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藤萝
青藤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811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博客文字,均属原创,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欢迎交流

 QQ:469264848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5-28 16:55)

1.刺泡儿

五一那天,我们回老家。下了国道,老罗明显放慢了车速。我想着可能是为了安全,毕竟乡道没有国道平整,而且很多急弯和陡坡。

转了几个弯爬了几个坡后,老罗把车慢慢停在路边,我以为车子出了毛病,开门下车后往轮胎和车身看。老罗站在我身后说,你往哪里看,看路边,他指着一坡的刺泡儿说。我听得出来,他佯装平静的语气里有十足的欢喜,而这些欢喜在我迫不及待跑过去的时候,从他的眉间展露出来,他摘了片桑叶,折成漏斗状,微笑地递给我。

我们一边摘刺泡儿一边啧啧地发出赞叹声,有人扛着锄头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毛不易的消愁在一遍一遍地循环,沉郁而安静的旋律,缭绕在房间,纠缠着时光。
早春的天气乍暖还寒,阳光从缝隙里钻进来,温暖了寒窗。端起十几年的同窗之情,杯沿留下深深的唇印,像那些散开了的年轮重新拢在一起,绚丽,生香。

那些青涩年华,我们携手相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杯敬过往,一杯敬远方

书桌上的札记被风翻开了,陈旧的味道飘散在阳光里。当霉味渐渐消失的时候,那些文字犹如四月里早天的云烟,柔软。安暖。

初见她的时候,我手撑着头,望向窗外。三月的深圳有了些许燥热,满树的樱花显得十分敏感和脆弱,一缕轻风,甚至只是有人经过时脚步重了些,花瓣便簌簌落下。而那些匍匐于墙上的青腾却一如既往的绿,空灵而安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8 16:31)

徐天的桃花酒

 

桃子山的天气像三花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艳阳天,转眼就阴云密布。

徐天站在飞檐楼阁东边,手握一杯桃花酒,迎风而立: 溪云初起日沉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8 16:30)

小猪佩奇


今年春节期间,一个关于《啥是佩奇》的短视频刷爆朋友圈,戳中很多人的笑点和泪点。啥是佩奇?李玉宝问遍了整个村子里的人,在城里做过保姆的老三媳妇告诉他,佩奇是猪,红色的。这大概就是城市与乡村最真实的距离,是老与少真正的代沟。
对于猪,总是有些道不明的情感。记得小时候每遇暴雨过后,我坐在门前的河堤,傻傻望着汹涌翻腾的洪水,红色的洪水间夹杂着白色泡沫,像极了屠夫刚刚抡上案板的新鲜猪肉,质地紧密且富有弹性。可能是因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缘故,心里没有太多的杂质,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产生对美好事物的向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1 16:12)

油菜花盛满了乡野,成畦连片。花间飘着红衣白裙,飘着欢快的歌“花开的时候你就来看我,等你来摘最美的那一朵。”衣裙生着香,欢歌唱着自信和希望。火遍朋友圈的一段抖音,春光眉下垂,笑意嘴上扬,没有人能经得住它的诱惑。

且不去穿红戴绿精心打扮,只是在花田青埂走过,皆是忘了烟火而又接了地气的仙。又或者,根本不用去花田青埂,只在盛满阳光的阳台,在摇摆的藤椅里,摇一截过去的时光。时光里有一条高脚板凳放在花田里,板凳上有一个小姑娘,梳着羊角小辫,咧嘴大笑而又手捂脱落的门牙,白色碎花小衫被风掀起衣角,飘在油菜花间……那时候的相机还不能立刻出现光影,很长时间后,收到大伯寄来的照片。照片上看不到高脚的板凳了,小姑娘宛如小仙女,从九天飘然而下,轻落花间,巧笑嫣然。照片的后面有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0 11:01)

明兰刚刚穿越的时候,正是入冬时节。日前去登山遇上大风大寒天气,回家后,身子便开始冷热交替,咳个不停。

她记得她买了一大包川贝枇杷露和咳特灵,也不知道喝没喝,便浑浑然地倒在床上睡着了。这一觉醒来,天地变了,世道变了,身边的人变了,川贝枇杷露和咳特灵变成了厌恶的中药汤。可偏偏,她的咳嗽却没变,整日干咳气喘,病怏怏的没一点力气。小桃把一碗润肺止咳的汤药端到榻前:“姑娘,这汤药是甜的,快把它喝了吧。”

甜的?不就放了几颗甘草嘛,那种甜比苦还难受,最让明暗兰讨厌的是中药的味道,每每喝一碗要吐半碗,她急切地想念川贝枇杷露和咳特灵,翻身坐起来,在床上一顿乱摸,万一川贝枇杷露和咳特灵也跟随她穿越过来了呢。小桃放下汤药,一把抱住明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8 16:28)
标签:

杂谈

已是晚秋,山峡红叶正红。
我们去瞿塘峡看红叶吧,禾苗在电话里喊,声音像被红叶浸染过一样,迸发着火红的热情。我望着窗外灰蒙蒙的雾,犹豫不决。她说,天气预报,晴。
好吧,心若明亮,便是晴天,更何况,这般的兴致盎然。
通往夔门的公路蜿蜒如蛇行,路边的树木安然静立。橙树上初熟的果子,时而俏皮的探出头来,时而又矜持地隐于叶间,犹如一个个精致的小太阳,在雾霭里释放着温暖。从车窗外涌进来的微风,像丝绸般顺滑轻柔,拂过脸庞,有一丝丝凉。
“快看,瞿塘峡。”我们在观景台俯瞰。
是一片起伏的山峦,拔江而起。背阴面深红,斑驳而沉郁,向阳处艳红,纯净而明快。
是一江清澈的绿水,蜿蜒而来。如无暇的翡翠镶嵌在两山之间,往来的帆船是精雕的唯美图案。
是一扇雄壮的石门,矗立江底。饱经急流的冲撞和磨难却千秋不腐,紧紧守护着长江,守护着这支永远畅旺而又奔腾不息的中华血脉。
是一幅山水画,有枯木断枝的离殇,有落英缤纷的愁怅,有佳木阴阴的生机,有红叶与阳光撞色的高亢......它们像流淌的音符,轻轻一拨,就是诗意,就是乐章。
是漫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8 16:28)

 

『船』

夕阳里,一只油漆斑驳的渔船搁浅在岸上,守望着粼粼波涛,以及船家的梦。曾经与鱼群追逐风口浪尖。曾经与波涛日影和鸣共舞。

折断的风帆,锈迹斑斑的缆绳,在夕阳下透出泛红的光。泛红,是沉浸在回忆里微微悸动的红,是因为镌刻了拼搏中的痛苦和欢乐而永不磨灭的红,是回光反照的红。

渗透了时光、盛满了日子的渔船,已经托付不起渔家的梦。江面上有新船在波涛里,与时光共流,白色的风帆摇着渔家人新时代的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3 10:34)

临江仙

把盏临风追忆,觥光若梦浮生。
回眸天色未分明,几家灯火落,寂寞锁山城
今夜归心何处,流光还下峰青
酒醒人静听江声,波涛空自怨,孤影尚泠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