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楼梦》新解
《红楼梦》新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584
  • 关注人气:1,4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简介
 《红楼梦》新解,山东寿光人士,任职于行政部门。山东省古典文学会会员。工作之余习文练武,研读《红楼梦》继承中有扬弃,不主故同,以版本校勘为乐事,“治学不为媚时语,独寻真知启后人”。赖博友砥砺激发,形诸文字,博大家眼球与辩驳。此即红楼擂台也。欢迎不吝赐教!
  邮箱:sgwlx_2105@163.com
 
图片播放器
博文

近读《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其中写道:

谁知凤姐之女大姐病了,正(忙)乱着请大夫来诊脉。大夫便说:“替夫人奶奶们道喜,姐儿发热是见喜了,并非别病。”王夫人、凤姐听了,忙遣人问:“可好不好?”医生回道:“病虽险,却顺,到还不妨。预备桑虫、猪尾要紧。”凤姐听了,登时忙将起来:一面打扫房屋供奉痘疹娘娘,一面传与家人忌煎炒等物,一面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一面又拿大红尺头与奶子丫头亲近人等裁衣。外面又打扫净室款留两个医生,轮流斟酌诊脉下药,十二日不放家去。贾琏只得搬出外书房来斋戒,凤姐与平儿都随着王夫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刊发在潍坊科技学院学报2018年第4期
摘   要:《红楼梦》最初是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传的。脂砚斋在曹雪芹生前九年即开始抄写加评,传世有乾隆甲戌年抄阅重评本(现称甲戌本)。从正文、批注、留存状态等方面综合分析,此本系最古的直接抄本,可视为曹雪芹家藏本。此外还有己卯本、庚辰本、梦觉主人序本(晋本)、戚蓼生序本、蒙古王府本、列藏本等手抄本传世,这几个抄本正文都不同程度地呈现着既删又改的状态。程伟元刊印本的前八十回除全部删除脂砚斋、畸笏叟等人批注外,正文与己、庚、晋三本文字状态几乎完全一致,也是过录自一个改删的手抄底本。本文从各版本第一回贾雨村吟诗中“匱”与“匵”的字形差异、“匵”与“椟”、“價”与“价”的繁简书写差异中细致辨析,启发读者从曹雪芹的时代出发首先做好版本比对校勘,进而作出契合文本主题含义的解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刊发在《潍坊日报》副刊《文化青州》2018年6月28日第一版
国内统一刊号CN37-0041  今日青州网:www.jrqzw.net
近读《红楼梦》,发现贾府有件传声报信的“传事云板”(甲戌本作“云牌”,庚辰本等作“云板”),不知是个什么物件。目前所见各版本均无注解,查上海古籍出版社《红楼梦鉴赏辞典》“陈设器用”条目,也没有注释。既然于“板”,是否是木质的,如走街串巷挑担卖豆腐的小商贩敲击的那种“木梆子”响器?细读《红楼梦》中所写,这种云板具有“传事”和“召集”功能,还能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红楼梦》第三十三回《手足眈眈小动唇舌,不肖种种大承笞挞》写贾宝玉交结为忠顺王爷赏识的优伶棋官去向不明,被忠顺王府官员找上门来追查下落,贾政惊惧不已。又从贾环口中得知王夫人房中丫鬟金钏儿因宝玉的缘故投井而死。宝玉“流荡优伶,表赠私物”与“奸淫母婢”等等诸多风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日校对《红楼梦》各本,第一回甄士隐家隔壁葫芦庙内寄居攻读的穷书生贾雨村中秋之夜对月有怀,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搔首对天长叹,高吟一联:

玉在匱中求善價,钗於奩内待時飛(见甲戌本《石头记》,日本红学家松枝茂夫岩波文库译本同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甲戌本《石头记》又称残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成书于乾隆甲戌年(乾隆19年,公元1754年)。在以手抄本的形式传抄流传阶段,相较于后出的己卯本(乾隆24年,1759年)、庚辰本(乾隆25年,1760年)、戚蓼生序本(乾隆34年,1769年)等所谓脂批本,它是目前发现的《红楼梦》最古本。此本系曹雪芹去逝前九年脂砚斋开始抄阅评注。书中脂砚斋“重评”年代还有丁亥春(1767)、甲午八月(1774),自甲戌至甲午脂评长达二十年时间。

       胡适先生购藏甲戌本《石头记》的经过。1927年夏季,胡适从海外归来便接着一封信,说有一部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愿让给他。他以为“重评”的《石头记》大概是没有价值的,所以当时竟没有回信。不久上海新月书店的广告出来了,藏书的人把此书送到店里来转交给他看。他看了一遍,深信此本是海内最古的《石头记》抄本,遂出了重价把此书买了。这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刊发在潍坊科技学院学报2016年第4期

摘要:《红楼梦》中人物贾雨村本是一介穷困儒生,在姑苏甄士隐资助下科举成功,选为朝廷官员,因恃才傲上又有贪酷之弊,被上司参劾罢职。后来以宗侄名义攀附贾政,借助贾府势力起复委任金陵应天府知府,不顾恩人之女被掳掠,“徇情枉法,胡乱判断此案”。他夤缘钻营,在四大家族势力“扶持遮饰”之下,步步高升。这是曹雪芹根据“大旨谈情”的创作需要虚构的一个官场投机分子形象,是封建时代不顾礼义廉耻投靠钻营的官员形象的生动写照。有的研究者把小说当历史,将贾雨村指为大清官员魏廷珍,解读错误主要是三个方面原因造成的。

关键词:消解文学特征;主观臆测;版本之误

中图分类号:12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G1030(2016)04-0093-02

     老百姓俗语“诌书哩戏”,说书唱戏都是杜撰编造的。《红楼梦》开卷“凡例”(红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文刊发在《潍坊科技学院学报》2016年第3期

摘要:《红楼梦》大旨谈情,既写情之迷人,又写情之误人,以“情”关“清”怨世骂时,熔铸了曹雪芹自身以及曹李两个织造府家族始则繁华兴盛终又沦落离散的悲情倾诉。虑触文网的曹雪芹命名此书之时提到的“东鲁孔梅溪”系其杜撰的乌有先生。今有红学研究人员将其牵连到创作《桃花扇》的孔尚任身上,是主观臆测之见。

关键词:小说人物 孔梅溪 乌有先生

中图分类号:12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G1030(2016)03-0087-02

   “东鲁孔梅溪”见之于《红楼梦》第一回,小说开卷楔子写一个空空道人从一块大石头上见到一篇文字,抄录下来,他后来改名情僧,因此这篇文字就是《情僧录》,吴玉峰将之命名为《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风月宝鉴》也是《红楼梦》的异名之一。一部小说开篇就开列多个书名,真够得上“多立异名,摇曳见态”,加之来历有些玄幻,让人雾里看花,搞不清这部书到底是谁写的是怎么来的。

    “东鲁孔梅溪”?!我是山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年3月18日《大众日报》之《大众周末》刊登了记者逄春阶、实习生赵准采访研究红学的水利高级工程师张志坚的文章:《红楼梦》作者并非曹雪芹一人,涉及了张志坚研究《红楼梦》作者问题以及创作意图以及人物原型等研究成果。

     其中一条是关于曹雪芹弟弟曹棠村的相关考证。《石头记》甲戌本第一回楔子眉批处有一段脂砚斋批注文字:“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这段文字至少向读者透露了这么几个信息:(1)曹雪芹有个弟弟字棠村,曾经为乃兄曹雪芹旧时创作《风月宝鉴》作序。这是涉及曹雪芹社会关系的一条很重要的书证材料,连同敦诚、敦敏、墨香、张义泉等雪芹好友的诗文记载,共同构成了曹雪芹生存年代、社会状况以及写作《红楼梦》的旁证材料。(2)脂砚斋熟知曹雪芹早先创作与现时创作相关情况,并熟悉曹家兄弟长幼;(3)棠村此人具有唯一性规定性,即”雪芹乃弟“,当然棠村姓曹,是曹雪芹的弟弟(亲弟,叔兄弟,堂弟,族弟均在此范围)。

    细读张志坚关于”棠村是何许人也“的论述,感到张志坚作为一个水利高工,在技术研究上应该有着科学严谨细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邓遂夫先生由四川一县城剧团作家转而深圳经商,爱红成痴进京发展,近年与周汝昌、梁归智诸子相唱和,在红学界风生水起,校勘各脂评本行销天下,到各大学演讲品题,卓然一红学大师矣。

   近读作家出版社邓遂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修订版)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其中叙述姑苏甄士隐一家由来本末:

   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庙旁住着一家乡宦,姓甄名费字士隐。嫡妻封氏,情性贤淑,深明礼义。家中虽不甚富贵,然本地便也推他为望族了。因这甄士隐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每日只以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倒是神仙一流人品。只是一件不足,如今年已半百,膝下无儿,只有一女,乳名唤作英菊,年方三岁。

   再翻检邓遂夫此校本前七回中涉及甄士隐女儿之章回,均校勘为“英菊”。

甄士隐这个“生的粉妆玉琢,乖觉可喜”的小女儿名叫“英莲”,向来读《红楼梦》的人对此耳熟能详。曹雪芹于《红楼梦》第五回拟“金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