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可可西
可可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717
  • 关注人气: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可可西,生于60年代,成都人,
现居成都。QQ:946842451

怎样让我的诗歌
配得上你的阅读
我诗歌的枕木
一行一行
沿星星的轨迹
一直要写到
可以遇见你的地方

纸上两点对折之后的重叠

 

我们看到或者不知道

纸上的两点是怎么就在那儿了

它们在这儿或那儿

一点是另一点的势能

一点是另一点的悖论

一点是另一点的无限可能

我们很容易就忽略

其实是这张纸使两点形成距离与参照

没有这张纸的两点会是什么呢

我们看到茫茫纸上的两点

一只眼睛与另一只眼睛

一只电线上的麻雀与另一只麻雀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

风吹两个点的速率与力度

被屋檐下打喷嚏的猫

经过一池水波映射到它的视网膜

甚至房屋的视网膜

苹果的视网膜,鱼的视网膜

一张脸孔固定两只耳朵

就像一张纸制造两点之间的距离

两只耳朵借助镜子才能彼此看见

两只耳朵听到对方

是因为它们同时听到喜鹊在叫

一只喜鹊让两只耳朵认识

一张纸制造了两点之间的距离

一点是另一点的意志与表象

一点是另一点的同一律

因果律,矛盾律,充足理由律

一张纸上两个点毫无形态与色彩上的不同

白茫茫纸上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吗

那么将纸上两点对折之后的重叠

是一个点寻找到了另一个点

还是失去了呢

π

   在城市


有什么样的梦想
比得上我们今天
乘坐在磁悬浮列车上
迎面而来
飞速的沧桑与幸福
在机场,高速公路
在这座城市森林
我们彼此点烟
传递杯子
孤独地行走月球
聚散依依
拎着故乡的湖泊
像一群蒙面的羚羊

 

 

请输入标题

稀里哗啦

 

突然一天

稀里哗啦的风景

无声就来

沉鱼沉不住了

落燕落下来

在我的地方遇见我

在你的地方遇见你

你来的稀里哗啦

稀里哗啦你就来了

我在那里笑啊笑

笑啊笑啊笑的稀里哗啦

你在那里走啊走啊

走啊走啊走啊

你在那里走得稀里哗啦

稀里哗啦我觉得一下子就老了

湖水稀里哗啦

朵稀里哗啦

稀里哗啦我的身体啊

你稀里哗啦就站在那里

一直站着在那里

一直站一直站

一直站啊

你怎么一直站在那里

我觉得我老了

又想哭又想笑

稀里哗啦笑啊

稀里哗啦我一哭

我就哭起来

 

 

·

   沿途的心

 

青山,湖泊

街市里的花市

鞋店,发屋,广场 

道路上行人千面 

这海市蜃楼多么忧伤 

我的春天 

我春天的小旅人 

你是否还在沿途修行 

南溪,碧溪 

游着诵经的鱼群 

你一袭青衣湿袍 

是否还在泥墙木门边 


`

 『蒹葭生涯』

 

你突然说

我很愕然

像在前世的蒹葭之地

我成为你的女人

那时的光景

有雁阵掠过

樟叶落到燃灯寺的屋顶

我们由飞鸟和玉竹

千里万里修行而来

山脉峥嵘

长亭内外

或许你的血统

来自鲜俾和蒙古

而我来自唐朝

此时,你来到我的现在

在我的城中

衣衫卷过潮湿的人群

弄响了我的瓶子,罐子

带走了我的腮和珊瑚

   种族

 

一个蚂蚁与很多个蚂蚁在一起

是一个蚂蚁的种族

一个汉字与很多个汉字在一起

是一个汉语的种族

一个我和很多个我在一起

是一个我的种族

 


 

    春天纪事3

 

你那么娴静

定能窥探到真理的世界

从语言的一端

于那些清晨秘密的朝露

经过天地万物之风

定能听到花开的声音

你听到那些声音了吗

有人在花叶的茎上走着

稀声唤你,你将温婉地看到

春天的河水涨了

应声而绿的山脉

燃着青色的火焰


 

 

   相遇

 

怎样让我的诗歌
配得上你的阅读
为了能在梦里梦外的意境里
遇见你

 

我诗歌的枕木
一行一行沿星星的轨迹
一直要写到幸运或不幸的地方

 

踏花的美人明眸皓齿
芬芳不可遏止
以至我不能在
很简单的时候认识你

 

我们沿途相遇又失散
以至于我的诗歌像悲伤的雁阵
正掠过你秋天的屋顶

 

图片播放器

 

 遇见罗枝辉

 

你是罗枝辉

还是复活的孙泰

推开一层层人墙

我们看到天狼星和海

我们无数次争吵

又约定见面的日子

我们真的被困在白族之地

嘴里亮着丽江的灯火

你打着手势穿过纳西人的集市

我仿佛不谙水性

但日夜行走在水上

为寻找新的一天

我们奇迹般地遇见孙泰

硕大的阳光盖过台阶和屋顶

这必定就是虚拟在苍山的季节

我们一直这样在一起

一直在纹面人孙泰出没的地方

彼此都叫错了名字

 

 



博文
场景,是可可西这三首诗歌的关键词。三种场景可大可小,作者均能写得细致有味,带着女性的敏锐。通过描述重叠在水面的影子,又借甩落的钓饵轻轻将其打破。明暗动静间写事物彼此轻薄易碎。从西御街写人的陌路,寂寥,落叶纷飞与屋顶颜色的对比,整个画面开阔明丽。第三个场景是温馨的,话题是永恒的。结尾从现场一下透视到从前似曾相识的情景,显得心意悠远(李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选记:龙双丰的诗,常以高山流水,白云草树,走兽游鱼为意象和象征。借自然之物写心中之境。读来物我交融,虚实并举。他写万物不同名分,一个人与一颗螺丝钉,与一条披甲的锦鲤,其实有着相同的命运。他写万物先天不能自知,写世间相遇都是因果缘分。人与人没有高低贵贱,往上和往下,只不过是一次归位。龙双丰的诗,似乎很有禅的意味。(可可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选记:老彭的诗,有儒雅气。他把诗歌传统的比兴手法,运用得大巧滂沱。一溪流水犹如男儿身,纵然一跃,经阡陌峡谷,来与农家女相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选记:读小昕,以及读很多80后,90后作者的诗。感觉他们更多面对自身的孤独,情绪,面对人的真实。小昕的诗,很多时候像一枚锥子,赤裸裸从自己身体某处往下扎,一直扎进你心灵深处,想哭欲哭那个地方。她写人与人渴望交流,又彼此陌生的孤独感,写人性瞬间不可理喻的欲望,幽微的悲伤,甚至绝望。这也许正是现代人,内心强大,敢于正视自我,剖析自我,勇于担当自己的表达吧。(可可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选记:马嘶以“我”观物,万物皆入他的诗,被他借来,托物喻情,潇洒迷人。时而意气风发,时而万古哀愁。“从白马山下来,英雄之心没啦”。哈,好喜欢这一句。“乌江洗净碗底,一碗杀仙气,一碗杀匪气”。哈哈,又好喜欢这一句。再后来和妈妈说话,有一句,没一句,像藤蔓就那样长着。夜有小雨,就那样下着…此时英雄,看山是山,看雨是雨,不徐不疾。(可可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选记:上帝仅仅拿一根时间之绳作道具,把万物排列在有序,有方向,有名目,有生死的一维世界。让你们看万物有别,有高低贵贱,有生死离别。白鸦唰唰抽掉那个道具,让你看万物一体,一物,一象。我既是你,你既是菜花,百花似蝶,蝶亦石头…,生命无契阔,无生死,只有轮回生生不息。此在即彼在,黄鳝即白龙,人者如鸦,花开如姐姐。茅屋即庙,道路是船,一年亦千年。白鸦在无界时空中游历,看什么都明白也奇异,看什么都诗意如梦。(可可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选记:雪克寥寥几笔,把一场车祸写得淋漓尽致。没有主观修辞,主观夸大。甚至避重就轻,避实就虚,去写车祸中散落的身份证、笔记本、钞票、手机、照片。正说明语言只能无限接近,但永远不能抵达事物的真相。陌上罗敷之美,也需要艺术手法,从旁人的眼里去印证。哈,好玩的是,面对生死大限,作者还不忘诙谐幽默一把。(可可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选记:没有什么比诗歌,更能言说那不易言说的事物。这是诗歌的魅力,也正是诗写的难度与追求。美妙的诗歌是为你打开,通往世界的无限可能,给你陌生与自由。杜文辉说,飞在网上的蜘蛛,与爬在地上的蜘蛛,自认为不一样,其实是一路货色。他揭示了人,自己看不清自己,那层永远被“神”,蒙蔽的面纱。他让我们回到永远的,最初的疑问。我们在一栋大楼进进出出,这栋大楼在哪里,地球在哪里,我们是谁,身处何处,怎样才算离开和到达。(可可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选记:当人们外观并指手画脚这个世界的时候,小安则是内敛内观的。她独自穿越人群,往幽谧的地方摸索。从好黑好黑的光芒里,摸索到那些河流。她无法阻止自己往果核深处逼近,那里有她渴望的语言和真相。当人们谈天说地,她看见声音都跟着风跑掉了,她看见人们即使在人群中,也洗刷不掉自身的孤独。她不卑不亢,把悲伤写得生动明亮。小安的语言是跟着感觉跳出来的,有时只言片语,承载着最初的温热,一读就有感动。特别原生态,根本不在人们常用的语言系统里。她是独一无二的。(可可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选记:读围围的咏物诗非常过瘾。他写得奇、准、狠。步步为营,透心彻骨。他把时间凝固在风动与不动那一刻。他说当你看世界是'我',你就读不懂世界了。他诗中抓取的物与象,形神兼备。比体与喻体,高度契合,分不清彼此。妙如李白的月光与白霜,崔护的人面与桃花,形似神似,浑然天成。一部编撰的小说《历史》,与现实世界中的“历史”,叫你分不清谁在比喻谁。即使主角换了,情节换了,中篇改成长篇,结局挪用成楔子。终究没有伤其筋骨,动其魂魄。“历史”还是换汤不换药。改得越多,越像抄袭!(可可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初选记:刘涛给我的印象是很理想主义,很唯美的。她是那种精神生活,常常游离在外星球,或童话世界里的女人。这是一种对现实生活残酷与缺陷的逃离与消解,也是她走向宗教的必然。更是催生她无数诗意的源泉吧。她写着梦幻与超现实气质的诗歌,时常在日常花园或地铁车厢,感受到人神魔的交流,感受到在多维时空中穿行,带来的神秘和诗意。(可可西)


刘涛:女,现居成都。八十年代非非诗派诗人。出版有诗集《玫瑰之门》,访谈集《心香:当代诗歌访谈》。近年来热衷参与各类诗剧和诗歌行为艺术活动。与他人合作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恶习

 

为弄清蝴蝶的死因说出真相
为指认一千名在场者
一个人活着,膏火自煎
玩双人游戏,发牌,出牌
养一群文字偷渡别人内心
信仰小概率事件
说出玻璃,玻璃的真相
说出叛徒,叛徒的真相
时光劳我以形,息我以死
暮色苍凉我乐于葬身河流
葬身道路和鸡毛小站
乐于做一个玩童
为失踪的思想者提鞋磨刀
为说出始作俑者
说出皇帝的新衣
我左无才相,右无财史
为说出语言,语言的死因
模仿乌鸦嘴,说马语
这是我一生的恶习
      

   

`

      牵山口

 

春天,有冤死的人

途经邺都、苍山找到自己的颅骨

他哭一回,唱一回

将这枚脏兮兮的器物置于石上

一把荞麦,一碗米酒

塞不满这些口腔,眼窝,洞穴

春风呼号,喂养他的胸腔

如喂养这悲怆的牵山口

河水洄还,百花潋滟成行

仿佛浩浩荡出殡的香妃

这死者,猛然起身抱他

乘沱沱河至檀溪寺、取道襄阳

辗转新野、赴巴蜀

为寻找烧官窑的父亲

还有被贩卖到中原的梅姐姐

有人沿河堤骑黑马

手执长矛,这厮分明多年前

被朝廷凌刺的皇亲

这春天的悲喜剧

不堪歌咏,那堪悼词 

 

 

 

『衣架上的衣服』

 

衣服挂在衣架上

裤子挂在另一个衣架上

风吹衣架晃来晃去

两个轻薄的人

在那里谈论好天气

 



遇见丁香的三个场景

 

十六岁在一首诗里遇见你

你是一个怀着忧愁的女子

之后在一个小区的花园里遇见你

你是一棵矮矮的开花的树

此时在一排排调料架上遇见你

你是一种人们烹饪时用的香料




`

    长堤颂

 

你已经从草上
从繁华的植物上离开
更往高处是数不清的飞禽
颠覆书卷气的天空
你突然辙回马车
于空无一人的山野
哗啦……撕开忧愤的长衣
一场宁为玉损
不为瓦全的盛宴
落满长堤

 


 

     孤峰 

 

不远处的山脉调和,折中

贪婪生长,众叛亲离

酷似一沓万历十五年间的文官与臣僚

仙鹤,鸡雀,犬鹰,百官堆砌

对面一刃孤峰像一篇奏折

孤注一掷,鬼斧神工

五月的蜂群消失在那里

大风死在那里

山羊必瞎在那条飞鸟殒命的训诫深处

 

    我的悲伤

 

我的悲伤是一些词语的悲伤

比如汶川、海地、玉树

这些活着的地名与成群死亡的无名者

他们像昆虫、蚂蚁,一家三口,五口

被压榨在灾难的废墟下

麦地在幸存的牛的眼睛里

我的悲伤是牛的悲伤

河流在幸存的房屋的眼睛里

我的悲伤的房屋的悲伤    

     黑夜传


遇见的人诧异我的黑眼圈

两汪井水一直通向黑夜

那里有我的蓖麻地

不说话的鹦鹉,腊梅

流水闪亮绕过山上的槭树

很多人在举行葬礼

他们脸上落着碧绿的树叶

胸腔里塞满报纸

我不停地画眉,吃蚯蚓

穿过不息的雨水

为寻找我忧伤的黑衣人

没有谁知道我已是两栖的蝙蝠 

 



重回花园小径

 

你打安静的地方来

长发盖过眉眼

暮色下佯装青虫

正演绎一场苦肉计

围观的人摆上宴席

手势搭在柏枝上

你失忆地蜕皮,蛾变

嫁给裁缝后怀孕

在镜子里红移动

涂染指甲,一脸忧愁

园子里咳嗽声很低

丁香漫上胸怀

你和俭佩戴骨饰

俨然旋梯下

牙齿脱落的祖母

有人去槐树街购物

在美容院做拉皮术

满嘴云朵,青苔

像复活的枯叶蝶

 

 

  光阴传

 

光阴似箭
穿越故乡与故人
世界在同一张弓上
你到底要与谁为敌
你到底又逃进蝴蝶的体内
绵延的庭院、城墙
从公元前就围过来
不能抵挡海上来的烟草
也未能抵御麦当劳式的甜点
你朝飞暮卷于云天碧溪
想“折一枝硬朗的诗句”

但你的女人已经

“带着吊床去了非洲…”

  

·
    张梅

 

张梅就是那个莓子

更是这个叫张三的女人

三十年光阴像一剂药水

点化你成峰峦跌宕的山脉

山上肉身成戳,寺庙成林

南山之南,一双蛙溪

是不是你曾经的大眼睛

流水响亮,一声又一声

喊你身体里的人名

漫山绿叶成册,梅花乍开

 

·

   重返东湖

这一次我来到你面前

你的容颜年轻而梦幻

从前的一蓬旧芦苇

一刹那转身

就成为这一茎丽人

和一双纹青木兰蝶

杨柳迎风吟春

可知道曾经

乱石蒿草上的一只蚱蜢

东湖,你还认得我么

我就是那条娇嗔的小鱼儿

我就是那粒固执的流沙

如今我这般沧桑雍容

裂变成绿色的三叶虫

我这样重新回来



·

『美麗的魚群』

 

沒有喬木,水杉,紅柳林
自遠方的上方遊來
要走很遠才有
藻類,蕨類和魚群
许多年蝙蝠看不清
蝴蝶唇上的薔薇
沒有靜穆的手
自黑夜安慰孤独
上帝您的靈是否還在水上
您指紋的陽光
是否帶來產卵的季節
五月,風吹樹葉如嬰孩

鱼群聽不到繁殖的聲音

墨绿的孢子开始分裂

三葉蟲困惑變形的水母
天籟的水域變成沼澤和沙地

馬族的兄弟曾经失散
大地上行走的植物和人
最初都是海藻和海葵
格棱蘭,我曾受孕於

那片溫暖動情的海
從魚類到蛙
從蜥蜴到恐龍
從蠶到破繭而出的飛蛾

只留下這雙眼睛
蓄滿海水和思念
當太陽風攜帶時間和憂傷
無數次襲來
我的哭聲很辛酸
正穿越冬天的麦地
当螞蟻嗅出雨水来时道路
我想扔下這些城堡和手飾
用白花花的銀子
去贖回那些海和天空
進入陽光,進入水
我们聽到空氣了
聽到原子和分子
聽到石頭裏動人的喧嘩
聽到陽光穿越黑暗
就這樣變成樹,變成魚
重新純潔地生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