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蔻蔻梁
蔻蔻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3,405
  • 关注人气:1,3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想说......
我用的是不求甚解旅行法
所以你们从我的文章里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知识

我用的是自学不成材拍照法
所以你们从我的照片里也得不到任何光影的享受

之所以还是继续会看
完全是因为臭味相投的缘故啊
我跟他们玩

KIKI

她老了以后变成雀斑古怪老太婆

上官小乖

她完全不乖

王小甜

她就是一个she is but she is not

小杨

他是个拍照片的,努力不长成泡泡脸的人,说话不太听得懂

老虎

他说他并没有圆头圆脑,而且"其实是爱旅游的"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辣条很便宜,连分手的小学生都买得起。

食物是有抵达力的。辣条的抵达力量就能直通寨子里,旺旺雪饼能到村,康师傅能到县,优之良品也许已经覆盖到省会城市以及二级城市了, GODIVA的70%可可脂的黑巧克力只能触及北上广深和东部富裕城市,鹅肝酱夹心小饼的力量充其量只能抵达北上广深最贵的那家超市的收银台。

辣条应该是没什么食用价值的零食,制作卫生情况也堪忧。但在一个金字塔里,基部的人数总是最多的,所以它一定比鹅肝酱夹心小饼有名,还有名得多。它有名之后,就可以推出豪华版辣条,寨子里的卖1快钱一包,省城版的卖8.8元一包。

于是省城人民也开始吃辣条,毕竟一块GODIVA巧克力抵几包辣条了,一口就没了哎。一包辣条可以全办公室分着吃呢。

谁耐烦总去吃鹅肝酱夹心小饼。买它,还得加冰袋,还得立刻吃,还得拆一堆包装,最好配上酒,家居服也得穿好看点才能配上吃这种一口就要50块钱的零食吧?

所以我们会吃辣条,但我们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多吃辣条,因为稍微读过点书的人都知道这东西意思不大。

但人总有馋的时候吧?

吃零食又不是富裕地区富裕人群的专利,广大人民群众也有吃零食的需求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30 00:44)
标签:

杂谈

每一次分享会上,都有人问关于单身的女性旅行者的安全问题。就着南日那个强奸的事件,跟各位姑娘说点真心话。

面对男性不怀好意的骚扰,我曾经是一个天真得近似蠢,软弱得近似窝囊的女孩子——一直到二十多岁,在土耳其的大巴扎里,那个摊主拉着我的手摸来摸去说“你戴这条手链好看极了。”心里一直恶心,也一直想努力把手抽回来,但那种觉得“这样会不会让人家很下不了台”,“也许人家没恶意呢”的想法,就让我一直把手让人家摸着。

我当了8年记者。还是个初哥的时候跑文化线,那些“老师”们动不动就搂着肩膀拉着小手亲热地说,小梁啊,老师带你去看一个新作品。我不敢甩脸,总觉得人家是老师啊,人家“也许没恶意”呢?结果某个“老师”某天半夜约我去大梅沙“游夜水”,我虽然拒绝了,心里还不是有某种莫名的惶恐?

所以我实在太理解受害者那种无知和无助了。不是说无知无助就有理,无知和无助是蠢,但蠢并不等于可以活该成为猎物。想跟各位女孩子说,现在的社会风气只有比过去更糟糕,关键时刻哪怕变成一个过激的泼妇,也千万保护好自己。更何况对于性骚扰,对他们怎么泼妇都不过分。

年少时候的蠢案例太多了,不一一列举。以此开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蚕宝宝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生物。鉴于电影界也有鬼娃午夜杀人这种巨著,我大约也可以接受这种可怕的东西被冠以“宝宝”的头衔。

小时候,老师要求写养蚕日记,养过几次蚕宝宝。之所以养过“几次”,是因为每一次我的蚕宝宝都不得好死,它们要么就是莫名其妙僵死了,要么就是被蟑螂吃掉了。吃得干净的,只留下一张黑褐色的嘴壳,在纸皮盒子里咕噜噜地转,仔细看,还能看到獠牙的形状,非常可怖。遇到胃口小的蟑螂,就剩下半拉子肥厚的肉身,露着黄色的,稀拉拉的内脏。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然而你们真的喜欢蚕宝宝吗?它长得还比不上菜青虫呢。

作为一条肉虫子,基本素养至少是长得足够胖吧?然而从比例上说,菜青虫至少整条都是圆滚滚的,而蚕宝宝只有一个巨大的头身子却是瘦瘦的。然而这样瘦的身体,摸起来也是软绵绵的,把它翻过来,就使劲地用它的小短脚卷着我的指头,很需要一点力气和尖叫才能把它甩下来。


蚕宝宝的脑袋平时缩缩的,显得比较圆,还稍微有一点摸样。一旦它开始吃桑叶,使劲儿地把头仰到后面去,后脑勺就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26 15:18)
标签:

杂谈

我对这件事的记忆确切无比,虽然人人都觉得两岁半的小孩不应该拥有这样精确的记忆。

这段记忆开始的时候,我就被放在爸妈的大床上。因为床很高,我也下不来,所以老妈没空管我的时候,大概就以床作为监狱,把一个早慧的小孩困在床上。

 

床真是大啊,没有人的房间真是大啊。长大以后去旅行,每次走在旷野里的时候感觉都很熟悉,就是那种被放在一张大床上的感觉,茫茫的,却又觉得怎么都可以。

然后我想拉屎了。

小时候被屎憋住的感觉和长大之后所谓人有三急感觉还是不同。肚子胀胀的很烦躁,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从床的这边走到那边,那边走到这边,没用。

突然,屎就被拉出来了,兜在裤裆里。

真舒服啊,可就舒服了那么一秒,新的不舒服开始了——当我在床上走动的时候,总有一个东西在裤裆里坠着,还不时碰到屁股和大腿,那种只被碰到一点点的感觉真难受。我又烦躁了。

隔着裤子捏了一下那团东西,发现它跟井边的软泥巴一样,可以随意捏成各种样子。想了一会儿,我决定把它碾成一个平平的饼。

不是说会使用工具是人区别于动物的最大进步么?这种本领是与生俱来的。那天,以自己的屁股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4 18:33)
标签:

杂谈

 

“那么,标哥有没有请你喝他的老八仙?”在潮州喝茶人的圈子里,标哥的名字是响的。说跟标哥喝过茶的人多半会被问这个问题,回答若是“没有”,问的人自然知道——你这个人嘛……至少在喝茶的那天……不是很对标哥胃口。

老八仙是标哥的命。

它是生长在乌岽山海拔1280米处的一棵老八仙茶树,属于桂竹湖村茶农柯礼群家的茶园,树龄过百年了。单丛茶个性强烈,就算是同一品种,在邻近地块种植,单株制作出来的风味也有各自的特性。这株老八仙附近也有几棵大的八仙茶树,唯独这棵茶树做出来的茶对了标哥胃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上图所示,这东西是蟑螂药。家里小龚阿姨买回来的,第一次使用的时候,家里真是尸横遍野。

德国小蠊这种蟑螂虽然个子小,可恶程度跟所有大蟑螂是一样的。它们的幼儿时期更讨厌,芝麻大小,又滑又扁,怎么拍都拍不死。非得按住了一碾,然后恶心得擦半天地板或者桌面。

自从某人留下的阻碍蟑螂前进的奇门遁甲之术失效以后,我又开始跟这东西斗法。有时候离家十数日想饿死它们,结果纷纷跑去邻居家讨生活,我一回来,它们比狗还尽责地就在各种角落里摇摆它们的触角。

所有我决定再屠杀它们一次。
问题是我家还有另外一种长成下图这样的东西
这东西是酵母。其实这包是新的,旧的那包跟蟑螂药长得一模一样,还是用透明小口袋包装的,没有任何标示。

我掏出那包黄色小药粉,这到底是蟑螂药,还是酵母?闻了一下,有某种炒米的香气。酵母?可蟑螂药可能也很香啊,蟑螂又不傻,好端端怎么会去吃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7 21:38)
标签:

杂谈

T生是个老实人,朋友圈里基本就是这样公认的。之所以有“基本”两个字,是因为我多年来都企图撕下他若愚面孔,掏出背后的大智,跟大家说:瞧瞧这个披着羊皮的狼。

“我买了点食虫的植物。”某天T生很神气地说。
“猪笼草,茅膏菜呗,恶心!”我自发攻击。

“不,有其它的品种,很可爱。”
“会饿死吧。还是说你还得给它们买点小虫喂喂?很恶心。”

“不会饿死。它们是自己捕虫的。”
“你家有个屁虫。全部会饿死。”

“我查了,它们有适合的环境,潮湿,积水,这样就会有蚊子,就有虫,就不会饿死。”
“哟,你为了养捕虫植物你还把自己置身于蚊子包围圈啊。傻不傻。”

“不会咬我的。”
“你以为蚊子笨哦。放着自己的食物不吃,跑去给捕虫植物当食物。你家那么大,它们都飞到迷你捕虫植物的小嘴里?到时候你家一堆蚊子,你被咬死,你的捕虫植物都饿死。”

“……听说你最近在织毛线围脖对吧?”
“对, 怎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咖啡店。全套西服男在我面坐下,身体往椅背上一靠,身体160角,仰面打电话,脖子柔性相当好,后勺几乎到背上。大腿柔性也相当好,岔开成巨大角度,隔着小桌子,迎面扑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19 11:01)
标签:

杂谈


 
都知道山西有空寺,却不知道在崇山峻岭的林海里,有个空村。和空寺一,整个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经常自持智商高,这智商里至少过半是后天和老妈斗智斗勇的过程中积累起来的。
最近有一件小事又把朕惊出一身冷汗。
话说数月前在山西旅行,夜里收到老妈一个微信消息:
“在吗?”
这绝对不是太后跟朕打招呼的惯常方式,于是回答了个“在”。
“手头方便吗,找你借点钱。”这是第二个消息。
当场就炸了,你奶奶个熊,哪个王八羔子敢盗我妈的微信号,骗钱骗到我的头上来了。于是立刻一个电话打给老妈,想告诉她,贵宝号已经被盗,你要小心江湖险恶呐!

没想到老妈吱吱咕咕地笑,说没有盗号呀,就是你妈我想找你要点钱花差花差,爽吧爽吧,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一个一直在财富上睥睨你的老妈,居然问你借钱,是不是立刻要倾囊?
当时掐着大腿想,给老妈的钱呐,通通是一去不回头的呀。想当初,某年过年给她钱她不要,为了宽老妈的心,于是向她灌输一个思想:你看反正你就我一个小孩,你的最终不也还是我的?
老妈眨巴了一下眼睛:“那可不一定~~~~,我可以都花掉。”

于是那晚就倾囊了一下。这事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