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快乐的行者
快乐的行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154
  • 关注人气:1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02-09 22:16)
分类: 诗歌

    2014年春节前夕,有一段明媚的阳光停留在重庆上空,让这个冬天像三月那样温暖。

    那天下午,阳光跑到办公室的走道上,老朋友般伸进头来给我打招呼。我立刻毙了电脑,骑自行车冲向城市边的大山。

    缙云山脉里的乡村公路,在我的自行车车轮前面静静地向前延伸。落山的太阳穿过山林,照耀着公路、照耀着公路边的农家,把农家的土墙照耀成一片金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贵州

占里

侗寨

女孩

分类: 散文

    三年前,我曾去贵州黔东南从江县一个与广西接壤的侗族寨子占里拍纪录片,因为那里有一种神奇的草药:换花草。据说这种草能够控制胎儿性别,让占里侗寨家家户户都有两个孩子,而且总是一男一女。也因为换花草的神奇功效,成就了占里侗寨“全国人口计划生育第一村”的美誉。但是这种草外人是见不到的,让它充满神秘色彩。

    在占里,真真实实能够让人看得见、听得着的是侗族大歌——一种在民间流传了2500多年的原生态歌唱形式,现在被人尊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三年前的夏天,我们在占里住了4天,因为鲜有游客,一个心急的侗族人把一幢木质吊脚楼腾空了做成农家乐租给我们,每人每天十五元,楼上楼下任我们跑。正是在这幢木楼上,我们聆听了一群孩子为我们演唱的侗族大歌;还是在这幢楼里,楼下占里小溪潺潺的流水声歌一样让我流连。我们一同去占里的YY,回忆起来同样依依不舍,她说那几天就像一个梦。

    没想到的是,直到今年十一黄金周我再次来到占里侗寨,发现这个梦还在继续。

    换花草依然是那样神秘,整个寨子里,只要是两个孩子的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4 06:32)
标签:

四面山

江津

中山古镇

分类: 散文

 

万壑千山任我旋,无边古木托青天。

连翻野岭何辞险,累越悬崖岂畏难。

似镜似湖莺洽洽,如痴如醉蝶翩翩。

夕阳一抹余晖灿,飞瀑烟霞画里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陈雪梅

妈妈

遗弃

分类: 连环画

   

    我叫陈雪梅,今年十岁。在我过完十岁生日不久,我们家的土地被征用后得到的补偿钱就被法院冻结了。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女儿。

    更让我听不懂的故事还是下面这段:

    我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甚至也不是他们收养的。

    刚刚出生,我就没有了妈妈,被一个单身汉捡到,但是这个单身汉没有能力养育我,最后我就来到了现在这个家,由爸爸妈妈替人带养。那个单身汉每个月给我爸爸妈妈200元代养费,还提供我吃的奶粉。

    我三岁那年,那个单身汉强奸一名少女被判刑,几年后在重庆永川监狱服刑期间死了,所以我就赖在了爸爸妈妈家里。这样看来,走进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刚刚从湖南凤凰古城回来,第七届《纪录中国》在那里颁奖。继第六届《纪录中国》获得节目类三等奖后,这次又获了奖,有点遗憾的是,依然是一个三等奖,不过还是挺高兴的,毕竟这样的奖励还是相当难得的。

   

   

 

 

 

    五月的凤凰充满了灵气。沱江依然那样透彻,沱江边的孩子们依然在透彻的江里跳水,不过比起七年前的九月我骑单车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5 10:55)
标签:

原创

分类: 纪录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02 09:15)
标签:

原创

分类: 纪录片

 

魔鬼与天使  卑微与崇高

一个悲悯的家庭...... 

http://www.tudou.com/v/wyKAFg5c0wY/&resourceId=68174457_05_11_99&bid=05/v.swf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分类: 纪录片

 

获第六届“纪录。中国”三等奖

 

http://www.tudou.com/v/_AYoKRIF088/&resourceId=68174457_05_11_99&bid=05/v.swf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2 10:22)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或许是对自己少年时代那种柔性性格的反叛,长大后我最不愿意接受安慰、特别是来自同性的安慰,但小柯却能常常因此而感动我。

 

小柯是我在重庆永川一家国防工厂工作期间的一个朋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们生活在一起。

比起现在这个颓废了的年代,那个年代确实是充满了朝气和希望。学技术、学文化,成为我们生活最充实的内容,大家都在用这样的行动证明着自己成长在一个火红的年代里。那时,我们心中都装有一个梦想,而每当想起它,心就为之激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9 19:59)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有一天晚上,我在新堰村竹园农家乐小饮,笔名叫索玛的文友发来一条短信,问我“到哪里去寻找创作冲动?”

    我想告诉她:靠嗅觉。

    但在酒精作用下,当时已经没有能力回这三个字了。

    回家后一觉醒来,已忘记了时间——一个很安静的夜晚。

    在那个静静的时刻,我忽然想起那条短信,于是坐到计算机旁。

    到哪里去寻找创作冲动?到生活中。但不是一个满意的答案。那么,平时我靠什么写作呢?靠毅力?爱好?不对。靠激情?好像有点对谱了。

    但是,激情从哪里来?

    我的激情,很多时候是靠嗅觉——自然的力量。

    在乡间,从溪流边、草丛中、竹林里飘来的那股乡野气息,会把平常生活中的喧嚣、烦躁调理得舒适而安静。那个时候,创作的情绪就会在心中慢慢燃烧起来……

    不信你试试,走出水泥城堡、走出烦躁的生活,把自己放进自然,相信会有很多感动你的东西,而它们会点燃你创作的激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