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这是《石移寺水库》的第18次更新,谢谢你的耐心


这个奇谭故事我并不能背下来,事实上,我事先把这个故事打印下来塞在外套口袋里,然后在饭桌上读完的。

良孟敖一哭,也算开题了。

桌上的人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一个经常被外人误以为科学家的股票交易员,有一个年轻妻子,三个儿子。妻子带着儿子去新加坡参观学校,回程路上去沙巴的仙本那潜水,然后上了那架飞机,最后失踪在云里,半年来悬而未决的事实让男人跌入噩梦的噩梦之中。

大家静默了一阵,大概自身的经历和见识都不足以开导这位噩梦中人。

'你没有寻短见真的很坚强了。我碰到点小事,半个月前还用剪刀伤了自己的手。'白云说。

漾水没有发言,又盛了一晚汤推过去。

'实在想不开去做个艺术家,瞎弄弄也好,我觉得比这样流浪好,况且你又不可能没有其他家人。'陈洛意说完耸耸肩膀。

'我就是一股不能醒来的感觉,痛也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石移寺水库》的17次更新,谢谢你的耐心。

“吃饭啦,这么冷的天去天泉山过夜,不累坏都冻坏了。”漾水端着鸡汤出来张罗。

卫奔毫不客气得第一个坐下,陈洛意择他对面的位子落座。各种仪态喝完鸡汤,张张脸都比之前红润,果然是药。这时白云给良孟敖取来室内穿的外套让他换下脏兮兮的冲锋衣,那污渍一定混着眼泪和鼻涕,白天里谁肯袒露软弱。

 

再次见到良孟敖,顿时觉得他身上的一切不正常都合理了,他奇怪的要求更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突然希望北山会是他的痊愈之所。

我不假思索得说:“我想讲一个古代的故事给你们听。”

回到温暖室内又有人讲故事,卫奔、白云都把头支起来准备听故事,有阅历的人点了点头表示不反对,满怀心事的人则目光放空根本无所表示。

 

“我的故事叫做《穿胸国》,有人听过吗?”

“没有,是哪几个字?”卫奔问,其他人也都摇摇头表示没有听过。

“穿越的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石移寺水库》的第16次更新   谢谢你的耐心。

 

傍晚,我回到北山。帮助漾水整理完客厅和庭院觉得精疲力尽,决定快点睡觉。沉沉睡了不知道多久,被电话铃吵醒。

 是李舫。

 

给你现场直播一下,一个喝醉了在哭,一个喝醉了在练倒立。

 

吵醒我是要分享看戏的满足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石移寺水库》的第14次更新。谢谢你的耐心。

他们走后我开着车去了简法农庄办货,这个农庄本来一派世外桃源,无论稻田还是鱼塘都被一片片茶园所包围。但是去年附近建了一处砖瓦厂,工厂开工时的声音能让外面的人非常不高兴,可是这些不高兴无关紧要,那么多人有工作更加重要。

 

庄主老路几年前卖了城里的公司来到德清,企图到这里做一个安安静静享受耕读生活的美男子,结果现在变成了一个整天带着破帽子、踩着保暖鞋的写微信号的老汉。为了推广他种的菜,有一年春天,他在微信号上写了一篇《叫春的笋》,给村里的人议论了半天。

 

我在田里走走看看,枯萎的荷叶飘在水面上十分凄凉,但想到水面下沉睡的粗壮莲藕,捞几个上来就可以用来炖一碗香甜的排骨汤,人就一个激灵。

萝卜叶在田里很精神,已经被拔起来的小红萝卜核桃般大小,貌美如花。我一路走一路得意得辨认着茨菰、菜薹、莴笋、乌塌菜、黄芽菜,心想这些都是冬天里坚强的小伙伴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卫奔从驾驶座上跳下来。

你今天没事的话,也一起去吧。想聊个事,跟她们不熟,没法说。

“什么事?先说说看。”

“嗯……身世。”卫奔看着屋檐迸出这两个字。

“我真的不是你的妈妈,我孩子在加拿大。”

“哈哈哈,你看这种事情跟别人聊就吓人,跟你聊就好点。去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冬天露营你也没试过。“

“周末北山可是很忙的,而且。。。“我放低声音说,”还有个神经病客人住着,万一他放火呢?昨晚上他还跟一只朱鹮住在一屋子里。早上这只鸟不小心被李昉放走了,他特别不高兴。“

他低下头善良得笑了笑,把连帽衫的帽子戴起来然后就转身去帮李昉整理行李去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想,不擅长谈判的孩子,真好。

 不一会儿,他又蹭蹭蹭跑过来。

“那位大叔也要去露营,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良孟敖似乎没有听见女人的尖叫,兀自走进餐厅,把鸡笼放在餐桌旁开始吃饭,一边拨了一个电话。

“昨天晚上,我捡到一只朱鹮。对,朱鹮,就是那种白色羽毛、红色面孔、黑色长喙的非常珍贵的鸟类,现在在绛霞村北山客栈。你们什么时候过来?”

“好。你们有必要给我带块奖牌!”

看他挂了电话,我走过去轻声得跟他商量:“良先生,我们把鸟移到室外吧,我的新客人好像很害怕鸟。”

他喝了一口咖啡,看看我说:“真的,这只鸟比她稀罕多了,还是让她待在室外吧。”

李昉走出客厅去陪克洛伊,王漾水很快把她们引到了猪圈小馆,急急做了两杯咖啡端上去,开始解释:“陈小姐,这只鸟叫朱鹮,是昨晚下雨的时候突然出现在我们附近的,因为是比较珍贵的鸟,所以我们那位热心的客人就把它带进屋子保护起来了,刚才他给什么地方打过电话了,好像他们马上会派人把这只鸟接走的,你一点也不要担心,其实我也挺怕这么大一只鸟在屋子里的,嘴巴那么长。”

听了这番解释,克洛伊的脸色稍微缓过来了一点,胸口起伏也平静了很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一晚,我一直没法睡稳,总是被细小的声音困扰。

其实我来到这里的几年间也经常会在夜间碰到动物,并没有这次那么不安。

那只朱鹮睡着了吗?

肯定也睡不着。

良孟敖睡得着吗?

白云酒喝得最多一定睡着了。

漾水一定也没有问题。

失眠又回来了,如同一位穿着风衣的妇人对你笑而不语。

我二十几岁因为感情不顺遂被失眠挟持过一阵,又因为担心失眠引起皮肤破败、思维断线、日子毁灭而愈加严重。

于是,在夜里自己研发治愈的办法:找难懂的书看、找缓慢电影看、理抽屉的角角落落、护肤运动洗衣服、洗刷厨房间、把胡萝卜切成极细极细的沫子做素蟹粉、揉高筋粉面团两小时做北海道面包、看视频学拉花然后再把咖啡倒掉、用毛线织彩色袜子想着自己白天虚弱的时候可以穿、研究excel 表怎么做更好、开车去霍山路吃麻球,甚至还写出了一本平庸的小说《你所不知道的夜晚》

失眠得久了,自然丧失一些白日社交,也会增加一些夜晚战友。失眠第一年的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我是一个优雅的人,这个夜雪、炉火、米酒、单身狗勇护单身鸟的夜晚是可以作成一首诗的,可这里所有人都不是。

大家用喝白酒的杯子喝了两三杯米酒之后,良孟敖说:“太冷场了,说说囧事吧,从白云开始。”

“呃。。。我想想。我这个人囧事还真的不缺。有一次,我去同学家玩,他家儿子刚刚洗好澡,雪白滚圆非常可爱,我抢过来抱抱亲亲,可是他突然拉屎了,他的粑粑都黏到了我的衣服上。”她指了指胸口的位置接着说,“都黏在胸口,关键是我当时穿的衣服是一件领口很小的套头衫。你们想象一下我要脱下这件衣服时的场面。后来我买衣服都不大买套头衫了,有心理阴影。算不算囧事?”

“哈哈哈哈哈,说得好。下面我来说一个。”良孟敖闭了一下眼睛作回忆状说,“我以前穿不惯夹指拖,因为脚趾那里很怕痒,每次去海边朋友都劝我必须克服。记得有次去越南芽庄潜水,也是穿那种脚面上一条宽带的拖鞋,因为当天自己下海掏到好几个海胆心情非常好,下木船的时候大步流星,不想脚底打滑,拖鞋直接抹到了小腿肚上,我坐在岩石上试图把卡在小腿上的拖鞋拉下来,没成功,小腿越发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天晚上,没有别的客人,在良孟敖的提议下,王漾水、白云、我和他一起在餐厅晚餐,因为爬山他过午不食今天不能执行了。

晚餐很简单,老母鸡汤下面条,两腿两翅各有其主,金黄色的鸡油浮在面汤上面照出我们金黄色的面孔。

吃完面条漾水照例要去厨房取酵素,回来跟我们讲“外面又在飘雪了”。

已经记不清楚这是今年冬天里第几次下雪了,每到下雪小雨我都会义无反顾得点上壁炉烧个气氛,然后第二天去村里央求爷叔再卖点干柴给我。他们总是说我:“作孽,你就喜欢空烧浪费钱”。

木柴噼噼啪啪开始燃烧,我把金属炉门关上,把隔热手套甩到木柴堆上,挨着壁炉最近的一个位置坐下。

“我去做点奶茶,不招人待见的锡兰红茶就能物尽其用了。”

“想喝点酒。”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良先生,这是白小姐,你们先沟通一下。”我忍不住为这开场白中郑重其事的称呼笑了。

良孟敖喝好了白开水,很不礼貌得把白云看了一遍说:“这就是王大姐给我找的白天女朋友?”

白云立马表情尴尬得看向我。我拍拍白云的肩膀说:“你先问问良先生需要你为他做什么?不要一个名词就吓坏了。可不是奴隶买卖,你可以拒绝他的不合法要求,我在旁边听着。”

“既然是我私人助理,掌柜你不合适句句都听。”

玩世不恭的语言真的不是那么讨喜。

“是这样,在她入职前,我合适听。”

“好。”

“白小姐,我们互问三个问题来作劳资方沟通好不好?”

“行。”

“我先来问,第一个问题,你体育好不好?”

“中学时,地掷球得过亚洲锦标赛亚军。大学跑过一次半马。去年参加过一次暴走的鸡蛋。”

“恩,那就算好的了,我第二个问题,你想象力好不好?”

“经常陷在想象里导致眼睛不能聚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23篇)
国外 (20篇)
个人简介
有眷恋的人以及爱做的事
不必做大的小生意
黄金原油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微微
施微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691
  • 关注人气: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