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壬甲-远水
丁壬甲-远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20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丁壬甲:男,汉族。宁夏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环县人。   

 

QQ:375873663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我以前不知道《诗歌周刊》,有小诗发在《诗歌周刊》上,有人能想起我,也算是好事吧。我都不关心诗歌好久了,回忆起来,有些惭愧。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4-19 00:04)
分类: 诗歌

在春天,一株嫩芽集聚所有的力量

穿破泥土,自由的呼吸

 

我捉摸一只飞鸟的翅膀,是怎样

剪下燃烧的云朵,深远的沉静

托起稀薄的空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9 22:56)
分类: 诗歌

欲睡的落日,没有掩饰自己的羞涩

我开始诅咒一处孤立的楼群

生硬地辟开了完整的黄昏

 

蛮荒的土地,草木塌陷的深处

有鸟雀飞起,我打扰了它们的暖昧

 

我想留住黄昏,以及黄昏的风

我站在风口,风绕过了我

塞满撕裂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6 12:04)

二月的风,赶着陈年的荒草

向着岸的对面跑,另一边

有裸地,更多的还是荒草

连上远方的山坡 

 

蓬勃的荒草是灰色的

除了衰败,只有随风附和

 

疲倦的风继续着,荒草继续着 

是温暖的黄昏,寒冰和我一样

慢慢消融,淡薄成水

 

……如果是秋天,放下悲伤

风会慢下来,天高云淡

聚首的草木。有些暖昧

我伸出的手正好捧住

一只飞舞的蝴蝶

 

                2014.2.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12 14:47)
标签:

秋色

口气

随风

第一次

田地

分类: 诗歌
异乡的山坡,我靠着树根蹲下
塌陷的草木中,几只鸟雀飞起
石头一样地落下,都落下了
风有些猛,枯叶飘旋,一片又一片
覆盖不了我横列山野的痛苦

我无限的伤悲第一次破裂
轻轻地,随风都散了

山野的尽头,是田地,再远一点
有炊烟升起,破败的村庄
是我故乡的坟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2 14:56)
分类: 随笔

西大滩的秋雨多,隔那么几天就下一场,淅淅沥沥的。一些早落的木叶浸泡在低洼处的积水里,随风腐化。秋天的风吹得很轻也很低,远处的贺兰山脉拉近了,清晰的山影绵延起伏。天上偶有排成队行的雁群从山上翻过来,附着白云远飞,嘎嘎地喊着口号,一路向南,渐行渐远。我默默地祝福他们在途中的生命不要受到人类无畏的伤害,来年还能飞回来,这样就好了。

我们的筑路工程将近竣工。我可以松下一口气了,忙里偷闲,掐指一算,在这里已经度过了一年半了。忆当初我深爱的原始的荒凉的西大滩,现在成了被数条沥青路面分隔,工业厂房残食的土地。那些农牧的村落,大片的草木,空地和戈壁上的鸟兽,和谐清静的自然都成为印象。破碎,喧嚣的工地正在筹建中,没日没夜的机械轰鸣声,让我的灵魂无处安身,迷乱地飘浮。有时我会爬上瀚泉海上人造的山丘,寻找仅有的荒芜,泛黄的草木中无名的鸟雀低空飞起,婉转地鸣叫,他们是多么地幸福。

刚来西大滩的时候,有工友抓回几只刺猬和小鸟,饲养在一个铁笼里,两米大的铁笼子原来是养鸡的,结果刺猬和小鸟被饲养的命运是悲惨的,就在去年的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18 12:5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清风微扫的西大滩

白云拂净了天空,几颗宿星

渗着肃杀寂静的夜晚

我不敢大口地呼吸,村落远去

蛮荒的土地,浮起一层薄雾

一转弯的地方,戈壁苍茫

我禁不住地在头上摸了好几回

起了一股风。风吹

草影倾斜地低伏下去,随后

一波一波地又立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30 19:0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精制的鱼缸,三条小鱼生活

我在想,有一条是多余的

星期天,我端详两条小金鱼

和谐幸福地游来游去,我羡慕

他们拥有清静的下午

 

一些日子过去了

哦,只剩下一条小可爱了

孤伶伶地,我故意地碰了一下

鱼儿动了动,轻轻地

祈祷,好好地活着吧

 

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小可爱一动也不动了,我明白

一定是寂寞地孤独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8 20:2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夜晚安静了下来,赤裸的西大滩显得疲惫,空虚。工地简易的活动房里,工友打呼的声音此起彼伏,那些睡姿应该说是自然优美,有的人口水都流湿了枕头。我们忙碌了一天,现在充实极了。我尽量的克制自己,保持清静的心境。

生活是有诗意的,能激起人的灵性。我的灵性也许不及别人,我急迫地利用灯光下的时间去读书写作,弥补一些差异。我认为文学创作是不能被格式化的,不像代数一样可以用电脑进行套用计算。我所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回忆。慢慢地回放,剖解委曲和温情,捉摸享受亲历的过程。对于某种景或者事,仰视或者俯看,神灵会附于我一种感觉,我竭尽全力地找到一种适合这种感觉的语言记录下来,一字一句的反反复复,复复反反的斟酌。追求完美的过程是痛苦的,有时会一气喝成,有时会咽在心里好几天,甚至更长,像一根鸡毛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难受极了。最欣慰的是完成一首诗歌之后,品味每一句的分量,像我收获的麦穗,沉甸甸的。看着她有立体感的肌肤,我的眼睛里都藏着闪电。

我们的热情还是寄托在收获上。失去土地的农民,永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30 17:0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雨落在了春天,草花开了

夜空、树木、绿色的风

大地深处,开始野性的呼吸

这世界拥有节奏

风吹的枯叶,隐藏了伤口

继续咽住孤苦的沉默

 

月光,银子一样的清水

我捉摸清晰的风尘

远方,破旧的烟雨村庄

我对你的思念,脸颊上的肉

和刀子剃了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