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食百家
食百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231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我的相册

老妈来德国

2011,4,15---4,22

寒假窜西葡

2011,3,9---3,24

圣诞出游

2010,12,22--28

生活杂照

主角都是我。看我看腻味了的就别看啦~~

上海-乌镇

大姐,燕子,我(6月13--16)

德国

30,05阿姆斯特丹

遍地帅男人,可惜不能拍

Grainau,Füssen,München小窥南德

21,12 --28,12  Bayern 感受真正的德国,美好的,寒冷的~

Berlin(12,11---16,11)柏林好时光

Olympus 14-42mm 1:3.5-5.6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04-11 05:52)

晚上下班比较迟,又去健身房跑了一会,洗个澡,吃点东西,收拾好了出门,已经九点半了。今天是那种亮晶晶的好天气,中午的太阳能把人晒出汗,我这会出门,室外并不料峭。跨上车,一个小上坡,吭哧吭哧踩两把。单位门口是条单行道,这个时候车已经不多了,我顺利地穿过它,颠上铺满小石头的人行道,经过昏黄灯光下的老歌剧院,喷水池,这么晚了还有游人在拍照啊,我想着,经过了他们,又经过一片满是兔子洞的草地,然后老实地停在路口等绿灯。今天是周五,明早可以去吃好吃又便宜的土耳其烤鱼了,还有那碗超赞的鱼汤,连吃俩月都不腻,天哪!我有点激动,想起了美味的鱼肉,打了个嗝,一股牛奶麦的味道出来了,扫兴。


过完马路,骑进了一个大公园。刚一进去,空气就变得不一样了。不似马路上清新透明,公园里弥漫着一股沉郁的花香,和着暖风,扑面而来。我望向四周,草地上果然种了许多黄水仙。这黄水仙是土种的,不如国内水仙的清香飘逸,我琢磨,似乎倒有点像欧洲人的特点,钝钝的,挺浓厚,就是缺少了股水润出来的仙气。公园里四下无人,路灯不及之处都黑漆漆的,我打开车灯,听着车轮碾过沙地的声音,偶尔溅起小石子,跌在旁边的石板路上,霹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今天跟好基友林老师聊了很久,熟悉的插科打诨故弄玄虚之余,偶尔言之有物。特此记录如下。

1.我让林老师照一张我妈单位的月饼给我饱饱眼福,他照了非常丑的一张。我不满,请他重新照,让他镜头要拉近一点(以达到背景虚化的效果),然后他就自以为聪明地把原来的照片剪切了一下发过来。。。


你耍谁呢林老师!



2. 林老师说自己现在玩的电子产品都有人买单(同学们赶紧去抱大腿啊!),我赶紧谄媚地表示目前我也有看中的电子产品请求好处共享。林老师豪气万丈地答应了,我很不要脸地继续请求把范围扩大从电子产品扩张到衣服鞋帽。
林老师:这。。要符合我的定位吧。。。。不小心被头们认为是异装癖很不好搞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20 23:02)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0重回德国

春天终于来了,在这个上月31号就调成了夏时制的东一区。我十分怀疑,如果当年雪莱经历的是这个欧洲史上最阴霾漫长的冬天,那他是否还有心力提笔写下那句著名的鬼话。


我在福州生长到十八岁。每当被外国人问起我来自哪儿,我的惯用台词都是,我家在中国南部,一个很美很小很安静的城市,她和台湾岛隔着一条海峡。 亚热带季风气候让福州终年常绿,季节的变化除了依靠月历来判断,其余的就要交给个人脑中和身体的记忆。对小时候的我来说,每年的六一节必定是在雨中度过,而每次军训时都能带给我们额外休假的台风天,则是所有中学生的最爱。夏天定会因为近四十度的高温而中暑一两次,冬天也必曾因爱美没穿秋裤而冻得边跟帅男生讲话边鼻涕横飞。离开福州之前,我对于季节是没什么概念的,又或者说,季节对我而言只是具体的实物,比如说发霉的衣物,比如说流行性感冒,比如说冬天等于毛衣,冰冷的马桶圈和热水袋,而夏天则等于空调,空调和空调。

 

06年去北京上学,和我妈一起坐当时还未提速的三天两夜的火车。在车上我一直纠结两个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写在前面的话:来至爱笑小橘子的博客blog.sina.com.cn/seven7sblog
德国人习惯有板有眼的办事,在德国,什么都有规则可寻。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德语发音。德语发音规则简单,不像英语,即便精通英语的人遇到新的单词你也不一定念得对。但德语不同,只要掌握了发音规则,任何德语单词都可以正确念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11-21 22:58)
标签:

杂谈

分类: 又是一段日子

昨天去导师处讨论论文样页,意外得到表扬,顿时觉得在她门外站立等候一个半小时真是超值。中午回家,又意外发现车站下来不远处的肉铺居然有卖猪蹄,高高兴兴买了两支,往家走的路上却忍不住叹气,唉,为什么总在要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才接二连三发现它的好。回到家草草吃了点泡面,即刻开始炖猪蹄。取干贝十几粒,放若干红枣和姜片,小火慢熬三小时,汤汁浓稠几近冻状,味道则鲜美极了,犹胜鲍鱼炖鸡汤。小口小口喝着汤,看着窗外阴沉的天气和街景,乐滋滋地享受着宿舍的温暖,突然又忍不住叹气,唉,以后的房子是只有一小扇窗户的阁楼,既没风景可看室内采光又不好,而且还没有独立浴室。越想越低落,心情有一路向下的趋势,赶紧又去盛一碗汤来,同时打开friends开始看,吃吃笑笑间,就忘了之前的烦扰。

 

前天自己粉刷了墙壁,先把书架移到房中央,然后把床拖出离墙近两米的距离。在地上铺好报纸,床则用废弃衣物覆盖,书架也用报纸遮盖好,防止被涂料溅到。拆了一把扫把,将滚筒套在扫把的木棍上,用来刷墙的高处。换好旧衣裤,戴上浴帽,开工。将滚筒浸入涂料盒,滚动三两次后拎起,在盒的边缘滤掉多余的涂料,举起就往墙上刷。先往上刷是为了不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9-24 05:37)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0重回德国

今天跟含书吃饭,算是她回国前的道别。晚上小许上来,突如其来亦道别。此时此刻,满脑子萦绕的都是Friends里Rachel得知要搬离和Monica同住的公寓时,哭着说的一句话:It's the end of an era!

 

即将送走在这清冷小城陪我度过最艰难时光的两个人。从此以后,我不能再随时跑下两层楼,穿过走廊,敲开71号房门,然后大喇喇地说着“卖我瓶老干妈呗我的又都吃光啦~”“我昨天跟某某吵架啦!”“哎哟你胸怎么变大了”“考试考得怎么样?”之类的话,再没人要我陪她去上课,收留我睡她家地板晚上从中国古代史聊到各自家务事,被我扮僵尸吓得脸变色,陪我去阴森的洗衣房,听我唠叨还开导我。从此以后,我亦不能再一部电梯坐到底,出门右转三十米,再一部电梯上到顶,跑到9号楼的1001,大家一起包着馄饨唠着嗑,吃着火锅唱着歌,八着别人家的卦,说着外国室友的坏话,动不动就来一句,诶,含书,我跟你说啊...,或者两人一对视,一副“哦~~原来你也是这样(弱/白痴/贪食...)啊!”相见恨晚的表情,然后溺毙在旸仔鄙视的目光中。

 

从此以后,诸事不能。

 

2012年的多事之秋,缺时间缺精力缺耐性缺运气。唯独不缺,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7-28 18:55)
标签:

杂谈

分类: 又是一段日子

 

现在距离伦敦奥运开幕式只剩不到俩小时的时间。


四年前的这时候,大三还没开学,我和爸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吹着空调,等待着NHK(日本放送协会)转播的北京奥运开幕式。四年后的我,站在书架前对着笔记本敲字,大电脑开着ARD(德国电视一台)的页面,等着待会的网上直播。


东一区的落日比朝阳还热力光亮,空气中有一种氤氲的感觉,远山在强烈的日照下显得有些朦胧。难得最近没有阴云落雨,也难得气温达到30度以上。因为西晒的关系,我房间这时候尤其闷热。楼下传来各种虫鸣,晚上开着灯,房间里就会飞进或爬进各种昆虫,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体积庞大,并且每次出现都会吓得我尖叫连天。但这一切却是这样宝贵,因为德国真正意义上的夏天也就是两三周的事,往往热几天就开始疯狂下雨降温,然后夜晚尤其冷,常冻得我哆哆嗦嗦不甘不愿地爬起来开暖气。


这是我在德国过的第一个夏天,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暑假。我时常坐在书桌前,敲着电脑看着剧,刷着豆瓣听着歌。宿舍和耶拿大学医院隔着两条窄小的马路,一天之中大概会有三四回,能听到医院直升机轰隆隆的声音。我不清楚这直升机的接诊范围是只限于耶拿及周围城市,还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05 08:56)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时鲜明,有时凋零

离家上大学之前整理行李,我爸把家里的一盏原本夹在床头的台灯拔下,让我带去。那盏台灯在我家使用多年,外形虽小巧但简陋,而且灯罩上还被幼时的我用涂改液画了图案。我不喜欢它,嫌弃它不够崭新。当时的心态是,我要去念大学,要开始一段崭新的生活,所以我的生活里一切都要是新的,哪怕连双拖鞋,都要去学校那边再买。或许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吧,我总希望在外界条件上尽可能地满足自己。总之,经过几番无谓的反抗,最后我还是无奈地看着我爸把这支台灯捆吧捆吧,然后塞进了本已就鼓囊囊的旅行箱里。

 

大学宿舍楼老旧矮小,爬满青藤。三层苏式小楼,六人一间,拥挤,杂乱。我的宿舍在三楼,睡的是最老式的上下铺,铁床,床尾有两层小书架。宿舍里固然有三张铁桌子,但都摆满了杂物,所以大家都把大部分的书摆在小书架上。我睡的上铺,床尾紧挨着窗口,夏天开着窗,夜晚凉风习习,吹得我还要盖点毯子。冬日若下起了雪,我便可以直接躺在床上观雪景。窗户很大,若站在床边,宿舍楼下的人是可以看得见我们的。我把带去的那盏台灯夹在了床尾的书架上,平常倚在床尾看书,便开着那灯。

 

一开始我没注意到有什么特别,渐渐的,宿舍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5-20 03:47)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0重回德国

今天我终于知道火车有多快了。

 

感谢上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3-01 06:21)
标签:

杂谈

分类: 有时鲜明,有时凋零

南广也有广播台。

 

傍晚时分,好听的女声在潮湿的空气中蔓延遍整个校园。无论北广还是南广,广播台的女声总似乎来自同一个人,字正腔圆之余,带着一点亲切的情意,声线干净优美,让我想起一只拥有修长脖颈的天鹅。或许,就是要有这样声音的人才适合广播吧。仔细想来,这也便是广播的美妙之处了,它摈去繁杂的表象,专门负责播放简单纯净的声音以悦他人之耳,为听众和播音员免去了两者相见时的尴尬,紧张,或失望。

 

那么校园呢。 

 

才来南广几天,我就仿佛找回了自己的大学生活。打扫宿舍,洗衣服,取快递,赶在打铃前冲进教室,在食堂点盖浇饭或者叫外卖,跟送外卖的阿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他们和她们

堂本刚

夢想

韩寒

偶像

押沙龙

思想

刘瑜

思想

蔡康永

聪明

梁文道

直言

王卯卯

努力

落落

图片

许佳

娓娓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