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小邪
莫小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14
  • 关注人气: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视而不见。

Name:莫小邪(KingLight)
Gender:Male

QQ:379550051
Email:kinglight082288@sina.com {莫失莫忘&维以不永伤}


88年天枰座男子,偏执,多疑,神经质;猥琐,脆弱,又卑鄙。一个游走于崩溃边缘的伪文艺大龄男青年,长期处于迷惘与未知状态。目前处于灵感匮乏期。

 

本博文字,除说明外均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谢谢。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左肩微凉。

你,了整整一个曾经。

右肩暗蕤。

校内        祈光           

河下       蔓延            

纯白        木虫           

追忆白    七堇年         

榕树下    半壁江            

还是忧伤 茶香小镇     

百度百科 彼岸文学       

新浪微博
流水知音。

维以不永伤。

莫失莫忘,维以不永伤。

文字寂寞。

文字寂寞,最后的伊甸园。

未知地。

三生寂寞 双生爱过 一生未知地

葳蕤花开。

请听,我近乎呓语般的呢喃。

 

                   ---莫小邪。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夜蛾

       文/莫小邪


风撕开了你缠绕的面纱

夜便是寂寞的马

沉默里

带着黑色的潮水

淹没你褪色的双颊

 

我是蹁跹在墓地里的画家

只在夜里蘸着月光为悲伤作画

一笔天涯咫尺

一笔咫尺天涯

临摹拓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时差

 

    /莫小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花街

    文/莫小邪


我虔诚的走在一条朝圣的路上
没有东风
没有梵唱
也没有  
路上布满荆棘
咧着嘴巴  
撕开一朵血花
再凋零一朵血花


这是一条通向死亡的路
不是她杀
就是自杀
要么死在温柔梦里
要么死在现实刀下
爱情和信仰
是金字塔里量心的唯一砝码


我看不到光明
夜是偶然闯进梦里的黑马
踏落心头的飞燕
在狭窄的路上
得意的摇头
晃着尾巴

当然这些你都看不到
当然你也不会看到
我身后
来时和将去的路上
乌鸦飞过
凋零一朵血花
便会绽放另一朵血花



中国文坛网 花街文客堂 www.wentan.com
http://www.wentan.com/forum.php?m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让不肯安息的文字发声

 

              文/莫小邪

 

我是莫小邪,我选择让不肯安息的文字发声,我在花街,等你倾听。www.wentan.com


是否只有在忽然之间才会意识到,时光已经凫游了很远很远,而你我却还在原地,不肯离去,也不曾离去。

我想对你倾诉这一年的阳光还有老去的蝉声,只是不知道如何去叫醒那沉睡已久的喉咙。我想告诉你,你还一直存在于我深深的脑海里,日光之下,遗世独立。我怀念有你的风有你的雨,还有太阳风干阴霾后的温暖气息。我想告诉你,我是如何珍惜那一段铁马羊刀的过去,虽然不言不语,叫人难忘记。我怀念那些年少轻狂放荡不羁,还有那些类似呢喃的呓语。

我想把丢掉的时光重新捡起,把一个个棱角分明的碎片从血肉中拔出,拼成一个个旧时的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雾的独眼

       文/莫小邪

请撕开我结疤的
独眼
让我看一看这白色的天
是否还会有星光闪烁
九星连线
亦或者
什么都看不见


的确
我不应该看见
也不曾看见
是谁的长剑划过我好奇的脸
斩断我的舌
让哭泣的牙齿咀嚼我的眼
再将我的心刺穿
我的喉刺穿
然后将真相流放
风干 挂在船头
当做通往和谐世界的引路帆
引路幡
就像叫做诺亚的那条船


或许你应该掰开
我紧闭的独眼
让鲜血顺着眼角篆刻的纹
流下 染红那
缄默许久的唇
让它问一问
现在是否过了白垩纪
是什么时间
让它问一问
是否有人看见
我丢失的看清一切的慧眼

或许你应该将我葬于地下
再去沉睡亿万年
管它地震雪崩 海啸火山
不再去呼吸
也不用去理会
那平静世界里的烟岚
不过最好先问一下地下的项羽貂蝉
看地下的房价几千
看他们的世界是否也是
白茫茫的一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舞台剧
  

      文/莫小邪



谁的裙裾飞舞
谁的脚尖踮起

谁的灯光,目光
迷离
谁的叹息,喘息
沉寂

谁的歌声失语
吟唱醉在我心,你眼眸的诗句
谁的钟声失手
打碎捧在你手,我脚下的琉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年逝年   

 

                                    文/莫小邪

 

 

十年逝年,逝水流年。

 

    时间,始终都是一个我习惯逃避从不敢面对的字眼。因为,它可以轻易的刺穿所有伪装,撕破费尽心机才学会的笑脸,然后盯着面具后面苍白惨淡的你,默默无言,默默无言... ...它无情,因为它真实,就像一束插进午夜的阳光,让你所有的自卑怯懦都无处可躲。不管你喜不喜欢,它终究还是在那里,不会做任何的改变。他可以教你用旁观者的角度来撕开自己看似已经消失愈合的伤口,指点着那些翻开的血肉,告诉你曾经是如何的痛,如何的让你绝望,告诉你是如何一点一点的假装遗忘,假装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明  

             文/莫小邪

 

 时光逝,化衰草一蓬,枯冢一茔;

 细雨咽,谁来夜畔挂孤灯,远照行人复行行;

 归烟卷,一腔乡愁付笛声,弦断有谁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情花有毒
                                     文/莫小邪
 
 
》》》我以为要是爱的用心良苦,你总会对我多点在乎。
 
    长久以来我都在一条路上匍匐,一条朝圣的路。路或许没有尽头,更或许本身就并没有所谓的路,没有出,也没有入。我把爱情当做唯一的信仰,三跪九叩的虔诚的走在这条通往未知的路。一路攀爬滚打,一路血肉模糊。我总以为只要自己爱的虔诚,爱的用心良苦,你就会对我多点在乎。只可惜最后还是被领悟,不是所以付出都会得到知足。599天的白日梦一朝还是会被叫醒,往日的海誓山盟也不过一抔黄土。爱了,不爱了,爱过了,爱错了,爱伤了,爱痛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看别人填词,跟着瞎起哄一首,其实不咋会,平仄神马的太难写了,想想还是现代诗写着随性。

 

南歌子

文/莫小邪


二两秋风瘦,三杯寂寞长。

寒霜乱染露花凉,轻叹天涯路尽爱茫茫。


梦醒人归去,平行彼岸光。

南柯一枕醉黄粱,酒醒曲终何处话苍凉。


南歌子

又名《南柯子》、《风蝶令》。唐教坊曲,《金奁集》入“仙吕宫”,廿六字,三平韵。例以对句起。宋人多用同一格式重填一片,谓之“双调”。

【定格】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
中平中仄仄平,中仄中平中仄仄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