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岚宝儿的写意人生
岚宝儿的写意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3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6-14 08:17)
     恩。有些日子没来,日子还是和从前没什么两样,只是有点小忙,小店慢慢步入正轨,我已经恢复接稿,怎么说?像经历了一场恋爱,很累很辛苦,我才发现,文字是我喘息的地方,真真如此,我从来都是后知后觉。
     和我最初预料的一样,小店带给我更多的收获,是让我认识了更多的人,更多的事,专职写稿这几年,慢慢积累的匠气让我难过和不安,这个店是一面窗口,让我试图找回从前的自己,我不是够坚定的人,像很多人一样,需要不断在路上摸索和重复,艾,生活的乐趣和神秘就是这里吧。
     好,明天贴一些北京的特色店看看,先闪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4-23 06:06)
   再去北京,周五回。各位初夏快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4-13 06:53)
  去北京,大概周二回。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有日子没来,家里的君子兰就开了,真快。那模样真娇艳,这么美好的春天,怎么就偏偏贱人横行,大煞风景艾。
   前一阵,给二哥做寿衣,是抽准了他住院的间隙,几个老太太聚集在二哥家里赶。我和大嫂负责采购,布匹,棉花,一大堆的东西。二哥家住在小巷的最里面,他家邻居在加盖二层楼,这些城中户是恨不得连天空都拿来换政府的拆迁款,可是盖房没人拦你,你得给人家留条走道的路啊?那家人偏偏就把满堆的沙土横在路上,据说二嫂每次回家都是把车停在大路上,从沙堆上爬过去。因为二哥病着,她不想惹是非,所以忍了。
   我带了大包小包回来时,咦,路上扫的很干净,所以我就把车骑进去了,等半个小时后我出来,却是傻了眼,沙子足有一米高,那车也使牛劲,我怎么推,它怎么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方总是和南方有太多不同,而北方的春天,和杏花脱不了干系。
    在北方的院落,通常会种上几株杏树,那短暂而盛大的开放,至多有几日,然后杏把春天郑重地交给了随即而来的桃李。
    公园里多半是观赏的花草,杏只有了了几株。
其实,桃花盛开还需要些时日。这些争先的,在朝阳的暖坡上。
 
 
我喜欢这小桃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被一个编辑揪住,说这年头就数手机换的快,他突然想起我来,打一下试试的,没想到就通了,他朗朗的笑声里带着些许得意,还有感慨,“我们有一年多,两年没联系了吧?”我模糊地应着,还真是,足有两年了,那时我刚开始写爱故事,他给了很多的建议呢,在他的威逼下,也写出了很多年轻的爱故事,都陆续发了,却和他很少聊天,知聊稿子,淡淡的,很舒服。
   后来没有什么原因我们就失散了,对,是我不想再写太过年轻的东西,而他的要求却一直没变,其实各自在各自的Q里,只是他的那个很少上,而我常年潜伏着,所以慢慢更淡了。淡了这个词真是好,它不是失去,没有指责,只是淡了。
  即使在网上,我也习惯了潜伏。那天一个新认识的编辑说,她辗转多人要了我的联系方式,很期待我的文字,但是一直没见我上,原来潜着,我说我不怎么会说话,所以不想上去。比起现实里的世界,在网上,我更不会周旋,可是有的人,我亲着她,爱着她,当她是心里的宝,那日龙猫说,我们没见过,没牵过手,但是想起来,会觉得那样绵厚有力。我何尝不是呢?
   见辣子已经贴怒放的桃花了,我这里去只开了杏,还是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16 11:25)
 
    在辣子的指点下,下了光影魔术手,非常好用的一个软件,在此感谢辣子,感谢cctv,感谢若干......啥也别说了,看片。
    这抹新芽是父亲的迎春,新发的,绿的真是叫人欢喜。
  这个也是迎春,多数花败了,她还在倔强开着,像无数人的青春,不应景,当然也透着不甘和希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一直没有她的消息,听说她现在在海边的一个城市,生活还算安逸。
    和她初中不是一个班,在一个宿舍,她学习不怎么用功,但是很好。初四分到了一个班,也没多少往来,注意她是因为她早恋了,那是个很顽劣的男生,很帅也很痞,那个时候她的学习开始下滑,而且很厉害,老师不停地找她谈话,她很倔,昂头出去昂头回来。
    那个男生后来去当兵,她当着老师的面哭着冲出教室。记忆里从那个时候起,她变得很桀骜不驯,什么都一副无所谓的架势,高一到高三,我们都在一个班,还是没什么往来,她爱和男生们在一起混,而我,那时,对文科班的男生很少不屑。
    唯一的一次,一个初中的男生喊我们两个一起去放风筝,很冷的初春,冻得手伸不出来,风筝倒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3-09 09:18)
    三八节,茱萸请吃了一顿饭了事,没有花,也没有礼物,因为尚处于冷战,也可以理解。每每这种似好非好的状态,他的讨好也是这样试探,我知他是怕碰一鼻子灰,却偏偏憎恶他在我面前装矜持。
   男人多半是这样,只会锦上添花,不会另辟蹊径。心一软,就笑了,那人这才兴高采烈了起来。
   贴一篇几年前齐鲁晚报约的一篇三八小文,那时我的文字很是正经来。
   秀平等

      (文)寒梅

   这一天似乎是女人们该喜气洋洋的日子。

   学校里的,工厂里的,写字楼里的,各种各样的女性,甚至是下了岗的等待再就业的浮躁的女人,田间埋头劳作的乡间婆娘,尊贵的,贫贱的,保守的,新潮的,苍老的,年轻的,总之是女人,在这一天,都不同程度地被贴上了尊重和保护的标签。

   在单位里,领导会象征性地发一些纪念品,举行一些活动或者座谈会,发表一番关于女同志重要性的讲话,完全忘记了女人生孩子休产假提前一个小时去喂奶他脸上的气恼和不屑,回到家,老公破例没抱着报纸翘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3-08 14:24)
    3月5日应该是06年冬天至今最寒冷的一天,不止如此,一个温暖如春的暖冬让我们习惯了那种暖徐徐的滋味,突然间,滴水成冰的味道,刀子一样呼啸而来的冷风,使得春天的面孔格外善变无情,这个个性的年代真是了得,连气候都不例外。
    我家大猴宝宝恰在这样的气候里迎娶他的新娘,而且是在老家。新娘穿的很是单薄,一件无袖旗袍,好在外面还有一件中式小袄,因为前几天暖和,连厚保暖衣也已经换成了薄的,被我和妹妹硬逼着换成了棉裤,新娘那小身子长得真让人眼热,穿了棉裤倒是正好显出丰满,居然一点也不见臃肿。
    好多年都不见这种传统的仪式,我结婚时是按新式婚礼举办的,感觉真是有意思,先是把新娘放在一个凳子上坐好,两个嫁娘来铺床,要把新娘家的被子铺子婆家的下面,然后添枕头,要一边填一边说,“填一把,填一把,一年之内要生俩。”然后新郎把新娘抱到床上,新娘要面朝东,不能回头。这个时候屋内的人员是要清场的,根据我弟弟弟妹的属相,凡是属马,属狗,都要出去。
   接下来要端饭妹出场,是我妹子燕燕和瑶瑶,第一道是豆腐,寓意福气,第二道是糕,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