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拷贝山
拷贝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837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痕迹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博文
标签:

杂谈

    面对两名队友的失态,在试图摆脱最后一笑倾城的纠缠时,阿姆斯特朗只得求助于自己的使命感,在月球上插上第一面美国国旗前,阿姆斯特朗为了捍卫自己即将迷失的灵魂,如同咒语般的默念着《独立宣言》:在有关人类事务的发展过程中,当一个民族必须解除其和另一个民族之间的政治联系,并在世界各国之间依照自然法则和上帝的意旨,接受独立和平等的地位时,出于人类舆论的尊重,必须把他们不得不独立的原因予以宣布……

    凝视着阿姆斯特朗的眼睛,嫦娥看到了人类的卑微,和与之共生的信仰及力量。多可爱的人啊,他们会死,所以他们贪生,所以他们鲜活……

    撩拨在雪腮上的发丝,此刻却只像匍行了千万年的蛆虫,令嫦娥惆怅起千万年的蟾宫,千万年的桂树,和千万年都熟成蜜的自己。(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而这一浅笑虽自亘古而来,却化刹那寰宇成为永恒。

    维纳斯……其中一个美国男人嘴唇翕动,面罩后,已是不自控的泪双行。这个虔诚的基督教有神论者,这一刻,已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信错了教门。世界若真有神,眼前美神便是所在。

    另一个美国男人,隔着面罩都可以听到他粗重的喘息,还有那不自觉加紧的双腿,突兀并可笑。多天的漫长太空飞行,实在是对一个健康男人的生理摧残。

    嫦娥自然看透这一切,只是凡人多对“不食人间烟火”几字自作多情。(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天女散花,身舞白纱,阿姆斯特朗等人眯睁着被未知世界一粒尘埃刺痛的眼,从未试想过,此生第一次亲眼所见的外星人,会以如此面目飘落在自己眼前。

    可笑的美国男人啊,在氧气面罩里瞠目结舌,面面相觑。

    长发飞舞落定的瞬间,嫦娥眼中的惊喜化作一丝浅笑,千万年来,除了憨痴的吴刚外,眼前这三个古怪的男人,却是她的第一次新鲜。金发碧眼的面目,一定是异族,或甚至似是《山海经》中的某类兽怪;身上的厚衣面罩呢,想必该是铠甲,身后奇怪的车船呢,就该是战车了,这样说来,便是凭空而降的三个武士。(待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话说千万年来,嫦娥日日抱着玉兔在蟾宫顾影自怜。而在院子中,憨人吴刚则日复一日砍着桂树。

    嫦娥貌美多情,吴刚却因犯下大罪而被流放月宫,虽有美人在侧,却丝毫不敢造次。更恨那桂树,身有法术护体,每被砍下一斧,破损处却又瞬间复合如初,吴刚周而复始的在桂树上卖傻力气,纵对嫦娥有百般之心,却实乃身已无缚鸡之力。

    话讲,男人凡有缚鸡之力,便有好色之心,便是反证了吴刚这份悲催无奈。

    美人空对月,痴汉砍大树,剩下只玉兔百无聊赖偶尔给自己捣颗high药振奋一下——这日子过的可真是无聊……

 

    1969年7月20号这天,阿波罗11号中的阿姆斯特朗与另外两名队友经过4天的太空飞行,终于降落于月球。一个荒凉冷漠的未知世界,一个没有生命体的死寂空间。

    透过航天飞机的窗口,几人带着初来的兴奋之心,短暂的观察了一下窗外世界后,终于带着亿万地球人的希冀,推开舱门,走向未知……

 

     千万年来,蟾宫内除了砍树的乏味声音外,永远死寂一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直到此刻还在纠结是否明天赶去西安,参加大朔的婚礼。

    应该去沾沾喜气,不管不顾把自己放在热闹里。

    最后一次参加婚礼还是五年前了。新娘是初中同学诺。婚礼办的干干净净,温馨而慢节奏。那种场面,泪点变低,我似乎一直在跟着激动。

    我想我在根儿上肯定是个非常务虚的形式主义者,对一切华而不实的表面文章深感兴趣,三分虚荣七分肤浅,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所以心中一直有场深切的愿望,一定要穿一次壮观的婚纱。

    有朋友笑:感觉你要结婚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穿一次婚纱!

    So what!

    我承认,又怎样~

    结婚本来就是个形式,我无非是想把这种形式更加形式化而已。

    三年来,每周我的邮箱里都会收到vera wang的最近婚纱款式信息,我等着能用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1 00:23)
标签:

杂谈

    睡觉,放在男女间就可以有两种含义。

    一种,是一起睡;还一种,是互相睡。

    只能一起睡却不能互相睡的,叫凑合日子;只能互相睡却不能一起睡的,叫凑合日日。

    两种睡觉方式都能与同一人一直下去的,才正经叫生活。

    大家的生活都过得如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12 23:30)
标签:

杂谈

    前天晚上,十五位亲朋,陪吃,陪喝,陪唱,陪我一晚上,陪我没羞没臊又大一岁。

    去年的酒喝吐了,今年也喝多了,有些事儿断了片儿,却没吐,只听贡晨说,我满大街的拉着她跳舞。一定属于想借着点儿酒劲儿,干点儿清醒时不好意思干的事儿——吹牛B,找茬儿打架,满大街跳舞,给大伙唱京剧(自我总结喝大后的几种表现)……跑出另一个我,一个被客观与主观都压抑了的胎。如同一个长在我身体某处的寄生胎,本就是另一个我,也将终生与我为伴,却再不得发育,不得成形,我若痛下决心,可一刀割了她,她若离了我,却再不得活。两个我,在一场自然选择下,只幸存下一个。另一个,是瘤是病,也是天性。

    不能顺着这个思路多想,想多了会有些悲。

    说说和这次生日有关系的几件事。

    第一,这次收到的最喜欢的礼物,是端端送的一大套画具,一两百支画笔齐刷刷在眼前,这种以量取胜的快感太刺激,各种材质,各种颜色,晃花我的眼。到底是该让生活多些色彩,还是该给这世界点儿颜色瞧瞧~谢谢端端,去年几十本诗集,今年上百支画笔,这种鞭策,真是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8 23:22)
标签:

杂谈

   
                      十年前的大头贴,像只胖猴子

    十年的北京,变化太大。马上想到的,十年前的后海,从一种文化,变成了一种趋之若鹜的文艺。(当然,十年后,后海即跟文艺无关,也被文化抛弃)

    翻出一张那个时代的大头贴,也许是更早几年。看着照片,在回忆上个十年。那一年,似乎很热闹,每一天迸发的青春的热量,都在燃烧出一份年轻人的不消停。

    十年前,该是年初的冬天,很短时间完成了两个电影剧本。现在一定看不上,甚至难为情,但当年打印成铅字的两大本落到手上时,自己还是被自己感动了,当青春又邂逅了任何一样资本时,年轻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8 13:45)
标签:

杂谈

 
           一岁层楼,百岁骷髅
  

    又要添一岁,年华抽丝。

   

    一岁层楼,百岁骷髅,再活重头。半世案牍,半世刀俎,风花酒肉。不谙世事,却解风情,春水吹皱。粉腮两侧,红心一颗,我复何求。哭送山外青山,笑看楼外重楼,醒时长舌八卦,醉唱水调歌头,快来一个,同我鸣啾啾~

 

 

PS:刚看评论,鸟巢以为我是悲秋呢~呵呵,引起误会了,是我自己又添一岁,没的悲,又老一岁有点儿不甘心而已,哈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6 23:03)
标签:

杂谈

某人微薄已经成为“愤青精英良知”范儿的集散地,每天翻来覆去都是些“唔知坚或流”的料,连求证下出处都费事!前两天陆天明说了两句高铁的好话,加上陆川一向不给力,遭到网友恐吓、威胁、怒骂,文革范儿又重生了!!也许这就是精英逼们要的民主,简单来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我:把批陆氏父子的人兀自统归为“精英逼”,难道不也是顺你娼逆你亡?!当年陆氏父子与韩寒之争时,陆天明便动辄“文革”如何,“自建国以来如何”,还烦请你把韩寒一起分群化类,顺便帮白烨圆谎拨乱反正!我只知道,面对无良之底线时,一切心直口快皆出于为人的基本良知。当非要把自我觉悟拎的清当成在微博上一道独树一帜的风景时,我也只能送你一词儿——装逼范儿!最后再说一句,骂铁道部骂陆天明都不叫“文革”,人肉小月月攻击凤姐才叫“文革”!自下而上的反抗与骂街不叫文革,自上而下的压制与教化才叫文革!我写我骂我所见所想不叫文革,连文革一根屌毛都没见过却动辄把文革挂嘴上的才叫文革。你口中的“愤青精英良知”们远没你想的那般浅薄,多少真相正是层层剥茧最终曝露于网络上;而你也真非你自己想象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