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可乐
张可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80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1篇)
国外 (0篇)
非幻想·金色池塘

有言吴岩

科幻与创意教育研究中心

分类
关注博主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6-02-06 22:15)
标签:

杂谈

2015年

-----------------------------两地分割线-------------------------

2016年

      新浪博客是我最长久的码字之地,这里见证了八年来我所有的理想和理想的死亡,我的幼稚幻想幼稚的笔触幼稚的行文。

      我仍有理想,不会放弃。2016,要在这里重新启航,为理想再来一次!

 image

      祝大家丙添衣,申增福。所有美好的事情都可以在你的身上发生。

 image

      今晚回到老家,向往常一样我在院子里小解,无意中又一次抬起头:头顶群星闪耀,猎户星座在我身前15℃的伸手目力可及的地方,熟悉而遥远。

 image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亮博客十周年徽章 GO>

十年,不会忘,我在,新浪博客!

  • 2007年,中国大牛市,股票博客崛起,你我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25 23:01)
    距离鲁南制药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赵志全先生去世已经过去十一天了,想为他写一篇悼文,却迟迟不能下笔。一个人死去,所有的虚衔职务不如一口吐出来的烟,连姓名也是,一个奇怪的代码。现在提起这个名字,人们会说哦,他不就是那个刚去世的某某公司某某厂的老板么。
    原来他的名字,现在不过是一个死亡的指向代码。
    我想为这位先生,这位我人生第一份正经工作的老板,这位根本就不知道我存在过的鲁南制药的总经理,写一篇悼文。或许是因为对我的人生意义重大。
    抛开血缘关系,在我目前廿八年的人生经历当中,有两位先生对我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影响。一位是我的老板赵志全,另一位是马尔克斯。
    笔者好读书,正由《百年孤独》起,不客气的说正是《百年孤独》支撑起我贫瘠而又丰满的青少年时光。我的人生经历了两个阶段:物质贫乏但精神丰盈的高中时代,和物质相对充足但神经病态的鲁南时代。我进入公司,背着一个双肩背,里面没有一套换洗的衣服,净身进来,但绝不是两手空空而回。在公司里不足三年的时间里,我完成了从一个男孩到男人的蜕变,杀死不切实际的幻想,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杂谈

      笔者计划自我用两年时间,通过之益茶坊公众账号,原创写364个小故事,奉献给关注支持之益茶坊的朋友们。这些故事或借鉴他人、或道听途说、或自我幻想,无论怎样,至少是笔者自己一字一行的敲打出来的。

      但是笔者又是个极不能坚持的人,三天打渔两个月晒网是极正常的事情,所以先试探将自己看到的交朋友的一些小故事写一写,如果两周之内,也就是从今天开始,到阳历6月14日这个期间,可以推送八个小故事,就会将364计划认真开始并坚持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6 21:42)
标签:

杂谈

                 ——写在之益茶坊开业前
    现在是不点颗烟就不会打字了。
    有烟在手,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会想,三年前的我、现在的我,究竟有何异同?
    三年,总是会有不同的吧!或许,会有些许的不同。
    说起茶,就要说起走近我生命里的那些人、那些地点、那些故事。
    沙门羽客、观止斋、澄心堂、益全仓(现在不知道改名叫做什么了)、圣芳林茶苑,等等。
    老姚、道兄、家人、混沌、奇大师、三哥、宾哥、金大姐、芳姐、马叔、张姐、钱大哥、张晴、孙知、刘大哥、帆姐、端木、陈诗雨,等等。
    故事,那就很多了。结识、共事、欢笑,等等。
    我与二哥,也就是老姚相识最早。说起来老姚是我识茶学易的缘起,于我亦师亦友。通过二哥又结识了老道家人他们。三哥王砚生是观止斋主人,他自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听郭德纲的《桃花女破周公》,里面提到金皮彩挂全屏说话,今天就给大伙普及一下江湖门派。   
      所谓“八门”是指在市场摆地摊,靠口巧舌来挣钱吃饭的生意人,即:金、皮、彩、挂、评、团、调、柳。

1.金——“金点”是江湖艺人管相面算卦的总称。有哑金、啃子金、戗金、袋子金、老
周儿等等。
2.皮——“皮”行是卖药的总称。这行又叫“挑汉儿的”。按所卖药的不同,分别称为:
挑招汉、挑顿子汉、挑炉啃、挑罕子、挑柴吊汉、挑将汉、挑粒粒、挑熏子
汉的等等。
3.彩——“彩”是彩立子。凡是变戏法的,皆称为“彩立子”变洋戏法的叫“色唐立 
子”。
4.挂——在市场、庙会练把式卖艺的,江湖人调侃儿叫他们为“挂子行”。分为:支、
拉、戳、点、尖、腥等等。
5.评——说评书的。唱大鼓书的叫“使长家伙的”说评书的叫“使短家伙的”。
6.团——说相声的。江湖人管说相声的调侃儿叫“团春”的。
7.调——在草棚内卖戒鸦片烟药的。
8.柳——唱大鼓的。江湖人管唱大鼓这行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些日子老娘到我这里住了一天,闲聊中提到了一个人,就是长安。

      长安是个人名,在我出生的村子里,安不念an,念ai(一声),农村人没有文化,更何况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人们都普遍比较迷信,他们认为贱名好养活,所以在这个村子里许多我称呼叔叔大爷爷爷的人都有很可笑的名字,比如傻子、水管、国光(多年来我一直以为这个名字来源于某水果的著名品牌)、楼等等。

      而这个已经死去的长安,论起来我要叫他一声大哥,尽管他的儿子都比我大五岁,活到现在也得快六十岁了。

      我特地向老娘询问这个人还源自于两年前我从北京回到临沂,坐公交车到汤庄下车,有个拉三轮车的中年人喊了我一声大叔,并准确的叫出我的名字。这个人就是长安兄的儿子,比我大五岁的至今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的,熟悉的陌生人。

      儿时求学,上了十几年大学毕业,立马就得到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跑到北京去了。桥头村于我而言,既是生养我包容我成长的家乡,却也是背负枷锁永远都不能回去的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15 17:57)

      

       早晨起得晚,浑浑噩噩,捱到十一点钟去楼下的羊汤馆吃饭,所有的东西都味同嚼蜡。

       回到家中继续不知该做点什么,羊肉好像是很难消化,肚子一阵一阵的不舒服,生活不规律带来很多坏处,连去厕所痛痛快快的拉一泡都变成奢望。望着角落里的茶盘,很久没有安静的坐下来喝一杯茶了。

       我存了一点普洱茶,刨去几个朋友送的熟饼和一个白茶的饼,剩下的三提都是观止斋2012年的生饼。这一年观止斋自收自作,每款茶的名字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他们把我杀了,维內弗里达。”他说。

                                                            ——马尔克斯《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

 

      穿过北城新区沂蒙路主干道上桥,从北往南不到两公里,就进入临沂市区,天气晴好的时刻,可以看见东边那座东方明珠造型的高塔。

      每天下午五点开始,沂蒙路主干道向北的方向会拥堵不堪,而进城的车辆也会排起还算顺畅的长队,车喇叭此起彼伏,焦急的提醒那些违规穿越马路的电动车和胡乱跑的行人。许多年以后,我站在涑河大桥西北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5 22:18)
标签:

杂谈

张老太太今年六十二,声如洪钟走路有风,体力跟年轻人相比丝毫不落下风,虽然前两天去医院疼心疼肉的花了两千块大洋查体查出脂肪肝和乳腺增生,但这丝毫不影响她老人家一顿一个摊煎饼俩大包子半盆炸酱面的饭量,您可别把我这半盆理解成家里那比较大的可以盛汤的大汤碗,那可是真正的盆,跟小锅差不多大。当然,就算这些不过是老太太有点自卖自夸的显摆,但整整一大碗羊肉汤四个烧饼和一整个的砂锅菜,老太太一滴不剩地全扔进自己肚子里,回头还在老姚的茶叶店里喝了一下午的话各种茶,是有诸多友人现场验证的。

      说起这老太太,是因为有一次在老姚的茶叶店,老太太进来,老姚着实地介绍了一下:这是住在附近的大妈,也是个武术家。这话是说给当时在座的除了我之外的另外三个人——老道、家人、李建他们听的。老道不是老道,网名自称道衍,所以大家称其为老道;家人兄网名风火家人,这是六十卦之一,和老道一起学习形意拳;李建就是李建,形意拳学了也不知道几年,三人聚在一起是老道和家人向李建取经来了。啰里啰嗦半天,目的是因为在座的有练武之人,所以老太太讲了一些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所以初次见面,我对老太太的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