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冰
流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363
  • 关注人气:3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告友

   本博所收作品系纸媒已刊发之作,有意选用和转载的编辑朋友请留言索取地址,谢谢!  

     
      《皖西日报.周刊》
               欢迎投稿    
        Lb7468@163.com 
        QQ:543385541
三个自律
   做人如冰
   说的不是冷
   而是明快      
    
 
    
①为人:
  见了坏人不要喊“您好”
            ——吕士民老先生   画赠
 
②为事:巧干实干,少浮夸

            ——流冰

③为文: 
    我觉得对于一个作家而言理想境界应该是接近无名。如此,作家的至高威信才得以远播。

              卡尔维诺:《巴黎隐士》

访客
加载中…
相关书籍



《冷夜暖情》 流冰/著 
  
《何处是家园》流冰/著
 
《皖西乡音》流冰/主编    
 刘咿呀
 






全国百佳图书出版社黄山书社
《历史名镇》丛书
流冰/主编
我的音乐

流冰配乐散文:冷摊

冷摊无名,小而简陋。

博文

一个底层男人的鸿门宴

——流冰小说《酒局》浅评

黄圣凤

作家流冰的小说《酒局》是在一个清晨读的,很入心。微信公众号上,流冰把《酒局》《泡澡》《狗患》《房事》等几篇辑名为“俗人俗事”,流冰就擅长写这些俗人俗事,写的得心应手,仿佛触手可及。写平凡劳动者,写辛苦活着的百姓,写他们的遭逢际遇、追求挣扎、欢喜无奈,写他们的家长里短、嬉皮嗨愣、儿女情长,被称为“底层生存写作”。《酒局》篇幅不长,全文1900多字,有看头,有回味,耐咀嚼。

生活中有无数的酒局,过了也就罢了,而小人物张三为了利益和尊严所设的这场酒局,被流冰先生电影一样呈现在读者面前,很有现场感,读罢如同亲历了一场人间剧,人物形象长久地徘徊在心头,挥之不去。

 

渐入佳境的情节走向

 

 一般来说,一个男人把另一个男人的老婆给睡了,那就是个死结。这两个男人或公了、或私了、或毛戈相向、或你死我活,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南门菜市场一带,好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相声大师马三立说的《逗你玩》,前面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说什么小虎家来了一个贼,这贼跟小虎玩起了游戏,对他说自己的名字叫“逗你玩”,经过很多的铺垫,三番四料,最后贼把小虎妈晾在外面的被单偷走了,小虎忙喊:“妈,衣服被人拿走了”,妈问谁,小虎答曰“逗你玩”……至此,达到让观众开怀大笑的效果,类似情节在相声、小品、二人转、独脚戏、山东快书等曲艺节目中叫着“抖包袱”。

   &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流冰先生的新著——《杠打老虎鸡吃虫》早在杀青之前,狐狸就有所耳闻。是他本人酒酣耳热之际,假装不经意向我透露的。江湖规矩,老大讲话要重视。初步归纳一下,该信息与我而言,包涵三重意思:其一,咱得假装求一求,满足老大的虚荣心;其二,怂恿他顺势聚一聚,满足我们广大粉丝的求食欲;其三,我得努力吹一吹,显示老师知交满天下,迷倒万千少女。
于是乎,我就假装求了求?谁知道,这次判断失误。流冰老师原来是个认真的人,态度不端正直接PASS。以至于,没抢到热乎的。等我拿到这本宝典,网络上已经有了60000字的书评,人气K线呈90度角上扬。
今日提笔,学生心怀忐忑。想问流冰老师:是不是所有的鲜花都为您绽放,我这株小草就黯然失色?是不是所有的手都向您挥舞,我这支瘦弱的荧光棒,就可有可无?是不是所有的酒杯都向您高举,我这个三等残废,您会直接无视。
一招不慎,满盘皆输。时至今日,纠结一塌。
不行,我得好好表现表现,使出吃奶的力气吹一吹,鼓捣出点新意思。后发先至,弯道超车,让流冰老师高看一眼。届时,老师肯定会虚情假意地再次喊我饮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读流冰的《杠打老虎鸡吃虫》


                  

流冰,听说得早,认识得迟。
刚认识的时候,想请他喝一杯,本想找个讲究一点的饭店,毕竟人家是个文化人嘛,甚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读流冰小说《杠打老虎鸡吃虫》,最大感受是作家和知识分子处境的折射。写菜市场、卖牛肉,寻一个摊位要与管委会主任斗智斗勇,最后主任喝成烂泥被抬到肉案上。放大来看,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它是个小说情节,我们都是这篇小说的主角或配角,小说就是将混乱、杂处的生活捋出个层次和结构,从人性角度看,菜市场和社科院,卖牛肉和卖文凭,寻一个摊位与晋升一个职位,那是一样一样的,没有贵贱,不存在高与低。

    那就再说说流冰的际遇和处境,虽然不便明说,他一定是体制外的。我在想他到底有没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读小说我喜欢类似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其叙述特点是心理刻画极为出色,通过人物悲剧性的内心冲突推动故事的进展,我对故事本身不感兴趣,也记不住,只喜欢体会阅读时文字本身带给我的快感。所以文友聚会畅谈起某些名著,许多人能复述出整篇小说的故事情节,我却一脸茫然,不知所云。流冰的小说语言精简,多以故事性和可读性取胜,显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有些篇章却令我过目不忘。
    初次在皖西文学网读流冰的小说《狗患》印象就特别深刻,至今记忆犹新。《狗患》写一个下岗的小人物薛大明,他精明会钻营,圈一个小院捡菜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9-23 10:0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安晚报

    我觉得流冰这人挺作,挺拗,挺拽,挺掰,挺邪乎的。之前,我从没把这感觉说出来过。但他的小说集《杠打老虎鸡吃虫》一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拿到流冰老师的小说集《杠打老虎鸡吃虫》之后,脑海里立马闪现出儿时一幕。那时家里只要来了客人,酒桌上喝得高兴时,大人们就会拿起筷子对着敲——杠子!老虎!鸡!虫!谁输了,谁喝酒。杠打老虎,虎吃鸡,鸡吃虫,虫蛀杠子,相生相克,一物降一物。看似游戏,却彰显出人类古老的哲学与智慧。

   现在,能够静下心来认真读书的人已经不多。但好作品总是会有读者的。

   几年前,不管我读什么小说,都会一口气读完,常常看书忘了时间。刚步入社会时没钱买书看,附近几家书店出租的文艺书差不多都被我借光,甚至连门前报亭里发黄的报纸也不会放过,书对于我来说,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魔力。如今已步入中年,很想找到那个时期的读书感觉,可一拿起书,总是上眼皮与下眼皮打架,读书成了催眠。这是不是和年龄、心境有关?但可以肯定,这与生活有很大的关系。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不久前到北京大学短训几天,几位作家、主编和评论家到校园看望我,大家说起小说,没有想象中的兴奋,感到有些失望,问及我读当下谁的小说居多的时候,我回答,基本好的小说都读,但是我喜欢毕飞宇的质感叙述,蒋韵的气息,贾平凹的厚实,陈忠实的凝重,等等不一。大家笑说,小说是个复杂的东西,不同的人,肯定能写出不同的气质。小说以小说大,从小里说出大世界才是真本色。这些简短的对话,或许有了这次短评的理由。

   流冰的两个短篇小说,说出一些质感,说出了“这一个”的感受。《尘缘》写小人物刘年与同桌同学殷桃的爱情故事,故事不复杂,种种可解释的原因,两个人天各一方,最后成功的殷桃回国,回到出发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