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繁星春水
繁星春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156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2-08-23 17:48)

飞机刚在首都国际机场落地,芮青就把手机打开了。每当这种时候,芮青的脑海就总会蹦出一个固定的念头:其实那么急忙地开了手机,又有什么必要呢?你虽然工作忙碌,但又不是日理万机;你以为开了手机,马上就有一个世界在需要你,其实,你不过是在自做多情,因为世界未必像你想象地那么需要你,而是许多孤寂的人,是想通过这个举动来寻找快速融入进一个繁华的世界的时刻吧。
但当有什么人,真的在这种时候突然通过一个号码的方式拱进你的生活的时候,这个总愿意第一时间开通手机的人的心理虚荣心,还是可以得到一下小小的满足的。
关之德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拱进来的,他那爽朗的笑声真是声入其人:“哎呀,芮大记者呀,没想到我们的缘分在上海还没完……刚落地吧,别急,我在行李大厅外的接人处等你,见面咱再好好唠……”
飞机还在滑行,望着窗外,这个全世界其实都千篇一律的机场,芮青的思绪有些恍惚了,他似乎突然嗅到了14年前的北京空气的味道……
芮青是最后一个下飞机的。
关之德的大手,老远就伸过来了,看着芮青手里提着的和政府这一趟出行带的那个大行李包,关之德马上装做痛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5 21:23)

中文系的宿舍门前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在“中文系热烈欢迎新同学”的大红条幅下,芮青在许多迎上来的男男女女大学生的帮助下,拖着一个大行李箱来到报到桌前。
“你叫—芮青?是老七!”桌子后面坐着的显然也是位大学生,他接过芮青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很快在他面前的登记册上找到了芮青的名字。随后,他站起身亲切地对芮青说:“老七,我们在103,随我来……”
“老七?”芮青有些摸不着头脑。
“啊,我忘了告诉你,我叫蒋正白,是班里年纪最大的,我提前好几天就来了,和你住一屋,我提前看过咱们一屋同学的年龄,你的年龄在屋里排老七……”
芮青在上大学前,从没住过宿,第一次知道原来住在同一屋,就可以按年龄排老大、老二……,顿时感觉很新鲜。
“对了,你不是滨城人吗?怎么没看到家人来送你?”蒋正白帮着芮青把行李扛进寝室,这才想起来问到。
“他们、他们在那儿呢,车开不上来,我让他们就在那儿看着车……”听到“家人”一词,芮青的语气明显不象刚才听蒋正白叫自己“老七”时那么开心了,但他还是朝103室窗外的某一个方向指了指。
蒋正白顺着芮青手指的方向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3 17:22)

很久没上来了,很想念似水流年、春子大哥等好友们,还有加我关注的博友们。繁星今天起想写点连续的“小玩意儿”,别见笑啊,其实还没有一个连贯的提纲,想到哪儿就写哪儿吧。就用“一”、“二”……代替混乱的思路吧。——繁星小记

 

出租车正向着浦东机场的方向疾驶。芮青倚在后座上,疲惫中又有些许轻松。这次他随全市服务业南方考察团一行去了深圳广州和杭州,最后一站是上海。上海的东道主十分热情,他们早在接待安排中就知道来自滨城这一团人把上海当作最后一站,特意在介绍经验、安排参观之余,为滨城客人安排了周边游活动。但芮青在前一天晚上就向考察团的领导请了假,要提前一天回滨城。
芮青的理由也很充分:“我上大学时的同班‘老大’说后天要到滨城出差,而且声明就在滨城呆一天,我们在滨城的同学约好要为他接风,毕业10几年没怎么见面,我得早点回去啊……”
都说旅行是最能培养人与人之间感情的。芮青在这10几天里,与来自滨城许多方面的领导和企业家处得十分愉快,所以当他提出要早一天离开时,大家都依依不舍,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我的心目中,春天其实是从明天开始的——当然,“明天”在每一年中并不是固定的一个日子,它其实就是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它表面上是我们每一年所拼搏的事业开始的第一天,但只有我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啊——我们每年所拼搏的一切目标,其实就是每年的最后一天——那个我们可以安下心来、或者热闹的、或者宁静地团聚在一起、卸下全年的心理负担、然后积攒力量重新上路的日子——那就是我们心灵中的“年”呵……

所以,明天,我心目中的春天的第一天,在我的心目中是那么神圣,我不敢提前去设想它是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到来,甚至,我对它的到来充满了一种惶恐甚至抵抗——春天的第一天的到来,我们就要攒足力气重新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

所以昨天,我悄悄地先回到我的办公室,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本来以为这宁静是我独享的,却突然听到走廊里有脚步声穿过,猛然想起:这个大楼里有一些特殊的政府部门,他们可能连大年三十都要值班的……

静静的一个多小时,我的内心积聚了对于明天的勇气和力量,却也不禁让自己感悟:其实还有多少普通人,他们生来就无法甚至无力抖落掉昨天的自己,因为他们的承担和要承担的,不允许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一天,我突然接到你的电话,你说你从外地回来了,不过,仅仅是在这个本来是你故乡的城市做短暂停留。

我本来是要好好地“取笑”你的:我本来是还想高兴地问你,你把你千辛万苦、宁可从这个城市辞了职也要到外地追寻的人“抓”回来了吗?或者,你和他已经在那个城市结下了美好的姻缘了吗?你是要回来给我们——你10几年交情的好朋友们发一捧喜糖吗?

然而,我听到的却是你苦笑……

这些年,我在情绪最优美的时候,总愿意想想我们4个人的故事。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有许许多多的圈子,但我最珍惜的,就包括我们这4个人的圈子,确切地说,在我还懵懂无知的时候,闯进了你们 3个人的圈子——你们3个人,都是在同一个行业打拼的时候结下的友情,那个时候,你们3个人虽然表面风光,但每个人也都无异于处在彼此都不认为的上层,许多无助和困惑,也都在困扰着你们,你们在阅尽许多的人事后,心却越来越近。

许多时候,其中一个人的一声叹息,就是一个召唤,其他两个人,不管多晚,都要从四面八方赶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一天快下午6点了,你突然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如果可以,你想再召集几个同学吃吃饭。

我从来不诧异同学间无论多晚的一个邀约电话,我们都是那么的忙累,这个年纪了,多少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事情,让我们身处一地,甚至同一座楼宇,有时却宛若千山万水——当然,那只是时间的距离,却不是我们心的距离。

我说当然有时间,却不问你为什么。

那一天我去的已经很晚了,快晚上8时了,只见只有你一个人在包间里,我不问还有谁,他们为什么还没有来,我只和你慢慢地聊天,我知道大家其实都在往这里赶来,不管他们在哪里,他们的心其实都在往这里赶来。

你告诉我,在这一天的下午,你和单位的同事们被组织到我们的大学的音乐厅里唱红歌了,当活动结束的时候,你突然有了一个人在这个我们20年前学习的地方走一走的愿望,你拒绝了同事对你的约请,悄悄地撇下他们,踯躅到我们校园的深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一个人的一生中,有多少记忆是难以泯灭和忘怀的?是一份纯洁而又浪漫的爱情、还是一段曲折而后成功的创业?是一次深刻而含激情的演说,还是一次失望后又重新抖擞后的崛起?……

也许,对很多人来说,深藏在内心的记忆中最美好的年华、最美丽的记忆只有一次。对于我、1991年进入辽师中文系的学子来说,在进入不惑之年时每每回首之余,最难以忘记的还是中文系那4年苦中有乐、笑中含泪的时光。

曾经为了写一首诗、一篇散文而不惜逃课跑到图书馆去,整整坐上一天、两天去酝酿去删改……曾经在考试的前一天才发现还有整整一本文学史没有看完,不得不备好蜡烛挑灯夜读(当然,大部分时候同寝室的兄弟们也一样啊);也有和哪一个兄弟闹别扭了的时候,心中其实很在乎他,却憋着几天不说话,忽然有一天接到一张稿费单,赶紧第一个去找他——我们去吃饭好吗?我请你,贵宾楼……他其实那几天也难受呢,还没等吃上饭,就和好啦!……

4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4 19:39)

外面的天色已经是无比的黑暗,与我们这个办公楼相临的几个楼宇也有灯光在不同的楼层跳跃.

还在加班,和同事们在一起.

这样的状态已经多久了?

一个月\两个月\3个月.

其实,能够记住,是100多个日子.

是100多个白天和黑夜连在一起的日子,是100多个不知道外面的季节的日子,是100多个深夜里走在回家的街上\似乎只能在星光下呼吸的日子.

是100多个你看起来很辛苦的日子.

但却是100多个我的心灵里多么充实的日子.

没有那个叫做'钱'的东西在支撑,心里居然觉得干净了那么多\那么多.

才发现,原来,不为挣钱活着的日子,其实是很快乐的.

是什么在支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7 17:59)

秋是我的朋友,她多年前(好象有10年了)就调到北京发行量最大的一个纸媒工作了。这些年,我每次到北京去出差,总要找机会见见她,有一年,大连的一个政府部门在北京举行了一个颇有场面的活动,正巧她代表她的单位去参加,我高兴地硬拉着她参加大连方面的午宴,要知道,即使在大连,做媒体工作的也都很忙,能静下心来参加一个单位的一个没有意思的饭局,也是不容易的。那天,秋留下来参加了那个饭局,高兴地和我聊了许多离开大连的事。

几个多月前,我调到了新单位,领导说,应该看看北京、天津、广州的同类媒体都办成什么样子,(据说和我们的定位相象的媒体只有上述三地有).但我们目前都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时间出去看看。

我就想起秋,就给她打电话,让她帮助我买几张北京那份和我们相象的报纸,邮寄给我。

半个月后,我不仅收到了报纸,秋连这份报纸的合订本都给我寄了,厚厚的一摞,我感动秋的尽心。

快递公司的快递员让我签字后,下楼后不久,又返回到我办公室门前,我有些诧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2011-02-23 20:37:4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