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卡龙Kalong
卡龙Kalo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42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9-07-05 16:37)
标签:

杂谈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当我正忙着自己的事情时,宿舍的门忽然被什么人粗暴地攘开,随后便是泽伟那永无休止的抱怨和聒噪,“我的导师刚刚告诉我,他们竟然要把优秀论文的名额给文贤那个白痴!”

  泽伟是我大学四年生涯中同宿舍的室友。与一向成绩平平的我相比,泽伟绝可以算的上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令人望尘莫及的绩点,与讲师教授们打成一片的好关系,还有几乎从未有过的罗曼传闻。虽然泽伟的成绩仍称不上是学院中最为顶尖的几个,却也足以令大多数在学院里蒙混的同学们艳羡不已了。但泽伟的人缘却并不像他的成绩这样尽如人意。颇为怪异的是,泽伟并非那类深居简出而从不与人社交的“学霸”,实际上无论是在学生会还是在各类社团的活动中,他都绝对可以算是积极分子,然而泽伟却并没有因此结交到很多朋友——相反地,似乎只要是那些有他参与的活动,婉言谢绝的人总会比平常多一点。

  虽然大家平时并不会说的太明白,但是有一件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泽伟是个十分喜欢抱怨的人,尤其是对于那些他认为不公平的事来说。这缺点本来并非是不可宽恕的,毕竟大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坎特洛特旧宫下方的地下洞穴比平时冷清了许多。小萍花已经在沙坝的房间门前静静地卧了很久,房间是空的,但门口的墙壁上仍然挂着她和沙坝的合照。这让小萍花不由得叹了口气。

“咱的小甜心……你还好吗?”

她的身后是阿杰关切的声音,小萍花已经有近乎一年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了,这让小萍花不由得有点想哭。于是她干脆转过身,轻轻地把脑袋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星光,星光!咱能帮忙做些什么?”

在星光和余晖一起清点那些大块的高聚魔法蓄能水晶时,小萍花一直在不停地绕着星光转来转去,她那纯澈的大眼睛激动地看着星光。

“我们可以帮你们引开卫队!”甜贝儿说。

“或者钻进通风管道,从后方给他们一个惊喜什么的!”接着是飞板璐拍着翅膀高高蹦到了半空中——然后一点也不好看地摔回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余晖烁烁漫步在坎特洛特火车站的站台上,她的理智根本阻止不了自己那四处张望的好奇目光:停靠在站台边的流线型魔力动车组、全息投影法阵打出“一心一意抓谐律 友谊团结共发展”之类的巨型三维横幅,还有那些迈着焦急的步伐、同时用智能角套打着长途电话的生意小马。

假如不是四只蹄子仍然感受着地面的坚实,余晖甚至很可能会产生一种自己仍置身在人类世界的错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和煦光流帝国

 

 

暮暮轻轻揉了揉仍然有些隐隐作痛的额头。昏暗的光线照到她面前的图纸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图案和注解,足以令小马在一瞥之间便心生退意。但是对于暮暮来说,这张图纸上面绘制的法阵,正是她必须破解的目标——而且更糟糕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她没有一点能够借助的魔法。

自从小马国的魔法消失以来,暮暮几乎已经忘记自己和朋友们被困在这座地牢里多久了。地牢里没有任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和煦光流帝国

 

 

微风烁烁(Breeze Glear)正坐在女皇的办公室外面,等待着皇家侍卫把他传唤进去。

自从一星期前的盛大狂奔节事件发生以来,被女皇召见的军官变得越来越多,而女皇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差了——小风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这个。这还并不是最令他抓狂的,他很讨厌那些军官在走出办公室时看向他的眼神,他说不出那眼神里有什么,蔑视?嫉妒?抑或只是单纯地看他不顺眼,就好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和煦光流帝国

 

 

学院城堡今天热闹得有些出奇。若是在平日,这座友谊女皇的寝宫是绝不会允许平民小马通行的。但是在今天这个日子——准确的说是一年一度的盛大狂奔节,就算是友谊女皇,也终究是要遵循一点传统,邀五湖四海的小马来参加盛典的。

盛典还有一段时间才开始。收到请柬的嘉宾们在城堡门口排着长队,他们必须等全副武装的皇家卫兵给他们逐一做完安检,才能进到城堡里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0 16:37)
标签:

杂谈

 

叶玲不是很喜欢这种老式的西部车厢。低矮的天花板和狭窄的车体压得小马喘不过气;污浊而刮花的小窗户采到的那点光根本不够用,倒反而让这车厢显得更像一间牢房了;木质的硬座和早就老化变硬的皮垫简直像是要给乘客的脊背上刑一样,尤其是当你发现自己必须在这火车里摇摇晃晃两三天的时候。

叶玲唯一感到欣慰的是自己没有带任何行李,否则她的行李只会让这本就狭小的座位变得更糟。但这也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以前,对于坐在头等座的叶玲来说,这只是因为她没有带行李的习惯;而现在,对于坐在二等座的她来说,她早就已经没什么家当可带了。

离火车开动还有一段时间。叶玲摘下用作伪装的红边眼镜,无言地看着站台上那些来到这座边境小镇旅游的小马。

有时现实就是这么讽刺。当你的笔尖让这座小镇的居民能坐着头等座车四处漫游时,自己却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8 15:58)
标签:

杂谈

 

封面画师:弋蝠 / Swaybat

————————————

非凡比冲(Specific Impulse)恐怕永远都习惯不了这家酒吧的聒噪。也不知道是谁给这家店起了“气味图书馆”这个名字,但她可不觉得有任何一家图书馆会有打碟机或者舞池,还有那些像僵尸一样跃动起伏的马群。

鬼知道她为什么要到这地方来,她明明早就受够市政厅里整整一天的聒噪工作了。但她还是来了,而且这并不是她的第一次。

她本来是该在这个时候陪着妻子的,她在饮下那杯酒时这么对自己想着。这让她感觉有些自责。但四面八方的体香又让她的精神有些恍惚,这恍惚和自责加在一起,便成了一种让她心跳加速的东西,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写在前面:

我的师父露露,曾经在她的短篇《猎物》(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1768a86d10102x4uv.html,疯狂暗示.jpg)的开头,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所以说,到底是谁会是谁的猎物呢?”

所以说,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雌狼呢?

————————————

在调好了又一位主顾的酒后,酒保才腾出工夫来看了看表。刚过8点,这往往是这家酒吧生意最好的时候——难怪他手里的活会越来越多。

“咳咳……”

吧台前轻轻的咳嗽声吸引了酒保的注意。他认识这声音的主人,那是这家酒吧的老主顾,名叫和煦光流,是一匹16、7岁的青年天马。和她熟识的小马都管她叫小煦。

小煦有着淡桃色的身体,和编成一绺一绺的天蓝色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