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旧按:

最近又有人翻出了《推背图》44象,所谓“双羽四足”来意淫了。

关于这个所谓的44象“双羽四足”,图片可以看这里:

http://2.im.guokr.com/Qgt28J3d505rZXHY3j8PxlqIZpZfff4uYqSlHz6GRvKAAgAAwAMAAEpQ.jpg


这事儿不免让我想起以前给南方都市报写谶纬专栏(嗯对,就是“谶热简史”)的时候,也曾经讨论过《推背图》的问题。原文如下——


《推背图》是中国古代谶书中最为一般人熟知的一种。至今在互联网上议者甚多,不少人“惊呼”古人竟有如此预测能力,也有人尝试续作,有意让这个预言神话继续发展下去。

可惜,《推背图》说道底是一些文化水平并不很高的“民间学者”以事后诸葛亮的身份编造的顺口溜,稍微推敲一下就不难发现其中的问题。这个问题,在《推背图》“还没有的时候”就出现了。

据说,袁天纲和李淳风是一对同窗好友——这次他们又不是师徒关系了——都有洞悉古今的能力,两个人背对着背,一个写谶,一个作图,共同完成了这份《推背图》。不过,麻烦的是,尽管这两个人都没留下确凿无疑的生卒年份,但从各种材料推断,袁要年长李至少30岁,让这样两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4 22:01)
标签:

杂谈

如你所见,果壳网编辑团队又一次打开了这扇门。招人。

我们上一次招科学编辑是整整一年前。当时我引述莎士比亚的台词,如亨利五世在阿金库尔的原野上对士兵们说,人老了以后记性会不好,可是他即使忘去了一切,也会分外清楚地记得在那一天里自己干下的英雄事迹。

这英雄事迹如此壮美,一年的时间根本不够。接下来,我们会为之投入更多。我们正在快速切入一个急剧变化的领域,在这急剧变化着的时代里。我们在赢得一场战役之后,立即转入新的战役。我们在每个新的战场上,总是部署着最适合的阵仗。如今每个人都能看到,因为过去的努力,我们改变了一些人,改变了一些事。现在,将是更多人和更多事。

这道门,不是为别人,而是专为你设下的。现在我把它打开了。门的里面或许是狂风和暴雨。但正如莱蒙托夫所写:在风暴中才有着安详!

现在,和我们一起,在风暴中创立功业吧!


我们在等待:

科学编辑

(心理学、数学、物理、临床医学方向)

 

我们想请你:

1、编辑、采写科学主题内容;

2、参与策划、建立重大话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重要但纯粹的自然科学发现,在社会化媒体上能产生多大的热度?春节假期里,“引力波”成了爆点,果壳网微信账号11日深夜推送的文章《今晚的“大新闻”到底说了个啥》,发布不到24小时,阅读数达到 200万,点赞近2万。果壳网微博主账号的同题推送累计转发超过13万次,评论超1万,赞超4万,总浏览近3000万,总涨粉6万左右。这个规模的数据,在整个社会化媒体领域中算相当不错了。以去年的数据规模来看,预计可以进入全年所有公众号文章的前1000强。

作为一个基础科学前沿话题,这篇“引力波”文章的发酵速度前所未见。一位身在海外的年轻天文学者甚至激动地电话我,表达对这个数据的惊喜。那么,这样的“百万 ”又是怎么生产的呢?

积累
厚积才有可能薄发

1月中旬,果壳网开始进入“引力波”这个选题。这个项目的研究者有上千人,其中不少来自中国。找到恰当的科学家、形成平稳的选题视角,对而言当然不是什么难事。微博直播也在准备当中。果壳网自2011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些人在做新闻操作层面的讨论,吴也好吕也好,恕不苟同。说一点个人看法。

这些批评是建立在传统的新闻生产、传播条件下的。但目前的——尤其是社会化媒体成为主要传播介质的状态下的信息生产和传递方式,决定了它不可能要求每一个生产者压制个人身份,变成纽约时报式的信息传递者。很可能连提这个要求的立场都没有了。

社会化媒体本来就是更短平快,更刺刀见红的各种力量的博弈场。着力点应该是促成平台层面的动态平衡,而非单点的新闻理性。或者,说得再确切一些,这样的新闻理性即便存在也只是动态平衡(可能很小)的一部分。从后续的讨论来看,我们是可以观察到平台层面的动态平衡的。

(当然,上述讨论未考虑外部力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说得都对。但在目前的信息流通环境中,说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用。它们很可能已经从根本上被颠覆了,五年十年而已,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改变。。。

我还记得自己决定从东早跳槽到新京报的那个时候,曾有个念头一闪:或许会为这个机构一直服务下去吧。。4年以后我离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些人在做新闻操作层面的讨论,吴也好吕也好,恕不苟同。说一点个人看法。

这些批评是建立在传统的新闻生产、传播条件下的。但目前的——尤其是社会化媒体成为主要传播介质的状态下的信息生产和传递方式,决定了它不可能要求每一个生产者压制个人身份,变成纽约时报式的信息传递者。很可能连提这个要求的立场都没有了。

社会化媒体本来就是更短平快,更刺刀见红的各种力量的博弈场。着力点应该是促成平台层面的动态平衡,而非单点的新闻理性。或者,说得再确切一些,这样的新闻理性即便存在也只是动态平衡(可能很小)的一部分。从后续的讨论来看,我们是可以观察到平台层面的动态平衡的。

(当然,上述讨论未考虑外部力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说得都对。但在目前的信息流通环境中,说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用。它们很可能已经从根本上被颠覆了,五年十年而已,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改变。。。

我还记得自己决定从东早跳槽到新京报的那个时候,曾有个念头一闪:或许会为这个机构一直服务下去吧。。4年以后我离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些人在做新闻操作层面的讨论,吴也好吕也好,恕不苟同。说一点个人看法。

这些批评是建立在传统的新闻生产、传播条件下的。但目前的——尤其是社会化媒体成为主要传播介质的状态下的信息生产和传递方式,决定了它不可能要求每一个生产者压制个人身份,变成纽约时报式的信息传递者。很可能连提这个要求的立场都没有了。

社会化媒体本来就是更短平快,更刺刀见红的各种力量的博弈场。着力点应该是促成平台层面的动态平衡,而非单点的新闻理性。或者,说得再确切一些,这样的新闻理性即便存在也只是动态平衡(可能很小)的一部分。从后续的讨论来看,我们是可以观察到平台层面的动态平衡的。

(当然,上述讨论未考虑外部力量的影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说得都对。但在目前的信息流通环境中,说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用。它们很可能已经从根本上被颠覆了,五年十年而已,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改变。。。

我还记得自己决定从东早跳槽到新京报的那个时候,曾有个念头一闪:或许会为这个机构一直服务下去吧。。4年以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些人在做《苍穹》新闻操作层面的讨论,吴也好吕也好,恕不苟同。说一点我个人的看法。

这些批评是建立在传统的新闻生产、传播条件下的。但目前的——尤其是社会化媒体成为主要传播介质的状态下的信息生产和传递方式,决定了它不可能要求每一个生产者压制个人身份,变成纽约时报式的传递者。很可能连提这个要求的立场都没有了。

社会化媒体本来就是更短平快,更刺刀见红的各种力量的博弈场。它的着力点应该是平台层面的动态平衡,而非单点的新闻理性。或者,说得再确切一些,这样的新闻理性即便存在也只是动态平衡(可能很小)的一部分。从后续的讨论来看,我们是可以观察到平台层面的动态平衡的。

(当然,以上讨论未考虑外部力量的影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说得都对。但在目前的信息流通环境中,说这些一点用处都没有用。它们很可能已经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全球转基因农作物发展现状和未来展望国际研讨会新闻发布会。

下午参加全球转基因农作物发展现状和未来展望国际研讨会新闻发布会,转基因领域许多中外大拿在场,我提了两个自己很关心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提给Marc Van Montagu的,这位根特大学发展中国家植物生物技术研究所创始人是去年的世界粮食奖得主。我的问题是,现在,在世界范围内,包括美国,转基因新品种的上市成本都在增加,无论是时间成本,还是金钱。这样的情况导致技术逐渐向大公司集中,比如去年和您分享世界粮食奖的Fraley先生所在的公司。您觉得这样的趋势,对转基因这个领域来说是否是健康的,如果不健康,那我们是否有机会改变?

第二个问题是提给在场的所有专家的:基于上一个问题的现象描述,上市成本在快速增加,总的来说,转基因技术面临的问题正越来越严重,可以说已经陷入了一种困局。但我们知道,生物农业技术包括很多方面,转基因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果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其他的技术会不会出现转基因现在面临的困局?如果存在这样的风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某群里正在就这张照片展开。。。图说闯作大赛。。。泥马。。。

原力与你同在!

谁tm把按钉到处乱扔

给我五个香蕉

同志请出示驾驶证

“我今天带纸了,所以不用洗手!”

“都别争了,屁是我放的”

抓五个编辑来祭天

”昨天我看见个漂亮姑娘,胸这么大,我比给你们看“

这个字有五种写法

五年之内上市

知道么,不剪指甲容易把鼻子挠破。

停下来吧,你们已经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五十块一发

别再说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受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信息服务中心的邀请,作为媒体成员,参与了“2014应对气候变化中国行:丝绸之路的气候变迁”考察活动。尽管从2007年IPCC发布第四次报告,我就开始介入全球气候变化的报道,但真正投入到相关的实地考察当中,这还是第一次。真的走近深受气候变化状况影响的内陆腹地,那些早就熟稔的知识,逐一鲜活地跳了出来。

原先,当我们谈及气候变化的时候,脑子里首先反应过来的,总是些看起来略显大而无当的话题:海平面上升,嗯,这个看起来是马尔代夫更关心的问题,至少也是地势极低的滨海地区才需要考虑吧;极端天气,嗯,这是个大问题,不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又不是天天都闹极端,大风大雨的过去了,大概也就再也想不着了吧;农业生产,咦,那不是些增增减减的数字嘛,与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的我何干……

然而,当听到中国气象局干旱研究所副所长王润元谈及气候变化给甘肃农业生产带来的具体影响之后,这种“气候变化是个大事儿,所以离我们很远”的想法就立即烟消云散了。

王润元介绍说,因为气候条件的变化,现在甘肃的春小麦种植面积正在下降,产量也正在减小。他还提到,伴随着春小麦产量下降的是,其品质也发生了变化,其中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