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更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07-23 10:55)
标签:

杂谈

 梦里的凶神太岁,和我另一个儿子长得很像。
此凶神掌西方,属大凶,镇邪煞。总的来说就是暴躁受(你他妈
他家的攻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人类,因为身份卑微受人欺压,后来太岁造了一个幻觉的世界,给他家攻很高的地位,原来欺压他的人都变成他的下属,并且让他们一直受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梦到一个很受欢迎的专栏作家,是个面瘫天然呆,任性的艺术家。目前为了取材正在旅游中,同行的有他的经纪人妹子和老妈。

时间正好是情人节前后,这天作家出门去玩耍,不对,是取材,拱桥那头冒出来一个打扮成老虎模样的小孩,靠近之后就非常熊地扑过来撞人,作家想推开他走掉,他却一直跟着粘过来,一边努力把人挤到墙上一边叽叽喳喳说话,作家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拜拜]

熊孩子提到了另一个打扮成象的孩子,作家之前在寺庙遇到过,熊孩子说那是他朋友,作家心想人家根本没有你这么熊。

打打闹闹走到一个池塘边,又扑出来另一个熊孩子,作家终于炸了,拎起新来的熊孩子后颈就把他扔进了池塘。正准备愉快地一走了之,熊孩子溺水了,作家又只好下水去把他捞起来。

好不容易把熊孩子救了过来,经纪人找到了作家,责怪他搞得一身湿漉漉脏兮兮的,作家心累,躺在地上。经纪人又说,这灰这么多你还想整得更脏吗,赶紧回去洗澡换衣服。作家心想她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3 22:40)
标签:

杂谈

如果不是那位自我意识过剩的大爷,我大概今早就写完发出来了。现在重新写。

我梦到一个作家。他写过很多故事,其中第一本出版的也是他的成名作,叫做《荼毒》,不过这都是无关的事情,现在他在写一个新的故事。

这次他的记叙方法有些特别,故事分前篇和后篇,但他并没有好好按照事件发生的顺序来写,而是重叠使用插叙倒叙等等,然而故事读起来又并不会显得混乱。除了这样特别的技巧以外,他也在每一段的开头写上了编号,表示的是故事实际发生的先后顺序,当我按照编号去整理剧情的时候,又读出了一种新的视角,总之非常有趣。

但这也不是重点。这个故事我是以第一人称的视角经历的,而关于作家的事情其实也是在故事进行途中插进来的片段。

故事发生在一个环境像中东文化像印度的架空背景里,当地正在发生战争和政变。

一个男人跪在一条不很宽的街巷里,地上满是尘土和石块,不远处就能看见暴动的人群。他不愿意参加这样的事件,他希望神明能够拯救这个国家的人民脱离苦恼。

这是一种请神的仪式。他先是用沾颜料的手指在脸上画图腾。额头是红色的花纹,脸颊是白色,或许还有蓝色,最后闭上眼睛在眼缝处点上一点红。接着他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Socrates to Satre and Beyond: A History of Philosophy, 8e》S.E.Stumpf & J.Fieser

《西方哲学史:从苏格拉底到萨特及其后(修订第8版)》 匡宏 邓晓芒 等译

        边沁写道:“一切惩罚本身都是危害”,因为它使人遭受损失和痛苦。同时,“一切法律的共同目的是增进社会的总体幸福。”如果我们要从功利的观点证明惩罚是合法的,我们就必须表明由惩罚招致的痛苦会以某种方式防止某些更大的痛苦。因此惩罚必须是在达到某种更大的总体幸福上“有用”的,而如果它的效果只是徒然给这个社会增加更多的痛苦单位或份额,它就不具有合法性。功利原则将明确要求排除纯粹的“果报”或报复,因为没有什么有用的目的是靠在社会所遭受的整个损失上再徒然加上更多的痛苦来达到的。这并不是说明功利主义摒弃惩罚。这只是意味着功利原则,尤其是边沁的功利原则,要求重新追问为什么社会需要惩罚罪犯的问题。
        在边沁看来,在四种具体情况下,不应施加惩罚。(1)如果惩罚是无根据的,它就不应当施加。例如这种情况:已经同意就一种违法行为进行赔偿,而这种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8 20:49)
标签:

杂谈

《Socrates to Satre and Beyond: A History of Philosophy, 8e》S.E.Stumpf & J.Fieser

《西方哲学史:从苏格拉底到萨特及其后(修订第8版)》 匡宏 邓晓芒 等译

卢梭的著述生涯始于他的获奖论文“论艺术与科学”(Discourse on the Arts and Sciences,1750)。文中他以强烈的情感力量指出,道德腐化是因为科学代替了宗教,因为艺术中的感官快乐,因为文学中的淫秽放荡,因为牺牲了情感来鼓吹逻辑。这篇文章让卢梭一举成名,以致狄德罗说“像这样的成功,真是史无前例”。接着在1752年他写了一出歌剧《山村卜者》(Le Devin du village)——此剧曾在枫丹白露宫为国王及其朝臣演出——还有一出喜剧《纳西斯》(Narcisse),在法兰西剧院上演。1755年他有两部重要著作面世,即《论人间不平等的起源——这种状况是天经地义的吗?》(What Is the Origin of the Inequality among Men, and Is It Authorized by Natural Law?) 以及载于《百科全书》中的《论政治经济学》(Discourse on Political Economy)。1761年卢梭出版了一部爱情小说《新爱洛伊丝》(Julie, ou La Nouvelle Héloïse),此书跻身18世纪最著名的小说作品之列。他在1762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0 16:35)
标签:

杂谈

分类: Jack

我面着一墙落地的窗户睡醒,清晨的暴雨用力敲打着玻璃像被抛弃的谁,我撑起身子怔怔地盯着窗边宽大的芭蕉叶,那上面层层叠叠的绿色好像让我想起了什么。

那只优雅的暹罗从容走来径直钻进我的怀里,我不顾它的躲闪要去吻它,于是被一爪摁在脸上。它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蹭我的胸口,这种久违的亲昵,像已隔了好几个世纪。

我还记得第一天你夸奖头顶这盏黑色玻璃吊灯时的表情。

 

我喜欢多三份糖的咖啡,烤一面的吐司,加上芝士和熏肉。我磨磨蹭蹭地吃着我的早餐,眼睛盯着面前桌上一份熨过的报纸,脑子里空白一片。

你说过喜欢院子里的黄玫瑰,我还能听见你踩过那些细石子的响声,当时隔着落地窗的亲吻让人身心愉悦而现在只觉得那块玻璃是种残忍的阻隔。我焦虑地挠着桌沿。

 

从这里去你的店没几步路的距离,那间酒吧还在却换了老板。我之后也去了两三次但那好像终究不是我的世界,从那回来以后我好像稍微能够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们真的一点都不合适。

我记得你把我推进游泳池的那天你哭了吧?冬天冰冷的水面砸得我全身都疼,然后我很快就被紧紧裹在沉重的液体里。我用力睁大眼睛,却只看见头顶一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7 21:27)
标签:

杂谈

分类:
1 临别与回归的不适

阴天有的时候又干燥又温暖
有时候我们在一个叫XX开发区的地方
我们沿着最后半条路走到这片区域的边缘
那里像模像样地开着茶楼,咖啡厅,临河摆着露天茶座
它与这个城镇格格不入
那样在吵闹中溢出安宁,就好像它是这个城镇里最新的也是最后的乐土。
我知道那会是我们一起的最后的时光。
也许我真的记错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在跟她道别。
一个人的生活之后也还要继续,只是融入另一个城市似乎也非得要一个过程。
好比我离开这里,又好比三年之后我再回来。
都一样的生硬。

2 谩骂

3 呓语

4 生日贺卡

只有4月13日才是我的纪念日

5 VALUE & SIGNIFICANCE


7 温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8 13:51)
标签:

杂谈

分类:

——即使你忘记了那个数字,年龄也是在增长的。

 

一个一个杀死所有天真的期望,却依然感到害怕。

一双年年紧闭的眼。

我用耳朵去听,伸手去触碰,学着笑,对人说话。

好像隔着那层昏黄的玻璃,窗外在下着瓢泼大雨,梧桐树叶被打落满地。

好像被绑在椅子上,蒙住眼睛,捆住手脚。

我用耳朵去听,鼻子嗅到泥土的味道,张了嘴,却没话说。

好像你静静地坐在我对面,没有看报纸,也没有喝咖啡。

 

这种近在咫尺的刻意分隔,这种单方面的窥视,让你觉得满足了吗?

 

 

 

Nov.25,2010

 

 

...Who in hell are you talking to?

There's no one fronting you!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8 13:20)
分类: 让吉

我怀疑自己其实本来就是瞎的,我怀疑自己其实根本没有腿。

——不然为何活在某处却自始至终毫无光亮和地面的半点知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童年的,关于爸爸的记忆,剩下一个。

爸爸“变魔术”给我玩的事情。

一把小巧的折叠剪刀,在他手上消失又在我背后出现。

反反复复。

 

我想,他并没有真正爱过我。

偶尔的喜欢。带着这样肤浅而短暂的感情,在高兴的时候,陪我玩。

 

然后这就是他给我的全部。

我该抱怨吗?我该满足吗?面对这种虚无缥缈的事实,我该笑吗?我该哭吗?

 

我多希望那个记忆能有一张照片,彩色的。

我那时的表情,一定是满载着一生一次的幸福。

我曾为那样的一个爸爸而由衷地自豪。

一个有趣的爸爸。

 

他现在一定沧桑得令人心酸吧。

因为我不认为他是个懂得爱惜身体的人。

像多年之后破败不堪的老家。

但是,我不在乎。

真的,我不在乎......

 

 

Nov.20,2010








爷爷去世。他找我回去。似乎要解释什么,似乎要弥补什么,但是我要的那么简单,他也许是拿不出来,也许是不愿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