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七星文坛
七星文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5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介
欢迎踊跃来稿,建言献策、积极参与...
图片播放器
中国·双鸭山
欣赏诗歌朗诵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播放机
我的文章分类
暂无内容
领导讲话
暂无内容
博文
标签:

2008/诗歌

杂谈

——献给抗震救灾中的人民子弟兵

 

姜红伟

 

2008年5月12日14点 28分

一场突如其来的天灾袭击了天府之乡

地震,这个千刀万剐的魔鬼

张开血盆大口 和尖利獠牙

咬碎了道路和河流

吞噬了高楼和平房

 

悲伤!悲伤!悲伤!

绝望!绝望!绝望!

就在幸存者以为世界末日到来的时候

穿着绿色红色蓝色迷彩服脚踩风火轮的十万大军

 

 

他们是天兵天将 天兵天将

为了抢救更多同胞的生命 集结在蜀道之上

 

世人都说蜀道难 蜀道难 难于上青天

可是再难的蜀道啊

又怎么能阻挡住他们狂飙突进的步伐

和勇往直前的坚强

 

世人都说蜀道难 蜀道难 难于上青天

可是再难的蜀道啊

又怎么能阻挡住他们战胜灾难的信心

和视死如归的激昂

 

因为他们是天兵天将

天兵天将

为首的是运筹帷幄、英明决策

镇定自若的元帅

他出现在最关键的时刻

他指挥在最危险的地方

脚踩着一次又一次强烈的余震

头顶着一次又一次危险的塌方

在孤儿和老人之间 他嘘寒问暖

在废墟和帐篷之间 他日夜奔忙

鼓舞群众 树立重建家园的信心

激励士兵 坚定抗震救灾的力量

 

他们是天兵天将 天兵天将

从将军 到校尉 到士兵

一支又一支敢死队

杀向地震中的战场

为了尽早一点到达灾区

为了减少一份群众伤亡

他们在悬崖峭壁中昼夜行军

他们在山体滑坡中冲锋陷阵

尽管头上一次次巨石滚落

脚下是滔滔的岷江

他们却依然冒险前进

在废墟上争分夺秒 与死神较量

他们的鲜血啊 染红了碎石瓦砾

他们的双手啊 挽救了无数希望

正是因为他们不抛弃 不放弃

必胜的信念在心中激荡

成千上万被掩埋在废墟中的生命

才幸运地成为涅磐的凤凰

 

天兵天将 天兵天将

以老百姓为天的人啊

我们要为你们  放声地高歌

响亮地鼓掌

你们不愧是人民子弟兵

英雄好儿郎

你们永远值得我们 虔诚地崇拜

由衷地敬仰

 

2008年5月19日——5月20日创作完成

 

(作者简介:姜红伟,1966年4月21日出生,黑龙江海伦县人。八十年代中学生校园诗歌倡导者,曾因创办《中学生校园诗报》,倡导中学生校园诗歌运动而影响了一代中学生校园诗人。现在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呼中区委组织部工作,系中国八十年代校园诗歌运动历史研究者,八十年代民间诗歌报刊、校园诗歌报刊收藏者。曾出版中国首部校园诗歌史专著《寻找诗歌史上的失踪者——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校园诗歌运动备忘录》。目前,正在编著另外一部长篇诗歌史料著作《中国1970年代末期至1980年代末期大学生校园诗歌运动档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0 09:11)
标签:

诗歌

听话地排成上课做操的队形

不能发言不能一二三四

响亮地报数

 

让所有的铅字失去重量吧

让书包中只有几本无字的书

不显现一朵本该含苞欲放

却已悄然凋落的姓名

 

请轻轻安放这些灵魂的花蕾

今天,我要拉下百叶窗

在黑暗中如同在书包里

做一本无字的书,默默待一会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
   
    那是一张熟悉的脸,
   是我痛失亲人后看到的最亲切的笑脸,
  她眼里闪着泪花,
  话里充满着力量。
  那一刻,
  我感到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
  是我埋在瓦砾下看见的最勇敢的脸,
  它撬开了残垣,
  搬走了巨石。
  那一刻,
  我感到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地动天不塌,
  大灾有大爱。
  这一刻,
  我感到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美丽的脸,
  是我躺在病床上看见的天使的脸,
  她包扎着我的创伤,
  驱走了我的恐惧。
  那一刻,
  我感到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慈祥的脸,
  是我奔离教室前看到的最镇定的脸,
  她为了自己的学生,
  成就了自己的永恒。
  那一刻,
  我感到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地动天不塌,
  大灾有大爱。
  这一刻,
  我感到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年轻的脸,
  是我在排队长列里看到的最急切的脸,
  她为了灾区的伤员,
  献出了自己的殷殷鲜血。
  那一刻,
  我感到自己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一张忙碌的脸,
  是我在抢险救灾中看到的最疲惫的脸,
  她眼里布满血丝,
  来不及探询家人的安危。
  那一刻,
  我感到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地动天不塌,
  大灾有大爱。
  这一刻,
  我感到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那是世界上最可爱的脸,
  是家乡地震后不曾面见的男男女女的脸,
  她远在他乡海外,
  温暖的目光却紧紧地落在了我的身上。
  那一刻,
  我感到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地动天不塌,
  灾难人有情。
  这一刻,
  我感到我有一个强大的祖国。 
 
 2008年5月14日作于成都市抗震救灾指挥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当汶川这个地名
在央视新闻频道开始滚动出现
中华民族的所有子孙
便把爱
通过飞机、电波、铁路、公路
一点点儿向那儿靠近

 

温总理在第一时间
赶到离你最近的地方
人民的子弟兵啊
在用双脚丈量着
都江郾与汶川的距离
汶川,汶川
你听到了全国人民心跳的声音了吗?

 

被地震震塌的只能是
没有生命的楼房
中国人的脊梁
在地震面前将挺得更直
那些在废墟里
顽强支撑的生命啊
请你记住:有十三亿中国人民
你们会很快重新看到阳光

 

汶川,汶川
全国人民永远惦念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04 09:38)
标签:

金顶

阴云

转经筒

经幡

杂谈

分类: 诗歌
没有阴云的家园(汉江

《西藏的鹰》

 

不用仰望,藏民们就知道

头顶缓缓移动的

不是阴云。他们说鹰的投影

烙印着大地的光明

西藏的鹰姓神,无论是谁

只要内心出现伤口

鹰,就是体贴的补丁

 

《雅鲁藏布江边的雪》

 

毛白的雪,纯棉的雪——

编织着比江面宽阔的哈达

雪山隐退,而远方来客

已与高原的尘埃一起落定

眼睑湿润,心情迷蒙

此刻,只有转经筒的光芒

能从容穿雪而过

 

《朝圣者说“高”》

 

朝圣者紧贴地面,用身体

丈量自己的虔诚——说:

布达拉宫的五座金顶

每一座比珠穆朗玛峰高

五色经幡,不管是否飘动

都比金顶高,而更高的

是无法目测的佛号,只须一声

就能让人直达天堂

 

《天  葬》

 

石坛,高而平坦

很有耐心的鹰

祭起黑十字架,看一个人

绽放最后的灿烂

信仰比藏经古老,让回归

无比静穆安祥。哦,请问

无论灵魂多么沉重

都会随鹰飘达云的高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6 15:05)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分类: 随笔
   作者:杨宗泽  来源:中国诗歌网   
 
    往事如流水
  不经意间流走了
  才后悔
  原该好好挽留
  
  往事如烟霭
  被风吹散或是袅袅消尽
  才感叹
  那是一节不再的风景
  
  往事
  就是匆匆走过的生命
  走过去 回头一望-------
  空空如也的岁月里
  一切都很真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佳然整景】年关雪韵——元旦踏雪


    摄影、文字/佳然

 


    2008,不再是遥远的奥运期盼,不再羞答答地隔道门槛,在秒针挥手侧身之间说到就到来了.送走,不,应该是惜别2007,才愈发感觉失去的永远不再的伤感.今天是明天的历史,为了不让历史遗憾,我们有理由郑重地要求自己,过好每一个今天,书写好每一段历史,以求自己的内心获得安宁.
    新年第一天,照例跟年逾八旬的老父亲一起过节.虽然中国人对"阳历年"的感觉无法和大年相比,但是,毕竟是年,毕竟是重大节日,家人团聚乃天经地义之事。早饭是饺子,晚饭六个菜,鸡鱼肉蛋皆上桌,虽无花样,倒也实惠可口。其实,老人并不十分在意吃什么,更在乎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氛围。
    吃过早饭(一般过节都是两顿饭),“色友”打来电话,约请进山去拍雪景,我婉言谢绝了。实际理由大概有三:因前几日单位联欢后晚宴贪杯,身体至今不适;前几日曾经借公干之便在山里拍过几张;生怕拍照上瘾把握不好时间,回来晚了影响家人聚餐。
    但是,没去是没去,在家呆着相当闹心。看到老父亲饭后休息的时机,我还是按奈不住“整景”的冲动,冲出楼房,深入街巷,喀嚓、喀嚓地过足了隐。
    不知何故,随着年龄的增长,对雪的喜爱和依恋日益强烈,我跟朋友戏称:盼望这场雪,我的头发都白了一半了。
    在别人眼里再普通不过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司空见惯的、讨厌的雪,都是我关注的对象。手冻得跟猫咬的似的,却没空伸进口袋暖和。我的行为不时引来异样的目光,也许他们在猜测,是不是又有一批精神病患者出院了,或者大夫疯了。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一直走到郊外,经受最凛冽的寒风(才零下十多度,没那么夸张),收获颇丰。
    吃晚饭时,家人看我笑嘻嘻的,问我是不是拣到了啥宝贝,我说:过年了嘛,就是高兴啊。
    呵呵,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02 18:43)
标签:

2008/诗歌

分类: 诗歌
  年  轮   
     
    南 河/

又是一个圈
圈上亮着十二个光点
那是被沙漏风干的十二次月盈
雨水和干旱的反复角逐
在形成层上打磨出深浅不一的质地

我切断自己
凝视着横面上的圈圈年轮
如同池塘中的涟漪
从中心向外荡漾,一环环扩大
每一环都有密有疏,色泽不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9 08:37)
标签:

社会/纪实

 
  10月29日上午,在中国作家协会五楼会议室,来自北京的《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晚报》、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等多家媒体记者参加了《诗潮》杂志社新闻发布会。创刊25年的《诗潮》杂志在2008年又有惊人大动作:以全新举措、全新面貌,改版为月刊。体现绝对亮点,设立栏目主持人制度,海选名篇,重奖精品,特约国内实力诗人联合推荐好诗,由李秀珊和诗人刘福君先生联袂主持。
  其改刊后的《诗潮》有三大亮点:
  一、诚如白居易所说:“天意君须会,人间要好诗”,在这个人间呼唤好诗,大众渴求诗意光芒的时代,《诗潮》秉承为人民提供好诗和繁荣中国新诗的光荣天职,将在2008年首开中国诗歌刊物办刊之先河,设立“本刊特稿"人间好诗”栏目,以头题重要位置、大篇幅推举中国最优秀的诗歌作品。具有独特的艺术个性和美学价值、体现中国新诗创作最高水准的诗歌新作,只要是好诗,均可入选。《诗潮》郑重承诺:重金求好诗,每首诗稿酬1000元!
  二、为绝对凸显好诗、张扬经典,《诗潮》杂志将在2008年底,汇总“本刊特稿"人间好诗”栏目优秀作品,结集出版!
  三、为褒奖实力诗人,激发原创热情,《诗潮》还将组织权威专家,每年年底对“本刊特稿"人间好诗”栏目全部作品进行集中评奖,优中选优,重奖两位诗人,每人1万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9 08:24)
标签:

文学/原创

                      “诗之品有九”

                  ——我们今天对诗的理解超越古人了吗?

                              □郁葱

    我曾经说过,关于写诗,真的没有什么更多的可说的,古人早用八个字说尽了。诗写什么:“情景事理”,诗怎么写:“起承转合”。舍此无它。我看到当代的一些理论家在那里洋洋洒洒数万字,论述如何写诗,就觉得莫名的困惑。记得有一次在大学和同学们谈诗,我对孩子们说“我不能对你们说怎么写诗之类的话,我是诗歌编辑,我只能读了你们的作品之后谈我的感觉。诗是内心的一种综合感受,诗不可说,我要像那些理论家来讲诗,要不然就是胡说八道,要不然就是对你们说假话。”

    其实非要说“如何写诗”,我们还是说一说古人吧,这谓之“传统”,如今很少有人谈,我也好久没有深说过了。但有一句话无论人们认同不认同,我还是要说的:最传统的,也许恰恰就是最先锋的;最先锋的,也恰恰会溶入许多传统的元素。我会为这句话找到许多依据,对于真正懂诗的人说来,这句话也不用过多的解释。写诗,最终还是在写学问、写悟性。那么究竟何以为诗、如何写诗,我们今天先温习一下古人的高论。让我们从宋代严羽的《沧浪诗话》开始。
  “夫学诗者以识为主:入门须正,立志须高;……故曰:学其上,仅得其中;学其中,斯为下矣。”

    这很简单,是说起点和境界。我说“简单”不是说这句话简单,而是说其字面上并不深奥,很容易懂。“学其上,仅得其中;学其中,斯为下矣。”不仅为诗如此,后来这成为人们为人为事的经常引用的非常经典的一句话。  

    “诗之法有五:曰体制、曰格力、曰气象、曰兴趣、曰音节。”

    这里面最重要的是“气象”,所谓“气象”,除了诗给人的感受外,还有一种人的气度,你看那大诗,飘洒浑然,荡心涤魂;你看那拙诗,狭小猥琐,万无一物,终源于气度,气度不同则气象不同。此言绝对不谬。

    “诗之品有九:曰高,曰古,曰深,曰远,曰长,曰雄浑,曰飘逸,曰悲壮,曰凄婉。”

     以上这段话是我最想说的,你自可细细体味,诗的品位和精髓尽在其中。从字面上不用解释,为诗者大多可以理解其中涵义。关键我想说,诗之品有九,在于诗人之品有九,缺一则成诗而不成大诗,成器而不成大器(或曰大气)。诸位诗友不妨感受其中之味。

    “其用工有三:曰起结,曰句法,曰字眼。”

    这是在说诗的技巧。诗的“起结”指得是诗的开头和结尾,这是诗最不容易处理好的两个所在。有一种观点认为诗应该是“首如爆竹尾如撞钟”,是否准确不说,但开头和结尾的确是诗的关键。至于句法和字眼,应该是写出好诗之“核”了。尤其是字眼,尤其是新诗的字眼,散淡或随意之中,自有韵味,自有深意,自有境致,实在是功力欠缺所不能。

    “其大概有二:曰优游不迫,曰沈着痛快。”

    这似乎就有些现代主义、先锋的味道了。“优游不迫”指的是从容闲适地吟咏情性而达到极致的状态,从容旷远,随心所欲。“沈着痛快。”亦作“沉着痛快”,指得是飘然而通透;洒脱而酣畅。这与当代诗歌的艺术主张没有什么不同。

   “诗之极致有一,曰入神。诗而入神,至矣尽矣,蔑以加矣!惟李杜得之。他人得之盖寡也。”

    诗到极致,无非一个“神”字。神情、神韵、出神入化。说到“神”我多说几句。神除了做上帝、神灵解之外,还标示支配宇宙万物变化的内在动因和规律。荀况老夫子有言:“不见其事而见其功,夫谓之神”。同时,更指艺术创作和欣赏过程中的思维活动。古人把审美主体对艺术作品的理解、领悟、感受等视作美学意义上的精神活动与状态,艺术作品的审美水平达到绝高的程度,人们使称之为“神”了。所谓“下笔如有神”,或“气韵生动,出于天成,人莫窥其妙者,谓之神”即是如此。由此看来,神,乃人的精神之舍,人的生命之核、人的思想之精髓、人的审美之佳境。诗无神韵,不如无诗。因此说诗的极致是“入神”,丝毫不为过。

    好了,诗说到这个份上,我反正是觉得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诗人们写就是了。再说什么诗歌写法之类不是空话就是废话。

    又想到宋代姜夔老先生的《白石诗说》,不妨也引用于此:

    “大凡诗自有气象、体面、血脉、韵度。气象欲其浑厚,其失也俗;体面欲其宏大,其失也狂;血脉欲其贯穿,其失也露;韵度欲其飘逸,其失也轻。”气象、体面、血脉、韵度。这与近人王国维的“境界”说以及王士禛的“神韵”说、沈德潜的“格调”说、袁枚的“性灵”说、翁方纲的“肌理”说相互生发参照(以后我们再详细谈谈这几个词),成为并驾齐驱的诗论流派,一起站在了诗歌美学本质论的最高处。
    1、气象。“气象”指诗的体态风貌,也是在说与诗人内在情感有关的外在表现和气质气度。有大小、宽狭、厚薄、强弱之区分,属于风格学范畴。严羽《沧浪诗话》说:“建安之作,全在气象,不可寻枝摘叶”;“汉魏古诗,气象混沌,难以句摘”等等都是以“气象”论诗。足见“气象”在诗歌审美中的分量了。没有气象,诗则无形。
   “气象欲其浑厚,其失也俗”。“浑厚”,即浑然天成,拙朴率真,自然通透之意。“俗”即“庸俗”,有如绘画里的“村夫气”,“匠气”,陈词滥调,味同嚼蜡。用“气象”的标准去衡量,“俗”就是无病呻吟,通篇废话,有话无诗;或浅男薄女,轻佻浮泛,表面上标新立异,实为最要不得的一个“俗”字。   

    2、体面。体面其实就是风格与个性。刘勰《文心雕龙》把文辞分为八体四组,每组中彼此相反,即雅正和新奇相反,深隐和明显相反;繁丰和精简相反;壮丽和清靡相反。后人陈望道在《修辞学发凡》里,又分为四组八种,由内容和形式的比例,分为简约、繁丰;由气象的刚强与柔和,分为刚健、柔婉;由话里辞藻的多少,分为平淡、绚烂;由检点工夫的多少,分为谨严、疏放。可见各家说法不尽一致。(参见周振甫《诗词例话》)
    姜夔讲“体面欲其宏大,其失也狂”中的“宏大”就是博大精深,就是“繁丰”、“绚烂”、“壮丽”之谓。“狂”,就是狂怪,过于随意,不具备最起码的艺术规范,一味迎合世俗趣味。既要“宏大”又要“不狂”,正体现了姜氏的审美追求。   

    3、血脉。血脉,就是诗歌中的“核”与“诗眼”。刘熙载《艺概·诗概》论诗眼时说“诗眼,有全集之眼,有一篇之眼,有数句之眼,有一句之眼;有以数句为眼者,有以一句为眼者,有以一二字为眼者”,“讲的就是线索、血脉。要想血脉贯穿,贵在有“线”有“眼”。姜夔言血脉贯穿,是针对诗坛上一些散乱无章、条理不明、锋芒毕露的拙劣之作而言的,既是对为诗者的导引,又是对“能诗”者的忠告。
    相对于气象、体面而言,血脉是有形的,是较易理解和掌握的,血脉都不通,还谈什么气象、体面呢?更不用说更高深的“韵度”了。
    4、韵度。韵度,简称韵,风韵、神韵、气韵,是中国古典美学里较为高深近乎神秘的一种艺术境界。传统中国画“六法”中最重要的一法即是“气韵生动”。明代董其昌认为,气韵不可学,它是生而知之的,自然天授的。同时,他也指出了获得“韵度”的方法,那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下笔如有神助,韵度自出。

    另外,与气象、体面、血脉、韵度相互映衬的,姜夔又有“四高妙”之说:“诗有四种高妙:一曰理高妙,一曰意高妙,一曰想高妙,一曰自然高妙。碍而实通,曰理高妙;出事意外,曰意高妙;写出幽微,如清潭见底,曰想高妙;非奇非怪,剥落文采,知其妙而不知其所以妙,曰自然高妙。”这段话也不是很难理解,为诗者自可去体验其中的道理。

    今天我们温习了一番古人,我的确是在说,他们比我们先知,比我们深刻。记得我曾经说过,写诗没有那么玄奥,无非是靠感受能力和表达能力。前者是天然的,天生的,不可仿摹,感受力是一个诗人不可缺少的素质。表达能力可以是后天练就的,甚至可以通过阅读而达到。(现在我想似乎还应该加上一个“健康”,指得是心理和行为的健康。)读了我们古人的经典,以后再谈诗歌理论,就更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其实你看许多所谓的先锋理论,无非是从古人和外国诗歌理论中套来的,改头换面,生吞活剥,真的是欺负我们的诗人们对古人的忽略和对外文的生疏。如果说他们讲的“诗歌写法”有用,那倒不如直接去读一读理论原著,关键是我们能读多少、读过没有。我还是那句话:写诗,最终还是在写学问,写诗人所具有的精神气度。如此说来,“诗歌怎么写”之类的话,以后我们就不再多说了,因为那些话,近乎百无一用,如何?

 

                                        2007年10月11日

本文参考文献:

1、周振甫《诗词例话》。

2、百度百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