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5-19 10:58)
分类: 有鱼出没
      家里有两只猫,两只公公猫。

      白色的那只波斯猫,举手投足都慢条斯理,看上去如大家闺秀一般,这也符合一贯的我心目中的猫的标准,俨如一只白富美,至于黄色那只土猫就~
      上蹿下跳,每天都一副“嘘,我觉得我们这里有卧底”的严肃表情,到处翻箱倒柜来回奔波。这种小儿多动症让我觉得更像一条土狗,何况它还那么肥,完全与优雅俩字不沾边,俨然一只土肥圆。

      这俩猫刚来的时候,九楼住的还是我、李李大牌和ROC,它们的女主人兔子在八楼。这是一个典型的大学寝室般的户型搭配,每天的日常就是“我出门了,你出门了,他出门了”和“我回来了,你回来了,他回来了”,当然出门顺序和回家顺序每天都是变动的。

      每次出门的时候,这两只猫都还睡眼惺忪,白色那只叫“傻白”的,蜷成一团,睡相比较优雅;而黄色那只土肥圆虽然有个洋气的英文名“legacy”,但是睡姿十分不堪,经常是四脚朝天,肚皮向上,脑袋歪在一边,双眼无神忽大忽小。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3 00:57)
    我摸出藏在身后的点四五半自动玩具水枪,两条街外传来刚弄死他的背景音乐。
    在我前方是半径五公里的金属切糕,上面闪烁着七彩的灯光,庄严肃穆,就像点读机一样。
      

 
    三天前
    “你以为切糕党是怎么来的?”的士司机猛吸了一口烟,然后让烟从鼻子里喷涌而出。
    “what?纳尼?什么?”副驾上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切糕党,”司机用手指着巷子里的推车人,表情严肃,“他们都是间谍,外星的间谍。”
    我顿时感动得笑出声来,司机转头来看着我,眼神很忧郁,像是看着一个行将就木的病患。
    “密度仅次于黑洞与中子星的东西,你觉得是人类能造出来的么?”司机淡淡的说。
    我的笑僵住了,是啊,不合适啊,这种逆天的东西明显违背了地球物理学原理,连全国高考物理科出卷人都无法解释。
    “他们用切糕来进行联络,彼此间的联络,以及与外星总部的联络。”司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废世录

杂谈

分类: 有鱼出没
    事实上这里已经杂草萋萋,遮云蔽日,在地图上可以列为无人区之类的,多少年来无数勇敢的少年和少女误入此地,就再也没有出去。他们的喊出的最后一句话都出奇的相似:
    “靠!又掉坑里了!”

    此地坑多,行路多有不便,劝君绕行。

    近几个月来,朋友也好,同学也好,似乎在网络上的热情都有所减少。具体表现在,我有时候好今天没爬上微博和豆瓣,结果上去一看,这几天跟没过一样,大有时光荏苒,来回倒腾的感觉。
    于是我回头一望,即便是如此热衷于挖坑的我,也有好几个月没碰锄头了。
    我感到热情流逝,已经没有挥动锄头的欲望,有时候即便有,锄头似乎也生锈了。

    这几个月来,几乎没什么大事情发生,我们每天上班下班,回到家后看电视看电脑看别人看电视。大牌是坚定不移的电视党,即便是在我们的沙发布局因为XBOX的缘故改了个傻逼造型,也依然阻止不了大牌拿遥控器坐得老远看电视的欲望,我觉得这么远的距离,差不多已经是望电视了。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鱼出没
    
    当受诅咒的骷髅王提着它的重剑缓缓走下王座时,我侧面的ROC正出神的望着刻满雕文的石柱。在这个异世里ROC扮演着满身肌肉虬结的野蛮人,而我则一袭法袍,饰演一名巫术师。(注1)

    骷髅王身高丈许,空洞的眼眶里燃烧着青色冷焰,它的王冠上遍布尘网,身上披戴着的甲胄砰然作响。野蛮人怒吼了一声,用自己的长矛敲击着盾牌,发出沉闷的声响。在我们的视线前方,碎裂的地板向四周延伸,不断有骷髅从裂缝中爬出来。这些骷髅横亘在我们与骷髅王之间,密密麻麻,仿若惨白色的海洋。

    “喝!”野蛮人猛然跃起,落地的时候狠狠砸向地面,发出山崩地裂般的声响,无数的骷髅被生生震碎,散落一地,但源源不断的骷髅瞬间又拥堵了上来。我的目光越过战场,停留在王座之上,那里骷髅王里奥瑞克握剑合十,分毫未动。

    “拖住这些骷髅,我去杀掉里奥瑞克!”我朝野蛮人喊道,后者闷声回应,并用厚重的盾牌为我顶出了一条血路。我握紧短杖,加持了一层奥术盾,迅速朝王座靠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废世录

分类: 废世录

按:这是草稿箱五十四篇坑中的其一,先放出来好了

一、破晓

    南蛮王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的称号怎么来的。
    他回想起当年带兵起义的时光,就觉得真是豪情万丈义薄云天。即便是女王的御林军把整个南城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他也只是懒散的打了个呵欠,然后提着自己的七尺长刀缓缓走向衣甲森然的大军。
    啊,当初还真是年少轻狂啊~ 南蛮王一面回想着过去,一面坐在大殿里望着远处刺破天穹的红光。

    那时候,五万御林军像是蝼蚁一般围攻上来,南蛮王挥刀的手越来越慢,他带着的数千人马折损殆尽,猩红的血让整个南城染上了红霞。

    如果不是你,我当时已经战死了吧。南蛮王转向阴影中,那里的白衣人微微颔首。

    当初,谁也不曾想到那个白衣少年会出现,南蛮王恍惚的意识中只见到一席白衣掠过,铁桶般团团围起来的御林军阵型被生生拉开一道口子,少年抓住南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0 22:15)
    当我人生走过第八十一个年头的时候,我觉得这些年来积累的友谊,真是弥足珍贵。

    人到了不同的年纪,就会有不同的追求。我回想起许多年前,青春尚在的时候,我还能和朋友们一起用石子打卫星,打飞碟,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那时候的追求总是比较热血,以至于有时候不得不用冰块来降温,免得被自己的血烫死。后来长大了一些,追求就变得十分实际、现实。但尽管如此,我们也依旧没有陷入对金钱、名利等俗物的追逐中去,我们知道,这些不过都是身外之物,我们所追求的,是有个牛逼老爸。

    再后来,就世界末日了,于是轰!没了。

    因此,在我八十一岁的时候,我觉得我周围有一帮朋友,他们很好,我很自豪。

    我希望我能和他们继续走个八十一年,也许最后我们老得记不住对方,但脑海深处有那么一片草地,可能越来越模糊,却永远不会枯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31 16:48)
标签:

长沙帮

分类: 回忆杀
    我一向对时间没什么直观感觉,因为它总让我陷入虚度光阴的罪恶感中,这种罪恶感从小学开始一直带到现在,并仍将生命力旺盛的陪我度过余后的时光。
    以上这段废话的目的在于,我想不自然的引出2012世界末日。世界末日是个伪命题,唯一的贡献就是很多人开始总结2011,于是在世界末日式的恐慌与伤感中,我仿佛看到各大网站的博客运营者在窃笑。
    
    说起我的2011,其实也不需要总结了,因为过去种种,都被我如实的记录下来,再写一遍也大可不必,所以这里只作察漏补缺,将漏掉的和未写的部分填充。
    我的一生中挖坑无数,这个坑填好,就当做是良心发现了。
   

    

    这里要说的是超哥生日那天发生的故事。
    下午还在上班的时候,群里就开始进行版聊。我们群聊的话题一直没有脱离八卦、搅基以及聚会等范畴,基本上从纯情向演变成腐女向,而如今的世界是腐女的,所以我们也算是跟上了世界的步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2 08:35)
标签:

杂谈

分类: 回忆杀
    晃眼过去似乎两个多月没更了~~为了避免越来越长的流水账趋势,我决定把日志当速记来写~~

    既然是做一个速记般的回溯,那么自然先从某个阳光灿烂风声鹤唳的时候说起,回想一下似乎是在国庆节的样子,至于事件嘛,烤全羊!
    
    一  
    阳光明媚的天气就适合出去跑,阴雨连绵就得在家呆着。
    国庆七天假先是下了四天的大雨,于是我彻底贯彻“在家呆着”的指导思想,不远百里跑回岳阳呆着,呆到差不多脑袋上要长绿毛了,天终于晴了。
    诸位穴居动物纷纷齐聚长沙,从四面八方前赴后继扑面而来,很有当年六大门派围观光明顶的派头。
    当然,这次是围观烤全羊。

    二  
    本次聚会出席人员(排名不分男女):河马、波波、汉奸、居妹、罗峰、曾柔馨、ROC、我。
    应到人数2人,实到人数8人。
    早知道ROC要请客,我就一个人去了,其他人那份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长沙帮

分类: 回忆杀
   
   
    天气有点闷热,我挤在人潮拥挤的旅3区间上,心想着这车过去半年的人流量也没今天这一天的人多把。车上有两个激动的妹纸在车头和车尾通讯靠吼,我不幸站在两股声波的中央,于是感觉压力很大。压力更大的是坐在边上的大妈,显然和我们目的地一样,但目的不一样,因此一脸惶恐,看我们就像在看十万个为什么。
    下了车感觉视线所及,人头攒动,大家纷纷涌到卖票处购票,可惜过去一看票已经售罄,许多人只好一脸忧伤,四十五度望天,被阳光刺瞎了眼,泪流满面。好在我是在网上提前订的票,因此当我穿过那群垂头丧气的人群时,整个画面都放慢了,势必是他们羡慕的眼光像机关枪一样想把我扫射死,而背景音乐自然是贾斯汀的卑鄙,我就在音乐声中拿票离去,深藏功与名。
    我拨通了超哥的电话,她说她还在太平街口,正火速往橘洲赶。然后我又拨通了居妹的电话,听筒里满是人群的嘶喊声和鼓点声,她说她们已经在现场了,我觉得再通话下去势必变成通讯基本靠吼,于是赶紧大吼“我们马上就来”就挂了电话。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四点的样子,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4 10:55)
标签:

杂谈

分类: 回忆杀
    感觉时间流逝得过于飞速了,以前两三天能更新一篇博文,现在居然要两三个月了。
    
    两三个月居然啥也没发生!卧槽~我既没有成为总统,也没有中一千万大奖,甚至都没拥有超能力,剧情这么下去观众肯定要退票了。
    我们不是来看平淡剧情的!那帮二货如是说。当然,我不是校长,也不能给他们一巴掌,掌掌掌长长长篇大论...擦,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总之,这两三个月内有些不痛不痒的小事,每天都在群里上演,稍微润色下就是一出绝佳生活剧。这两三个月也有些小规模的聚会,说起来长沙帮也无法再组织大规模聚会了,一方面是ZF不让,另一方面也是人员流逝过多导致~~

    最近一次的聚会应该是上周日的唱歌吃饭麻将之行,说起来真是迎面吹来狗血的风,我恨不得一核弹炸死他们那帮二货~~
    首先是唱歌,这个怨念般的活动从几个月前就在酝酿,酝酿到现在差不多都能发酵了。唱歌的过程曲折离奇,先是来去匆匆的居妹丢下四瓶可乐撒腿就跑,接着就是来去更加匆匆的大牌什么都没丢下撒腿就跑,顺带还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