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黄说事儿
老黄说事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95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7-04-04 23:43)
标签:

情感


         父母的“墓志铭”,除了儿女熟悉的名字,父母坟上的“墓志铭”,其实是一块“无字碑”。
         我静静地坐在金边首都金边酒店的房间,回看昨日小弟微信里发出在高铁上吃盒饭的自拍,我心里一会紧张,一会儿平静,唯有脑海里越来越清晰的是“清明”二字。
        清明,是我离父母最近的时刻。每年,我都会与小弟商量谁去为父母扫墓?最终我都愿意承担这份责任,不仅仅是长子的缘故,也有我时间机动性比弟妹们灵活的理由,而唯一的一次不商量,说走就走是去年的清明前夕。
        2016年3月中旬,我正在北京培训,做出国履新前的准备。当月下旬的一个晚上,我突然梦见父母在跟我说话。父亲说,有点冷;母亲说,这里的东西很贵……我猛然坐起,深深地吸了口气,起床喝了杯水,撩开窗帘远望,窗外点点灯火告诉我:凌晨3时。
       我几乎不做梦,职业习惯是熬夜,罢笔就上床看电视,累了就蒙头酣睡,第二天早中午饭一块吃,很多人说,习惯不好,但很多年,我睡得很香。
    &nbs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10年前,没有走出国门,同根同源同宗的文化和习俗,既熟悉又新意,在不知疲倦地拍照、写稿,总在忙,忙于把自己感受的一切写出来,告诉天下华人,也告诉母亲,儿子在“国统区”台湾驻点采访,春节挺好的。
      当年2月11日23点57分抵达台北桃园机场时,是我奉命驻点台湾采访,离春节仅一个星期。行前,母亲还在问,你就不能过完春节再走吗?与天下中国人一样,母亲很享受除夕夜一家人“大团圆”的喜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大妈的故事很多,或是好强或是好胜,或是不可理喻等,好的不好的,总在这样或那样的报纸网络上看到。正能量的,让人振奋,为她们骄傲;负能量的,总在生疑“故事”的真伪性,甚至怀疑是否在故意陷害破坏中国大妈的形象。


    之前,我在香港、泰国、韩国等地,曾现场亲眼目睹“中国大妈”在地铁、在商场、在一切公共场所若无旁人地大声喧哗、嬉闹、打电话,把原本乘电梯上下靠边的次序“打乱”,成排成行占据,不考虑给后面人上下留余地的做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山塘”在曲仁矿务局本部花坪矿与云顶矿之间,至今不知道它的“塘号”。回去开同学会或经过花坪矿,我必到“山塘”边看看,到出生地云顶矿是借口。

     “山塘”有我 “人鬼”转换的瞬间经历,无需刻意去遐想,清晰一辈子。

        从曲仁矿务局花坪矿到云顶矿之间有三条路,一条是爬平顶山翻山下坡,一条是沿平顶山脚绕道沙马路,还有一条是穿行两地之间的铁路。从花坪回云顶的三条路我都走过。爬山累,但两矿之间近,有急事“爬山越岭”可以选择;走铁路远,闲得无聊可以走,但矿山“闲人”不多;走沙马路平坦,距离居中,是两地之间唯一通汽车的“马路”,行人一路走一路尘,一路尘中能见到一路的二矿熟人,不会寂寞,尤其是半路山窝拐弯处的座座各异坟茔,遇上清明前后飘着的各式“彩旗”,似乎在风中发出一阵一阵的哀鸣声,着实让人胆怯,来往行人都希望结伴壮胆,夜晚行走更是颤悠悠,一颗颗童心在哀怨。

       每每壮胆穿过“坟山”,一会就见到“伍家村”,童心顿觉敞亮,再走下一个大陡坡,又可分二条路进入云顶矿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说了“文”,再说“体”。

      与生俱来的声带,加之幼儿园的“见识”,上学后,自然就是“班干部”的料,做过班长,干过班上的这“委”那“委”,而我最惦记的还是“军体委员”,后称“体育委员”、“文体委员”。

  “军体委员”有机会在学校的操场对同学“发号施令”,全校出早操时,能站在班级前领操,风头实足,神气之大,远比只限于课室上叫“起立”“坐下”的班长魅力胜百倍,也因为“军体委员”的“体”之缘,年过半百的我,至今还能在篮球场上奔跑,随时挥拍于羽毛球场和乒乓台旁,一招一式的场上进攻、防守、走位等被球友称经过系统训练的,是“食过夜粥”的“老球皮”,输就输在体力上了。

         当年云顶矿幼儿园搬迁后,地盘被推平一度成矿子弟学校操场。正值全民学解放军,学校把列队操练当主课,在很长时间里,下午的操场改成了课堂,各班级的“军体委员”把吊在脖子上的口哨使劲吹,在同学面前有节奏地一个比一个吹响来显摆,风头实足,容易满足许多幼小的虚荣心。我不在乎队列比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情感

                          

 韶关有个永远的“草根兄弟”叫吴显添

“草根”是平常人的现代解释。我多少次在韶关的朋友圈中寻找显添,但都没有显添的消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杂谈

     网上流传:在境外看到地铁上、商场里等公共场所若无旁人大声接打电话;在乘上下电梯里吸烟,乘地铁、公交车不遵循先下后上的潜规则,以及在步行电梯上或是站在中央 或是几个同行人并排站的,过马路不看红绿灯的等等人,这些人除了有钱,什么也没有了。

    而要命的是,网上说,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来自哪里!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如果不是亲耳听见,我不敢相信世风日下的霎间,竟然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8日上午时分,在端州城区大润发商场到车库取走的步行电梯上,原本下行的“电梯”上,我看见一个推商场货车的少妇站在电梯中央,挡住了想赶超前的她身后的所有陌生人。与少妇左边并行的是她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男孩,那小手正搭在商场货车架上。

    乘步行电梯的人靠右站,让位于后者超前,这原本是最普通的公德,但在现实中基本行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中国乡村教师”陆国斌的故事从“寺庙”村校开始,至今24个春秋了。当地村民说,江溪小学的前身是江溪村一所牟山古寺,“和尚”老师是村里人对陆国斌的爱称。
    广东鼎湖区教育局办公室刘主任说,陆国斌家不在本地,但陆老师有一颗最美乡村教师的心,他是学生和家长信赖的好老师。
    上世纪的1989年,陆国斌经朋友介绍,从肇庆市德庆县到鼎湖区永安镇江溪小学当村校老师,与百里之外的家人开始了“双城”生活。
    江溪小学离墟镇有8公里,学校9名老师,只有他住校,平日购买日用品和粮食靠走路或骑自行车到镇上,村民笑了他13年的“和尚”老师。
    乡村教师拮据,陆国斌一年只有在寒暑假和农忙假才回德庆的家。1991年1月,陆老师放假回家想见怀孕的妻子,刚回到村口,邻居就恭喜他添了“千金”,陆国斌这才想起孩子十几天前就出生了。
    陆国斌说,三年后,他又一个儿子出生,但儿子会说话后,见了爸爸则称“哥哥”。
    1999年1月,正值学生复习考试,陆国斌接到家里电话: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06-19 22:03)
标签:

文化

             ——从黄振平新作《砚铭与砚雕》说开去

 
    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砚铭与砚雕》,是中国砚文化,尤其是端砚文化的一件盛事。 
    以端砚“外行人”自居的作者黄振平,早在3年前,就送我一本他的《预算审查与监督》新书,并在书的扉页上题写 “作者无聊,读者无奈。正因为无聊和无奈,这个世界才精彩”。由于书的专业性,让一个自小无数字概念的我读起来枯燥无味,看罢标题,我就搁在自己的书架上“冷藏”在心里。    
    与10年前作者把《屐痕》送我相比,书中满卷的诗词赋画融进了肇庆迷人的山水,至少我能读懂。可再比他的新书《砚铭与砚雕》,前者虽高雅,后者却解开了我一直对古老中华砚文化和砚工艺美术受追捧,同时又产生莫名其妙的困惑:雕刻后的砚台是艺术,而砚铭,无疑是收藏者的“地标”价值,更是属于传统砚文化遗产中,原本就以砚台、砚雕、砚铭“三位一体”的不朽天合之作。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上世纪1997年后,我的公开身份是韶关日报广州记者站负责人,未被任命“站长”缘为“借调”关系,把“关系”变得复杂是时任报社的上峰接到对我一句莫须有的“告状”话,上峰便一言九鼎地把原本一步到位改成分步到位,导致我出走韶关出走韶关日报,最终,与擦肩而过的韶关日报报人之梦难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韶关日报给了我一个企业“写手”最辉煌的平台。那会,我在市区帆布厂宣教科当干事,时任厂长也姓黄,因不是“走黄道”调入厂,左右看我不顺眼,经常在全厂暗示,要把我从“干部”位子上赶下去当工人。
    其实,进厂当干部之前我就是工人,是韶关市曲仁红尾坑煤矿的一名矿山机修工。由于不安分守己,把本职工作当副业,视文学创作为主业,偶尔也写点矿山新闻之类的稿件见报。当朋友把我介绍给帆布厂的书记时,我已积累了一大本见报的剪贴本。书记管宣传,不经易间我成了“他的人”。
    厂里的工友说,帆布厂有过“火柴盒”的新闻在韶关日报上,但不能与我的“大部头”比。由于厂里人隔三差五在韶关日报上看到我写的新闻,读到我写的各类文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