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汪寒水
一汪寒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19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物语

《走,走到城外去》  

进了城的春天,跟进了城的起义领袖一样,立马变得矜持傲慢。

 

又是春天,紧闭了一冬的门窗可以推开了。

一年四季之中,只有春天,人最不应该呆在屋里。桃红柳绿,鸟语花香,上天费力安排了好多景物要把我们拉出屋外。白天自不消说,到处是阳光,到处是被阳光晒得懒洋洋的花。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夜色垂下帷幕,掩护花朵睡觉,但是白天睡在花丛中的动物们都活跃起来,屋外叫春的猫,呻吟得肆无忌惮,一长一短,时高时低,叫得冰冷了一冬的心海起了涟漪,脑海中浮现出了旧爱的音容笑貌。

春天是上天赏给我们的礼物,造化的精心安排,置身于迟迟春日之外,本身就像是对这种精心安排的公然挑衅。“走啊,走啊,走到屋外去。”她在我耳边不断地撺掇,撺掇我们响应号召,推门而出,投入自然的怀抱。

在以前,我们还住在农村的时候,这种响应易如反掌。门前春水,屋后青山,家家绿柳,户户垂杨。屋里人和春天的距离,只隔了一层薄薄的板壁。王安石形容自己的乡居生活,是“一水护田将绿绕,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30 20:35)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物语

《小虎队与表哥》

原来我从不知道,我记得这般清楚。

我的表哥今年三十九岁。

从小,他就是一个聪明的人。在班上,总是有很好的成绩,很早就开始看各种小说。他可以把拆掉的钟表和收音机重新装好,也可以用铁丝和竹子来作手枪,他可以削木为剑,伐竹制笛;上树捕鸟,下水摸鱼。我们表兄弟们都崇拜他,觉得他无所不能。

16岁,他初中毕业。那个时候,村子里已经有无数的年轻人外出打工,带回来钞票,外地的糖果,城市的衣服和一些发音奇怪的词语。外出,打工,挣钱,是大家都在走的路。舅舅和舅妈打点了行装,把还没有获得自己身份证的表哥送出了家门。七八个年轻人结伴远行,他们要步行十里,走到山外的公路上,坐一辆破烂的客车,颠簸一个小时到县城,在县城的车站里乘坐去重庆的客车,3个小时到达重庆市。在这里他们坐上火车,在车轮与铁轨咣当咣当的交错声中,来到一个叫温州的地方。

不久之后,他来信了。舅妈叫我把信念给她听。在信中,表哥说他在一家鞋厂做鞋,一周有四五十元的工资,如果多加班,可以拿到七八十元。老板提供了伙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25 13:12)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杂记

《读书与读人》

它不理会我们的感受,不管是读书的欢乐,还是读人的痛苦。

 

1.

据说,人生是一部大书。

当然,这话反过来也照样成立。睿智的人从书中获取生存的智慧;当他死后,一本自传就此完成,留给后来人做参考。人生如书,书如人生,两者相辅相成,彼此给对方提供材料和题目。庄子说,书是帝王之陈迹,古人之糟粕。但是实际生活中,绝没有这样自大的人。书生自不消说,四、五十平方米的蜗居,也得划出一块地盘来安放书籍,美其名曰“容膝斋”,还宣称“审容膝之易安”,仿佛有了这方寸之地,心就有处可放;发迹之后的有钱人和退休之后的高官,也很少有不给自己置办一个书房的,落地窗,大书架,硬壳书。架上的书读与不读,另当别论,至少表明了自己附庸风雅、追求崇高的态度。附庸风雅向来不是坏事,有人肯费尽心机来附,正好说明风雅当道,典型犹存,世道人心,颇能向上尚贤。富人肯藏书,说明书作为智慧的象征和文明的载体,其地位还被人承认,总比历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15 14:0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杂记

《读轮回醒世》

是劝善之书,写给痴情的普通人看。

1.

《轮回醒世》,明无名氏撰,程毅中点校,中华书局2008年1月出版。

这是一部专讲因果报应的文言小说集,全书共分十八部,一百八十三篇故事,多数是今生行善所以来生受福,或者今生困顿源于前生骄横的因果轮回故事。也有不少故事,是写平生行善,减轻了命中注定的灾祸;多行不义,削弱了与生俱来的福泽。总之,这竟是一本鼓励人多行善事的劝善书。

我向来喜欢轮回这个词,无聊的时候,也乐于想象自己的前生后世,在脑海中不断翻演同有情人纠缠不清的故事。哲学家喜欢问:我是谁,来自何方,去向何处?这本书的回答是:我就是我,来自无垠的过去,去向遥远的远方。在不同的时代我附于不同的皮囊,拥有不同的名字,然而那都是影分身,本体只有一个。

2

由轮回的理论想开去,也许可以得出一些古怪的结论。地理学家说地球上的水量总是一定,只是升而为云,降而为雨,汇而入海,凝而为冰,如此循环反复。这未尝不可以也当作一种轮回。物理学家说物质不灭,能量守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观影笔记

20102月观影笔记》

4.《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许多人把这部电影当作科幻片,但我不这么认为。

数学史上有一个相当著名的命题,就是兔子永远追不上乌龟。乌龟在前,为A点;兔子在后,为B点,他们之间的距离为AB;它们同时出发朝前,当兔子走完AB的距离到达A点时,乌龟已经前行到A1点;当兔子到达A1点时,乌龟又走到了A2点……无论两者之间的距离怎样慢慢缩短,但是兔子始终无法达到乌龟的位置。这个在现实生活中绝不可能出现的问题,在逻辑的推论上毫无漏洞。

中国先秦的名家也有这样的论辩本领。著名的白马非马之说,也许是诡辩,可是公孙龙子的“离坚白”论辩,在逻辑上是站得住脚的。“视不得其所坚,而得其所白者,无坚也。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坚,无白也。”除此之外,名辩家们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命题,如“卵有毛”、“鸡三足”、“犬可以为羊”、“马有卵”“火不热”、“龟长于蛇”、“矩不方”等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观影笔记

20101月观影笔记》

1.《窃听风云》

港片真是退化得厉害,十年或者二十年前,《窃听风云》这样的电影最多只能算二流作品,今天却被人当作一流的港片。在“香港出品,必属烂片”的年代,《窃听风云》确实是佼佼者了。

快意恩仇,大约是传统港片最吸引街头录像厅少年的地方了。无论是警匪片还是武侠片,这里没有规则、没有法律、没有约束,只有有仇必报、有恩必酬的单纯侠义。警察总是在大战之后尸横遍野之后姗姗来迟,为的就是留给剧中人物足够的时间,以简单但是直接的对抗解决复杂的恩怨情仇。所以,《英雄本色》中,警察张国荣把枪交给狄龙,默认他打死李子雄;所以,警察李修贤竟可以最终认同杀手周润发的思维理念和行为方式,一同对抗来犯之敌……观众觉得这样才是对的,这才是英雄。大概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为了正义动用私刑的念头,都渴望超越法律来做了断和审判。

我曾经是夜晚越墙而出的少年,溜到录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寒水先生游记

《寒水先生和我游博物馆》

今年元旦的时候,我和寒水先生一起去四川省博物馆当了回看客。分别之后,寒水先生说会很快发来感想。今天他给我e-mail了游记,篇名叫《寒水先生游博物馆》。原文共四段,第四段的第四节和第五段是我所加,算是狗尾续貂吧。篇名我也改了,就叫《寒水先生和我游博物馆》。本来想叫《我和寒水先生游博物馆》,但是害怕寒水先生有学者争排名的毛病,免不了生出龃龉,就姑且谦让一次。人生嘛,总得低调一把。

1.

青花瓷确实是美丽。白得透明的底子上一抹上忧郁的青色调,瓶瓶罐罐立刻沾染了深闺幽怨的气息。在古代,它只应摆放在少女的闺房中,瓶口插上情郎偷偷递进来的夭桃和蜡梅。等花儿谢了而少年尚未派人来提亲,姑娘就忍不住往瓶口洒几滴眼泪。

最适合青花瓷的场所,自然是鬼狐出没的草屋。书生屋中苦读,白狐窗下偷听。三生石上,没有注明人鬼之间的姻缘,然而还是不忍割舍,忍不住悄悄地遇见。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5 10:15)
标签:

杂谈

分类: 观唐乱论

在长顺街口看见一队穿着制服的城管揪住了一个小贩。被擒获的是一个卖鞋垫的中年妇女,一个男人拦腰抱住了她,把她往小面包车里塞。妇女努力挣扎,双手撑住车门,然而最终还是被塞到车里。另一个男人把地上散落的鞋垫捡起来扔到车后的货柜里,一张大约是妇女蹲坐的矮凳,也没有幸免。在众人似笑非笑的眼光中,面包车扬长而去。

然后没开出几米,妇女就从车窗里探出双脚来,接着双手和头也伸出来了,只剩下身子还在车里。此情此景,令人心寒。她拼命扭动着身体,手脚都在奇怪地摆动,仿佛一只被人翻过来的乌龟。她的双手还抓着鞋垫,口口声声呼喊着要下车。

面包车里的人大约是害怕出人命,所以靠边停了。妇女最终把身体也从车窗中拉出来了,她回头朝车窗啐了一口,迅速地沿着多子巷逃走了。她到底还是有些胆怯,只敢把唾液吐在车窗上,不敢唾到城管的脸上。

长顺街口挨近宽窄巷子,是人流喧阗的繁华之地。那个在网上声名鹊起的“最牛女交警”,人人赞誉的“温柔一刀”,便是在这里上演她的事迹。对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5 10:13)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物语

《侠客梦》

   从小我就是一个瘦弱的男孩,在与同伴追逐、爬树、摸鱼、弹珠的游戏中,我时常屈居下风。夏天的晚上我和同伴们一起打着火把去水田里夹睡觉的黄鳝,辛苦半夜也只收获三五条。其他人却可以夹回来半斤八两,给父母带到集市上去卖,换回来酱油和食盐。我的母亲哭了一场,将我一顿好打。可是经过艰苦的努力,我的技艺依然不能有所起色,只好痛苦地承认差距,甘拜下风。

   好在我从不孤独。我大约是个早慧的儿童,小学一年级时,才识得寥寥数字,就开始读起了小说。笔画复杂的字,我也不查字典,单从上下文和字形中推测字义,半懂不懂,似通非通,倒也自得其乐。

   乡下没有唐诗宋词,也没有《西游》、《三国》,我能够看到的书,除了老师下发的课本,便是邻居家里的藏书,多数是封面残损的武侠小说。第一本武侠小说叫《金剑寒梅》,主人公是个武功高强的书生,叫戈壁青。他有一头聪明的白猿,跟他一起行走江湖。在书中,江湖人物看到这个瘦弱的书生,都嗤之以鼻;等到动起手来,才知道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31 09:33)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物语

 

晚上,我在灯下看书,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女人尖利的声音。女人的音调很高,带着强烈的愤怒,那愤怒之中仿佛又带着绝望的哭音。

我侧耳听了一阵,从女人尖利而细碎的声音中听出来了:原来是一个妻子,她煮好了饭等男人回家,但是男人没有回来。她给他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她来男人平时常来的地方查看,看见男人坐在茶馆里不知疲倦地打麻将。

女人愤怒了。这个女人一下子忘记了脸面,忘记了仪容,只知道委屈地冲男人大喊大叫,带着愤怒,掺杂绝望。这条街一到晚上就特别安静,偶有过路的汽车,车轮碾着路面的声音听起来也宛若由近及远的惊雷。女人尖利的声音,被安静的街放大了,仿佛塑料泡沫划过玻璃,令人牙碜。

我走到阳台上往外看。密密麻麻的树叶挡住了视线,我看不到这个正在发泄的女人。泛黄的路灯光照亮了小叶榕细细的叶子,在停在路边的汽车顶盖上,洒下斑驳的树影。楼上人家晾晒的一只袜子,也许是被风吹落,挂上了细细的树枝。不知为什么,我对楼下的女人生出了怜悯,也许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