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劳马
劳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70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1-01-05 10:51)
标签:

杂谈

     我没想到老余的酒量那么小,两盅酒下肚就开始犯迷糊了。

     “算啦,算啦,咱还是改喝啤酒吧。”我看他哆哆嗦嗦地还想往杯子里倒酒,赶紧劝他。

     “没事儿,今天我高兴!”老余满脸通红,确实有些兴奋。

     “老余,这些年你混得可真不错,钱也赚了,官也当了——大公司的部门副总,行啊,你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啊?”我和老余一同插过队,真没想到他能有今天,我们那伙人绝大多数早就下岗了。

     “嗨”,老余傻傻地笑着,眼睛眯成一条细缝。

     “你知道”,老余的虚荣心和满足感借着酒劲儿被我真诚羡慕的神情诱发了出来,“有一句话不知你听说过没有,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女人。我老婆就是我背后的女人。”

     我竖起耳朵仔细地聆听老余那富有哲理的教诲。

     “我老婆这个人真好,天下难找,我的成功,有一半,不,有一多半是靠她的支持。”

     “我老婆常教导我,男人要有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4 11:04)
标签:

杂谈

     老李说,送礼的学问可大了,这里面有许多道道。

     送礼的历史可长了,从古到今,源远流长。

     送礼的范围可广了,从中到外,世界通行。

     送礼的花样可多了,千奇百怪,精彩纷呈。

     老李送了一辈子礼,也研究了一辈子送礼的学问,让他开一个专题谈谈送礼的理论与艺术,他准能提出要搞一个系列讲座。

     老李与我从小是同学,长大是同事。同窗读书时他考不过我,同事工作时他干不过我,但就送礼这一点,我却远远不如他。他因为送礼也破费了不少,但得到的更多。他的学历没我高,却比我先评上职称。他的能力没我强,当的官却比我大。他的人品没我好,得的先进比我多。他的年龄没我大,分房子比我早。我不是跟他攀比,只是对照老李找差距,进行自我批评而已。

     老李最近提前退休了,下海承包一家公司,因为我是技术干部还能多干两年。没事的时候,他偶尔屈尊来寒舍坐坐。谈起送礼的事情,老李滔滔不绝,从历史到现实,从理论到技巧,老李讲得头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3 15:09)
标签:

杂谈

     做父母的最大的心愿莫过于儿女们个个都能有出息。我的父母也不例外,尤其是父亲。

     父亲一生务工,是草根阶层中的一分子。他勒紧腰带,从牙缝里创收,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念书。当我大学毕业时,他像偿还完了巨额债务一样,轻松地喝起了小酒。喝点劣质烧酒,是他惟一的爱好,但为了给儿子凑学费,他已经有很多年滴酒不沾了。

     父亲认为天下最美的差事是当官儿,那是他内心对儿子最大的期望。因此,当我前些年作出从机关里辞职下海的决定后,他气得两手发抖。尽管父亲没有对我暴跳如雷,但他那极度失望的痛苦表情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

     做企业本来并非我的初衷,只是机关里沉闷无聊的压抑气氛和莫名其妙的游戏规则让我感到“呼吸”困难,为了那莫须有的一官半职而耗尽毕生的精力这种结局令我头皮发麻。

     在商海里我如鱼得水。也许是命运之神的偏爱,我的公司办得很顺,生意挺红火,头一年就有了可观的赢利。那年春节,我特意赶回老家看望父母,光年货就办了一面包车。我想得到父亲的赞许,至少让他知道儿子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2 16:30)
标签:

杂谈

     日头快落的时候,石老汉从城里回来了。

     他两手空空,满脸通红,一嘴胡话。

     老伴儿一见他这副德性,说出的话就不受听,“你又死到哪里去喝马尿了,办的年货呢?你这个不中用的木头疙瘩,让你进城买年货,你又拿钱换酒喝了。呸,你还有脸回来!”老婆一边骂一边冲门外吐唾沫。

     石老汉嘿嘿地笑着,把嘴贴近老婆子的耳边,说:“我今天可开眼了,我见到大人物了!”酒气直往上蹿。

     “大人物?我看你见了鬼了!”老伴儿没好气地使劲儿一推。

     老汉打了个趔趄,晃了几下又站住了。“大人物,大官儿,还跟我握了握手,那手软绵绵的,像大姑娘。”老头儿自言自语道。

     “呸,你个老不正经的,还想摸大姑娘的手。”老婆子抄起一把笤帚朝他身上打。老汉朝旁边一闪,脑袋撞到了门框上。他一手搓着头,一手夺过笤帚,“你瞎嚷嚷个啥,什么大姑娘大姑娘的,人家是大官儿,你懂个屁!”老头儿急了。

     石老汉见老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17 10:33)
标签:

杂谈

     人人都有理想,丁二伯的理想是痛痛快快地揍关大爷一顿。

     这两位老头我都认识,原来住在一个大杂院里。

     丁二伯常跟我念叨,说他从小就想狠狠地把姓关的揍一顿,要让他四脚朝天、满地找牙。

     关大爷比丁二伯大十岁。据丁二伯讲,他从五岁开始就讨厌姓关的。那时关大爷十五岁,半大小子,跟着他爹弹棉花,有事没事爱欺负个人儿,常弹丁二伯的脑门儿,疼得他嗷嗷直叫,还抢过他的糖葫芦,愣是把丁二伯含在口中的山楂给抠出来塞进自个儿的嘴里。丁二伯气得在地上直打滚,没办法,因为自己太小了,打不过他。

     丁二伯十五岁时,关大爷二十五了,孩子都满院子跑了。丁二伯上下学经过院子门口,常能看见剃着光溜溜的脑袋的关大爷哼着小曲,坐在门槛上,那副德性,着实让丁二伯从心里堵得慌。他每每从他身边经过时,姓关的总忘不了朝他翻翻白眼,捎带着说两句风凉话,“小子,读大学了吧,大哥考考你,一加一等于几啊?”丁二伯把拳头攥得紧紧的,但从未打出去,他恨自己长得瘦小,都过了十五岁,个头还不到姓关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8 09:31)
标签:

杂谈

     说实话,我这个人对什么都不在乎。什么名啊、利啊、权啊、钱啊之类的身外之物,统统不感兴趣。

     钱?我最不在乎钱啦!不信你问问我老婆,每月的工资我一分都不留,全部上缴。我嫌烦,不愿意操那份心。我刚工作那会儿,工资才40多块。就这么点钱,有一回我还借给工友郑癞子两毛五。他原打算跟我借一块钱给孩子买斤香肠,我二话没说借给了他两毛五分钱。不是舍不得,我是瞧不上他那穷摆阔的熊样儿,没钱还想吃香肠,买斤白面馒头就不错了。结果怎么样,这小子过了三年才还上这一斤馒头钱,连利息我都没要。怎么样,我在乎钱吗?这要是换了别人,两毛多钱一欠就是三年,那早跟他急啦。

     权?那就更不在乎了!十年前单位有一次让我发电影票。整整一百张,都在我手里。发给谁,不发给谁,发多发少,全由我一人说了算。人手里要是有点权力,别人对你那态度一下子变了个样儿,点头哈腰的,嬉皮笑脸的,勾肩搭背的,夹菜敬烟的,什么人都有。我不为权所动,电影票该发给谁就发给谁,该发几张就发几张。这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这些电影票可派上大用场了。我才不在乎权呢!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5 17:00)
标签:

杂谈

     老万有个口头语儿,叫做“你不懂”。

     口头语儿又叫口头禅,属于说话时前后挂的“零碎儿”,有的是前缀,有的是后缀。最常见的口头语有“这个、这个”或“那么、那么”,还有复杂一点的,如“结果吧”、“后来呀”、“完了以后”等等。

     举例说明最清楚了。比方说,张三自我介绍:我生在山东,完了以后,跟俺爸闯关东,完了以后,就在东北上的中学,完了以后,下农场干活,完了以后,去当了兵,完了以后,到部队的第二年当了班长,完了以后,又过了两年复员回了老家,完了以后,大家给介绍了个对象,完了以后,我也不挑,完了以后,就结了婚,完了以后,有了孩子,完了以后,就那么过吧,完了以后……

     老万的口头语很特别,也容易引起歧义,甚至还得罪人。熟悉他的人都习惯了他的口头禅,不会产生反感。但头一次接触他的人,往往造成误会。他一张嘴说话,就一口一句“你不懂”,好像不说出这三个字就没办法凑成句子似的。

     据老万自己回忆,这个口头语儿既有先天遗传的成分,又有后天养成的因素。他说他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9 09:26)
标签:

杂谈

     凡是与胡科长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他有个口头禅——“你放心”。不管是什么事情要托他办,他总是满口答应:“你放心,事就交给我了。”

     胡科长的这种满腔热情的工作态度,曾让他的好几位领导喜欢得不得了。一句“你放心”,使他早早地升任了科长,也是这句一百年不变的“你放心”,又使他永远停留在科长的位子而无望升迁。

     胡科长的绰号叫“胡答应”。他的上司当面就这么喊他,老胡也是满口答应。他的下属只能背后这么称呼,但是如果让他知道了他绝不答应。同事朋友们嘲讽他,光答应,不办事,他总是嘿嘿一笑,反驳说:“尽瞎说,以前的不算,以后有什么事,你放心,就交给我。”胡科长在处长面前,常把胸脯拍得咚咚响,只要任务一明确,他就迫不及待地表态:“你放心,这事你就甭管了。”接下来只要你放心地让他干,结果保准你不放心。

     胡答应有两大特点,一是“拖”,是有名的“拖拉机”,能把你拖得筋疲力尽,捶胸顿足。春天植树用的树苗,他秋天送来。夏天用电扇,他冬天保证装上。你要是托他给病人买药,那麻烦可就大了,按时送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6 10:38)
标签:

杂谈

     老杨三年前在远郊买了处大房子,开始了养老生活。他是位成功人士,也就是通常人们所羡慕的有钱人。他有资格养老,因为他拥有了安度余生所需要的一切物质条件。

     为了实现养老的美好愿望,老杨在结束职业生涯之前做了充分的准备。他不仅购置了豪宅,而且还买了条德国纯种“黑贝”,添置了进口渔竿、躺椅、遮阳伞以及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各类稀奇古怪的玩具。房子装修好了之后,老杨专门邀请我前去参观,还向我展示了他精心储备的各种名酒。酒柜摆满了整整一间屋子,各色各样的酒瓶简直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我对此羡慕得咬牙切齿,人比人怎么活呀!

     老杨的豪宅既没有电话,也没有电视。他潇洒地告诉我,从此以后绝不跟外界联系,也绝不看电视、报纸、杂志书籍。他每天要做的只是散散步、遛遛狗、晒晒太阳,尽情享受大自然的馈赠,过一种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真正纯粹的健康生活。

     那一瞬间,我非常嫉妒也很感动。那种神仙般的生活是我这等凡夫俗子做梦也不敢有的奢望。我泪流满面地向他表示了自己的感激,因为我是他开始退休养老时惟一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5 15:02)
标签:

杂谈

     姥姥老念叨眼神不清,看东西模糊。

     她不停地擦眼睛,总说眼珠子上蒙了层灰,想擦掉。她用手背,用手绢,用衣角,有时顺手抓起小孙子的袜子使劲地抹眼角。

     医院里的大夫说,她患上了白内障,最好的办法是做手术。她听了死活不同意,说那是白花钱。

     家里人反复动员她,告诉她手术并不危险。做完了手术那眼睛就什么都能看清楚了,电视里的唱戏的名角的脸蛋就再也不会模模糊糊的了。

     姥姥说怕死,其实是怕花钱。她省吃俭用了一辈子,不想给儿女们添任何麻烦,包括为她治病花钱。

     她不听别人的再三劝导,执意不动手术。她说她本来就是个文盲,又那么大岁数了,眼睛再好使也做不了什么大事了。看不见就看不见吧,眼不见心不烦,省得看孩子们吃饭掉下粒米也跟着着急。

     姥姥的视力越来越差了,光线稍暗点,比方太阳西下时,她几乎全靠双手摸索着做事。

     孩子们看不下去了,还是动员她去做手术。她提出了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