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波淘就是老波淘
老波淘就是老波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079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公告
   我可能坚决反对您的意见,
   我一定会誓死捍卫您的发言权!
   
            laobotao@tom.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基础资料
博文
标签:

文化

杂谈



小说《金瓶梅》中,金是指潘金莲,瓶是指李瓶儿,梅是指庞春梅。三个主角中,只有李瓶儿得善终,潘金莲庞春梅都死得怪异。按照死亡顺序简述如下。
一是李瓶儿。第62回说,且说李瓶儿唤迎春、奶子:“你扶我面朝里略倒倒儿。”因问道:“有多咱时分了?”奶子道:“鸡还未叫,有四更天了。”叫迎春替他铺垫了身底下草纸,搊他朝里,盖被停当,睡了。众人都熬了一夜没曾睡,老冯与王姑子都已先睡了。迎春与绣春在面前地坪上搭着铺,刚睡倒没半个时辰,正在睡思昏沉之际,梦见李瓶儿下炕来,推了迎春一推,嘱咐:“你每看家,我去也。”忽然惊醒,见桌上灯尚未灭。忙向床上视之,还面朝里,摸了摸,口内已无气矣。不知多咱时分呜呼哀哉,断气身亡。可怜一个美色佳人,都化作一场春梦。正是:阎王教你三更死,怎敢留人到五更!迎春慌忙推醒众人,点灯来照,果然没了气儿,身底下流血一洼,慌了手脚,忙走去后边,报知西门庆。李瓶儿是病死的,西门庆请遍了所有名医来医治,死的时候家人都在身边,还准备好了最上等的棺木,死后西门庆一直按规矩哀悼。确实是得善终。
二是潘金莲。潘金莲这个人物看过《水浒传》的都知道是个坏女人。《金瓶梅》8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小说《金瓶梅》第29回说,吴神仙对西门庆说,贫道姓吴名,道号守真。本贯浙江仙游人。自幼从师天台山紫虚观出家。云游上国,因往岱宗访道,道经贵处。周老总兵相约,看他老夫人目疾,特送来府上观相。贫道粗知十三家子平,善晓麻衣相法,又晓六壬神课。常施药救人,不爱世财,随时住世。神仙道:“请先观贵造,然后观相尊容。”
一是吴月娘克夫,泪堂黑痣,若无宿疾,必刑夫。第29回说,神仙见月娘出来,连忙道了稽首,也不敢坐,就立在旁边观相。端详了一回,说:“还有些不足之处,休怪贫道直说。”西门庆道:“仙长但说无妨。”“泪堂黑痣,若无宿疾,必刑夫;眼下皴纹,亦主六亲若冰炭。”
二是李娇儿,必三嫁其夫。第29回说,李娇儿过来。神仙观看良久:“此位娘子,额尖鼻小,非侧室,必三嫁其夫。”
    三是潘金莲,面上黑痣,必主刑夫。第29回说,神仙抬头观看这个妇人,沉吟半日,方才说道:“此位娘子,发浓[髟丐]重,光斜视以多淫;脸媚眉弯,身不摇而自颤。面上黑痣,必主刑夫。
除孟玉楼、李瓶儿、孙雪娥外,大老婆吴月娘若无宿疾,必刑夫,小老婆必三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小说《金瓶梅》第29回说,吴神仙对西门庆说,贫道姓吴名,道号守真。本贯浙江仙游人。自幼从师天台山紫虚观出家。云游上国,因往岱宗访道,道经贵处。周老总兵相约,看他老夫人目疾,特送来府上观相。贫道粗知十三家子平,善晓麻衣相法,又晓六壬神课。常施药救人,不爱世财,随时住世。神仙道:“请先观贵造,然后观相尊容。”
第29回说,神仙见月娘出来,连忙道了稽首,也不敢坐,就立在旁边观相。端详了一回,说:“娘子面如满月,家道兴隆;唇若红莲,衣食丰足,必得贵而生子;声响神清,必益夫而发福。请出手来。”月娘从袖中露出十指春葱来。神仙道:“干姜之手,女人必善持家,照人之鬓,坤道定须秀气。这几椿好处。还有些不足之处,休怪贫道直说。”西门庆道:“仙长但说无妨。”“泪堂黑痣,若无宿疾,必刑夫;眼下皴纹,亦主六亲若冰炭。女人端正好容仪,缓步轻如出水龟。行不动尘言有节,无肩定作贵人妻。”
小说中,吴月娘生子最后出家,刑夫致西门庆早亡,吴月娘得善终。第100回说,把玳安改名做西门庆,承受家业,人称呼为'西门小员外'。养活月娘到老,寿年七十岁,善终而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小说《金瓶梅》第29回说,吴神仙对西门庆说,贫道姓吴名,道号守真。本贯浙江仙游人。自幼从师天台山紫虚观出家。云游上国,因往岱宗访道,道经贵处。周老总兵相约,看他老夫人目疾,特送来府上观相。贫道粗知十三家子平,善晓麻衣相法,又晓六壬神课。常施药救人,不爱世财,随时住世。神仙道:“请先观贵造,然后观相尊容。”
一是西门庆的八字。书中说“属虎的,二十九岁了,七月二十八日午时生。”这神仙暗暗十指寻纹,良久说道:“官人贵造:戊寅年,辛酉月,壬午日,丙午时。七月廿三日白戊,已交八月算命。月令提刚
辛酉,理取伤官格。子平云:伤官伤尽复生财,财旺生官福转来。立命申宫,七岁行运辛酉,十七行壬戌,二十七癸亥,三十七甲子,四十七乙丑。官人贵造,依贫道所讲,元命贵旺,八字清奇,非贵则荣之造。但戊土伤官,生在七八月,身忒旺了。幸得壬午日干,丑中有癸水,水火相济,乃成大器。丙午时,丙合辛生,后来定掌威权之职。一生盛旺,快乐安然,发福迁官,主生贵子。为人一生耿直,干事
无二,喜则合气春风,怒则迅雷烈火。一生多得妻财,不少纱帽戴。临死有二子送老。今岁丁未流年,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小说《金瓶梅》中,金即潘金莲,瓶即李瓶儿,梅即庞春梅。第29回说,吴神仙对西门庆说,贫道姓吴名,道号守真。本贯浙江仙游人。自幼从师天台山紫虚观出家。云游上国,因往岱宗访道,道经贵处。周老总兵相约,看他老夫人目疾,特送来府上观相。贫道粗知十三家子平,善晓麻衣相法,又晓六壬神课。常施药救人,不爱世财,随时住世。在给西门庆、吴月娘、李娇儿、孟玉楼看完后,给潘金莲、李瓶儿、孙雪娥、西门大姐看,贴身丫鬟只给庞春梅看。
一是潘金莲。书中说,玉楼相毕,叫潘金莲过来。那潘金莲只顾嘻笑,不肯过来。月娘催之再三,方才出见。神仙抬头观看这个妇人,沉吟半日,方才说道:“此位娘子,发浓重,光斜视以多淫;脸媚眉弯,身不摇而自颤。面上黑痣,必主刑夫;唇中短促,终须寿夭。举止轻浮惟好淫,眼如点漆坏人伦。月下星前长不足,虽居大厦少安心。”  潘金莲多淫好淫、刑夫、寿夭、坏人伦,小说发展看吴神仙相得准。
二是李瓶儿。书中说,神仙观看这个女人:“皮肤香细,乃富室之女娘;容貌端庄,乃素门之德妇。只是多了眼光如醉,主桑中之约;眉眉靥生,月下之期难定。观卧蚕明润而紫色,必产贵儿;体白肩圆,必受夫之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金瓶梅》中的来旺儿是个小人物,想反抗西门庆,不讲策略,喝醉酒乱说话惹祸,反被西门庆收拾,是个悲剧性人物。
一是出场很简单。第20回说,却说吴月娘和孟玉楼、李娇儿在房中坐的,忽听见外边小厮一片声寻来旺儿,寻不着。只见平安来掀帘子,月娘便问:“寻他做甚么?”平安道:“爹紧等着哩。”月娘半日才说:“我使他有勾当去了。”原来月娘早晨吩咐下他,往王姑子庵里送香油白米去了。可以看出,来旺儿是个男女主人西门庆吴月娘经常使唤的好用的可信下人。
二是来旺儿与孙雪娥关系暧昧,孙雪娥私下向出差归来的来旺儿透露他老婆蕙莲与西门庆有染。第25回说,这来旺儿私已带了些人事,悄悄送了孙雪娥两方绫汗巾,两只装花膝裤,四匣杭州粉,二十个胭脂。雪娥背地告诉来旺儿说:“自从你去了四个月,你媳妇怎的和西门庆勾搭,玉箫怎的做牵头,金莲屋里怎的做窝窠。先在山子底下,落后在屋里,成日明睡到夜,夜睡到明。与他的衣服、首饰、花翠、银钱,大包带在身边。使小厮在门首买东西,见一日也使二三钱银子。”来旺道:“怪道箱子里放着衣服、首饰!我问他,他说娘与他的。”雪娥道:“那娘与他?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金瓶梅》中的宋蕙莲是一个进入西门庆视野时间很短暂、又很快消失出西门庆世界中的人物,从第22回到26回出现到消失。她本是个得志便张狂的主儿,跟男主人有些瓜葛、给点小恩小惠,便目空一切,睨行天下。这样一个短暂穿插的人物也写得这么丰满复杂,确实可证笑笑生笔力了得。
  宋蕙莲进入西门庆的视野,是在成为男仆来旺儿的媳妇之后,也到西门府干上灶的营生。这宋蕙莲原在蔡通判家做丫鬟,因与主人有些不清不楚而被赶了出来,后嫁给厨役蒋聪为媳妇。这蒋聪常到西门庆家答应,来旺儿早晚到蒋聪家叫他去,一来二回,与蕙莲刮剌上了。后因蒋聪与人殴斗致死,蕙莲央来旺儿求西门庆拿贴到官里,捉住正犯抵命。来旺儿哄着月娘使了五两银子并衣裳、布匹等,娶了回家。这媳妇原名金莲(因为小脚比金莲的还小),月娘遂为她改名蕙莲,留在家中上灶。蕙莲经历了不少男人,属于“汉子又一拿小米数儿”的主儿,性明敏,善机变,懂风月。
  孟玉楼、潘金莲会打扮,蕙莲也描眉画眼如法炮制,所以就引起了西门庆的注意。西门庆见她红袄配着紫裙子,怪难看的,便使玉箫送去一匹翠蓝带四季团花喜相逢的缎子。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化



一是人性本虚飘,言过其实,巧于词色,善于言谈。第33回说,西门庆新搭的开绒线铺伙计,也不是守本分的人,姓韩名道国,字希尧,乃是破落户韩光头的儿子。如今跌落下来,替了大爷的差使,亦在郓王府做校尉,见在县东街牛皮小巷居住。其人性本虚飘,言过其实,巧于词色,善于言谈。许人钱,如捉影捕风;骗人财,如探囊取物。自从西门庆家做了买卖,手里财帛从容,新做了几件虼蚤皮,在街上掇着肩膊儿就摇摆起来。人见了不叫他个韩希尧,只叫他做“韩一摇”。 第33回还说, 白汝晃道:“闻老兄在他门下只做线铺生意。”韩道国笑道:“二兄不知,线铺生意只是名目而已。他府上大小买卖,出入资本,那些儿不是学生算帐!言听计从,祸福共知,通没我一时儿也成不得。大官人每日衙门中来家摆饭,常请去陪侍,没我便吃不下饭去。俺两个在他小书房里,闲中吃果子说话儿,常坐半夜他方进后边去。昨日他家大夫人生日,房下坐轿子行人情,他夫人留饮至二更方回。彼此通家,再无忌惮。不可对兄说,就是背地他房中话儿,也常和学生计较。学生先一个行止端庄,立心不苟,与财主兴利除害,拯溺救焚。凡百财上分明,取之有道。就是傅自新也怕我几分。不是我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杂谈

昨晚(10月18日)我与夫人乘春秋航空A320飞机从宁波飞回成都,我们是上周一(10月12日)飞宁波的,休假结束。首先对春秋航空铜臭味太浓,飞机上一口水都不提供表示强烈抗议,我声明,今后不再乘坐该航空公司航班。
宁波第一次去,印象不错,人比成都少得多,干净,人文底蕴深厚,尤其是中国进士第一村。顺便说一句,该村没有商业化,游客非常少,村里除了一个卖水的老婆婆、几个卖菜的老妈妈外,没有其他商业。我们买了农家自产的柑橘,还买了老婆婆自制的水。干净古朴,优哉游哉,喜欢。村里有2个公厕,很干净。去了奉化溪口民国最高领导人蒋介石故居,游人很少,门票太贵、觉商业味太浓。天一阁不错,文化底蕴深厚。南塘老街的小吃令人流连忘返,相比较城隍庙的小吃太难吃。总的感觉宁波生活比成都便宜。宁波汽车斑马线礼让行人印象深刻,值得成都学习。宁波公共厕所太少,加快厕所革命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普陀山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一直想去,终于了愿。景区间水陆交通都发达,管理有序,公交车可刷二维码很方便。住的地方是个客栈,干净,早餐不错。吃一条黄鱼花310元,我老婆我们俩都心疼,太贵,但是做的不错味道好。1996年我去过黄山认为是中国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一是妥善安置身边工作人员。第62回说,李瓶儿教迎春把角门关了,上了拴,教迎春点着灯,打开箱子,取出几件衣服、银首饰来,放在旁边。先叫过王姑子来,与了他五两一锭银子、一匹绸子:“等我死后,你好歹请几位师父,与我诵《血盆经忏》。”王姑子道:“我的奶奶,你忒多虑了。天可怜见,你只怕好了。”李瓶儿道:“你只收着,不要对大娘说我与你银子,只说我与了你这匹绸子做经钱。”王姑子道,“我知道。”于是把银子和绸子收了。又唤过冯妈妈来,向枕头边也拿过四两银子、一件白绫袄、黄绫裙、一根银掠儿,递与他,说道:“老冯,你是个旧人,我从小儿,你跟我到如今。我如今死了去,也没甚么,这一套衣服并这件首饰儿,与你做一念儿。这银子你收着,到明日做个棺材本儿。你放心,那边房子,等我对你爹说,你只顾住着,只当替他看房儿,他莫不就撵你不成!”冯妈妈一手接了银子和衣服,倒身下拜,哭着说道:“老身没造化了。有你老人家在一日,与老身做一日主儿。你老人家若有些好歹,那里归着?”李瓶儿又叫过奶子如意儿,与了他一袭紫绸子袄儿、蓝绸裙、一件旧绫披袄儿、两根金头簪子、一件银满冠儿,说道:“也是你奶哥儿一场。哥儿死了,我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