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天雨龙
江天雨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0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俗话说“十男九痔”,在我所认识的男士中,几乎没有幸免者。妻开玩笑戏称“坐月子”,那个痛苦,就和女人生孩子差不多,常怀恐惧,我已经是第二次体会这种感觉了。

    十多年前的那一次,整整在家熬了半个多月,整天坐立不安,如坐针毡,抽搐难忍,苦不堪言。更难堪的是每次到医院换药,沟蛋子高高地撅起,将那个很像花瓣似的东西露出来,又偏偏遇上个女护士,先给你清洗,后给你涂药,然后用力将那个东东生生地给你推了进去,疼的你浑身发抖大汗淋漓,几乎每次换药都要经历这样一次亮相,象杀猪似的。我算是坚强的,只是吭哧着没有喊叫出来。

    这一次感觉情况不妙,就赶快采取措施,内服外用,结果还是半开了花。为了不遭遇难堪,我让妻从药店买来“子弹头”,吭哧着自己给自己上子弹,疼地眼泪几乎掉下来。完事后我问妻,生娃也不过如此吧,疼的人要死要活的。妻笑着说:看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17 18:26)

 

  “丹顶鹤”这是病后我对自己的称呼,觉得非常形象地与我的病和心情联系起来,脑溢血—丹顶鹤,很高雅的称谓。

   突然患上这样的病,我始料不及,从身体到精神在那段时间几乎被击垮!好在,有现代医术的昌达和家人的精心呵护,把我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使我还能一日三餐,还能坐在这里从容地写作。我感谢上苍,感谢大地,感谢家人和一切关心我,担心我,为我做出努力、辛劳和贡献的人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4 23:03)

读妻这本书,是从小学开始的,读她那身红上衣和扎着羊角辩的圆圆的脸蛋和明亮的眼睛,给我留下了最初的记忆;中学时读她,我们曾同桌,一条“三八线”是那个时代我们共同的记忆;工厂时读她,我当门卫时,有过一次叫停她和女伴出示证件的尴尬,那是我们自进工厂之后的第一次近距离的面对;参军后读她,书写了一叠叠没有缠绵的情书;结婚后读她,在积存了一箱两地书的同时,收获了创造生命,养育女儿的辛劳与欢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16 22:31)
标签:

散文

娱乐

 

 
  
   2008新年迟来的第一场雪,终于飘飘洒洒覆盖了关中大地,到处银装素裹,冬的身躯赤裸裸的袒露在人们的面前。瑞雪兆丰年,人们美好的期盼,伴着雪花的飞舞,有了恬适而温馨的感觉。

    有一群人,一群热爱生活,享受生活,珍惜健康,追求快乐,珍视友谊的人们,从四面八方,甚至从咸阳,冒雪骑行10小时,行程169公里赶到宝鸡,参加宝鸡自行车2008新年团聚会。到会骑友年龄最大的73岁,最小的22岁,男男女女共计69人。夫妻挡车友两对,我和妻算是其中一对,让骑友们眼热羡慕。

    妻作为会议筹备者之一,我们提前一小时于2点半赶到会场。她挺热心筹备协理这个光荣岗位的,一到宾馆就先忙着张罗布置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散文

情感

    真不知源于何时,有了属相之说,生硬地把出生于不同年份的人,按十二生肖来安排,强迫人们接受与自己所对应的动物,也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

    老婆属马,马什么样子,什么性情!我无论如何把马与老婆联系不起来,可又不得不接受这匹放荡不羁又桀骜不逊的马。

    蛇是什么,不就是长虫吗,长着一副可憎又可怕的模样。我生性怕蛇,从来没有觉得它有一丁点可爱的地方,但却硬是强加在了我的身上,硬是让我与它为伍,与它相生相伴,这个能曲能伸的软体动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20 21:26)
标签:

感悟随笔

分类: 杂谈
 

       昨天妻就有些激动,边做晚饭边对我说:今天我对刺头班的学生们说,我要是不能忍受,又改变不了环境,我就选择走,不教你们了!学生们马上说“老师,你不要走!”一个个瞪大眼睛,充满期盼。

    怎么回事?我问。妻说:这几天学校组织期中考试,美女班先考,我宣布了考场纪律之后,还都听话,把书都收起来了,秩序还不错。今天组织小男生班考试,我同样宣布了考场纪律,书都先收起来了,可开考不大会儿,就有两个学生把卷子交上来了,很干脆地对我说:老师,我不会!老师,我也不会!说完就都理直气壮地走出了教室。再看没走的,一个个都把书拿到了桌面上,抄起来。在场的其他年轻老师,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10 22:52)
标签:

感悟随笔

分类: 散文

    一只苹果,两个人分着吃,就共享了一个甜蜜,这是分享的幸福。

    一个人,又遇上一个人,组成了一个家,就是缘分,这是上苍赐予的幸福。

    一个家,两张嘴,又添了一张小嘴,这小嘴很聪慧,后来有了出息,这是骄傲的幸福。

    一个夜晚,两个人倚在床上,外面下着一场雨,雨嘀咕了一夜,他俩也说了一夜,这也是幸福,相儒以沫的幸福。

    一天早晨,一对青年男女,并肩奔跑在一条阳光灿烂的道上,他们一二一地喊着号子,这是充满青春活力的幸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2-01 13:05)

     我是哪里人,这个不是问题又是问题的问题,经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在妻眼里我是“河南担”,在我眼里妻是“九头鸟”。我父母祖籍河南,很早就到陕西工作并定居。我出生在陕西长在陕西,准确地说我应该是陕西河南籍人。但每逢填写履历表时,我都只能在籍贯栏写上河南,而不是陕西河南。

    一段时间,河南人在社会上的口碑不怎么好,朋友聚会,日常言谈,都拿河南人开涮,许多象我一样,在陕西生、陕西长的河南人都不愿公开承认自己是河南人,怕成为被取笑的对象。就连我的侄子考上大学,在填写籍贯时,也要打电话问他妈妈,“籍贯该怎么填?”弟媳妇坚决地说:写陕西,不要写河南!我惊诧,怎么会这样!我可是毫不掩饰自己是河南人的。在我看来,承认自己是河南人,就如同到了国外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一样,要有民族自尊心。河南人怎么了,不也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啊,有什么可自轻自贱的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3 20:21)
标签:

生活记录

分类: 杂谈

 

      话说“老婆首战刺头班”在博客发表之后,反响还不错,众博友静观战况进展,且听我细细道来。
    昨天,妻和我应朋友之约,去赶赴晚宴,沸腾的火锅升腾了气氛,频频举杯增进着友谊。酒足饭饱告别朋友,心情不错,就和妻相挽着沿渭河公园步行回家。路上,妻讲了一路,我听了一路,并且很认真。
    妻说:今天又和刺头班遭遇了,这回,我来了个压邪扶正,又取得了胜利,感觉还不错。

   “是吗,又有什么新招数了?”我问。
    妻说:我每周给这个班代两次大课,每一次大课两小节,今天头节课,秩序出奇的好,你知道为什么?

   “为啥,你别卖关子了,从实招来!”我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生活记录

分类: 散文

     周五,下班刚一进家门,老婆系着围裙从厨房迎出来。看她一脸的得意和兴奋。
   “啥事,这么高兴?”我边换鞋边问。妻说:我今天上课,把刺头班的一个男孩美美收拾了一顿。甭说,我还真是当老师的料呢。

   “天才,我老婆太有才了!”说罢拽过老婆,相拥在客厅里,来了个华尔滋式的旋转。放开老婆我说:说说看,怎么回事?

    老婆绯红着脸说:先吃饭,边吃边说。
    晚饭简简单单,一汤两菜加上蒸红薯,我边吃边听夫人慢慢道来:
    这个班是学校有名的刺头班,全是一帮半大小子。本来我没有这个班的课,因为原代课老师请假,是临时安排我给他们上《电子技术》课的。先前我带的电装班是清一色的美女,虽说也有几个上课爱说话的,经过修理现在都乖乖的了。
    按照惯例,我先做自我介绍,将我的姓名写在黑板上,我听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