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狂童
狂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79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resume
 作出决定的时刻已经来到。如果还想等待,就可能为时过晚.
——《追忆似水年华》
 
狂童:1990年生于河南夏邑。曾获全国大学生樱花诗歌邀请赛奖,河南五四文艺奖,现客居江苏泗洪。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9-04 02:07)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只有当环境变的真实的时候,你身上那些虚假的皮毛才会脱掉,也才能够找到心脏的位置。

所谓的理想,是从认清自己开始的。可能他伴随着来自外部事物的伤害,但决绝的越彻底,越能够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与习文者交,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与自称兄弟者交,不如与一家狗为友。

任何生活本身都是值得尊重的,关键是看是否用心经营。有心人甘于贫穷,有些人认为富裕才是尊严,当然,我崇尚后者。

贫穷总是有原因的,越是贫穷的人,品性越是可能出现问题。

辩证的去看待问题,倒过来想,可能才会是真相。多年以来,我们太容易使用正面思维了。

如果有一天,醒来时,突然想到几十年来,世界上的种种事件与事物都是谎言,其实也正常,不用大惊小怪,其实世界刚开始就是这个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30 01:26)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记父文―十周年记》

家父,姓侯,名运才。公元1963,生 于共和国豫东平原。乡中学轶业,曾学俄 语。

幼年调皮,常与人斗殴于村野·,又以家中老 小为念,及至中年,以良善之姿示于人。尝 有人与之戏,身高七尺,体圆如桶者,我父 体瘦,也只一招,即刻倒于地。

文革年间,父少年,祖父任职于乡里,有姊 二人,又有幼弟一名,妹二人。祖父虽为小 吏,但年代特殊,家境困囧。常忧心于生。 后邓公主政,包田到户,家有余粮,方得存 活。

祖父嗜酒如命,有钱没钱,每日必喝,终日 昏昏然。至于家庭之责,毫不顾及,姐之 嫁,弟之婚,众人口,皆落于父之双肩。

经人介绍,至二十二岁婚配,惮心竭虑,日思夜想,无非振我门楣。家中留有生时题 字,“出人头地”,知是其夙愿。

九六年,即外出务工,或做买卖,终年不得 见。尝南下海南,或至宁波港,所到之处, 人皆赞许。曾有人言于我:你父诚恳,待人以 心。

至02年,住家,本欲明年回甬经营面点,后 遇家中一亲属,本是恶人,声名狼籍,声称 有车在界沟,愿共取之。不从,又言语恶 劣,使激将法使我父从之,又顾及亲人之 情,及去,则一去不返。

家父生时勤俭,又有良善积于村,路过之 处,皆念其德,今已十年,乡人提起,莫不 称憾。 犹记殡葬之时,曾与其交者,至则恸哭。念 父一生,未曾害人,以仁慈心与人相交,终 结之时,反遭不测。

呜呼哀哉,感父之德,上帝佑之。尚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9 10:16)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你颤抖着辨认一桩事物,
你从未见过它,
哪怕在纷芸的历史。
它的皮肤写满真实,
一个魂牵梦绕的乌托邦,
那么微血管会不会伪造?
你从来认为政冶是一架杠杆,
伦理或者战争只会是工具,
但是你能成为一个
被利用的支点吗?只有天知道。
生存还是毁灭,从来都是争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13 10:1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耳朵里的声音

 

我听到蝉鸣,来自五岁的树林。

那颤音尖锐,高于汽鸣。

 

停顿一下,它是海顿的102号交响曲,

音乐是具体的寂静。

 

如果我们纠缠于余音,或说抓紧音节的尾巴,

那么就来到五岁的屋檐,铁锹划过碎石的沥青。

 

我没有在回忆,毕竟生活是虚空里的空。

五岁的树林其实什么都没有,空间里塞满高大的寂静。

 

 

 

2012-2-12夜  临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6 22:50)
标签:

杂谈

在堤坝外的海塘,时常会有白鸟在塘上盘旋。白鸟往往在堤坝以外的海洋飞行,当他们成群的聚集,也往往意味着伤亡惨重。海塘里养梭子蟹。他们以蟹的腐肉为食。

 

 

白鸟是一种浑身白色羽毛的鸟,他们驻足时露出灰色的细脚,停泊在浅水区左顾右盼。在海边,他们会与我擦肩而过,整个夏天我把它们误做海鸥。

 

养殖户告诉我,他们叫白鸟。白鸟总是给养殖带来厄运。因为有他们在,就会有蟹死亡。死亡在喂养他们的白色羽毛。

 

他们吃掉腐肉,却长出洁白。无论如何,他们强过乌鸦,强过一切缺乏转换能力的动物。如果我们确实在生长,我更愿意生为一只白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4 18:23)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你在某段堤坝坐着,

双手托腮。

 

渔船上生火造饭,

装一碗酒。

 

月亮像一瓣透明的腮,

过滤整个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6 18:46)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当污渍般的飞虫萦绕在焦黄的路灯下,

当蝙蝠般的犬吠唤醒童年的焦灼,

当沾满尘土的往事钻进僵硬的嘴巴。

 

如何抓住窗缝里柔弱而坚硬的光线,

在成年礼来临前到达盛装暗流的瓦片,

如何辨认暗流中父辈的微笑

将它们融化在无人相识的野外。

 

“腐肉是白鸟的白色羽毛”,

如果是生活,这就是我们必须信任的氟苯尼考。

克尔凯郭尔的悖论再不能够是真理。

 

 

 

氟苯尼考:广谱抗菌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6 18:38)
标签:

杂谈

(一)这是我来到三门湾的第四个月,这是我第二次来到南方,并且密切接触滨海小城的人们。学习来自南方的经商之道是我的企图。                      

      四个月了,三门总是有雨水,有湿漉的樟树,总是有棉花般混沌柔软的吴地方言。

(二)托尔斯泰说,拿破仑东征俄国的败局,不在于俄罗斯将领的智慧,或者土地的天寒地冻,或者拿破仑本人的战略失误,而是种种偶然因素的总和,导致了法国人的筋疲力尽…深以为然,事件发展是有必然规律的,这是过程,总急不得。感谢三门湾赠送的消化功能。

(三)面对连绵的阴雨,在三门你不得不安于寂静。没有人能够向你透露明天的日程,以及阳光的语言。在这里语言是长满霉菌的衣物。在平原积存的污垢,你必须在大海中洗刷干净,并且逃避霉菌的侵袭。它更像是一种你出生时就签订的契约,这是你不得不履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21 19:23)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一树白玉兰盛开在火车站的枝头,

硬座舱的通道挤满了黑色的人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0 03:49)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大年初七,天空飘满雪。

路边的商贩捏着嗓子叫卖。

我站在候车厅的角落,

准备进行长途旅行。

我的全部行囊是一包烟卷。    

这是两年来的第一场雪。

 

(当我想到八省区的干旱

和俄罗斯减产可能导致的粮价)

“伙计,来根烟”,

一个弯曲的嘴唇伸向我的手指。

 

我打了趔趄,来到治安亭;

仿佛他是夜幕下的歹徒,

向我索取新鲜的生命。

你可能失望,这并没有令我不安。

 

而是安静的仰望天空的雪

和天空中弯曲的嘴唇

你可能更加失望

他们与汽车尾气如此相像。

 

2月10号于信阳息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