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文字之外

忘已事,忘已貌,忘座有嘉宾,忘身在今日,忘已之姓名。

博文
(2008-06-05 21:01)

 

第二十三信:酴糜

  酴糜,现今写作荼蘼,是蔷薇科悬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5-31 22:59)

 

第二十二信:牡丹

  牡丹盛开的时候,我还在南方的某个屋檐下看雨,对着一株白色的百合,安静地喝茶。这些百合,每年都在四月与我相逢,我却年年都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它的姿容。“孑然挺立,在一束古典的光线下,百合!你们中的一朵就足以代表天真。”天真是对的,但我的语气、神情都不对。“上帝尚且这样衣被它们。”上帝的确能保存百合的荣光,但我如何舍得割下百合纤细窈窕的身子,摆到圣体降福礼的祭坛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5-27 11:19)


  第二十一信:柳花

 

  “折一枝柳给我吧。”


  一个没有月光的夜里,站在柳树下,央身边的人,折一枝新柳给我。眼睛在昏暗中闪闪发亮,身后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5-13 12:53)

 

第二十信:麦花


  “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读《麦田守望者》时,不知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5-07 23:13)

 

第十九信:桐花

  清明一候桐花开。之于桐花,我能想见的,是它叭嗒叭嗒落下的声音,忧郁,哀愁,带着自暴自弃的放纵。是雨水淋淋的季节里,父亲拖着我,逼我去上学。他的手沉稳有力,眉宇间那因坚持而带来的隐痛。还有,我藏在心里巨大的委屈以及让我觉得痛苦的难堪。


  在童稚的眼里,那被来来往往的脚踩得稀烂的泡桐花,就是自己。灰灰的紫色,脏得叫人厌恶。而树上挂着的那一大串一大串的花,看上去无一例外地显得垂头丧气。它们是看见自己的命运了吧?看见那不可避免的堕落,被人嫌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5-04 00:43)

第十八信:木兰

 

木兰,别名紫玉兰、辛夷。因其花蕾形大如笔头,又有‘木笔’之称。木兰跟白玉兰(望春),是两姐妹。古人曾将木兰和白玉兰统称为木兰,它们的叶子极相似,很难分辨类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4-28 16:09)

第十七信:梨花

  春天有许多美丽的色彩,红黄橙绿青蓝紫,色色妖娆,共织成一匹花的锦绣,以各种奇异的香气薰染,春风巧手裁剪,成了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春裳。但真正让春天性灵流露,让春之衣裳更完美的,却是那一抹并不惹人注目的白色。白色,是所有可见光均匀混合而成的色彩。它明亮、干净、朴素又雅致。白色没有强烈的个性,拥有的,仅仅是一种淡若无痕却无处不在的光明。

  梨花,就是春之衣裳上,那一抹自然而然,清新流畅的白色。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柳色青青,柳絮飘飞的季节,白色的梨花,也开满了一城。春色之美,原在万紫千红,争奇斗艳,但如果没有那一树淡白梨花的映衬,如何见得春意之浓,春愁之深?

  梨树作为一种果树,在北方多见,常是大片大片地种植。花开时节,千树万树的梨花在春风里荡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4-24 20:49)

 

第十六信:海棠

 

  海棠花在我国素有“名花”、“国艳”的美称,历代诗人题咏不绝,赞为“花中神仙”,惊为“天下奇绝。”众芳谱中,历来赞誉最多最高的无非是梅花与牡丹,一号花魁,一号花王,放眼望去,似乎没有别的花可堪比肩。如兰花,虽有王者之香,隐者心性,姿容却略逊一筹,又如芍药,虽有花相之衔,色香俱备,却又弱于牡丹,无以取胜……不过,梅花与牡丹也并非不可企及,回溯一下花史,想必不难发现,在梅花牡丹之外,尚有风姿绰约,娇艳动人的海棠花,曾获得过甚为人所尊崇的地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4-20 10:40)
 
 
第十五信:蔷薇

  惊蛰之后,周围变得不一样了,总有莫名的声音在蠢蠢欲动。或许是去年的雷,循旧路回来,一路呼风唤雨,摇动树叶,枝叶反拍天空,隐隐的雷声之中,还夹带着一阵悉悉嗦嗦的声响;地下沉睡的小生灵们应声而出,伸懒腰的伸懒腰,松土的松土,唱歌的唱歌,飞舞的飞舞,都忙碌开了。远处大约还有许多的花在开,空气中都带着迷人的气息,既香又甜。

  也许是蔷薇花吧?心念才动,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08-04-09 12:47)
 
 
第十四信:棣棠

  棣棠,别名金碗、黄榆梅、黄度梅。是蔷薇科中唯一属于棣棠属的落叶灌木。小枝翠绿色,茎柔软,先端曲折成拱形。无毛,上具条纹。单叶互生,长卵圆形,边缘有锐锯齿,表面鲜绿色,背面有短绒毛,侧枝顶端开单生的金黄色花朵……抄这么一段棣棠的资料,其实是为了把它与棠棣区分开来。

  读《诗经》的时候,总能遇见面目清秀的花木们。它们一个挨着一个,来了又去,去了又来。葳蕤不息,在字里行间自顾自地开落、衰荣。出于本能对世间花木的好奇,我特地去买了《诗经植物图鉴》回来,每每心里存疑待诀,便火速地从书柜里抽出书来,一株一棵地翻查下去,久而久之,竟然认得不少植物。于是,知道棠棣与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