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日鸣
七日鸣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43
  • 关注人气:1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12月29日 

写字,绘画,设计

 

青铜文学创作社成员,重度拖延症患者,恋声一族 

作品:

《忘川堂夜话》(已出版)

《惊蛰物语》(尚在坑中)  

 

 本博客上所有图文,如需商业性转载及使用,须征得本人同意,谢谢~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5-06-25 18:20)
标签:

杂谈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在@画匣子绘本志 上不定期连载的古风志怪小说《妖绘卷》,,因为在实体书上,大概很多人看不到,现在开始慢慢放上来给大家解解闷,都是小故事,比较简单。

妖绘卷:唐代洛阳的暗夜风华志

作者:七日鸣

影之二·重明鸟

谢绎嘴角一勾:“哦?其实福老自己也不清楚妖绘卷在哪里吧?”

“谁说老夫不知!前几天沈鹤亲口承认看到妖绘卷出现了!”福先生立刻嚷起来,说完了才感觉不对,“奸诈的谢家小子,你又套老夫的话!”

“原来如此……妖绘卷果真出现了。”

沈鹤是修为深厚的千年鹤妖,人品向来端方,谢绎并不怀疑它话的真实性,难得地皱起眉头,思索半天,下了一个决定。

“好,既然出现了,我们就去把它抢到手吧!”

啊?几个人面面相觑,显然被他的话震惊到了。

半晌,一声怪叫打破了沉默。

 “咕——咕——”

怪叫声不断响起,谢绎皱了皱眉,城中几时来了这么多枭鸱?

太阳被数不清的枭鸱遮住,刚刚还青天白日的洛阳城,一下子被夜晚包围了。

“天怎么突然黑了?好可怕呀——”瓷夫人和琴姬抱在一起,吓得瑟瑟发抖。

 “镇定点,你们好歹也是妖怪啊,有什么好怕的。”看着那二个胆小至极的妖怪,谢绎扶额。

“有……有什么好怕的!天啊,是枭鸱!”福先生虽然还在强撑,却哭丧着脸悄悄地接近谢绎,,途中被一只手抓住。

“是仙鼠的话,就请不要总是往别人袖子里躲。”谢绎瞥了他一眼。

“枭鸱,那么多枭鸱,我一定会被吃掉的!”福先生看起来就快哭了,连琴姬都不忍心了。

枭鸱一向是蝙蝠的天敌,平日里见到一只两只,福先生就逃得老远,更何况现在这种遮天蔽日的盛况呢。

枭鸱的数量有增无减,越来越多,街巷里飞得到处都是,有几只已经冲进庭院里横冲直撞了。

“救命啊!”福先生可怜兮兮地抱着头。谢绎摇摇头,拎起它随手一扔,正在瓷化的少女双手下意识地接住它,下个瞬间便化成了一座栩栩如生的瓷像,一动不动了。福先生从瓷夫人的手掌里探出头来,望了望谢绎:“谢家小子小心啊,这些家伙也许是冲着妖绘卷来的!”

谢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眼看着蝙蝠妖又缩回头去,他才转身回到门口。

檐下的鎏金铜制重明鸟在风中轻轻摆动,下缀的铜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那声音在这暗夜里显得格外悠远。

谢绎在琴姬捧来的银盂里净了手,焚起珍藏的香,待到那股奇异的香味弥漫了整个世界后,外面变得寂静起来。

有什么……朝着这边飞过来了。

 

半空中传来清越的鸣叫声,遮天蔽日的枭鸱们惊慌起来,潮水一般迅速退去,短暂的黑暗过后,洛阳城又恢复了光明。

谢绎站在廊下,看着缓缓降落在庭院中的重明鸟。

“枭鸱们对你真是一如既往地畏惧啊,重明。”

“除你之外,这世间还会有人不畏惧双瞳吗?”重明一脸无辜道。事实上,谢绎觉得他那金绿色的双瞳一点儿也不可怕,反倒有一种妖异的美感。 

“三郎你焚香特地唤我,不可能是因为这群枭鸱吧?”他扫了一眼院里瓷化的瓷夫人和缩手缩脚的琴姬,嗤笑道,“你的仆人们还是这么胆小如鼠,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当然不止这个,你可知道,妖绘卷又出现了?”

“妖绘卷?”重明鸟重复了一遍,转身就走。“我还有点事,改天再来拜会。”

“喂,重明!等一下!”

“我才不要跟妖绘卷扯上关系!他日你若还活着,我们再聚吧!”

谢绎的手停在空中,眼睁睁地看着重明鸟头也不回地飞走了。

这家伙还好意思说别人胆小如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7 13:26)
标签:

杂谈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在@画匣子绘本志 上不定期连载的古风志怪小说《妖绘卷》,,因为在实体书上,大概很多人看不到,现在开始慢慢放上来给大家解解闷,都是小故事,比较简单。

妖绘卷:唐代洛阳的暗夜风华志

作者:七日鸣

之一·福先生

“砰砰砰——”

有气无力的敲门声持续了整个雨夜,却完全没有传到沉睡在黑甜乡的人们耳中。

 “呀——”

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庭院里时,一声尖叫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那尖叫声是负责清扫庭院的瓷夫人发出的,黑漆大门上,一只被红绳系在门环上的蝙蝠蜷成一团,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了。

“福先生,你不要死啊!”

瓷夫人捧着那小小的身体,只顾得上哭泣,却完全没注意那被称之为福先生的蝙蝠妖已经缓过气来,正挣扎着要从她手里逃走。

“放开……老夫……”

“阿瓷,快停止瓷化!你再不松手,它就真的会死了。”

被谢绎唤为阿瓷的少女反映过来后,一脸慌张,想要松手,却发现那双白晳的手,已经变成冰冷坚硬的瓷了。她愣了一下,顿时嚎啕大哭起来:“三郎……怎么办,我……我变不回来了……”

对洛阳城里的妖怪来说,谢家三郎是个令人又敬又畏的存在。他明明只是个普通人类,给人的感觉却比一般妖怪要可怕得多。

安抚完瓷夫人之后,谢绎看向对面正在喝茶吃点心的福先生:“福老能否解释一下你被吊在我家门环上的原因?”

闻言,正抱着一颗油酥泡螺战斗着的蝙蝠妖身子立刻抖了一下,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望着谢三郎细长的眼睛,又抖了一下。

“你该不会是偷酒喝被捉到了吧?”

福先生闻言大惊,怀里的点心一下子掉到地上,滴溜溜滚了好远才停住。 

“你……你怎么知道?啊,不对!老夫没有!真的没有!”在谢绎的眼神攻击下,福先生对了对手指,不情愿地承认:“老夫只不过喝了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然后……就在门环上了……唉呀,先不说这个了,老夫的腰好痛!一定是被那该死的红绳勒坏了!”

“蝙蝠哪来的腰?”谢绎上下扫视了福先生那拳头大小的身体,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别把老夫当成普通的蝙蝠,老夫是仙鼠!”福先生气得浑身颤抖,拼命扯着自己的皮给一边掩嘴而笑的琴姬看,“不许笑,谁说老夫没有腰!”

琴姬吓了一跳,连忙收起笑容,又亲自给福先生斟茶赔罪,忙活半天,那倔强的蝙蝠妖才气乎乎地坐下。

“老夫还没追究你故意晾了我一晚上的事呢!被风吹了一晚,老夫的老腰都快断了!”

“一晚上腰就断了,我不认识这么没用的仙鼠。”谢绎的话从一旁凉凉飘来。

“谢三郎,你这浑蛋!妖绘卷的事老夫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1 10:39)
标签:

杂谈

直到现在都还会怀疑自己在做梦,仿佛不去看不去想,事情就没有发生。以前我很少回家,也常常十天半月都不打个电话,因为我知道,你在家呢,你们都在家呢,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几十年来你辛苦工作,节衣缩食,供养我和弟弟长大成人,现在我们都工作了,生活越来越好了,一切都向着最好的方向在发展,以后你会住在靠海的房子里,等你退休后,就和妈妈一起去海边散步,路过菜市场就冲进去买买好吃的,闲着没事就到处游玩,多好。 大半年来看着你苦苦挣扎在病床上,每天被抽血,打无数针,弟弟到处奔波寻找血小板,妈妈衣不解带地照顾你,高昂的医药费不停砸下去,但你还是一天天衰弱。我曾经不止一次怨恨老天,为什么噩运要降临在我们身上,为什么你明明没有做过坏事,你正当壮年,你的头发还乌黑浓密,却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天堂里没有痛苦,以后你再也不用抽骨髓抽血打针了。 安息吧。2015年4月19号20点23分,从此我失去了父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首先感谢大家的心意!可能很多朋友还不知道互助献血和成分血是怎么回事。我在这里简单地说一下,互助献血即是指对特定的对象(我爸爸)进行的有针对性的爱心献血。
如果确保自己献的血用到救助对象的身上,必须要跟救助对象的亲属(小吕:18680263721)联络,由他填一张互助献血申请表,并带大家去广州市血液中心献血。
白血病,相信大家也有一定的了解,这个病主要急需的是血小板。而成分血(即机采血小板)的保存期非常短,离开人体后仅能保存5天,5天后就将失去效力。
下面资料来自百度:
机采血小板指的是用血细胞分离机从健康献血者血液循环中一次单纯采集血小板,献血者的其他成分如红细胞、血浆等同时还输给本人的过程。无偿捐献血小板是确保血液安全的有效途径。
 捐献机采血小板同捐献全血一样,对身体没有影响,而且恢复更快。健康人体内血小板数量充裕,一般一周左右就再生一次。捐献血小板的过程是通过先进的成分血单采机从健康献血者血液中采集血小板,献血者的其他成分如红细胞、血浆等同时还输给本人,捐出的血小板在2至3天就可以恢复到采血前水平。因此对人体影响甚微,在捐献机采血小板的过程中,捐献者的血液都经严格消毒的密闭管道套材中循环和分离,每位捐血者每次使用的都是一次性全新套材,不会有交叉污染受感染之类的情况发生。


    根据《全国无偿献血表彰奖励办法》规定,捐献一个治疗量的机采血小板可享受献800毫升全血的待遇,并颁发无偿献血证。按照广州市无偿献血者免费用血规定,无偿献血者无偿献血累计600毫升以上者,本人及其配偶和本人直系亲属临床用血(包括血小板)全部免费。


    血小板成分捐献者的健康标准与捐献全血者一样,①身体健康符:合献血条件且血液检测合格;②年龄18-55周岁,体重,男:50千克以上,女:45千克以上;③双臂血管显露较明显;④能抽出2-3个小时时间到血液中心捐献;⑤血小板计数在150x109/L以上(采集前检测)。

 
    捐献前的准备:①电话联络救助对象;②捐献的前一日不熬夜、不饮酒,前一餐勿食高脂、高蛋白(如牛奶)、油炸及豆制食品,但也不可空腹献血,可吃清淡食物;③一周内没有服用阿司匹林等药物。


感谢大家看完以上,如果身体健康且愿意进行互助献血的B型血朋友,可以联络我们,跪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在@画匣子绘本志 上不定期连载的古风志怪小说《妖绘卷》,最初那期发表于2013年初,因为在实体书上,大概很多人看不到,现在开始慢慢放上来给大家解解闷,都是小故事,比较简单。

作者:七日鸣

之一·枯骨姬

洛阳城外。

骑着骏马的青年正快马加鞭地奔驰在官道上。

落日的余晖已经渐渐变得黯淡,路边的行人也变得稀少起来,偶见晚归的樵夫,步履间也是行色匆匆。

城郭的影子还没有出现在视线里,商凤溪有些着急,万一在城门关闭前赶不回去,就只有在城外住宿了。这荒郊野外,哪里有什么好去处呢。

他已经奔波了一整天,又累又饿,纵使是英姿勃发的少年郎,也已经是风尘满面急需休整的状态了。

糟糕的是,突然起风了,层层乌云将原本就几乎湮灭的夕阳彻底地遮住了。凤溪暗叫一声不好,就在这一瞬间,大颗的雨点已经噼里啪啦地落下来了。

他勒马四顾,一片黑暗,只有空旷的荒野远处,亮着几星灯火,似乎是处庄子,微弱的灯火在这样的雨夜里有着说不出的暖意。他几乎是没任何选择地,冲向了不远处的小庄子。

天空在瞬息间变得墨黑,甚至还夹着隐隐的电光,眼看着雨势就越来越大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停。凤溪没有犹豫,径自在最近的一户人家门前下马,举手叩门,想要在这借住一晚。

开门的是位身着灰衣的老妇,看上去有六七十岁的样子,虽然年迈,精神却很不错,一双眼神看起来格外有神。她听了凤溪的请求,上上下下打量了凤溪一遍,便打开门请他进来。

凤溪进到院里,才有余裕打量这宅院。茅舍泥墙,虽是农家,房子倒很整洁,大概是有什么喜事,正房的檐下还挂了一对大红灯笼,喜气洋洋的。

“夜黑雨大,在这种天气行路的客人可真是辛苦呢,赶快进来取取暖,祛下寒气吧。”

说话的是站在正房门口的老翁,身着青衣,白发苍苍,讲起话来中气十足,看起来颇有些仙风道骨。另有一个面貌平庸的灰衣使女侍立在一旁,看到凤溪注意她,有些局促地低下头去。

凤溪急忙施礼问好。

两人寒暄了几句,在正厅坐定,使女又上来给风炉添了细炭,送上粗茶,凤溪捧着热茶坐了这么一会儿,渐觉身体回暖,便感激地向老翁道谢,老翁却道,“我们这儿平时人烟稀少,难得见到客人,况且借住一晚这种小事,哪里用道谢呢。”他看着凤溪,又赞道,“我看客人风神俊朗,相貌不凡,应是洛阳城中人氏?老头子很久没出过门了,与客人谈谈天也好。”

凤溪微笑,“主家不嫌弃的话,小子自然奉陪。”

与初次见面的人能谈的不外乎是些普通的内容,凤溪虽然不是寡言的人,但心中记挂着事情,此刻却也没什么心思谈天说地,幸而老翁言辞风趣,有一句没一句的,倒也没有冷场。

只是窗外雨势越来越大,哗啦啦的,大到凤溪几乎担心起这茅舍是否结实来了。

老翁似乎是看到他担心的神情,便笑道:“这天雨怕是要下到明天才会停了,客人不要忧烦,漫漫长夜,听老头子讲个故事吧来消磨时间吧。”

这是前些年的事情了。

那时候,也是这样的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有个路过的客商,在洛阳做完生意返家时,途经此地,被大雨困住,便在附近的村民家里投宿。

这个客商呢,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长得相貌端正,人也颇善言谈,进门时正巧就被那家的女儿从窗缝里看见了。

那家的女儿正是春心萌动的年纪,平时又甚少出门,一眼便看中了年轻客商,又加上平日里看过不少才子佳人的传奇小说,天真少女的一腔真情便投射到客商身上了,等到了深夜,竟然瞒着家人,偷偷跑去自荐枕席。

这客商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人,当然不会把一个傻气又不甚美丽的农家女郎放在眼里,但是男人嘛,送上门来的肥肉自然也不会放过。

第二天,客商便告辞走了,临行前跟少女许下诺言,说三个月后来迎娶她。结果呢,可想而知,男人再也没来过。

少女在一天天的等待中变得绝望起来。刚开始为男人着想,为他开脱,也许他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也许他正在筹备婚事,很快就会来了。但后来她终于也不得不承认,那个人也许早就忘记了她。

原本青春的身体,天真的心灵,甜美的梦想,在时间的煎熬中终于变成怨恨,憎恶和绝望。

老翁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凤溪听得入神,义愤填膺道:“这种始乱终弃的男子,当真可恶得很。”

老翁露出一丝有些古怪的笑容,接着讲了下去。

后来过了很久,那个客商再次路过这里,也许是旧地重游让他有些感触,他又找到了当初的那户人家。

令人吃惊的是,当初的农舍变成了气派的宅院,主人穿着绫罗衣裳,丫鬟仆人在院里来来去去,一派繁忙景象,而当初的少女,也不是几近模糊的印象中那样貌粗鄙的贫女,而是雪肤花貌,一嗔一视都别有风情的俏佳人。

佳人见了客商,微讶之后便十分欢喜,言行间竟毫无怨怼之意。

最初的惶恐过后,客商便得意起来,以为少女对其无法忘情,便又拿出当年那一套花言巧语来对付她。

这一回少女只笑不语,将客商迎入房间,推坐在床边,对其嫣然一笑,迷得客商神魂颠倒,两眼只盯着少女不放。

谁料少女关上房门,转头回来,原本的红颜竟变成了白骨!美貌的皮囊瞬间褪去,周围的繁花似锦,转眼变成了荒坟枯骨。

眼前哪里是女儿家的香闺,分明是荒坟累累的野林。

客商被眼前的情景吓得魂飞魄散,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连头也不敢回。

幸好那枯骨女也并没有追上来,他往前跑了一阵子,遇上了路过的行人,得救了。

客商回去之后,大病了一场,在床上躺了几个月,虽然没死,但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据说那之后他再也不敢在夜里出门了。

“对他这种人,这样的下场已经算是便宜他了。”凤溪叹息道,“可惜了那少女,白白损失了性命,变成了怪物。”

“各人有各人的命。”老翁劝慰道,“变成怪物于她而言未必就是坏事,像公子这般人才,自然也有公子的命。”

“人各有命……”凤溪笑了笑,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老人家,这枯骨女的故事,是……”

“公子是想问真假吧……这个故事,自然是真的……”使女殷勤地为凤溪续上茶水,抬起平庸的面庞凝视凤溪,“因为啊,那个红颜白骨的女人,正是我啊——”

凤溪蹭的倒退了一步。

面前的一切都变得阴森诡异起来,看似和蔼的老翁,浑不起眼的使女,自打进了门后就没见过的老妇,在屋檐下两盏大红灯笼的映照下,泛出一种让人发麻的血红色来。

跑!

他不顾外面的风雨,转头就跑,来时骑的马早已不知道哪儿去了,黑夜里看不清方向,他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凭着感觉猛跑。

追在后面的三个东西似乎速度也很快,似乎不止三个,还有什么巨物滑过草丛的声音,咝咝声,空气中有着腥臭的气息,似乎就在脑后,似乎随时都能将他吞噬下去。

凤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好几次他感觉自己的衣襟都要被抓住了。幸好人在危机时会爆发出来巨大的潜力,在又累又饿几乎看不清方向而又风雨交加又丢掉了马的情况下,他竟然跑到了官道上。

这时候他终于有余裕回头看下情况,却发现雨已经停了,草丛也好,树林也好,村庄也好,一切都安静极了。

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但凤溪知道,那并不是幻觉。

对他来说,遇到这些东西早已不是第一次了。也许是福大命大,也许是有什么神明在保佑着,他总算是有惊无险地活到了现在。

虽然逃过了一劫,但身上的衣衫已经被雨淋得透湿,刘海凌乱地黏在脸上,马也没有了,他不用看也知道现在的自己狼狈极了。但这样的夜里,这样的地方,就算有钱,也找不到能打理的地方,而且经过刚刚那一回,凤溪已经不敢再去冒险了。

鬼知道那些路边的人家会不会突然冒出个什么东西来呢。

只有天亮了才能进城,但按现在的状况,湿淋淋的自己只能呆在这荒郊野外,就算没被鬼怪吓死,也一定会发热,生病。

如果在生病的时候再遇上什么怪事,也许就没这么容易逃脱了。

凤溪思前想后,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来,正在犯愁,却看到对面的黑暗中飘过来一盏灯笼。

昏黄的光团,幽幽地,不快也不慢,就像是飘在空中一样,非常平稳地往他这边移过来。

凤溪吓了一跳,待看清楚那灯笼后面隐隐有个高挑纤弱的人影时,才放下心来。摇头笑自己已经变得草木皆兵了。

这时候马车的声音也清晰可辨了。

“哒哒哒~”

宵禁之后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在外面晃荡,这大概是哪家权贵夜游归来吧,这么想着的他,往前走了一点,正想去看看到底是谁家的马车,能不能请人家帮个忙之类的,马车却忽然停住了。

灯笼也停住了,执灯人全身都裹在黑色大斗篷里,看不清面目。

明明官道十分泥泞,那辆车却毫无一点泥星儿,洁净得像是从石板路上驶来的一般。

拉车的马膘肥体壮,毛色油黑发亮,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即使是不懂行的人也知道不是凡品。

黑色车厢上垂着的锦缎镶边竹帘,被一只白皙纤长的手轻轻挑开,同时,一个带了点儿不仔细听就听不出来的细谑的冷淡声音从车里飘出来。

“要是让那些坊里酒肆的胡姬们看到你眼下这幅狼狈模样,不知道她们认不认得出那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凤溪公子?”

“三郎!”

凤溪像是遇到了救星一般!顿时觉得全身都松散了。

“凤溪公子的情形看起来不太好……”执灯人挑高灯笼,露出了一张标致的面孔,金色眸子在夜里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小兽一般。

凤溪郁闷了,那灯笼上明明写着“谢”字样,自己为什么完全没有注意到呢。

差点就把夜呼当成奇怪的东西了。

说起来,也是没办法的事,夜呼,也就是眼下的执灯少年,天生的一头银发在晚上太过显眼了,为了不惊吓到别人,裹起来反而显得比较正常。

被夜呼扶上马车后,凤溪安心地被裹进温暖的毡毯里,回过神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三郎,你又出去做事了吗?”

被商凤溪亲昵地称为“三郎”的青年,看上去不过二十三四岁,身材修长,皮肤白皙到了一种苍白的程度,相貌虽然可以用英俊来形容,整个人却给人一种慑人的冰冷感。

是个看起来很冷淡的人。

事实上也的确很冷淡,面对凤溪充满关怀的询问,他一句话也没说,只点点头算是回答。

凤溪却毫不以为意,反而彻底放松下来,靠在堆锦引枕上,没多久便沉沉地睡着了。

谢绎看着沉睡的凤溪,微皱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

嘴角露出了极轻微的一丝笑容。

转瞬即逝。

马车继续缓行在官道上,那一盏旧纸灯笼的光茫极微弱,却像是能照亮这世间一切的黑暗般,将官道两边浓得化不开的黑暗,都远远地逼退到一旁了。

仿佛这世间,就只有这辆马车的存在才是真实的。

除此之外,一切皆是虚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无法归类
期待已久~

天闻角川第一批超弩级原创轻小说

万众待望 即将登场

 

1526份来稿中脱颖而出的精炼之作

天闻角川国际运营团队诚意打造

本土原创小宇宙全面爆发

热血之心,新锐之气;非常之力,非常之作

2011,让我们一起缔造中国轻小说元年

 

天闻角川第一批原创轻小说图书今日正式亮相啦!历经原创团队倾力打造的4部轻小说作品,涉及科幻、校园、推理和战斗等流行文学题材,无论是从文字还是插画上,都力求带给读者酣畅淋漓的阅读乐趣!这四部新作将于五、六月间先后面市,天闻角川官网还将于本周推出新作的试阅读功能,让等待了许久的读者先睹为快。

 

《耳食者》

著者:王雨辰 绘者:KAN 上市日期:55

内容介绍:

神级的吐槽技能,冰上轮舞般的阅读享受

王雨辰继国内首部点击率过亿作品《异闻录》系列后奏响本土轻小说第一华章

家里蹲的二流小说家,在外出散步的路上捡到一个以听故事为食的十四五岁神秘少女,于是开始向她讲述一个个奇异的故事。贫弱的二流作家和人生负犬警察如何卷入一个充斥着各色怪人的神秘不死家族争产闹剧?看起来像有恋尸癖、恢复力小强级的脱线杀手和一颗聒噪的美女头颅之间有着怎样吊诡而又动人的爱情?一个贫穷笨拙倒霉可怜的神灵如何依靠一群有着各种奇怪癖好的人类去解救即将迷途的“儿子”?本书想要讲述的就是一群从事特殊职业,隐藏在人群之中的所谓妖怪的故事了。

 

 

《最终之钥的碎片》

  著者:姚远 绘者:ky  上市日期:55

  内容介绍:

起点白金作家重磅推荐,Sneaker文库御用插画家加盟

充满轻松气息,不脱线的超能科幻故事启动!!

故事讲诉的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在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之后,种种奇妙的经历。无论是与女主角的相识,还是与几位有趣的“古怪人物”的小摩擦,遇到种种看似荒诞,却又并非无理的事情,让情节充满趣味。而进入高潮之后的剧情,则激烈又不失动感,无论战斗还是对白,都丝丝入扣。

 

《梦想收购店》

著者:陈维 绘者:NEWREIN  上市日期:65

内容介绍:

如果这世上有“梦想收购店”,你是否也愿意前来变卖?

台湾九歌少儿文学奖得主陈维携轻小说力作华丽驾临!

90后新人类的完全梦想指导手册

  没有魔法、超能力、怪兽设定的现实世界是否真的那么无趣?
  当平凡少年孟宇飞踏进这家神秘而古怪的店铺时,他的世界开始往非日常的轨道倾斜。
  “你缺钱吗?你渴望得到什么吗?梦想收购店长年收购大小梦想,质量优劣不计,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只要你愿意将梦想变卖,本店可以满足你所有欲望!”
  梦想究竟价值多少?

 

《洛伊丝——不可思议的海之国度》

著者:春日幽铃 绘者:刘枭羽  上市日期:65

内容介绍:

7届金龙奖最佳脚本奖得主春日幽铃最新力作

   少女们的梦想与友情,新世界超能力战斗剧开幕!

朵莉丝是个满脑子古怪幻想、喜欢冒险与挑战的火星少女。在这个“没有海洋这种东西存在”已成为人们普遍常识的世界,她却始终坚信自己有一天能见到真正的大海。

一天,她阴差阳错地拿走了好友的海船模型,因此被莫名其妙地卷入了一场海船上的魔法乱斗中。

那些自称洛伊丝的人们,究竟有什么来头?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魔法,难道真的来自那向往已久的海洋世界? 少女朵莉丝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童话给人的印象总是美好的,带着暖暖的阳光气息。
很少能与流血这种暴力的词语联系在一起。
这本流血的童话,讲述的就是一个个关于人心的暗黑而暴力的童话。

雨辰是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人,明明是并不算新鲜的题材,却让他讲出特别的味道来。
关于吃人,远的可以追溯到悲惨的伯邑考,近些的有鲁迅的狂人日记。

《杜松树》就是这么一个离我们很近的故事。
雨辰驾驭文字的能力无疑是一流的,篇头绘里的生活,让我从文字上感受到了那逼真的场景,抬起头可以看到天花板上肮脏而缓慢的电风扇,甚至闻到了那闷热潮湿房间里传来的汗酸味,隔壁邻居家锅碗瓢盆交织着孩子哭闹声的噪音。
接下来出场的每个人,绘里,凉笑,介一,龙泽,夏少元,几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里,都出现过像他们这样的人。孤僻的,优秀的,平凡的,骄傲的,严肃的。看上去都无论性格还是家庭,都没有什么交及,却被一条条隐密的暗线连结在了一起。
那一条条线指向的源头,是沉睡在杜松树下的少女。

她长发遮脸,有着最清纯的眼睛,轻哼着古老的歌谣:
“妈妈杀了我,爸爸吃了我,
兄妹们从桌下拣起我的骨,
埋在冰冷的石墓里。”

你知道人肉是什么味道吗?

 

附:当当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26924&ref=search-0-mix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16 07:29)

好久没写博客了。

今年开始有一点紧迫感,不能够像以前那种心安理得的面对有些事。

情人节那天,独自站在江边很久,看天色一点点暗下来,远处的灯光次第亮起来,是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的一天。

江边谈笑的小情侣有他们的幸福,我也有我的幸福。

看渡轮渐渐驶过来,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

平时只是看着它来来回回,换一批又一批乘客,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看它开走,总觉得有些遗憾。

于是在快开船的时候,我跳了上去。

夜里驶在江上,感觉是很有趣的,只是江风太凉,纵使裹紧了大衣,仍然浑身冰冷。

对岸是个相对陌生的地方,白天的时候我曾经搭船去过,自己转了半天,迷路了。那里有一条很日剧感觉的路,天气晴朗的下午,山下智久扮演的青葱少年会骑着自行车从坡上迎面冲下来,就是那种感觉。

我和狸子称其为“山下智久路”。

后来就很少去对岸了。

只是每当我站在岸这边时,总会想,那条路不知道变了没有?

狸仔已经回去了遥远的乡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聚。

但总会有这么一天的。

夜晚的码头是黑色的,看起来冷冰冰的,灯光很黯淡,间或有一两个等船的人,抽着香烟,来回踱着步子。

很快,我便乘着来时的那艘船回去了。

返程时完全感觉不到江风,这样很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7 16:10)

刚看了一篇关于海的博文,有感而发。

 

我小时候生活在北方内陆,从来没有见过海。

第一次做关于大海的梦,我还记得片断,梦到自己潜到海底,捡了许多贝壳。

我对捡贝壳简直是情有独钟,即使是河边的贝壳……不管捡完之后是扔到角落里还是扔到垃圾筒,当时总是兴致勃勃的。

我想起七八年前,我第一次看到大海的时候,有点失望。

那是市区的海,没有干净的沙滩,颜色也不是那么蓝,旁边的是石头砌的堤岸,还有一种形似蟑螂的虫子,海边的石头上爬得到处都是。

那次我连贝壳都没有捡。

后来又陆陆续续往镇上的海边去玩,好歹是有点海边的样子了,有沙滩,有螃蟹和小鱼,也有很多贝壳和螺,还有退潮时被留在岸上的水母,透明的一坨,看起来很有趣。

基本上我每次都会捡一些玩玩。

 

上次回家时,和家人一起去了东海岛,之前没来过这里的海,印象一般般,每次我来海边都遇上阴天,虽说免了日晒之苦,色调自然也不好看了,天是灰色的,海是灰蓝的。

不过这回收获很大,大家一起大沙滩上挖了很多蛤蜊,用海水养着,带回家足足吃了好多顿……

其余捡着玩儿的贝和螺,好像回来都被扔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aff
原著 :七日鸣
策划 :花城出版社
制作 :凌霄剧团
监制 :琳琳 小鼠弟 七日鸣
编导 :纪川久
后期 :恋飞絮
原画 :线团狸
海报 :七日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

Cast
夏至 :纪川久
清明 :七公子
遥  :忘川草草
久远 :斑马[决意同人]
久远哥哥 :紫断殇 [紫家大院]
久远父亲 :木成 [木成工作室]
绫儿 :兜々.緈鍢
白无常:天海无贝
无赖 :冰糖金针菇[10音社]、月冷川寒[月玲珑]
女仆 :阑珊、紫纯云依
宾客 :饕餮[华音社]、海诺
报幕 :痴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Online & Download
Tudou在线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tg8fMdlqKTI/
Rayfile下载
http://www.rayfile.com/zh-cn/files/8971f430-f365-11df-891f-0015c55db73d/


原文在线阅读

序章 初遇清明
第一个故事 屋魅

本作品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
所有音乐及素材均来自互联网,
本作品仅供配音广播剧爱好者学习及交流使用,
未经许可禁止用作任何商业用途。

凌霄广播剧团

http://lingxiao-gbj.5d6d.com/bbs.ph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