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昆仑山人
昆仑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0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昆仑山人

   喧闹中,淡淡的文字,寻一处安静淡泊的山居。

 

 

 

博文
标签:

情感

分类: 媒体发文

http://www.qingxibao.com/Qnews.asp?ID=7816

拥着被子,给儿子讲故事,可以听见窗外滴答的雨声,没有节奏,但不吵杂,让人的心也变得很平静。寒气隐约而来,脸手都冰凉着,童话的字眼在透明的空气里跳跃。
  丈夫进来说,落雪了,车顶上薄薄一层。
  推开窗户,偶尔的几片白色从眼前落下,慢条斯理。真的落雪了,在这新年的第一天的黑夜里。虽然是小雨夹雪,虽然只是不多的翩然,但却来得坦坦然然,来得悄无声息,仿佛人最初的一见钟情,自然而又合乎时宜。
  记忆里也有几场或大或小的雪。
  黄色的灯光下,母亲在织毛衣。母亲说,外面下雪了。想起身看,母亲又说,小心着凉,明天看。就静静想像着雪堆积后的样子,直到一头陷进沉沉之中。第二日是要早起的,后院已然是雪的世界,冰天雪地洁白无暇晶莹剔透,全在孩童的一声哇里。最简单的语言却是最准确的表达。然后手抓雪球到双手红肿,然后要在洗衣服的水泥板上堆雪人。雪人却不好看,勉强的两个一小一大雪团堆砌而成,一点红布头算是嘴唇。堆雪的过程全然没有后来很多年后在动画片里所看到那般轻松美感。但孩子对雪的快乐不在于此,而是一种说不明白的无端的欣喜。宛若喜欢一个人,没有理由。
  另一场雪的记忆在县城求学的第一年冬天。期末考试,有一个考场设在健身房里,四面通风。我的座位正对着其中一个出口。真是艰难。考着时,竟下起雪来了。门外,纷纷扬扬,一片片的白。哄的一声,大家都很惊讶地叫。雪落了很久,到傍晚才停。是考试的最后一天,路近的打点行装回去了。多日的复习,一经考完,心里顿时空落落的,所幸那场雪,冲淡了落寞难受。
  一些年过去,期间没有雪的任何碎片。几年前的年底的一个早晨,拉开窗帘,就看见对面房子的屋顶上白白一片。两人很高兴,抱着八个月大的儿子到楼顶露台去看雪。握着儿子的手,去触摸草叶上的白雪,告诉他,这是雪。在儿子红扑扑的脸上,绽放着天真惊讶。我相信,八个月大的孩子同样能感觉雪的美丽。那次小小的落雪,连同儿子抓雪的动作定格在相片上,儿子戴着红帽子,露着几个门牙,惊诧地看着,咯咯的笑声。
  眼前的白色,几乎看不见了,但我能感觉得到,在滴落的雨点里,还有依稀的舞动,还有轻微的叹息,甚而落地时轻微的跳跃,都那样清晰。落雨的冬夜,比平日却更多了冷落。这短短的一小会儿落雪,仿佛凌晨的第一束阳光,让人顿感美好。冬天的况味就在落雪中可爱起来。
  这冬夜的雪,像我记住的那几次落雪,不经意地来,惊讶之余,更多的是印象深刻。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也都像这样的落雪,人在这其间,只要等待着,留一点淡淡的期望,可能带来的会是心灵深处的愉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媒体发文

《棉菜糕的回忆》发于2011年5月18日《澳门日报》,在《中国新闻网》上也看到了链接。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11-05/18/content_593836.htm

http://www.chinanews.com/hb/2011/05-18/3050047.s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奇险石城》发于《散文诗·校园文学》201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分类: 媒体发文
收到样刊,是2月份发表的。题目原是《淡定的古运河》,改为了《悠悠古运河》。又看了一次文字,忽然很想再去运河边的信义坊一趟,有同事就住在那里,每日对了古韵的水和建筑,不是很幸福的事?在这个城市久了,对景致有点熟视无睹了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运河

杭州

淡定

旅游

分类: 媒体发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5324fd0100pj4u.html

不知为什么,已经到过一次京杭运河了,心里牵挂着还想再去。似乎的,深深地撩拨起人心底的向往,总想一直沉浸在那种悠悠的古韵里。

初春的微雨里,在杭州武林门码头,撑着雨伞,静静地等待着运河上的船只的到来。墨蓝的运河水轻轻荡漾,在雨里不时将细小的波痕冲刷着河岸,几乎听不到声响。

但是,翻开古运河的历史,那记录着的内容竟如此厚重:大运河肇始于春秋时期,形成于隋代,发展于唐宋,最终在元代成为沟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纵贯南北的水上交通要道。她和万里长城并称为我国古代的两项伟大工程,闻名于全世界。她是活着的、流动的重要人类遗产。要惊叹吗?是的!怎样惊叹都不为过。

船来了。坐在舱里,从窗户望去,运河似乎更近了些。是的,我们正在她的怀里。船在动,运河就在水声里流动起来,溅起的水花从开掉的窗户落进来。两岸是各式的房子,先是现代化的高楼,逐渐古朴起来。一路上经过不少的古桥。青灰的颜色,坚固的巨大的桥墩,桥栏下或雕或画着对桥的介绍,也有相关的故事。于是,船上的人就竞相探头看,赞叹着。但船,很快滑过了,留下长长的水痕。

我们在信义坊下了船。据说信义坊曾经商贾云集,百货登市,有“十里银湖墅”的美誉。沿街而逛,这里的一砖一瓦,都让人感到浓厚的历史的味道。但可能是正月的缘故,天又下着细雨,街上并没有什么人,商铺也都关着门,平白地透出了泠泠的清淡。河边停靠着色彩鲜艳的乾隆舫。据说,乾隆便是在这里登陆的。边上“接驾坊”曲径清幽,巨石上有乾隆墨宝。乾隆舫已经成为一处餐饮,里面装饰得金碧辉煌,“接驾殿”竟仿似让人不由要想象当年的盛况了。

便沿运河行去,这是运河边的古建筑,可以看出,是新近翻修过的,但店铺皆关着门。如果不是正月来此,怕就能感受到热闹的场景了。但行人不少,原来大都是到香积寺上香的。香积寺是通过运河进入杭州的第一座和离开杭州的最后一座寺庙。过去,杭嘉湖一带的香客划着小船,抬脚上岸烧香拜佛,一度热闹非凡。 香积寺庙饱经战火和动乱洗礼。据史记载,香积寺始建于北宋,原名兴福寺,后更名香积寺。当年,寺门前的大运河,每天千余船只往来交通,晚上更是灯烛通明,是灵隐、天竺朝山香客的集散地。元朝末年,香积寺被一场大火毁了,后来又重建多次。香客很多,我们便没有进去,只在门口观望,烟雾缭绕,盈溢着庄重神圣的气息。

一路亭台楼阁古井小桥流水画廊,在雪后显得格外别致,宛若居家的碧玉将白色的花团团装扮了自己,传统里渗着清新。

终于,拱宸桥就横跨在远远的水上。逐渐走近,能看清她的样子时,竟一下子有点酸涩的感觉,风霜、凄清、孤独。相传在古代,“宸”是指帝王住的地方,“拱”即拱手,两手相合表示敬意。每当帝王南巡,这座高高的拱形石桥,象征对帝王的相迎和敬意,拱宸桥之名由此而来。拱宸桥对于杭州的意义却不一般。以前返乡的杭州人在看到这座古桥后,总会不由自主地坦然和兴奋起来。这座桥,便是古运河杭州终点的标志了。远走他乡的游子见到故乡熟悉的小桥迎面而来时,总是会生出许多的欣慰和感慨。站立桥上,久久地,行人很多。不由得,仿若觉得,拱宸桥就是一扇家门,里面是家、是根,外面则是一片闯荡的世界。

船开了,又一次沉浸在运河的水的身体里。依次滑过的房屋亭阁古桥,将思绪又拉到了刚才行过的一路。坐在我对面的是一对杭州的老人,乘了船要到城里去。他们静静地翻看着报纸,随着船的节奏身体轻轻晃动着。或许,这就是古运河的气息,经历过长久的历史,留下的是淡定从容,缓缓地流淌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分类: 媒体发文

 http://www.xplus.com/papers/fzrb/20110219/n63.shtml

  最早知道塘栖,是在 丰子恺先生的一文《塘栖》中:塘栖是一个镇,其特色是家家门前建着凉棚,不怕天雨。先生以为:江南佳丽地,塘栖水乡是代表之一。

  在微寒的冬天的风里,站在古运河边,面对了这个小镇,还是吃了一惊。古朴、纯情、不事雕饰,是那时一瞬间的感觉。天色正逐渐暗去,一座七孔石板桥跨越运河两岸,借着路灯光,可以看见广济桥的字样。

  据史籍记载,早在北宋以前,位于杭州市北的塘栖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渔村,直到元朝张士诚拓宽了官塘运河以后,人们沿塘而栖,小镇才初现雏形。到了明代弘治年间,广济桥的构筑使镇区两岸连成一片,这才逐渐形成了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集镇。

  广济桥桥面是平整的条石,雕刻了许多的荷花、龙鳞的图案,想来修建时寄寓着人们的美好的愿望。桥栏杆低矮,扶而远望,运河的水浑黄,看不出流动的样子,倒映着河边的灯光,水光潋滟,如缓缓颤动的水中的花影。耳边不禁就听到千百年来不绝的摇橹声了。

  过了桥,便是保存比较完好的明清建筑群。广济桥正对了一条长长的街弄,据说旧时全镇共有弄堂七十二条半。木质的房子,低矮,黯淡,屋檐下悬挂的红色的灯笼和布幡,让这久远的建筑有了活泼的气息。

  沿河皆为店铺,天色昏暗,店门已紧闭。据丰子恺先生所言,塘栖的酒店,有一特色,即酒菜种类多而分量少。几十只小盆子罗列着,有荤有素,有干有湿,有甜有咸,随顾客选择……”那么当年沿河的店铺应多有酒肆。若是能寻一处,一行几人不免要醉一回在塘栖的古韵里了。

  在那沿河还建有一长溜美人靠,塘栖人称这为米床,是当年为方便那些从水路而来的客商们休息的。斜向河面的长廊,漆迹隐约,轻轻倚靠,听橹声,品口花雕,拈一颗金黄的枇杷,怕就可以渡过长长的午后的时光了。那塘栖人该有多么让人欣羡的悠闲啊!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据史载,塘栖自明正统间聚市以来,人材辈出,五百年来科举明经者数以百计,著述之卷帙数以万计。明时,塘栖文学渐入颠峰,入清后,栖水诗词绝佳,其中闺阁才女亦盛。一个流派的文学,若能以地名来取之,可见影响之大,厚重而深远。别的不说,单是塘栖这个地名,就有极其浓厚的文化味道。塘栖在旧时称作唐栖,并有着众多的别称,如栖水、栖溪、溪西、唐西等。苏轼的诗句明朝归路下唐西,不见莺啼花落处中的唐西就是塘栖。

    夜色已经完全落下,古运河水只能看见灯光晃动,广济桥模糊了,此时,迎着河面拂来的微风,没有酒,也让我们微微醉倒在这里的古韵气息里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休闲

分类: 媒体发文

《学车琐记》发于3月1日《合肥晚报》(百姓笔记)

 

    http://epaper.hf365.com/hfwb/html/2011-03/01/content_387115.ht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鸳鸯溪

行走

发表

分类: 媒体发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媒体发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媒体发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