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深海蝌蚪
深海蝌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4,304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友情链接

风月小筑

美图博客 不容错过

泪猪的天空

飞扬在青春的文字里

猪宝宝的日记

小黄瓜的培育记录

主机系统网络工程师的博客

“全球唯一一本中文原创solaris系统管理指南的作者”~~~~靠!

葡萄芽的博客

天空下面

我的副车南柯晓梦

马不停蹄的忧伤

我的QQ空间

Blogger

Google Blogger

公告

2006年3月17日13:03申请博客

2006年7月17日访问量突破5000

2006年10月19日23:50访问量突破10000名

 
申明:本人的博客中除了歌词(已用暗粉色标示),其余全为原创!若有特殊,一定会在文中指出。

 

similog
联合早报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21篇)
国外 (0篇)
博文
(2018-08-02 21:38)
分类: 行走思考

       每个夏天,总想出去走一走,无论远近。

       曾在旅行中,听到过一些游客在那吐槽说这个风景很一般,这个景点没意思;也会遇到一些朋友在抱怨旅游当地的食物不合口味,住宿不舒适等等。我默默听着的同时,忽然明白了对我来说那旅行的意义。

       现代人的生活大多总是机械重复着,每天的家——单位——家,一成不变的三点一线。如果有机会暂时脱离这个三点一线,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因为前所未见,所以一切都是新鲜的,这样的新鲜感总是会让我感觉心情舒畅。

       因此在我看来任何一个旅游景区都没有“好玩”和“不好玩”的评判标准,只有好或者不好的体验,而就算是不好的体验比如景点脏乱差,比如在这里被人坑了一把,但那又如何呢?最终,这“好的体验”和“坏的体验”也都将成为你人生阅历的一部分。

       实际上,许多地方的风景会有雷同的地方,比如我曾到过的武夷山、泰宁、三清山、龙虎山、龟峰,因为它们同属丹霞地貌,所以在风景上还真有相似的地方,甚至好些地方我都是旧地重游了好几次,但那又如何呢?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5 23:35)
分类: 生活絮语
        这个夏天,已定好计划去新疆旅游。
        于是头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多年不曾联系甚至已不可能再联系到的朋友来,我想到“六”不就是乌鲁木齐人吗?
        十到十五年前,我一直躲在博客里。写了很多文字,也交了些从未曾谋面就仅仅是通过文字而认识的朋友。
        人和人的交往也很有意思,有的朋友甚至从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年龄,也根本就没有想过去问问,更别说要见个面了,但,就是很交心。六呢,就是这种朋友。在06、07年我们一直在博客里淡淡的交流着,通过在彼此文章下面的留言。
        其实从他的文字里可以得知他应该比我小十来岁,真不是同龄人啊,可还是挺交心。当时的他喜欢着一个女孩,在博客里基本写的都是她,写内心和姑娘的对话,写自己和自己的对话,这样的文字非常优美但也有着让人心痛的忧郁。
        后来2007年过后,六就离开了博客,他的文字也就这样一下停留在了07年。不过我们还是互相留了电话,虽然最多只在开头的几年在过年时发发短信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行走思考
       记录一下四年前成都——九寨沟——重庆的旅行行程,是的,四年前!瞧我的拖延症。

2014年7月11日 
乘坐动车D2242(福州——成都) 晚上22:10抵站,换乘地铁,入住“7天成都春熙路步行街店”

2014年7月12
成都旅游集散中心(新南汽车站)购买前往九寨的大巴票
逛武侯祠锦里——陈麻婆川菜馆吃午餐——四川博物院——吃廖老妈蹄花——宽窄巷子

2014年7月13日
7:00大巴前往九寨沟,傍晚17:00抵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2 22:16)
2000年暑假,我跟着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的建筑队伍在湖北宜昌。
有时就会跑到长江边,吹吹充沛水气的江风,心旷神怡;或者跑到葛洲坝上,看着浑浊好似泥浆的江面漂满垃圾,心中感伤,长江长江,原来你也是“黄河”。
工地上工程告一段落后,我们几个就从宜昌搭上船前往奉节,游历三峡。
2000年正处在三峡大坝工程的第二阶段,其水位已较正常上升了20多米,旅游通告上说这20多米的水位上升并不影响沿江的风景。可我总在想,景观是还在,可是水流的湍急程度总是会变缓些呢。当然,曾经文学作品中三峡的“险”早已不复存在,也不是到了2000年才开始的……对了,还是在这个通告里说,就算是等三峡工程全部竣工,水位上升100多米,大多景观也不影响,只是从江变成了湖。高峡出平湖嘛,呵呵。
当时,三峡库区里的居民正在搬家,因为这里马上就要被水吞没了。记得走在奉节的古街道上,许多居民正收拾着在我看来非常破旧的家具,他们有的要举家远离故土前往广东福建江苏等地落户,有的就可以搬往海拔更高的正在建设中的新城。只见他们手往远处高高的山上一指,说“新城就建在那里”……
时到今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1 22:50)
标签:

工厂

分类: 图像日志
       初中到高中到大学的时光,是在工厂度过的,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见证了工厂的渐渐衰败直至消亡,对这样的过程或者说这个过程对我们的内心冲击,我相信这是那个时代所有国营企业人的共有记忆……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因为这个沉重的感慨对我来说还是很困难描述的,我只是这片海之中的一粒砂,渺小到无法向你诉说这一片海。
       在工厂消亡的近十多年后,回到了工厂,它现在已不再叫工厂,改名为一个社区。社区里甚少甚少看到年轻人、中年人,这里除了个别早出晚归的外地打工者租在这里外,生活着的全是老者,他们的子女也早已搬离这里,去了城里生活,就像我一样。
       我只是在这里顺手拍几张照片,这照片里只有自己的回忆,然而这些回忆也早已封存,也没有任何人需要分享。很快我就走了。如同这篇博客一样,只有照片,点到为止。
       注:其实这些照片大部分已在微博发过,但微博讲究的是资讯的快捷,却在资讯的保存上未必有博客的方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皮克斯电影《头脑特工队》有着一个很有趣的家教思索:情绪小特工们殚精竭虑想方设法力图让小主
人一直保持着快乐情绪:快乐的一天、快乐的一年、快乐的一生,然而到了后来他们才发现,小主人适当吐露出的忧愁悲伤才是解决很多困难的关键。

    深夜一点半我看到这一段时,还真有些震惊了,因为在这段剧情出现之前,我还在想这部电影在一开始就向我们展示了令人拜服的创意,但如果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午在东街口配锁偶然发现赛百味,想着妻子正说最近吃腻面包了,那就买份汉堡坐公车给她送去当午餐吧。不想20路车没往中洲岛去却是停在了上、下杭。于是就顺便逛逛这已经正在拆迁马上就要消失的最后老福州。
福州的上杭路、下杭路,被人合称上、下杭,其实在我自己的记忆里好像以前也没这样的说法,也是这几年才听人说到上下杭这个词,不解一问才知原来就是上杭路和下杭路啊。这里在解放前靠近福州的航运码头,船上卸下来的货就直接在此处销售了,渐渐就成了当时福州的商业中心。我的爷爷在解放前就是在这附近上班,和奶奶成婚也是在这并不算远的上浦教堂,说到这还真有种冲动想如果问问老人家当时他们具体在哪个位置啊,也挺好玩的。可惜这再也不可能了,为什么当时我却没有想到呢。有些事错过还真就再也回不来了。
后来上下杭渐渐被人称为老福州最后的记忆,倒不是因为航运码头、曾经的商业中心什么的,只是因为这个地方因为城市规划的原因一直没有拆迁,所以一切得以保存罢了。但现在,拆迁改建正在进行了。走在这里,破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点亮博客十周年徽章 GO>

十年,不会忘,我在,新浪博客!

  • 1998年05月17日,我发表了第一篇博文,阅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客记录生活,还真有用。你看,今天若不强迫自己写个回顾,还真没意识到我目前用的手机是我迄今为止的第9部手机了。从1999年购入第一部手机到2015年,近15年时间9部手机,平均20个月左右换一部手机。最近刚好看到篇报道,韩国人平均12个月换一部手机,中国平均是24个月左右换一部手机。如此看来我本人手机更换频率还是比较快的。
       而这第9部手机也是我本人的第一部Iphone,在中国iphone的市场率达到25.4%的今天,我现在才用上苹果,噢对了,其实这部手机还是老婆淘汰下来的,因为她用上了当时最新上市的6 plus,就将外观几无磨损的5s退给我了。我开始使用它的时间是2014年11月。而此机真正购入的时间就13年11月。
       其实ios系统我早已接触,因为几年前我已入手过ipod touch 4。也正因为用过了,所以确实在自己选择手机时我基本是将iphone排除在外的,这就是我的心理:我知道iphone很好用,但我想用用别的。
       我记得我在上一部手机的总结,也就是对sony lt18i的回顾时,我说过lt18i是我目前用过最好用的手机,现在显然是改成iphone 5s了。lt18i在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0 22:01)

  上班途中,音乐随机播放陡然跳出赵牧阳的《侠客行》。我吓了一跳,原来这首在今年“中国好歌曲第二季'倍受关注的歌曲,它一直就躲在我的播放器里。

 

  在07年左右,我听了赵牧阳的专辑《黄河谣》,对主打歌《黄河谣》印象尤为深刻,”早知道黄河的水干了,还修他么的铁桥做啥呢“这句歌词也是时不时会在我脑海里应景出现。因为黄河谣我记住了赵牧阳,于是在当时我将《黄河谣》专辑导入itunes。

  我听歌从来都是选择随机播放。如阿甘所说,你完全不知道下一颗巧克力会是什么,而我也完全不知道我的下一首歌会是什么。所以,在我近20G的个人曲库里,确实有很多歌是我当时草草听了一遍就收藏进,但却再也没有随机播放出来过的。

 

  在15年开初的《中国好歌曲第二季》上,赵牧阳带着《侠客行》这首歌跃入我的眼中时我特别激动,中国内地摇滚乐手的经历,越是早期的大神级人物越是坎坷。赵牧阳这个当时被称为鼓王的人物,在消失沉寂了多年后出现在电视屏幕上,这真如刘欢所说”摇滚不死“。而这首《侠客行》也被媒体评为本季好歌曲中的佳作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我看过的电影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实用查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