忍、阴谋。人性的恶,各种恶,在夜幕之下,锣紧鼓密,魍魉尽出。读者的头发和寒毛竖起来的时候,心一遍一遍被冷水浇透。相信科学的读者,自然不会相信小说里那些超自然的情节;历练过人的读者,会为作者描述的魑魅迭出的世界感到无限的悲凉。

惊悚恐怖小说里,一般涉及的惊悚要素有下面这些:

1.   丑陋的形体:各种生物及其变种,包括动物、植物、微生物、人。各种人造器物,包括建筑、交通器材、食物、服装、武器等。

2.   动物或者人体的突然变异。

3.   特异地貌:地形、水体(河湖渊泉)

4.   自然灾变:旋风、闪电、豪雨、地震、海啸……怪味、异光、奇声……鸟兽倒行、水往高处流……

5.   对动物肢体的血腥残害:从扎针到杀死。老鼠吃猫、蚂蚁抬大象……等反常行为。

6.   对人类肢体的血腥残害:从扎针到杀死、各种病症对人体生命的危害……人吃人最极端。

7.   死亡:从感受死亡威胁到大规模死亡。

8.   鬼怪:人类不能掌握的各种神秘力量。

9.   邪恶的阴谋。

10. 未知的恐惧。

这个清单上的几乎所有惊悚要素,《杀梦》都有涉及,也有颇为精彩的描绘。那些“好这一口儿”的读者,遇到了一本“惊悚成色足”的小说,可以忽视若干情节上的小漏洞,在头皮发麻的时候,尽可大呼“过瘾”。

作为一个对好文字有敏感的人,尽管作者描述的这个世界无情、无义、无热、无光,但他却有一支生花妙笔。这有时候让我的眼神从故事氛围中游离,对着那些清词丽句出神。

 

《杀梦》,无意归著,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7 14:45)
标签:

小说

杂谈

分类: 说三道四

我在P大上学的时候,选修了严家炎老师开的《金庸小说研究》课,老师有时候会布置题目,让大家准备后发言讨论。讲“金庸小说中的悲剧”这一节之前,严老师让我准备个发言。这个文档,就是当年发言的主体内容。

 

 

鲁迅说,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这时候,我掏出一块钱纸币,跟大家说,这是个有价值的东西。我现在把他撕破了给你们看。只听“呲啦”一声……)我说:这不是悲剧,是闹剧。

回到我们讨论的主题,“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谁会平白地撕破有价值的东西呢?我猜测,这么干的人,要么是出于仇恨,要么是出于衡量。他们总是为了自己心中更有价值的东西而这么做。

为了仇恨而杀敌人,如果成功,如平型关战役,对我们来说,不是悲剧。对战役中牺牲的官兵来说,也不是悲剧。对某些被赶上战场的日军中的好儿子好丈夫来说,他们的死亡是个悲剧。不过,这笔帐要记到侵略行为的主谋者身上。

 

如果有价值的东西被撕破了,换来更有价值的东西,这就不是悲剧。这里涉及到2种价值,我们称之为“价值甲”和“价值乙”。

我们在心里衡量,认为价值甲低于价值乙,为了价值乙放弃价值甲,事情做成了,那么价值甲的被撕破,在我们自身看来并不是悲剧。

如果价值甲的持有人也认同价值乙更高,则会甘愿牺牲。这也不是悲剧。

反之,是悲剧。

 

在金庸《天龙八部》中,慕容复是个悲剧人物。我们用这个办法探讨一下他悲剧命运的形成。

在慕容复心目中,最高的价值当然是复国。

其次有:

父子之亲;

江湖道义;

兄弟之义;

儿女之情。

我们来细看。(我手拿一本书,翻到夹着纸条的那一页)

《天龙八部》第41回,少室山大战,萧峰远道赶来,引起骚动,正方诸派计议围攻萧峰。段誉与大理诸人决计助力萧峰。

这边姑苏燕子坞诸人也在轻声商议。公冶乾自在无锡与萧峰对掌赛酒之后,对他极是倾倒,力主出手相助,包不同和风波恶对萧峰也十分佩服,跃跃欲试的要上前助拳。慕容复却道:“众位兄长,咱们以兴复为第一要务,岂可为了萧峰一人而得罪天下英雄?”邓百川道:“公子之言甚是,咱们该当如何?”

慕容复道:“收揽人心,以为己助。”突然间长啸而出,朗声说当:“萧兄,你是契丹英雄,视我中原豪杰有如无物,区区姑苏慕容复今日想领教阁下高招,在下死在萧兄掌下,也算是为中原豪杰尽了一分微力,虽死犹荣。”他这几句话其实是说给中原豪杰听的,这么一来,无论胜败,中原豪杰自将姑苏慕容氏视作了生死之交。

 

慕容复手下的几个兄弟,对萧峰的为人十分倾倒,但在这里,慕容复为了自己复国大业,放弃了一定的江湖道义。原来大家以为他是个古典英雄,这时候却露出世俗英雄的真面目。

 

 

慕容复脸如死灰,心想今日少室山上斗剑而败,已是奇耻大辱,再因一女子出言求情,对方才饶了自己性命,今后在江湖上哪里还有立足的余地?大声喝道:“大丈夫死则死耳,谁要你卖好让招?”舞动钢钩,向段誉直扑过来。

  段誉双手连摇,说道:“咱们又无仇怨,何必再斗?不打了,不打了!”

  慕容复素性高傲,从没将天下人放在眼内,今日在当世豪杰之前,被段誉逼得全无还手余地,又因王语嫣一言而得对方容让,这口忿气如何咽得下去?他钢钩挥向段誉面门,判官笔疾刺段誉胸膛,只想:“你用无形剑气杀我好了,拚一个同归于尽,胜于在这世上苟且偷生。”这一下子扑来,已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

  段誉见慕容复来势凶猛,若以六脉神剑刺他要害,生怕伤了他性命,一时手足无措,竟然呆了,想不起以凌波微步避让。慕容复这一纵志在拚命,来得何等快速,人影一晃之际,噗的一声,右手判官笔已插入段誉身子。总算段誉在危急之间向左一侧,避过胸膛要害,判官笔却已深入右肩,段誉“啊”的一声大叫,只吓得全身僵立不动。慕容复左手钢钩疾钩他后脑,这一招“大海捞针”,乃是北海拓跋氏“渔叟钩法”中的一招厉害招数,系从深海钩鱼的钩法之中变化而来,的是既准且狠。

段正游和南海鳄神眼见不对,又再双双扑上,此外又加上了巴天石和崔百泉。这一次慕容复决意要杀段誉,宁可自己身受重伤,也决不肯有丝豪缓手,因此竟不理会段正游等四人的攻击,眼见钢钩的钩尖便要触及段誉后脑,突然间背后“神道穴”上一麻,身子被人凌空提起。“神道穴”要穴被抓,登时双手酸麻,再也抓不住判官笔和钢钩,只听得萧峰厉声喝道:“人家饶你性命,你反下毒手,算舒什么英雄好汉?”

 

 

慕容复彻底放弃了“英雄好汉”这一古典价值观。

 

 

 

45回:

 

慕容复冷笑道:“对付你这等小人,又岂能用君子手段?”提着他向旁走去,想找个坑穴,将他一掌击死,便即就地掩埋,走了数丈,见到一口枯井,举手一掷,将他投了下去。段誉大叫:“啊哟!”已摔入井底。

 

 

慕容复为阻止段誉跟他竞争,提前杀害段誉。亲口放弃“君子”价值观。

 

慕容复斗然间全身一震,心道:“糟糕,糟糕!慕容复,你儿女情长,英雄气短,险些儿误了大事。倘若连这一点点的私情也割舍不下,哪里还说得上干「打天下」的大业?”当即伸手将她推开,硬起心肠,摇头道:“表妹,你我缘分已经尽了。你知道,我向来很会记恨,你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我总是难以忘记。”
  王语嫣凄然道:“你刚才说不生我的气了。”慕容复道:“我不生你的气,可是......可是咱们这一生,终究不过是表兄妹的缘份。”王语嫣道:“那你是决计不肯原谅我了?”
  慕容复心中“私情”和“大业”两件事交战,迟疑半刻,终于摇了摇头。王语嫣万念俱灰,仍问:“你定要去娶那西夏姑娘?从此不再理我?”慕容复硬起心肠,点了点头。
  王语嫣先前得知表哥要去娶西夏公主,还是由公冶乾婉言转告,当时便萌死志,借故落后,避开了邓百川等人,跳崖自尽,却给云中鹤救起,此刻为意中人亲口所拒,伤心欲狂,几乎要吐出血来,突然心想:“段公子对我一片痴心,我却从来不假以辞色,此番他更为我而死,实在对他不起。反正我也不想活了,这口深井,段公子摔入其中而死,想必下面有甚尖岩硬石。我不如和他死在一起,以报答他对我的一番深意。”当下慢慢走向井边,转头道:“表哥,祝你得遂心愿,娶了西夏公主,又做大燕皇帝。”
  慕容复知她要去寻死,走上一步,伸手想拉住她手臂,口中想呼:“不可!”但心中知道,只要口中一出声,伸手一拉,此后能否摆脱表妹这番柔情纠缠,那就难以逆料。表妹温柔美貌,世所罕有,得妻如此,复有何憾?何况她自幼便对自己情根深种,倘若一个克制不住,接下了甚么孽缘,兴复燕国的大计便大受挫折了。他言念及此,嘴巴张开,却无声音发出,一只手伸了出去,却不去拉王语嫣。

 

在这里,慕容复撕破了“儿女之情”的价值,图的还是复国大业。

 

 

48回:

 

慕容复道:“在下的心愿,殿下早已知晓。但想兴复大燕,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今日我先扶保殿下登了大理国的皇位,殿下并无子息,恳请殿下收我为义子。我二人同心共济,以成大事,岂不两全其美?”

 

慕容复撕破的是“父子伦常”的价值,认贼作父,图的还是复国大业。

 

 

 包不同道:“你投靠大理,日后再行反叛,那是不忠;你拜段延庆为父,孝于段氏,于慕容氏为不孝,孝于慕容,于段氏为不孝;你日后残杀大理群臣,是为不仁,你……”
  一句话尚未完,突然间波的一声响,他背心正中已重重的中了一掌,只听得慕容复冷冷的:“我卖友求荣,是为不义。”他这一掌使足阴柔内劲,打在包不同灵台、至阳两处大穴之上,正是致命的掌力。包不同万没想到这个自己从小扶持长大的公子爷竟会忽施毒手,哇的一口鲜血喷出,倒地而死。

 

慕容复撕破了“兄弟之情”。也撕破了心中残存的一点人性价值。邓百川、公冶乾、风波恶三人就此离开了从小追随的主子。然后慕容复大开杀戒,变成了屠夫。

他以前拥有的一切价值,就此被他全部撕破。

如果所图不得,不发疯才怪。

 

如果他所图得逞,在他生身父亲慕容博看来,这是大英雄所为:不纠缠于儿女私情,不拘泥于江湖道义,不牵绊于兄弟之义,甚至不念及父子人伦。只要复国可成,无所不用其极。哪怕杀妻灭子,哪怕认贼作父,成就大业的那一天,就是扬眉吐气的一天。

在他父亲看来,撕破这些价值都不是悲剧。所图不成才是悲剧。

 

 

唯有一个阿碧,他还没机会伤害,阿碧也就一直痴心于他。

巴菲特说:老了没钱的时候还有人爱,就是幸福。(这一句穿越了,当时我还不知道巴菲特大神)

慕容复疯了,还有阿碧爱他,他幸福吗?

疯了的慕容复接受小孩朝拜的时候,是幸福的吧……在我们看来,却是悲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1 11:34)
标签:

文学/原创

杂谈

分类: 说三道四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人们认为做生意主要靠天赋与实践。在大学课堂上学习做生意的各种理论与技巧,基本是个笑话。

大部分人对写作的态度,与此类似。

最杰出的商人可能并没有沃顿商学院的MBA证书,但沃顿每年收到的入学申请信的作者,也不全是傻瓜。

假如把写作当成个生意(NEW IDEA)的话,做这个生意的人,如果思路还停留在前现代时期,我认为,他是把商学院的创办者当成了傻瓜。

 

有人认为,每个人都具备做生意的天赋,也有人认为,每个人都有写作天赋。有些人用各种办法,无意中开发了自己的天赋,达到较高的水准。有些人则对自己的天赋颇为崇拜,不加整饬修养,成年后“泯然众人”。

 

我觉得,个人对语言美的认识,有这样三个层次:

入门:感性的,直觉的,天赋的。我们直觉其好、妙、高,而不知其为何好妙。

入庭:理性的,技巧的,修饬的。老师可能教会我们对文章的技巧进行分析,但说到欣赏,对不起……

入室:理性渗透之后的感性,能分析,会欣赏,既有对语言艺术高妙技巧的理解,也有对语言艺术效果的领悟和沉醉。

 

相对应的,写作也有三个境界:

入门:有爱有才。对写作的技巧还没有明确的意识,凭着才华和热情自发地写作。有一些人有爱但才华不够,有些人有一定才华但热情不够。

入庭:技稠才稀。文字功夫达到水准线之上,作者用了一些文字技巧,但明显缺乏文学才华,投入的真情也不够,或者感情未经升华,隔,匠气。技术分高,艺术分低。

入室:才技浑融。高明的技巧融入自然的叙述,天衣无缝,了无痕迹,文字中传达出作者对世人充满了爱和悲悯。西塞罗(Marcus Tullius Cicero)的名言“It is an art to look like without art. ”(其为艺也,貌若浑然天成,实则精雕细刻。)庶几近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 编辑笔记

1.       惟陈言之务去。

2.       不要写他妈的脏话。

3.       不要用2个以上的叹号!!!

4.       不要用太多的,不必要的,烦人的,逗号。

5.       不要用美妙的、可爱的、诱人的而实际平庸的、丑陋的、寡淡的形容词。

6.       不要用刚认识的字来显摆自己有学问,如:兲啊,这人以为自己很烎,其实好槑。

7.       不由自主地喜欢用他高中学会的朗朗上口的成语的写作者显得愚笨如牛。

8.       为了给读者节省时间尽快抓到你想说的要点请你尽最大能力写得简短。

9.       小说的语言的一个常见的弊病的表现的形式就是用了太多的的。

10.   “红凤凰很恨粉凤凰”这样的句子让人很疯狂。

11.   一说“都”怎么样就肯定都是错的。

12.   改掉所有的“很”和“非常”。

13.   很不显然地,用副词是为了改变动词给读者造成的一般印象。如:他凄凉地笑了。

14.   一些好句子会有歧义,一些有歧义的句子是好句子,有歧义的句子不一定是好句子。

15.   用习语夸张是最最最坏的语言习惯,它会让你万劫不复,永世不得翻身。

16.   常见的歇后语的效果,外甥打灯笼——照舅(旧)不好。

17.   一定要搞清楚你用的概念并写得让读者明白,如:美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

18.   让你的比喻与众不同,如:这姑娘像一朵玫瑰花,开放在12月底的松花江畔。

19.   用准动词,如:我们吃了茶之后开始喝面条。

20.   让关键的动词有足够的空间来喘气,如:我敲键盘,敲桌子,敲杯子,敲脑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你在讲故事或者写细节方面具有突出的天才,可以不看下面这些。

 

1.        注意价值观导向。可以写阴谋、卑鄙、邪恶,但不能止步于此,我们还要在故事中发现人性的纯良、高贵和伟大。

2.        你得有个基干故事(主情节),就是改变了人物命运的真正的大事件。基干故事是虚构的,但围绕基干故事发生的其他故事,都尽可能真实,让读者以为这是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用其他所有的真实细节,使得读者相信你虚构的也是真实。只有在常理范围内的虚构故事才是可信的,只有可信的故事才有足够的吸引力。否则,读者阅读时会出离故事。细节越是写实,读者就越喜欢看。

3.        你必须想法子让读者入戏。读者不入戏,情节无悬念。要么你处理的题材有足够多的读者深感兴趣,要么你揭示的情感撼动人心,要么你的人物光彩照人,要么你的故事悬念揪人。戏剧性的基础是真实……艺术的真实性。

4.        基干故事的悬念(主悬念)必须清晰有力,次级悬念至少要有三个是复合型悬念。一个大悬念套着三个次级悬念,分别再套着几个三级悬念。

5.        故事的结构,依赖于事件的逻辑。事件无逻辑,结构必松垮。

6.        一个行动接着一个行动,每一个行动都关乎人物的命运,几个行动导致人物命运的一个较大的不可逆的变化。情节的动力必须是主人公追求的目标,面临的困局,或者是内在的性格。

7.        主要人物一定要刺激起目标读者的种种感情。话说年轻人管这个叫“萌”。

8.        主要人物必须要翻脸——不像他起初表现的那样。

9.        主要人物至少有一次面临身死名败的危险。如果有人伦惨剧,你需要仔细考虑其中的道德风险。

10.    手起刀落,一刀见血。开头500字必须出现第一个冲突点。必须以对话和行动开头,不要交代背景。冲突点分布节奏适宜,要有控制,每3000字必须至少有一个冲突点。无冲突则无真萌。

11.    情节要求:新、真、劲;巧、饱、闹;细、密、忆。新:新奇,设局不落俗套;真:达到艺术的真实,符合必然或者可然的逻辑;劲:有劲头,给情绪;巧:情节设置巧妙,叫人拍案叫绝;饱:情节饱满、到位;闹:人物较多的大场面中人物有剧烈的行动,场面不沉闷;细:写出人们未曾注意的细节;密:逻辑严密,找不出漏洞,要么符合生活的逻辑,要么符合情感的逻辑;忆:值得回味,乐于传播。

12.    把所有的背景资料掰开了,揉碎了,像撒胡椒面一样,逐渐掺入故事情节。不要在主菜里出现胡椒面团。

13.    “主语+谓语”的句式显得比较有力。除非万不得已,不用被动式表达。

14.    行动和表情足够传达主人公的感情和情绪,请不要再多做解释。你可以这么写:腾地一下,他的脸变成了夕阳的颜色,手不断地哆嗦。别这么写:他脸红了,情绪十分激动。

15.    不要大段的心理描写,不要开会,也不要滔滔不绝地辩论(这是屠格涅夫令人沮丧的特色)。跟情节进展和塑造人物无关的写景、抒情和议论,全部咔嚓掉。

16.    凡是可以用动作和对话表现的,就用动作和对话表现,而不用叙述。你可以小心地选择需要写的动作和对话,只写有意义的动作和对话。读者会把其他补足。

17.    故事本身比较离奇的,语言要尽量地酷,只用实在的笔墨写出具体的事情,不加渲染。如:“冬季一开始,雨便下个不停,而霍乱也跟着来了。不过当局设法防止,所以到末了军队里只死了七千人。”情节比较不出奇的,要精挑细选,写新奇的细节,而不要舞文弄墨。

18.    改掉所有的书面词汇,让语言生活化。“打喷嚏”不要写作“鼻粘膜受到刺激后产生的强烈带声的喷气现象”。不要用中学里学会的成语。

19.    把时间和地点写准确。小说情节时间,请尽可能精确到分钟。这么写效果会好些:1937812日晚上9点。而不要这么写:“1937年夏天的一个夜晚。”

20.    尽量给人物、地方起个名字,不要一直说“大个儿”、“C城”。同一书中的人物名字,多出声念几遍,“王蓉”“汪宏”这样的一对儿,说起来是有缘,念起来容易混。

21.    删掉意思不大的情节和句子。不要以为你的读者是第一次读小说。

22.    每写一个句子,编一段情节,发一通议论,你就把它当作“靶子”,用利箭从各个方向朝它猛射。如果射它不死,它还站得住,这句子(情节、议论)就算是有了生命力。

 

22点中能做到一半,就是一部好小说。

 

其他请参考《小说梯:通俗小说的七个要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亚里士多德《诗学》阅读笔记

陈中梅译注,商务印书馆,1996年。

所有权利属于作者和出版者。引用请核对原文。

 

《诗学》一书,主要讨论“悲剧”和“史诗”。一般认为成书于公元前335年。

书中的“诗人”,指悲剧作者和史诗作者。

世所公认,《诗学》是研究故事的开山之作。

 

p63

悲剧是对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摹仿,它的媒介是经过“装饰”的语言,以不同的形式分别被用于剧的不同部分,它的摹仿方式是借助人物的行动,而不是叙述,通过引发怜悯和恐惧使这些情感得到疏泄。

李按:艺术摹仿生活。亚里士多德是柏拉图的学生,老师提出的“摹仿”学说,得到一个很好的运用。

这句话中有两点值得我们研究通俗小说的人重视:要写行动而不是叙述;行动要引发读者的感情。

 

这一段文字的另外一种译法,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悲剧是对某种严肃、完美和宏大行为的摹仿,它借助于富有增华功能的各种语言形式,并把这种语言形式分别用于剧中的某个部分,它是以行动而不是以叙述的方式摹仿对象,通过引发痛苦和恐惧,以达到让这类感情得以净化的目的。

——《亚里士多德全集·第九卷·论诗》,崔延强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p649.

 

 

P64

没有行动就没有悲剧。

李按:我们同样可以说:没有行动就没有小说。

 

 

悲剧中的两个最能打动人心的成分是属于情节的部分,即突转和发现。

 

新手们一般在尚未熟练掌握编排情节的本领之前,即能娴熟地使用言语和塑造性格。

李按:有一些小说作者也是如此。当然,娴熟地使用语言也不容易。我见过的有这本领的人也不很多。

 

 

P65

情节是悲剧的根本,用形象的话来说,是悲剧的灵魂。

性格的重要性占第二位。第三个成分是思想。第四个成分是言语。

李按:通俗小说也差不多是这样。可能有个因素要插队,这就是“题材”。

 

 

P74

一个完整的事物由起始、中段和结尾组成。

李按:这话实在,实在得就跟“太阳落下去天很快就黑了”一样,可惜,据我所知,有一些小说作者,只想了个“起始”就动笔,根本就不在乎“中段”和“结尾”的安排。

 

 

P79

事件的结合要严密到这样一种程度,以至若是挪动或删减其中的任何一部分就会使总体松裂和脱节。如果一个事物在整体中的出现与否都不会引起显著的差异,那么他就不是这个整体的一部分。

李按:有文不加点,也有情节不可加点。

 

 

P97

这些人不具十分的美德,也不是十分的公正,他们之所以遭受不幸,不是因为本身的罪恶或邪恶,而是因为犯了某种错误。……当事人的品格应如上文所叙,也可以更好些,但不能更坏。

李按:这是亚里士多德对悲剧主人公设置的指导性意见。伟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发现了千年万年后编织故事的人还不得不遵循的真理。

 

P89

突转,指行动的发展从一个方向转至相反的方向;我们认为,此种转变必须符合可然或必然的原则。

发现,指从不知到知的转变,即使置身于顺达之境或败逆之境的人物认识到对方原来是自己的亲人或者仇敌。

最佳的发现与突转同时发生。

突转和发现是情节的两个成分,第三个成分是苦难。

李按:我把“突转”叫做“预期的打破”。“发现”可以说是“发现新颖事实”,这事实可能影响人物的命运或情感。

 

P98

诗人则被观众的喜恶所左右,为迎合后者的意愿而写作。

李按:很多人以为这现象出现才几十年时间。呵呵,古已有之,这古嘛,还是古希腊。

 

P105

组织情节要注重技巧,使人即使不看演出而仅听叙述,也会对事情的结局感到悚然和产生怜悯之情。

那些用戏景展示仅是怪诞、而不是可怕的情景的诗人,只能是悲剧的门外汉。

李按:不要把怪诞当创新。

 

 

接着要讨论的是,哪些事情会让人产生畏惧和怜惜之情。此类表现互相斗争的行动必然发生在亲人之间、仇敌之间或者非亲非仇者之间。如果是仇敌对仇敌,那么除了人物所受的折磨外,无论是所做的事情,还是打算作出这种事情的企图,都不能引发怜悯。如果此类事情发生在非亲非仇者之间,情况也是一样。

李按:仇敌对仇敌,就好比是我说的“鬼子打鬼子”。

 

P112

刻画性格,就像组合事件一样,必须始终求其符合必然或可然的原则。

情节的解显然也应是情节本身发展的结果,而不应借“机械”的作用。

 

P118

现在讨论发现的种类。第一种是由标记引起的发现。由于诗人缺少才智,此种发现尽管最少艺术性,却是用得最多的。

第二种是由诗人牵强所致的发现,因而也没有多少艺术性可言。

第三种是因为回忆引起的发现,其触发因素是所见到的事物。

第四种是通过推断引出的发现。

还有一种的复合的、由观众的错误推断引起的发现。

在所有的发现中,最好的应出自事件本身。这种发现能使人吃惊,其导因是一系列按可然的原则组合起来的事件。只有此类发现不要人为的标示和项链的牵强。

李按:发现的关键是“发现新颖事实”,如果发现的事实十分突出,意义十分重要,对其方法的艺术性的要求可以稍低一些。

 

 

P125

至于故事,无论是利用现成的,还是自己编制,诗人都应先立下一个一般性大纲,然后再加入穿插,以扩充篇幅。

李按:写大纲,写大纲。盖楼之前要先设计,出蓝图,做沙盘,然后再开工。否则,要么是楼歪歪,要么是楼脆脆,要么是联排狗窝。

 

P131

一部悲剧由结和解构成。剧外事件,经常再加上一些剧内事件,组成结,其余的剧内事件则构成解。所谓结,始于最初的部分,止于人物即将转入顺境或逆境的前一刻;所谓解,始于变化的开始,止于剧终。

许多诗人善结不善解,这是不够的;诗人应该谙熟贯通二者的门道。

诗人应该记住我们说过多次的话,写悲剧不要套用史诗的结构。所谓“史诗的结构”,指包容很多情节的结构。

李按:海明威说,一切蹩脚的作者都喜欢史诗式写法。

有很多小说作者也是善结不善解。搞得虎头蛇尾,让人大失所望。

 

P150

创新词即诗人自己创造,一般人从来不用的词。

李按:每年都会出现很多创新词,只有不到1%的创新词生命力超过1年。大部分创新是“生造”。

 

P156

言语的美在于明晰而不至流于平庸。用普通词组成的言语最明晰,但却显得平淡无奇。使用奇异词可使言语显得华丽并摆脱生活用语的一般化。所谓“奇异词”,指外来词、隐喻词、延伸词以及任何不同于普通用语的词。但是,假如有人完全用这些词汇写作,他写出的不是谜语,便是粗劣难懂的歪诗。

使用所有类型的奇异词都要注意分寸,因为若是为了逗人发笑而不恰当地使用隐喻词、外来词和其他类型的奇异词,其结果也同样会让人觉得荒唐。

最重要的是要善于使用隐喻词。惟独在这一点上,诗家不能领教于人。

李按:“技术”是可以通过训练学会的东西。“艺术”就是不能教的东西,只能靠领悟、意会、参详。不过我一贯以为,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任何高级艺术,都饱含大量而复杂的技术。

 

 

P280。下面这3句不是亚里士多德的原话,是注译者陈中梅的解释。

在公元前五至四世纪……政府鼓励公民观剧,对荷包羞涩者,还常常给予必要的资助。

李按:在这一点上,我政府最有古希腊精神。

 

一部作品之所以被誉为杰作,是因为它具体地体现了一些可供人分析、总结、参考和借鉴的东西。

李按:这是悲剧制作者和研究者从理性的角度看。悲剧的消费者则非是。

 

诗人的工作从很大程度上来说是技术性的,写诗需要用到大量的本行知识。既然写诗是有章可循的,诗人就可以通过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写作哦技巧。

李按:我们只谈技术,有些人就以为我们不懂艺术。我知道,莎士比亚没有读过《诗学》,也写出了最伟大的悲剧。我也知道,人类历史上,像莎士比亚这样的天才,可能也就只有莫扎特、林肯等寥寥数人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小说

杂谈

分类: 说三道四

受到几个朋友的鼓励,5月15号,我在北京出版人沙龙讲了一下我发明的《小说梯》。

《小说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陌生的同行,我要说不紧张,那是骗自己。天气也来凑“热”闹,内外夹攻,我汗如瀑布。
我一贯主张要“站着思考”,但在这种主客观情况下,只好照本宣科。

 

感谢中国出版网的徐平,帮我录了视频。你可以从下面这2个地址看到: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1NzQ5NzAw.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1NzYwNjQ0.html

 

或者
http://www.shub2b.com/bbs/viewthread.php?tid=4268

 

视频开始部分,是孙律师关于著作权保护的精彩演讲。
我的汇报,从20'45''开始,有任何意见或者建议的话,请费心费力告诉我……

 

我自以为还算有新体会的几点是:

如何判断小说题材的商业价值
情感陀螺
语言生动十二招
“文戏武唱”
悬念的三种模式
三种类型的故事结构
故事与情节的区别
自然叙事与主观叙事
人物魔方
“魔术梯”
小说函数

 


如果哪位看了这个视频,想索要文字版,可以到下面这个网址下载:http://ishare.iask.sina.com.cn/f/8090941.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