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行者
独行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027
  • 关注人气: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12-26 03:25)

我这边起风了

你那边也该起了

早晨我洗了头发

未干透的发梢有夏日的

温暖,托风捎给了你

 

我坐在车里

日历上冬至小雪已过

但立汤路上一片雪没有,落叶

追着车轮飞

国贸立交桥上都是车

我堵在桥上,我猜,你就在这周围的

哪一辆车里

 

三里屯小酒吧里,病态女人

唱着病态的歌

我不喜欢热闹,也不常来城里

但我想你一定来过

这是我唯一喜欢的理由

每个杯子都形迹可疑藏了你的唇

 

首都机场的走廊

商场里的电梯扶手

我猜你都来过,于是我的脚欢喜的

进去你的脚印,我的指纹害羞的触碰

你的掌纹

真好,我们这么近呐

 

橱窗里模特不说话,总有个是认识你的

总有个知晓我在找你

是的——

总有一朵云知道我在盼你

总有一粒石头连着我们的脚

总有一个杯子使我们唇印相扣

又遗失在红尘

 

总有一天,你老了

岁月刷白头发,眼神智周万物

贪恋清晨日光,也不再惧怕夜阑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4 06:05)
标签:

情感

我添上去是山巅之尘

你落下来是繁花城池

山少一粒尘还是山

心丢一座城就空了

 

你的城

装不满我想说给你听的话

你来了

我却做了落荒出逃的哑巴

 

镜像里的女人抽去了灵魂

她心上的墓碑刻着未亡的名字

过去他活着,现在他活得像死了

 

你和他不一样

你只会越来越热烈的活着

这个清醒得像疯子的女人,一厢情愿的

轰烈绽放,她深知——现实里的一滴雨

就会打个稀烂

 

——可是你说,

这无始无终、无依无靠的爱,是至满大福,

还是自欺欺人的绝望游戏?

我会缄默至死,如果那时还记得,

你的名字就是来世我开启这婆娑世界的钥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5 06:05)
标签:

杂谈

你见过美人鱼么?

从深海里爬上岸的沾满咸腥的欲望气息,原始的、生野的、粘的……拖着拍打的蒲扇巨尾,蠕动伸缩的身体攀爬过沙粒,水蛭般匍匐前进。她身后的每一滩粘液,都留下一汪欲望海洋,滋生出春的嚎叫。

你试一试这触感,抓一只蜗牛,让它爬过皮肤就知晓了——不动声色中颤栗、站立起来的毛孔。软体动物独有的性的魅力,像极了男女性交时黏合的隐秘的器官粘膜。生长于女人身体,是夜色中最肥沃的土壤,雪绒花的光辉照亮了男人漆黑的瞳。

比女人更迷人的美人鱼——上半身是女人,下半身是未开化的野兽。细柔的嫩肉,包裹在铮铮盔甲的鳞片里,吸取陆地山川之灵,汲取深海精液,生长成天地间独一无二的欲望之兽。

我没见过美人鱼,我只见过你,我的妻!

你已使我永生,我看着你——你的身体就是我的信仰——胜过所有真理和宗教。没有人能如此刺激我的眼睛,刺激我的心脏,刺激我的睾丸、阴茎,亲爱的你——你使我着火了。

我愿为你烧成渣滓,丢弃尊严跪地朝拜,像一只发情的野毛驴见到心爱的小母驴,嘶鸣、露出丑陋的大板牙,四蹄朝天在稀泥里打滚。

我想要抱紧你,把你塞进我身体里。

你吃了我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4 03:19)
标签:

杂谈

镜。

毛茸茸的镜,照亮远古蛮荒的欲,男人爬上来。

镜子,镜子说,她看不到男人的脸。没有脸。有翻涌吹嘘的蜉蝣,有蠕动爬行的虫,有没心没肺的兽。

河鱼的鳍,铮铮鳞甲里软的身体,野兽毛发里器官悄然蓬勃着,植物在交配、花朵可以无遮无拦。原始的不知羞耻的模样,几生几世进化前的。它们多骄傲。

毛茸茸的镜,长在女人的肉里,天赐的镜子。

照不见脸。没有脸。

是男人前世的前世的形,是禽兽今生的今生的魂。骁勇慈悲的龙,千年出一条。她和龙只飞翔了一次,却吞下了虫兽千万、羞耻千万。

精液填平了海,浪花高耸是阴茎咆哮。

她动了动镜子,大海风平浪静,精液在海平线泛白,霞光照成你唇上口红一抹,又一抹。

妓女,你永垂不朽,你嗜精而存。

是镜子。比过照妖镜,一照就现魂儿的摄魂镜。

来——你来——来,来呀,爬上来。男人,来毛茸茸的镜子里,让我来,好好看着你的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7 23:07)
标签:

杂谈

  ——纪念北京航空博物馆荒草坪上没有标牌的不说话的战士

 

在那个挨临过年的暖冬的下午

我来看你们

这是第几次,我没计算过

我们默契十足,任何时候你们

都在,在那动静不变、经纬明确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21 15:33)

     就这一回

     叫骄傲的魂儿

     沉入淤泥破碎  

     你搭理不搭理

我只管在你脚下  自顾自摧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3 06:43)

    

清风拂夜灯,幽暗帐帘处。

一抹微光,一壶茶香,合衣倚案独思量。

 

异乡终为客,水土难相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3 05:42)
标签:

杂谈

冬时暮色飞白絮,秸秆檐下发琼枝。

转纤指,蹙眉黛,翡镯映照碧波浅。

红烛点亮,疏影断望。

雪融春回兮,红颜新妆君归兮?

 

远山微茫残里照,庭院旧梅落新红。

风萧萧,它独娇,一树对弈天地绝。

怜它茕茕 ,她影清清。

雪融春回兮,红颜迟暮君归兮?

 

釉色青青,梦回向年,朱唇壶光一点红,赖醉假寐欺君吻,盎盎未央兮。

云鬓萋萋,梦回向晚,泛煮对饮三春绿,良辰静水夕曛淌,昭昭无央兮。

萧郎猗猗,梦里向前,面若莲开净如雪,雁回君至潋滟笑,切切夜央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31 17:38)
标签:

杂谈


每天醒来,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学会对她微笑。每次吃饭前,问自己的肠胃,最想念的是什么,并满足它;在受到伤害时,伸出双臂,自己拥抱自己,用手爱抚心脏,告诉它,你在身边且永远爱它;要是哭了,自己学会替自己擦干眼泪,闭上眼睛,不让它看到疼痛;被人轻看,不卑不亢的还击,并给予自己赞美。自我认为是最棒的。

假若存在不能逆转的缺陷,接受它的存在。

假若看到内心的傍徨,静下来抚慰它。

假若心碎了,捡起来,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8 22:04)
标签:

杂谈

 

两个人的房间,一个人随意敷衍着吃饭,自己和自己说话,冷了张开双臂拥抱自己。和单身的日子似乎没有区别。另一个人不过是影子一般的存在。不再关心对方是否吃饭,不再说甜腻的情话,以及暧昧的肢体语言。那些因为深爱着对方的爱屋及乌,因爱付出的一切言行,在爱情停止的刹那,全部终止。

没有争吵,只是遵从心里的声音,抗拒和排斥。用坚硬的壳把自己包裹起来,刀枪不入。不再付出,亦不再有伤害。像荒野一株自由生长的植物,被赋予生命,却形同虚设。做爱是唯一的交集,如同植物必须的雨露,不可缺失。

 

沉入深海幻觉之前,最后的垂死挣扎。濒临死亡,感情消亡的前一秒,最后汹涌的潮状呼吸。胜过歇斯底里的吵闹。这是恋人之间真正的自相残杀,杀人不见血,每一次出击,却都准确无误,命中要害。

半夜她被声音惊醒,感觉到枕边的他胃病突犯。转了个身,继续睡去,对他的疼痛视若无睹。凌晨他还未回家,她独自洗澡,换上睡衣,慵懒的爬上床睡觉。半夜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随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