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楠
江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603
  • 关注人气:1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江楠,本姓李,网名忆江南。QQ:76321939

新浪微博
博文
   当“80”后在各种质疑中成长为了中国社会新生力量的同时,“90后”随之被贴上“非主流”“不靠谱”“缺少责任心”等标签,并且较当年的“80后”有过之而无不及。本人也曾经怀疑过,企业该不该招“90后”员工?印象里,他们自我为中心,不主动学习,并且缺乏长远规划。然而,就在最近的一次公益活动中,我改变了对“90后”的看法,认为我们很有必要重新审视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10 11:05)

                           ——秦皇岛爱心车队青龙县七道河乡活动感悟

六月,是北方鲜花绽放最艳丽的时节,秦皇岛这片山海相拥的土地,历来就让人神往,尤其北部的青龙山区有着让人心旌动摇的美丽,那里有嶙峋棱嶒的崖壁,有苍茫危悬的怪石,还有满山的苍翠,遍地的花朵。然而,我们却为了三朵在风雨中飘摇的小花,踏上了去往青龙县七道河的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24 19:23)

    一曲《梦江南》听了一遍又一遍,不知不觉泪流满面。窗外已是万家灯火。

    江南早已经春暖花开。金锷山上那棵不知名的树上,朵朵黄花散发着清香。玉佛寺里梵唱伴随着香火萦绕在山上。山茶花也快蓓蕾了,玉兰、栀子都要相继登场了……那时候,有着一份压力不大的工作,休息天去山里湖边读着一本书。如今,江南永远成了梦乡的一景。

    工作的不顺,人情的冷漠,总让人想逃离。明知道回不去从前。

    闭上眼睛,问问内心,究竟想要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爷爷在世的时候,每年春节我家都燃放很多爆竹。到了年三十儿,天还没亮我就被外面“噼啦啪啦”的响声震醒了,爷爷早早起来放爆竹了。他让我轻轻捏着一根 “高升”,火柴点燃纸芯的一瞬间,我立即松手象兔子一样敏捷地跑开。 “嘭——啪——!”“高升”连续完成了从地面到天上的两个声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月三,苦儿菜见天。紧跟着出土的是曲麻菜、芥菜、苦菜、蓬棵菜。随着天儿越来越暖,马齿苋、车前草、猪耳朵、酸溜溜也相继登场了。村里的孩子们从提起柳条筐的时候,就跟着大家去田野里挖野菜,为家里的鸡、鸭、鹅、猪搞吃食,然后回家把挖来的野菜剁碎,再掺上一把谷糠,用水搅拌了喂给它们。

我们家乡管挖野菜叫“挖猪菜”,可见猪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要远远高于鸡鸭鹅。那年月,孩子们平日里吃不到肉和蛋,只有逢年过节才吃到。平时家里来客人了,孩子们眼巴巴看着大人把炒鸡蛋和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部分

绳子

口袋

男方

满一

分类: 散文集

      秋风是一把巨大的扫帚,一阵一阵不知疲倦地扫着大地。它把庄稼扫熟了,把树叶扫落了。大雁开始南飞的时候,庄稼人磨光镰刀,开始秋收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电影《愤怒河流》主创独家专访

                                                                         江楠/唐棣 刘铮

    曾经作为河北文学院的合同制作家,唐棣的小说、诗歌、散文、影评等作品发表在《花城》《诗刊》《长城》《青年文学》《江南》《大家》等大型文学刊物上,在诗歌、小说领域,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0 21:16)

     那年,北方还是乍暖还寒时节,客居南方的我却看见了盛开的红山茶。我是在一个中午闻着一缕清香找到它的。当我发现办公楼外面的灌木丛里盛开着的小碗状红花,从没见过山茶花的我,竟然不假思索叫出了它的名字。我惊讶我与山茶花竟然有这般默契。

  我生长在没有山茶花的北方,对于山茶花的印象,仅仅停留在杨朔的散文《茶花赋》里,只知道茶花开起来是“红彤彤的一大片”。我面前的山茶花,藏在灌木里,躲在叶子间,很谦卑地与枝叶融为一体,难怪在它从蓓蕾到开放的阶段我都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0 21:15)

我久久地凝视着那些深红色的月季花。

湖南的冬天,竟然有这些小花开放在路边,此时的北国故乡早已大雪漫天,叶落草枯。公路边绿化带里那些月季,叶子掉光了,只有这些月季花仍然在花枝顶端绽放着。在这样阴冷的寒冬里,这几朵花象小小的火炬给灰蒙蒙的天地增加了一些温暖的色调。有的是单独的一朵独自摇曳,有的是并蒂三朵四朵紧密相拥,以她们不屈的姿态傲然绽放在冷风中。我贪婪地凑到一朵花前。哦,一丝淡淡的香味沁入心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0 21:12)

炎暑之夜的村庄早已经沉睡。一间低矮的土房,一铺炕,躺着一家三口。

女人的失眠总是伴随着男人和孩子的鼾声。她一翻身,胳膊碰着了炕上的柱子。这根柱子托举着房顶,和女人的胳膊一样粗。女人觉得夜里的房顶好像大雨前的黑云彩,随时会压过来,炕上的柱子会随时断了。老天保佑,只要儿子在屋的时候别塌下来。白天去生产队出工,她把两岁半的儿子带到地里,哪怕是看着儿子在地头捡毛毛虫,心里也是踏实的,至少没睡在那个可怕的屋顶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