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猫丫头
猫丫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258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老高辞职了,终于开始了自己单干的生涯。

都已经是奔四的人了,这回拼了。

本意真不是在这儿做广告,看见这篇文章的人千万别骂街。

喜欢老高文章的同志们,上老高的店去看看,给点儿意见。

真不是让您买什么,

而是让您支持老高现在做的事情,挺不容易的一个男银~~

人,怎么都是活着,干什么都是活着,

裤衩儿高,没什么不好的......

我很害臊的把老高的的店铺网址写出来:http://shop60261463.taobao.com/

我等着您骂街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儿咱们聊聊内衣,不说款式,只说面料。那些只对情趣内衣感兴趣的小混蛋儿请原地满状态复活以后自动离开。

市场上内衣原料五花八门,最打眼的无外乎这么几个:竹炭纤维、牛奶蛋白纤维、大豆蛋白纤维、桑蚕丝、莫代尔和莱卡。这几样东西把人弄得晕头转向的,我挨个儿说说。

竹炭纤维:竹炭纤维又叫涤纶,是把原生态竹子打碎以后,抽取纤维,以分子状态打在棉纱上进行混纺的产物,算是现在科技含量比较高的东西。如果一条竹炭纤维的三角裤有人卖15块钱,那么请你别买,因为一定是假的,这条三角裤顶多值3块钱。价格,是区分真伪的最快捷方法,虽然不是唯一的,但是确实最快的~~ 竹炭纤维大概八万多一吨,一条三角裤用料不应该少于40%。如果产品是使用竹炭纤维的,那么产品除了自己的商标以外,一定要有竹炭纤维的商标:

 

牛奶蛋白纤维:和竹炭差不多,是将牛奶中的蛋白分子击碎成分子之后混纺的产物。产品也需要具有牛奶蛋白纤维的标签:

 

大豆蛋白纤维:创始人是一老头儿,把自己的大豆专利技术研究所开在了河南的一个大荒地上,拉上铁丝网,跟监狱一个德行,就怕自己的东西让人偷走。他这想法儿很有意思,也算是国内混纺的第一批人了。豆子可以直接卖或者加工以后卖,豆子壳是完全没用的,喂牲口,牲口都不爱吃,这老头儿把大豆壳打碎,同样把蛋白纤维提取出来,然后以分子的形式喷在棉纱上混纺。这样就有了大豆蛋白纤维~~

 

桑蚕丝:就是普通的蚕丝,带蚕丝的内衣一般都有护胸、护背、护膝,在这些地方掺入桑蚕丝,比较润滑好看。

莱卡:就是氨纶,这个臭街了,已经没什么人关注莱卡了,所以没什么可说的。

莫代尔:这个比较火,放在最后说。真真正正的莫代尔,只有一种,指的是:有奥地利莫代尔公司生产的,原材料是由当地白榉木树木纤维的混纺原材料。这种莫代尔其实很少,因为奥地利的莫代尔公司,为了防止恶意砍伐,每年都只是量产原料。比如分到你中国的莫代尔只有3万吨,那么好,你就只有3万吨,国内的厂商再去抢这三万吨。所以,真真正正的莫代尔,很少、很贵。那么市场上乌央乌央的莫代尔都是哪儿的呢?那都是台湾的。一开始我以为只有江浙那带人才会不停地仿造别人的东西,后来才发现,这种龌龊事儿台湾人也没少干。他们用当地的树木纤维,做出的植物混纺原料,也大言不惭的说是莫代尔,然后大量的流入国内市场,价格也低得很,不过去年09年曾经也跟风涨价.....龌龊啊,奥地利涨价,台湾也涨价.......台湾的莫代尔我们也不能说它是假的。只不过一个是奥地利原声榉木的植物纤维,一个是台湾柳树榆树杨树大枣儿树植物纤维,谁好谁坏大家自己看吧~~ 莫代尔的东西你根本看不出来是原产地的还是台湾的,北京市内,我就知道铜牛(以前的一针)的和世王(以前的十阵)的是真正的莫代尔,其他的小厂一般都是台湾的货,因为他们是在抢不到有限的原料~同样,莫代尔产品也得有奥地利的标示:

 

 

说了这许多,并不是有以上混纺原料的就一定有多高档有多好。就是想让大家买东西的时候心里明白。你一条普通三角裤就应该卖5块钱,一条莫代尔的三角裤就得卖30块钱。老百姓想买哪个都无所谓。但是有个人拿着5块钱的三角裤愣说是莫代尔的,卖你15块钱,这就不合适了~~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让大家都明白点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迷迷糊糊睁开眼

先开电脑上开心

挪车 买奴隶 偷别人家的菜 收自家菜 看谁又贴自己得瑟的照片了 把拉力赛给启了

不成了 一群蝗虫 你们都不是人

我的6颗老玉米转瞬之间变成了玉米杆儿

不过仍然佩服自己能够使用高斯模糊啦~~ 哇哈哈哈哈哈哈~~~

老娘手下留情不公布你们滴名字了!下不为例!

 

已经连续5天泡xClub了

为什么呢?因为无聊还是因为想把安静的夜晚在喧闹中浪费过去?

不能想他。狗日的!

 

在xClub学会什么了?学会抽烟了,学会骗人了,虽然常被抓,见过同性恋了,见过一夜情了,见过不要老婆孩子心甘情愿和某某货私奔的了。

我为什么要去这种地方呢?

 

戒了戒了。

 

从下周开始,锻炼!吃素!还有俺的胶原蛋白继续补!!!!!!

我要做好孩子。

我想做好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猪猪、鱼卡、还有榆木头,赶紧帮我挑照片!

那边说可以交5张,我不想交那么多,3张就哦了!赶紧赶紧,麻利儿麻利儿!!

方案1

方案2

方案3

方案4

方案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用“根正苗红”来描述09国际中华小姐网赛选手袁静一点也不为过,她今年才21岁,却已经有一大堆令人咂舌的头衔,其中最牛的莫过于“江苏省唯一的一个80后十一届人大代表”。由于身份特殊,她受到了当地很多民众的热捧,在排行榜上位居前列。而很多网友则质疑她借人大代表的名气来参加选美,有间接“以权谋私”之嫌。

姑奶奶我也要去参加选美!又不是没机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2 22:32)
标签:

体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停的走,漫无目的的行走,其实点儿意义都没有,只是把回想起来的事情记下来。
王府井大街到圆明园的一段路。

1
在这街上曾经存在过一家小型的思考乐书局,现在的确是没有了。


2
没有走美术馆的那条街,走在长安街上邋遢的跟在广场士兵的身后,在天安门西的地铁出口有来自异乡的游客像我问路,我仔细的告诉他。


3
西单没什么好的,记得司司来的时候,我带她去地下的尚美冰场,我隔着玻璃在外面看她滑冰,她挺高兴的。


4
到西四了,好像这里每天都在拆迁,这里可以吃东西什么的,我挺喜欢的,她正忧郁着。


5
新街口我在这买过隐患乐队的小样,然后一连听啊听,那些滴着汗水和焦虑的歌词把我打动还是我被白军喊的麻木。


6
德胜门是我曾经的中转站,这里有345快还有919,都可以把你带到昌平。大一的时候,二叔在这等我上他的车带我回家,我在这迷路了我跑到了小西天的牌匾下,旁边有家餐厅里面的人在看我这个手拿着俩包的学生,那时下雨天我特想回家。


7
西直门我一般经常是打车经过这。那天我走错了走上了机动车道,风真大真怪,我还是逆向向前走着。


8
“皂君庙”吧,我曾经跟小唐在那吃过贵州菜,我问她这是什么地方,她一边吃着卤鹅头一边说这地儿叫“皂君庙”。现在我很难很难跟她在一起吃饭了,所以这名字我就记得清楚起来。


9
白石桥是105路的始发站,那里还有首体,国图也在那,办过一张卡,一直没进去过。


10
是民大了,老贺经常带我去那吃傣族菜,我们一般下午3点中去,要喝点酒,然后晚上接着喝。


11
在中关村一桥你要走天桥的时候,别人问你要盘么,你说不要。我买过他们的黄色光盘,一点都不黄。


12
中关村图书大厦我有时会在那里冲着阳光看一下午的书。我也在那买过不少的书,有的现在包在袋里还没看过。


13
海淀桥下有的晚上会有一个流浪的爷爷斜坐在地上写毛笔字有时他也画画。旁边放着他的铺盖,还有搪瓷缸子,不过里面放满了路人留下的零钱。我想和他说话,但是,我没有资格。


14
北大的西南门我总是从这里进去然后从西门出来。里面有一家药膳,JT来的时候就在那里吃过。现在也很难和她在一起吃饭了。


15
西门对面就是蔚秀园,在北大上课的那一年我在这里住过。我时常想在回去住一下,有些记忆不可忘掉。


16
颐和园东路旁边是虎皮墙,我拍照,走着走着,略显沉重。


17
不想买票进圆明园的话,可以直接在101中学进去。东门北十二街有一些安静存在着的院落,可以进去。


18
我快要到住所了,在我的前面有人走着,在我的后面有人走着,不管我有多么的坚定,不管我有多么的茫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2 22:16)
标签:

体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2 22:06)

纪念《水漂儿》诞生一周年

本篇文字未经作者许可,禁止任何商业网站刊登、转载、引用,特此声明。

 

    高三江吐了几口血,使劲往回咽血沫子,他趴在地上想往车里爬,像王八似的蹬了几下腿,人却不见动地方,他实在没力气了,就瞪着大眼睛往自己的车里看,车厢里隐约可以看到一瓶绿茶倒在脚垫上,茶水撒了一地,副座的安全带是系着的,座椅上扔着几张纸巾。他扯着嗓子声嘶力竭的喊许宁的名字,却没人答应,山间只能听到几声老鸹在哀鸣。高三江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要死在这儿了……

    十一月份了,天挺冷,这天又阴天,阴云一层一层压得很低,让这灰不啦叽的城市和天空彻底融为了一体。就在几个小时以前,高三江在自己床上睁开眼的时候,许宁就已经在他家里了,厨房烧着开水,蒸汽满屋子,许宁看高三江醒了,就撒着娇的求他,说自己想吃鱼了,让他带着去怀柔山里吃鱼。高三江那会儿还没醒明白,但是连句废话都没有就答应了,他穿着大裤衩子跑去刷牙洗脸,最后一口带着牙膏沫子的漱口水还没吐出去,就被许宁从背后拍了一巴掌,整口水都被不争气的嗓子眼咽了下去。他干咳着回头看许宁,许宁笑呵呵的说:“你是不是特想我?”

    两个人刚上三环路,高三江就觉着胃里一阵撕扯着疼,他两只手攥着方向盘,额头的冷汗往外直冒,他觉着这是那口漱口水闹的,肯定是。外边冷,高三江拧开热风,小风呼呼的吹着,车里暖和得不行,高三江这才明白过来什么,他问许宁:“你怎么跑我们家来了?不对啊你怎么进来的?我记着你把我们家门钥匙还给我了啊。”

    “怎么了?我想你了就来看你,你说我怎么进来的?你不是老把钥匙放门口报箱底下吗。就你那点事儿,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是啊,那我得换个地方了,老这么着回头我丢了东西都不知道谁偷的。这么些日子你跑哪儿去了?我还找过你呢你根本不见我,还挺横。”

    “谁横了?我还能干吗啊,上班下班,挣钱花钱。没劲。”

    “谁不是这么过日子啊,都一样,挣得够花就完了,怎么都是一辈子。”

    “这可不像你啊,你以前可不这样儿,你那会儿不是就看不起混日子的吗?”

    “是啊,我那会儿是看不起混日子的,因为那会儿我连混日子的都不算,那会儿那叫什么日子啊,整个一个等死。”

    许宁没搭话,高三江也不说了,两个人像是不约而同地回忆着以前的事。车子拐上了京顺路,车不多,高三江把车开得快了些。许宁嘱咐她慢点开。

    “没事儿。现在这车质量都好了,哪儿像以前啊,你还记着咱俩那会儿开那辆小面吗?冬天冷夏天热,发动机就在咱俩屁股底下,我就奇了怪了,一到夏天就跟坐锅炉上似的,可是一到冬天就愣是一点热呼气没有,你说这设计也够绝户的。后来下了几场雨,你那边脚底下都锈糟了,那窟窿越来越大,你坐在那儿一低头就能看见马路了。晕车的时候看一眼脚底下,立马什么事都没了,吓也吓回去了。”

    “可不是吗,你还提那车呢,破车。”

    “破车你也没少坐,那会儿老惦记让我开车带你出去玩儿去,就那破车能去哪儿啊?走半道开锅都是小事,有一回底下还着火了,火苗子顺着手刹往上窜,那叫一个吓人。开两年那车,我都快成专业的修理工了。不过毕竟是辆车啊,那会儿咱俩往车里一坐多高兴啊,我记得那个时候小面的出租车还没淘汰呢吧?多少年了。”

    “你那会儿多坏啊,晚上下大雨你就带我出去,专走二环辅路,过大水坑的时候你还诚心踩油门,把那雨水溅得跟堵墙似的,专拍骑自行车的,你就坏吧。等你抽风抽够了,就把车往路边一停,看着雨点打在车玻璃上,噼里啪啦的。那会儿马路上也没什么车,特安静,就听雨声了。还是那会儿好玩儿。”许宁说得挺来劲,高三江乐呵呵的听着,眯缝着眼睛回忆那个时候的快乐。

    他们路过孙河的时候,高三江担心再往前走就没什么店铺了,把车停在一个小卖部前面,下车去买水。回到车里,他拧开一瓶绿茶递给许宁,许宁伸出小手去接,结果还没接住,绿茶瓶子正掉在许宁脚底下,哗哗的流了一车。高三江笑了,一边把纸巾递给许宁一边安慰说,“没事没事,就当洗车了,没洒你身上吧?”许宁惹了祸似的低头瞄了一眼高三江,撅着嘴不言语。高三江又傻了吧叽的笑了笑,连声说没事儿,踩下油门继续沿着京顺路走。

    “许宁,咱们多少年没见了?四年多了吧?你倒是没怎么变样子,不过说心里话,毕竟快三张的人了,眼角的皱纹可多了。”

    “怎么你嫌我老了?”

    “不能!我怎么会呢。就是看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瞎说,就知道糊弄我。”

    “许宁,我听说你结婚了,倒是真的结了还是怎么回事?”

    “干吗?你想知道啊?不告诉你,告诉你受刺激。”

    “我还怕受什么刺激,能受的全受了。你就告诉我吧,告诉我了我也就踏实了。”

    “你真那么想知道啊?”

    “是啊,不过你不许蒙我啊。”

    “你听谁说我结婚了?”

    “咱俩都认识的不就那么俩人吗,还能听谁啊。你说啊,是不是结了?”

    “不但结了,我孩子都一岁半了。”高三江的胃像是一根绷紧的猴皮筋突然被松开,一刹那撕心裂肺的疼,他再也没办法装的若无其事,紧咬着牙腾出一只手捂在肚子上。许宁似乎根本没注意,还在继续说着。“我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

    高三江的胃随着心跳在一阵一阵的抽搐,将近一分钟这股劲才过去,他像拉出一撅子憋了半个月的屎,释怀的长叹一口气,用手背抹了抹额头的汗珠。“你和你们那口子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结的婚啊,你怎么就答应嫁给他了?你跟我说说,我特想知道。”

    “我说你有劲没劲啊,你老说这个干吗啊?没的说你甭言语。”

    “哦,你们闹别扭了吧?难怪你来找我来了!”

    “你再废话我下车了啊!”

    “别别别,我不说了行吗?咱不提这些事儿了。对了,你还记得咱们头一回来吃鱼吗?”

    “记得。”许宁不耐烦地撇了撇嘴,把头扭向一边。

    “那会儿咱连小面都还没开上呢。我记得那天晚上咱们都下班了约的东直门,坐的长途车到的怀柔县城,然后打了辆黑车进的山,进了山还差点转向,费了半天劲才找到那个吃饭的地方。晚上山里凉啊,我背着你满院子跑,他们家那狼狗就围着咱们撒欢儿,后来我还逮了一只巴掌大的绿色的蛾子,往天上一扔,他们家房前那灯把蛾子照得像块绿手绢,在天上慢慢的飘。咱住那房子后面就是溪,晚上我搂着你就听那条溪水哗哗的流着,半宿咱什么都没说大眼瞪小眼就听流水声了,我那天上了多少趟厕所啊全是听那个听的。”

    “那个时候看什么都新鲜,只要跟着你,去哪儿都好玩儿。那个时候年轻啊。”

    “是啊,第二天早上我带你上河边逮蛤蟆,抓蛇,你都跟着我,你还特害怕,就害怕也不走,掐着我胳膊跟我上草苛艻里面趟去。难道你就没觉着跟我在一块儿那几年特练胆儿吗?这你还得谢谢我呢。”

    高三江兴高采烈的说着,也忘了胃疼的事了,就这么个时候反光镜里闪了两下,是他后面那辆车拿远光晃他。

    “马路上也没车你愿意超就超吧瞎他妈晃什么?”高三江特意把车速放慢了,想把后面那辆车让过去,可是那辆车没提速超他,就这么跟着他拿灯晃外加按喇叭。“大白天的就喝多了找我赛车呢?”高三江咬咬牙,往前五百多米就是路口,虽然稍微有点雾气,还是可以看到是绿灯,高三江摘了一档,把油门踩到五千转,他的车像箭一样窜了出去,直奔路口冲了过去,许宁坐在旁边吓得连忙喊“慢点慢点你抽什么风呢”,眼看车也快到路口了,绿灯眨了几下眼睛,变成了黄的,马上就是红灯,高三江想都没想,继续踩油门,就在变灯的一刹那,他的车冲过了路口。他从后视镜里往后找,那辆晃他的车虽然紧追他,却没能过了那个路口,交叉方向开过一辆集装箱的卡车,挡住了路,他就是想闯红灯也过不来了。高三江笑了笑,自豪的看了一眼许宁,许宁正瞪着他。

    “我说姓高的你这好斗气的脾气怎么就不能改呢?你说多危险!你跟他瞎逗什么啊万一出事怎么办?你刚才都开到一百六了你知道吗?遇上个横穿马路的你躲都来不及!”

    “可冤枉我了,你说我是诚心吗?我不是没让他吧?我让了,他不过去,老那么按喇叭晃大灯的。那车就是有病。现在好了,咱还踏踏实实走咱们的。”

    “我不管,你慢点开你听见没有!你不要命我还要命呢。”

    “行,我听你的。”高三江放慢了车速,“许宁,你说今天能下雪吗?我觉着差不多了,多冷啊,要不咱俩打一赌吧,要是今天下雨,那一会儿我请你吃鱼,要是下雨夹雪呢,那你请我吃鱼,要是下雪了呢,你干脆离婚跟我过吧。”

    许宁瞪着俩眼睛看着高三江,“你说得轻巧,我跟你过?那我孩子呢?你也带着?你愿意当半路的爹?”

    “那有什么的,反正是你的孩子,我就当自己的养活着。”

    “你拉倒吧,不带这么赌的啊,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那行,算我没说。以前下雪的时候我总是陪你值夜班你还记着吗,大晚上的我从家里去你们单位找你,你也不顾上班了,跟我出去在雪地里疯跑,然后小脸冻得通红才回去值班。我就在一边玩儿电脑陪着你,第二天早上我还得赶紧起床不能让你们上早班的同事看见。不过后来好像他们也都知道了,也没人说什么。”

    “什么没人说啊,我们主任还找我谈过好几次话呢,我就是没告诉你。反正他们也拿我没治。”

    “你得承认,那会儿你脾气也不好,别老说我。有一回夜里十二点了咱这车坏在马路边上,我让哥们儿来修,你自己钻永和里喝豆浆去,没五分钟你就跑出来了,我们问你怎么了,你说一男的放着别的地方不坐专坐你旁边,你把一杯豆浆全泼他身上了。我问你害怕不害怕,你说没事,反正他追出来还有我们呢,横竖都得抽他。当时我听着都含糊,你说你胆子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胆儿大还不是你锻炼出来的。”

    “许宁啊,你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再考虑考虑我呢?你说我有什么不好的?”

    “现在说这个干吗啊,都已经晚了,你已经不赶趟了。”

    “我…………我操!!!”马路上突然冲出来一个推着摩托车的人,高三江一脚急刹车跺了上去,车子在路中间打了横,轮胎磨着地蹭了出去,在距离那个人不到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轮胎磨出的蓝烟顿时升了起来,一股子糊味异常刺鼻。许宁因为没有来得及反应,脑袋撞到了风挡上,正捂着额头唑牙花子,高三江顾不得别的,赶紧扶着许宁的肩膀问长问短,许宁说自己没事,高三江还是亡羊补牢的把安全带拉出来给许宁系好,再三确定许宁没事才开车门下车。车前那个路人正满脸疑惑的看着高三江,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我说,没撞着你吧!我问你话呢!没撞着你是吧!”

    过路的摇摇头。

    “没撞着就行了,你过马路留点神,不带你这么抢的,你倒是先看看有没有车你再过啊!”

    过路的点了点头,骑上摩托车一溜烟跑了。

    高三江回到车里,看了看许宁,挺无奈的说,“这一路上节目还挺多。”

    许宁也叹了口气,“你好好开车吧,我不跟你说话了。

    车子继续走着,从京顺盘桥进了怀柔县城,过了几个红绿灯从地税局奔燕栖镇开了下去,这时已经进了山,两边山腰的农田原本种的都是老玉米,现在早就收完了,玉米梗子一捆一捆的扔在田边,看上去挺荒凉的。大概又走了十来分钟,他们开进了一个大院子,这里就是他们以前常来吃鱼的地方,但是现在他们傻眼了。原本挺热闹的一个大院子已经荒废多年,几间平房破旧不堪,原本溪边住人的小屋子也已经塌了,院内没人打扫,枯黄的野草长了一人多高,不远处的大山被雾气笼罩着,朦朦胧胧,偶尔几只山鸟飞快的掠过。

    “怎么,怎么这样了?这是怎么了?”高三江点了根烟,没有下车,茫然的四下看着。

    许宁不出声,警惕的环视着四周。

    没抽两口烟,高三江的胃又疼上了,他挺纳闷的,怎么这漱口水的威力比敌敌畏还强?“许宁你甭着急,没事儿的,回头咱换个地方吃,从这儿往山里走,还有好多家吃鱼的地方呢。你看,咱以前就住那儿,现在小房都塌了。这电线杆子就是咱放蛾子的地方,哈哈,那会儿你还不敢碰那东西呢,那大间屋子还在呢,咱不就是在那里吃饭吗。这地方估计生意做不下去了,人都跑了。现在干什么都没劲,吃都吃不香,我还是怀念以前的日子。你觉得呢?”

    “你问我?有的怀念,有的就非常不怀念。”

    “咱们以前多好啊。怎么后来就非得分开呢?你说要是咱们在一起了,孩子都得好几岁了吧?”

    “你混蛋!你还有脸跟我提孩子?高三江,你自己干的事儿你自己都觉得无所谓了是吗?你一说这个我就来气!为了你我打过几次胎?有哪次是你陪我去的?我丢人都丢尽了!你瞅瞅你后来那个德行,也不上班,还成天穷横,就知道跟我这儿撒野出气,我该你的?你还跟我说怀念从前,就怀念这个?我就得跟三孙子似的你才怀念是吗?”

    “别啊,你怎么急了?许宁你知道这么些年我怎么过来的吗?我那会儿那么找你,你都不见我,后来我不敢找你了,可是总想你,几年里去找过你几次,你都不给我好脸,晚上竟做梦梦见你,这些年都快把我逼疯了你知道吗?今天你就这么找我来了,我早上一睁眼看见你,我还以为自己做梦呢,就感觉又回到以前了似的。”

    “你甭跟我说这个没用的!你还知道后悔呢?你早干嘛去了?晚了!我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没结婚,更没孩子,我逗你玩儿呢。不过我就是这辈子都不嫁人了,你也别指望咱俩还能在一块儿!我受你的罪受够了,我这辈子的罪全让你一个人给我受了!”

    “我知道我欠你的,我想还啊!许宁你听我说,这么些年我早就想明白了,我欠你的太多了,我就想和你踏踏实实的在一块儿,以前我不懂事儿,现在我不这样了,我想让你好好享享福,你知道吗?这么些年,我只能在梦里见见你,你还记得崔征吗?就是他告诉我你结婚的,当时我觉得我这辈子没什么奔头了,我告诉他,要是够朋友,就答应我一件事,要是我死得早,说什么也得在我咽气之前,让他把你找来,我就算死也想见你最后一次,我想死在你的怀里你知道吗?”

    许宁没搭理他,开门下车,站在院子中间,大口大口的喘粗气,高三江知道她哭了。他想下车去把许宁搂在怀里,可是刚一扭身子开车门,一阵剧疼又从胃里传遍全身,他哆嗦着迈步下车,手捂肚子弓着身子往许宁身边挪步,快到许宁身边了,他想用手扶住许宁的肩膀,却被许宁一手挡开。“许宁,到底怎么了,你还这么恨我吗?”

    “你够我恨一辈子的。”

    “许宁,我都说了,我对不起你的太多了,我知道我错了,你给我个机会偿还你行吗?”

    “我可能也不是恨你,我是腻味你,你明白吗?我巴不得你死了,你从我的生活里永远消失才好呢!”

    “许宁!”高三江咧着嘴,胃部的疼痛,心里的委屈,搞得他眼睛发黑。“你要这么恨我,你干吗还来找我?”

    “笑话!你以为我找你?明明是你来找我,怎么说是我找你?”

    “不是你上我们家来找我的吗?”

    “你已经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你自己想清楚吧,我要走了!”许宁气愤地朝着车子走去,开门坐了进去。

    高三江已经疼的开始抽筋了,他知道自己这样已经不可能再开车了,他想回车子休息一会儿,可是根本迈不动步子,两条腿似乎不是自己的,他稍微想使劲动动,就觉得身子往下一沉,狠狠的摔在了草地里。他抬头看着车子,离他不到十米,副座的车门开着,可是不见了许宁的影子。高三江急了,他明明看见许宁坐了进去,他还奇怪为什么许宁不能来搀他一把,可是许宁就这么没了,副座空荡荡的。高三江这么一起急,就觉着嗓子眼发咸,脑门像带了紧箍咒一样,他觉得嗓子里有痰,想吐却吐不出来,越使劲眼睛越发黑,折腾半天,突然一股腥味布满味蕾,他张大嘴,哇的一口浓血吐在地上,顿时他感觉神清气爽,像是鼻塞很久的人突然呼吸顺畅一样。他的鲜血溅在枯草上,由于天气冷,血色变得浓重泛黑。高三江又吐了几口血,使劲往回咽血沫子,他趴在地上想往车里爬,像王八似的蹬了几下腿,人却不见动地方,他实在没力气了,就瞪着大眼睛往自己的车里看,车厢里隐约可以看到一瓶绿茶倒在脚垫上,茶水撒了一地,副座的安全带是系着的,座椅上扔着几张纸巾。他扯着嗓子声嘶力竭的喊许宁的名字,却没人答应,山间只能听到几声老鸹在哀鸣。高三江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要死在这儿了。

    不远处响起了喇叭声,一辆汽车开进这个破院子,崔征像发疯似的跑下车,过来揪住高三江的脖领子。“你丫抽什么风呢!你差点害死我你知道吗!我按喇叭叫你停车你为什么不停?你一个人上这儿干嘛来了?你得在家养病你知道吗?你这是嘬死呢!”

    高三江像个准备牺牲的革命战士,嘴角一丝鲜血,他有气无力地笑了笑,“你看见许宁了吗?她人呢?”

    崔征一皱眉,大声骂了一句:“我操!你他妈见鬼了吧?你什么时候看见许宁了?你在家养着病呢,我一不留神打个盹,你穿衣服就跑出来了,我开车就追你,好不容易追上你了,你还成心甩我,害得我差点在那红绿灯撞上一集装箱卡车!我瞧你车奔山里来了,估计你也就来这儿了,我要是来晚点儿,你不得冻死在这儿?你瞅瞅你都这个德性了,别闹了,咱回家吧!”

    “老崔,我离家太远了。我也没办法难为你,让你把许宁找过来了。”

    “你什么也别说了,我扶你上车咱赶紧去医院。”

    “你没明白,我离家太远了。”

    “那你想怎么着啊?”崔征都快哭了,拿这人一点辙没有。

    “你帮我,你帮我件事。你告诉许宁,你告诉她,我离家太远了。我这辈子等不着她了。下辈子吧,下辈子,下辈子我遇见她,一定好好的对她,不会再像以前了,我都改了,我改了。我老梦见她,你也告诉她。我不走了,这儿挺好,许宁在这儿高兴过,我就在这儿,就在她高兴的地方,等着她了。我不回家了。”高三江哼唧了一声,瞪着眼睛不说话了,望着灰暗的天空,微弱的倒了几口气,直到第一颗雪花落到了高三江的额头上,那个时候,正好有群乌鸦从他头顶飞过,号丧似的鸣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演艺圈摸爬滚打20年的黎姿,在今年忽然宣布退出演艺圈,让广大影迷和娱记都叹息不已。身为TVB当家花旦的黎姿,在圈内是出了名的会穿衣。不论是通告还是上节目,或者是在私下逛街,黎姿的穿着都很是得体。下面就跟随小编一起来818黎姿各种场合的穿衣经吧。

 

 

某颁奖晚会上,黎姿一袭贴身的金色晚礼服,加上复古的盘发造型,宛如一条美人鱼。

在TVB新剧发布会上,黎姿大胆尝试桃红色丝质礼服,可爱的蝴蝶结点缀在性感V领下,既妩媚又有些小女生的可爱。

简单裁剪的无袖印花连衣裙,黑色的腰带时尚感十足。简单而大方的卷发搭配,这一身参加宣传活动十分得体。

很有时尚感的皮质连衣裙,斜侧边的拉链设计独特。配上个性的白色皮包,十分有范儿。

浅粉藕色的上衣搭配层叠白色纱裙,飞边烘托出小女生的可爱感,而粉色的衣服承托白皙肤色,一整套搭配白色高跟鞋,十分清爽。

单穿风衣搭配高跟鞋,一副女强人利落的打扮。米色风衣十分经典,加上手上拎的双色爱马仕皮包,贵气十足。

 雪纺双层衬衫,袖口和衣摆略有飞边,夏日着装十分清爽。下身搭配保守的黑色西裤,属于万无一失的搭配。

T恤搭配皮质外套,牛仔七分裤加平底鞋是近年来风靡好莱坞女星的最热日常装扮。

今年最流行的长款衬衫搭配紧身七分牛仔裤,简单又妩媚。

长过膝盖的黑色长靴勾勒修长腿型,让双腿看起来更加修长笔直,黑色半透明小衫增添许多性感魅力,更增加了服装的层次感。

紫色的超短羽绒服打造可爱感觉,搭配彩虹围巾更加时髦,靴子是拉长腿部线条的单品,也不能错过哦。

白色毛衣给人清纯的可爱感觉,搭配灰色牛仔裤更加凸现甜美气质,简单的搭配足以让人倾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