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嵩山词典

一棵树站在窗外,像一个忧伤

像人群,用满树的叶子思念黑夜

只有在凌晨,他才能大声说自己想说的话

控诉那些可耻的街道,那些卑鄙的卧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8 08:07)
分类: 嵩山词典

阵雨过后,那些衣着鲜艳的玉米无畏骄阳

甚至于欢喜,他们裸露着胸脯吃下火

吃下士兵发射来的红色子弹。而脚

在深夜的泥土里咯吱作响,把天空磨得明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嵩山词典

《枯坐吟》

 

整个下午,你都在用手机发明自己

荷塘里的哲学课,潮湿像书本里的笑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6 09:23)
分类: 嵩山词典

蓝色的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0 08:18)
分类: 嵩山词典

他从语言的泉眼走出,朝我们挥手:致欢迎词。

话音未落,下班的柳絮就开始鼓掌庆祝——

这翠绿的裁缝工,难免会过于殷勤。

 

河水在一首古诗里流淌,冲刷着口感

不用修辞,肉体也是清澈的——这古老的线条

弯曲了7000多年,虔诚而又富饶。

 

岸上的人们,把日子全盘托出

带着老人和孩子治疗近视。芦苇刚好也在

站立着,贪污了太多晴天,应当被放飞。

 

冬泳者,被自己扔进水里,完成一次完美的跳跃

冒起的水花,溅湿了一个下午的悠闲。

云从云里赶来,给树梢批发时间。

 

我们的到来,验证了河水的政治前途——

方圆数公里无工业,油菜花闭眼怒放着

人们的脸上栽满了树林,和棉花。

 

我也想是蓝色的,和你一样裸露真理

不停地制裁,没有一个反抗的信封。

据说,雾气失控时,你的身段会更加优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9 23:30)
分类: 嵩山词典

 向樱花请教

 

花挂在枝头,像词语并排躺在信封里

时而令人伤感,时而偷窥春天的坏脾气

它们给所有的青草和泥土开会

她们睡着的时候,俘虏所有的偷窥

一个时间停在了树干上

教我赞美,教我认真吃每一个草莓

我沉默不语,潮湿四处行走

整个下午,街道和路人

像淇河一样遥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5 14:15)
分类: 嵩山词典

霾是有政治性的。在局长的床上画黄雀

没有羽毛的渲染,只有咽喉炎

——你哭着,寻找从郑州到白河的雪。

眼前,梧桐树是你的父母

行驶的车辆,是你捎回故乡的几只知更鸟。

他们在经三路尽头,戴上比喻的口罩

回过头,腊梅也丢失了抱怨的词。

你不知道,去年这个时候,发誓捉獾的人

会议结束后,就下到了水里。

你还不知道,房屋和树林消失后

语言也不管用了,被一封密信囚禁:

嘴里的河流,越来越消瘦。

你的肺炎,正常的像是郊外的破沙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3 21:24)
分类: 嵩山词典

开放是错误的,你应该把脸颊写进书里

让陌生人的失落和背叛

坐在里尔克或策兰的笔尖下

收买他们所有的词,整个冬天为之哭泣。

眼泪——像树干一样谦虚。

你是从唐朝来的妃子,带着香囊

被枯萎认出。季节命令你歌唱

歌声孕育沿河一带的稻田与白鹭

真诚,是游人嘴里的一场雪

在语言里飘着,找不到回家的客车。

并非都如此,生命开着突然就谢幕了

——只有50公分的路程。

你剪指甲的动作,被一棵树模仿

一张脸耷拉着,像熏鱼的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9 19:25)
分类: 嵩山词典

 

我们涉水而来,交出嗅觉与词语

交出——眼睛里的河流。

窗外的竹子比梧桐叶妖娆

不停地向马路挥洒安静

时间内心,住满喝茶的人

过往的行人和车辆,虔诚地望着灰

瓦片是语言的发动机,加满冬天的雪—

谈论就飞了起来,带着泥土味

从村庄的炊烟下安家贾鲁河。

几个人端坐,向童年生长

对视就是炼制凝望,绿近似于故乡

我们吸收水分,从玉米或者麦子的孕育中

寂寞呀,孤独呀,你的房屋修辞木头。

一群瓦坐在墙壁上,或书中

不言语。它们的肉体全是庭院

大臣和妃子陈述白云

此刻,郑州喧嚣在瓦片里隐去

购买角落里的阳光

一片瓦,就是众多魏晋的皇子

与我们辩证逝去,思维像杨树林一样沉寂

灰色的瓦,从劳作走出,用雨水清洗自己

在爬满往事的墙壁上,裸露价值观

你的世俗四处碰壁,命运像错落的线条一样

被行人的语言剥离得只剩枝条

书架上的书,开口说话:“你们来到这里

坐在茶客的日子里,听他们谈心事

用粗糙的回忆和破碎的时间

故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9 18:55)
分类: 嵩山词典

 

像夏日的嘴唇,张开着

悬崖是他的两排牙齿,咬着天空的衣衫

咬下的阴影在石阶上爬着:

像一个士兵,聚精会神地看守

游人的脚步。

正午时分,它吞下了一缕阳光

洒在地面的落叶上

黄金一样沉重,飞舞。

一只壁虎,慢慢地,慢慢地沿着石壁向上攀

然后,用力拉下了黄昏

把世界装在一个裂开的匣子里

像倒立的一个“二”字

靠在银河系。

我们带着惊讶与恐慌,从他腹部穿过

不敢做更久的停留

生怕我们的脚步惊动了壁上的岩石

一只鸟叫着对我们说:此地不宜久留。

像一个望远镜,竖在时光里

用他窄窄的身躯

收拢一场又一场的暴雨

像你乌黑的眼睛,仰望着星空

试图有一天把月亮抓下来

挂在高高的树枝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刘客白
刘客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29
  • 关注人气:1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写诗,做新闻,搞摄影,都是胡球弄。
QQ : 794072979
电话:13007613371
邮箱:liukebai@163.com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