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换句话说,这处已不会再有新贴子上传了。旧的依然保留(虽然已全数移迁过往新址),好让翻查的人不至扑个空。图片与文字都勿要转载,如有需要请先联络。新版的博页,依沿用旧名「李家昇博物志别集」。别集者,版本有别於原来的博志,「李家昇博物志」乃一系列博志采用谷歌Blogspot系统构建,奈何谷歌系统在国内不能开启。别集即是将原版的内容汇至一个国内可开启的平台。

新版的别集,主要包括「交换眼神博客」,「弹簧轴册页」,以及原版为英文的照片日志「PostscriptX」等几个组件的混合。至於原版的摄影作品各个系列,我会重新构建网页放在我的伺服器,让国内的读者也能阅读。

这几年间,尝试过使用坊间的不同博页,觉得还是谷歌的最好。除了使用它原来的功能之外,可改动的弹性也最大。国内的博客大巴较接近上述,虽然整体上仍有不少不大通畅之处。当然,每一个博页提供商有它所属的群体(这也是我喜欢使用客群博页多於自家伺服器的其一原因),选择也不是纯然从结构性设计的角度。二年前我也注册了国内的「博联社」,打算将正想开始写的一个摄影专栏放在该处。我喜欢它们以实名作者为标榜,可惜注册审核通过了,但硬给了我的名字一个不是我通用的汉语拼法。为了避免日后读者在网上搜索的混淆,我终於没有开始使用。

网络世界不断更新变化,众多的博页提供商也不断改变自己的价值观。你使用了这资源也担当了众人分享付出值。这也是几年间我从自己构建的网站大部分转移到运用坊间现成博页的原因。当然,每一个空间也有它的局限。这也是我开始构建国内版别集的因由。

在博客大巴新版的「李家昇博物志别集」,自我介绍的部分我据两年前的版本修改了少许并加了一点新近的材料。附录於此以为存档。

李家昇,1954年生於香港。早期从事文学及现代诗创作,1970年与关梦南共同编辑出版《秋萤诗刊》。后来转 向视觉艺术,1979年与友人创立板画会(木刻)。1978年与黄楚乔(即妻子Holly Lee) 设立摄影工作室开始从事广告摄影工作。1984年(至91) 李为《摄影画报》 及《摄影艺术》(1986-92) 每月撰写摄影专栏不间。他同时亦为《星晚周刊》(1990-91) 及《博益月刊》(1987-89) 等刊物撰写摄影思考专栏。1992年与黄楚乔及刘清平合办《女那禾多》每月出版至1998年休刊。1995年他创立 OP Print Program (OP Edition),在香港引入照片收藏学术知识及概念,除整理香港当代影像作品之外亦整理及代理上一代之摄影师包括邱良,颜震东等人之照片。李家昇黄楚乔 摄影工作室於80年代中期开始活跃,屡获国际业内奖项。李亦是香港专业摄影师公会创会会员,1994至96年间任该会会长。1989年获香港艺术家联盟颁 〈1989艺术家年奖〉,1999年获香港艺术发展局颁视觉艺术奖。1997年李移居多伦多,离港前他曾任香港文化博物馆摄影项顾问,及香港艺术发展局视 觉艺术项目之委员。离港后亦在香港太子台李前影室之址与李志芳等成员组成〈NCP女那禾多摄影中心〉(1997-1999),以上计划获香港艺术发展局资 助。李家昇於2000年在多伦多开设〈李家昇画廊〉代理及推广亚洲重点艺术家,包括荒木经惟(日本),姚瑞中(台湾),又一山人(香港)等。2006年迁 往画廊现址与黄楚乔,李思菱(女儿)共同创立INDEXG,处理经营展览等较阔层面关於艺术的活动,至今已办过愈百个展览。作为画廊全职代理人10年之 后,李於2008年底又重投专注个人创作及文字书写。近作包括《zFICTION》虚构叙事性之影像及文字系列,《禅道东西博物记》,《游动诗写室》等多 个创作项目。李家昇擅长影像组合,喜欢物像碰触而拼出真义,傾向動點透視。自言其影像作品深受文字影响。此外,他亦与其他文字创作人合作无间。例如与 Gary Michael Dault 合作《多伦多神话》,他与香港诗人也斯多年合作《食事地域志》计划。2004年香港文化博物馆举办也斯与李家昇的《食事地域志》展览,同时并出版了艺术书 《蔬果说话》。李的其他已出版之影集包括:《Forty Poems》(奥信彭司, 1998,pp96),《李家昇照片册》(影艺出版社,1993,pp80) 等,《东西 De ci de la des choses》 (Editions YOU-FENG,2006)。李家昇摄影作品为东京都写真美术馆,香港文化博物馆,香港科技大学等公立空间收藏。


李家昇设在国内的博页已迁往博客大巴
http://leekasing.blogbus.com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关於十人诗选,叶辉及也斯也写过序文,始末因由也有脉可寻。去年底我把我的部份删去了若干,集编在我的博物志并冠之以名为洁本。人们长大了便渐渐的变得思考层叠,同时也渐渐的追求简化。我也走不出这个网域。所谓洁本也与洁净无关,只是某个时段的净化而已。说不定甚么时候我再重编这个本子,那时可能只馀下诗一两首,也说不定甚么也没有了。轻然离去。

关梦南在一篇文章谈到我写诗开始得早。我想也是开始时太年青,后来再看,基本是甚么也喜欢不上了。十人诗选编辑时我有这个感觉,当时我收编进去的诗篇已尽可能比他人的少,但是也不可不合拍得令与共行人尴尬。况且,编辑先生努力从各报章旧刊搜寻失佚,推说失掉稿文已不能成为借口。不过,我也无意洗掉这个早来的青春期,后来所专注的不少东西也还是依杖著这个基础。我说生长不是以文类来区分的。写诗,木刻,摄影,画廊,只是成长道上相遇的不同媒体而已。今天我弃掉画廊回来摄影,说不定明天不再拍照却重新拿笔写诗。

洁本中的「卖汽球的老人」是我对意像派的一个小揣摩。留在这里不因为它是好诗,它无坏笔但主要还是我想留下一根关於我和意像主义的脉络。好让后来喜欢上了超现实主义以及杜象人们对我之前一身有个理解。

人们谈我的「年谱」都谈它形式的实验性。其实它大抵都保留了我生命第一个20年间的不少实事,诗的结束也结束了一段不大开心的日子。

「懒眼」也许是我唯一以自动语言写的一首诗。也即是事先不设定中心及内容架构,文字是即在口边即吐之的方式。而且,在记忆中这首诗还是与黄楚乔合作,每人吐写一句各自承接龙尾。1976年一个晚上,在黄楚乔当时住在西湾河狭小的房间,坐在她的床沿听著Joni Mitchell,忽然生一奇想,不如开大拇指一个玩笑。大家合写一首无求的诗撰一个化名看他们怎样。黄画了一图,我把文字抄於其中,即图文也不易分开来排版。我们呵呵大笑一通。后来果真图文据原本制版刊出了,我们又呵呵的笑了一通。「懒眼」放在这里无他只是一份记事文本罢。

2000年间我做了一组摄影作品「在世纪末的香港艺术政策及策略」,尝试用影像担当批评的角色。「星期日中午在大会堂高座看画展」可说是在七十年代中我在这方面的初试,用诗去提出一个批评的角度。后来对现代艺术看得多了,对事物的观点当然调校了颇大的程度。

在十人诗选出现的「介绍」,我称之为残本。说原本遗失,残本见录於1981年李家昇黄楚乔工作室的明信片。原诗发刊时我流离失所,没有剪存是真,但真要寻找全诗也不是不能办到。残本说穿,是个(随手依据明信片所存的)删裁本罢。残本加了注脚,便成了1998年十人诗选出版时的新本。原诗写於七十年代初,收入十人诗选时相距25年。这么长的时间,除了我对事物的观点有所改变之外,对材料的运用态度也起了很大的变化。

我开始写诗后不久便与关梦南合办秋萤诗刊,秋萤开始时是油印,后来改为活版。停了一段时期,八十年代初复刊时又经以海报及明信片的形式。这个时期我们的摄影工作开始忙碌,而且更忙於学习新面对的课题,已经很少写诗了。办小规模刊物不少以仝人发表为骨干,我不算是属於这类别。看见当时的文艺刊物大都停留在旧式的编排方式。因由工作的关系,认识了不少设计,美术等专业朋友。心想这些都可以协助秋萤成为很不同的面貌。我建议复刊秋萤,其实当时我担当著主要的是刊物策划角色,而不是创作人。

1986年秋萤为也斯做了一个诗专号,六位艺术家做图,我是其中之一。「在秋萤诗刊发表一张照片的题目」,正如题目,它原只是一个题目。

自八十年代中叶直至1997年秋天我们离开香港,这段时间我与黄楚乔已全力集中在摄影方面,而鲜有在纯文学刊物发表文字创作。但在另一方面也不表示我们与文字疏离。1984年至1991年间我在摄影画报及摄影艺术每月撰写专栏。此外,撰写的专栏也包括博益月刊(1987至1989),星晚周刊(1990至1991)等。这些文字大部份都是和摄影有关的。写作也很大面积地帮助了我们在摄影方面的思考,具体化以及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走甚么的路。摄影诗与文字诗同样需要背后的灵魂。

「黄楚乔拍摄Walter Ma秋冬系列侧记」原是发表於上面提过的摄影艺术专栏。当黄楚乔拍照,虽然已有助手协力,我担当的是宏视影棚整体的运作。所以我的角色是既深入也旁观。该诗便是在此般情况下写成。文字发表时原是大图片底下一段很小号的文字札记。

「诗之四段」原是用於一间代理印刷用纸公司的泛宣传册子。这个特大册子打开,一个对页是22x31寸,所以这也同时可用作为一张海报(我当时负责演绎的是循环再用纸)。「诗之四段」原文是写在小张纸上,放大横跨整个画面。我这般细致的描述,是想说明它和其他收编在这里,八十年代中打后的诗原文都是发表在一些并非常规的地方,而且,都可能原来是担当著一些奇怪的功能。这与1993年我在香港艺术中心的摄影展,以及我对摄影工作的态度,同样是有著本物异置的概念。

有一段时期,潘泝主编PC Home电脑家庭杂志。1996年他约我写专栏,这便是「圆锥体Project」的起因。每月一回,我们合共做了七期,与黄楚乔及李思菱三人共做。「花 ry Tale」与「消暑减压食谱」便是发表在这个专栏。「圆锥体Project」我们称之为明信片互动计划,相信看文学创作的人大都没有涉猎这个刊物。他日假若有一点空暇,把这七回的「圆锥体Project」整理放在我的博物志也算是一椿好物。

1996年6月号我们的主题是「大家看花」,以八位香港摄影师同年五月在横滨的展览为主题基础。「花ry Tale」发表在翌期,以横滨行程某段为本再揉合了读者对「大家看花」的一些回应写成。「消暑减压食谱」则发表在同名主题的5月号。摸不著头脑的人於此可以喘一口气找到题目的源头了。

「消暑减压食谱」也许是1975年所写「年谱」之后的呼应版罢。我套用了指示条文的撮点模式顺序,指导读者如何从电脑面前拼弃硬件走向一个忘我的空间。当时我也算是个活跃的数码平台创作人(其实是误传),在炎炎的夏日,这个减压劝世书,某程度也许写了我一段如何没有写诗的日子。


2011年2月


(「十人诗选」包括:李国威,叶辉,阿蓝,马若,李家昇,黄楚乔,禾迪,吴煦斌,关梦南,梁秉钧共十人之作品。此书约於1985年筹划,1998年6月由青文书屋出版,属「文化视野丛书」。(isbn 962-7258-63-6) 开度140mm x 215mm,共398页。钱雅婷编辑,罗贵祥为出版人,有叶辉及梁秉钧之序文,李家昇封面设计 )




http://leekasing-poem.blogspot.com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联络李家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