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10-06 13:21)

植物桦树盘

 

桦树盘长着许多意想不到的植物。它们在那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年复一年,生生不息高大通天、一丛一丛的白桦树就不说了,桦树盘嘛,那名字是最好的阐释。单是漆树就够惊叹半天了。我原以为这种高达二十米的树只长在秦巴山地、云贵高原,或福建的某个土楼附近,没想到有一棵就长在中原,长在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11 20:20)

桦树盘农家前有一条小河,水流常年不断。平时它被一些灌木丛掩映着,只闻水声不见小河,所以我常会以为它是流在脑后哪根血管里,或者在遥远的记忆里。要是一场大雨过后,那小河就欢起来了,河水漫过水草、灌木,绕过大石头,甚至挂在树枝、树干上,丝丝缕缕的,总之,那小河一路哗哗地样子,像黄龙,最起码也像条成精的水蛇。

河边儿上摆着一排长方形石块,错落有致,形状像城垛,可坐可站。一早一晚,我都会在那上面坐坐——穿个拖鞋,端杯茶,或点一支烟。我想有条河桦树盘就灵性、润泽了,我在那里住心也会像天天抹了清凉油。同时,我还想到小河能把人的想象带到脚步无法抵达的地方,那可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神游!只不过有人抵达的是很久很久的从前,有人抵达的却是未来。当然,有时候我想看看远山,看看山的那边儿,甚至看看人生什么的,我就会站在那上面,甚至把脚跟儿抬起来,事实上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大多是些缭绕的云雾、山气。它们有时像仙,有时像妖,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3 18:16)

桦树盘的路

太平镇桦树盘只有一条柏油山路可以进出,要么往上走,要么往下去。往下去是一块湿地。你可千万别小看那湿地!虽然面积不大,宽不过一二百米,长也就二三里地,但它可是西峡老界岭地区一处海拔在一千五百米以上的高山湿地,且不说那里水塘密布,细流潺潺,汩汩有声,生长着茂密的芦苇、红柳、苔藓,单是藏在里面的白鹳、黑鹳、金雕等珍稀国家保护鸟类就够你唏嘘和惊叹大半天了。我相信那里面也藏着水蛇、美女蛇——蛮腰、勾魂的那一种。如果恨你,就会缠着你,亮出毒信子,置你于死地;如果爱你,也同样会缠着你,亮出毒信子,置你和它自己一起于死地。事实上,西峡伏牛山地区这种水草丰茂的原生态奇观有近千亩,只不过它们都零碎地隐藏在高山峡谷的密林中,山岚是一层揭不完的神秘面纱。

湿地下面有一座人工湖。湖水澄澈,倒映着山影、树影、云影、月影。往旁边一站,整个人都淡了、化了,心也明净许多。这就是湿地的意义——储备水源、净化水质、调节小气候、保护生态链平衡。

我曾在那湖边儿见过两只水鸭子。一位山民告诉我那叫江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1 08:14)

出西峡县太平镇往栾川方向走,路边可见一老界岭滑雪场的指示牌,在那儿上陡坡有一条柏油路面的盘山路,开车约二十分钟,就到了桦树盘。

桦树盘这名字美!你闭上眼想想,蜿蜒曲折的盘山路上,一丛丛笔直、挺拔的白桦树名模似地转身、定格给你看,那可是除了大兴安岭、长白山,其它地方绝对无法见到的树种啊!修长、洁白、好贵又珍稀。而且,据说古人用桦树的树皮造纸,其纸薄如羽、细如锦,说不定张芝、王羲之他们都用过。又听说,白桦树是会流泪的,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时间长了,那树的树干上便会结出一坨古铜色的坚硬的物质,山民们说是桦树茸,植物学家叫桦褐孔菌——切一块放在茶壶里煮,颜色深红清澈,极像熟普洱茶,常喝可以降三高,改善亚健康,增强体质,甚至可以防癌抗癌,实属养生保健珍品。

其实桦树盘并不是什么景区。那儿不像郭亮,挂壁公路连着紧绷的神经和呼吸,小山村更是建在“砰砰”跳动的心尖儿上;也不像老界岭,“噫吁嚱,危乎高哉!”气喘吁吁地爬上去,仿佛用尽了一生中最后的那点儿心血和气力,真的抵达山顶又忽然怀疑起人生。桦树盘就一点儿,那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1 11:41)

 

花不花四十八,其实不到四十八,我就发现自己眼花了。拿书的手越伸越远,字也像被濡湿在水里一样模糊不清。这就意味着我得戴老花镜了,且这老花镜会变得愈加重要,像老伴儿、拐杖一样一刻也离不开,而且因为记性差,习惯不好的原因,会常把它们弄丢,丢在记忆之外的某个角落,满世界寻找。接着是老年斑,它们像我人生的一些污点,在我的手背、面颊等最显眼的地方出现,任我怎么揉搓、涂抹、掩盖也无济于事。它们要毁掉我的容颜、弹性和活力,毁掉一种叫青春的名声。皱纹就更不用说了。它们抓着我微笑、悲伤、平静、痛苦、醒着、睡着等任何时机,不停地镂刻,左一刀,右一刀,线条由虚而实,由实而深,刻骨铭心。可以想象,要不了多久,它们就会把我刻得似是而非,甚至面目全非,成为一个你认不出的人,一个经典的老头。还有白发。那些我曾经精心修剪、呵护的草儿们,它们纷纷退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5 07:52)

大山的惊喜

 

我正望着老刘院子里的一棵大核桃树发呆,想要是秋天来,就可以摘核桃了。据说每天仨核桃俩枣健脾补脑,像我这样脑子不够灵光、记性差,将来有可能老年痴呆的人,尤其应该常吃。老刘说青核桃也是可以吃的,说着伸手摘了一个,用小刀劈成两半,剜一大块儿放到我手里。我尝尝不涩不苦,有股浆果味儿,只是水分有些大,像泡过一样。他说要是做饭时填到锅灶里烧烧,就香喷喷的了。只是我没尝试,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香喷喷法儿。

其实只要你有心,大山是会时不时给你惊喜的。构桃就是一个。构树也叫假杨梅,是一种不怎么成材,因而也不怎么受人待见的冠状树种。山区、平原都有。一般在崖边、沟边、房后,总之哪儿不被人注意它在哪儿长。它给人的感觉是枝繁叶茂,叶子像砂纸,身上充满津液,不小心粘在手上、衣服上很难洗掉。但它结的果鲜红鲜红,且毛绒绒的像个小绒团,吃起来很甜,所以人和鸟都喜欢。小时候,我就摘过,吃一个又一个,直到吃得上火,嘴角烂。但嘴里甜啊,尤其在那个少糖缺盐的时代。就是现在,啧啧,嘴里还有股甜味儿。鸟就更不用说了,哪个红它叨哪个,常常是吃的没有弄掉的多,因而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4 19:36)

大山的惊喜

 

我正望着老刘院子里的一棵大核桃树发呆,想要是秋天来,就可以摘核桃了。据说每天仨核桃俩枣健脾补脑,像我这样脑子不够灵光、记性差,将来有可能老年痴呆的人,尤其应该常吃。老刘说青核桃也是可以吃的,说着伸手摘了一个,用小刀劈成两半,剜一大块儿放到我手里。我尝尝不涩不苦,有股浆果味儿,只是水分有些大,像泡过一样。他说要是做饭时填到锅灶里烧烧,就香喷喷的了。只是我没尝试,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香喷喷法儿。

其实只要你有心,大山是会时不时给你惊喜的。构桃就是一个。构树也叫假杨梅,是一种不怎么成材,因而也不怎么受人待见的冠状树种。山区、平原都有。一般在崖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1 08:53)

山居笔记

 

一、劈柴

一大早,房东老刘就开始劈柴了。老刘劈的柴不长不短,不粗不细,鲜亮亮的,散发着木香味儿,且规矩、整齐地码在山墙边儿上,一看就知道老刘是个勤奋、规矩、细致、有条理的主儿。在山村,家里有个这样的主儿持家就会比别人多一座大山,多一盆炭火,儿女们也更容易长成松树、竹林,而孙子们也更像快乐的小松鼠。

看老刘劈柴是一件轻松的事儿。客人们安顿住了,抽支烟,在手心上吐口吐沫搓搓,老刘就开始劈柴了。先是把枕木放正、放稳,再找一节锯好的木桩,一端靠在枕木上,一端用脚踩着,然后抡起长把斧头,哗,木桩成了两半。就这样一分二,二分四,直到老刘认为适合往锅灶里填了为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9 06:25)

伏牛山拾罐记

 

我被鸟叫醒之前正在做梦。梦里我刚吃过晚饭,敬事房的太监端来一个放着十来个牌子的盘子,我正要翻其中的一个绿牌,鸟叫了,我就醒了。这让我很不高兴,于是推开窗子,想看看这个坏我好事的到底是个啥鸟,但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倒是一朵开得正艳的黄花像要探头进来,我凑过去闻闻,一股女人身上的味道。

梦没做成,干脆起床。我沿着山路向伏牛山主峰犄角尖方向走去。这是个雨后的清晨,空气清凉,感觉像抹了风油精。山路弯弯,从我点燃的烟头飘出去,绕着山脚,一直飘到大山深处。路旁有条小河,哗哗地流淌。它本来在路的左边,但不知什么时候,却跑到了路的右边。河里有一些老石头,蹲在水里已经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上万年。它们外表光滑、湿润,长满苔藓,但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9 11:08)

太行崖柏

 

第一次见崖柏是在山西太行山深处一农家。石块、石板砌成的两层石屋,掩映在粗大茂密的山楂树下,门前有石桌、石凳、石板路,一些劈好的木柴整齐地摞成一道围墙,上面是一些奇形怪状的老树根和几盆红红的指甲花。我问女主人那树根多少钱啊?她说不要钱,烧锅用的,看中随便拿,我就挑了几个小的放到了车里。那大约是2000年的事儿,那时我还不知道那是崖柏。从太行山回来,我就把它们给忘了,放在阳台的一个角落里,和几块太湖石堆在一起。不知过了多少天,或者多少年,少少寨主、若水、萝卜白菜、新月松风等几个朋友来我家喝酒,酒过三巡我的头就有些大了,笑容可掬不说,眼也渐渐迷离。但那几个朋友的眼却依然贼亮,他们问你那些树根和石头多少钱啊?我说看中随便拿,他几个就给我分了。临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老蚂蚁
老蚂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987
  • 关注人气:3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散文集《那些忧郁》、《原路返回》作者。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