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2-11 06:22)
标签:

杂谈

 

《佛手瓜秧》 瓜蔓众多 先是缠绕在绿萝上 那么容易 紧接着又攀附上球兰 它还在向上爬 直到到了房顶 窗户不行 玻璃太光滑 经历了几次的失败 它回过头 伸出两颗触须 抓向了空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0 19:07)
标签:

杂谈

 

《如果……》
你常说
如果……
我就不会……
是啊
如果……
我就不会……

《无题》
沸腾的水
总是开出伤人的花朵
顾城到最后把诗歌写成了刀子
血到最后不一定是热的
诗歌也一样

剩下的就交给后羿吧
只有他
能让太阳复活
叫诗人重生

《潘金莲》
每天发黄诗
勾引老男人
自诩很漂亮
她真够厉害的啊
靠着跟老男人们意淫
成就了
一首首自己满意的诗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3 09:10)
标签:

杂谈

 

《生日》
 
时间创造了历史
生日创造了时间
 
洗净鸡蛋
放入了煮锅里
在我自己的厨房
 
我还在被子里没有起床
窗外是黑沉沉的冬日
我的母亲远在乡下
 
那代替母亲的手,是我最暖的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2 07:05)
标签:

杂谈

 

《疼》 一道伤口划开了 2019年的 第一天 它也成了今年的第一 出尽了风头 尽管找不到真凶 疼 有着说不出的理由 此时万物皆欢腾 而我必须安静 为了这小小的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素描》
我把自己照片转换成
素描模式
我试着照猫画虎
几次了
都未成功
不是眼睛画的大了
就是嘴巴画的太小
我停下笔
静静看着照片里的
陌生人

《秋分》
只有今日
白昼与黑夜
才是对等的

这样的日子真好
我们站在同一起跑线
终于平静下来
重新审视对方

《失眠》
该休息的时候
精神抖擞
这不是第一次
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大上次是因为喝了咖啡
我记得
这几次
我正在查找原因
你的出现
叫我想到了元凶

《化妆盒》
跟了我十年的伙伴
从来只装着
一个绿色瓶
丹参滴丸
一个黄色瓶
速效救心丸
都是用来救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9 21:48)
标签:

杂谈

 


《冬至》
天冷的不成样子
更多的人都在忙着
包饺子
不,是众生在捏造谎言
沸水翻滚,制造着一波又一波不真实的浪花

一首诗终究还是没有写完
只剩下最后一个词语
还在奔赴的路上
自称,陛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6 20:46)
 《化妆盒》

跟了我十年的伙伴
从来只装着
一个绿色瓶
丹参滴丸
一个黄色瓶
速效救心丸
都是用来救命的

最近我看着它
觉得它旧了
想了想
我在里头
放了一支口红

《失眠》
该休息的时候
精神抖擞
这不是第一次
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大上次是因为喝了咖啡
我记得

这几次
我正在查找原因
你的出现
叫我想到了元凶

《秋分》
只有今日
白昼与黑夜
才是对等的

这样的日子真好
两个人站在同一起跑线
平静下来
重新审视对方

《素描》
我把自己照片转换成
素描模式
我试着照猫画虎
几次了
都未成功
不是眼睛画的大了
就是嘴巴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4 19:52)
标签:

情感

文化

天气越来越冷
被窝冰凉
我尝试着各种姿势
来保护身体的热量
直到
我蜷缩成一个胎儿
仿佛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对我来说,这应该是目前最保暖的一种姿势

突然地,我就想到了母亲
想到了她早已经绝经的子宫
我最先拥有的最小的房子
还没感觉到什么就被迫离开的房子
目前来看,它是呆的时间最短的房子
我也曾经是它的主人
我想
它应该是一生中最温暖舒适的地方
突然地,我就有了一个念想
让我
重新回到母亲的身体里
让母亲也回到年轻
让我们回到最初
让我们重新遇见一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9 16:56)
标签:

情感

文化

《无题》
(一)
亲爱
我们的交往
多像谍战大片
一个回眸,就已被俘
未等你开口
我就把秘密和盘托出
你惊诧于故事的发展速度
你说信任来的太突然
话题有些沉重
那么   
好吧
我给你时间
叫剧情放慢

然后……
在一个晴朗的午后
我们尝试并肩
亦或
微笑放手

(二)
这样的雨天
适合思念
雨点急促拍打着玻璃
像要唤醒窗内之人
此时
我呆坐窗前
静静观看
玻璃上
雨点汇流的小溪
倾泻而下
时而欢快时而忧伤
这些都不是我所关心
我只想知道
身处异乡此刻的你
手里是否握着一把伞

(三)
你常说
做人做事
简单最好
简单也是一种风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文化

这是真的
这是冬天的桃花
这是北方的冬天
临海而居的一棵桃树
长满了花骨朵
还有几朵热烈的开着

她们的面色苍白
无力争春?
叫我想起了雪花
想起了那年夏天落在肩头的
那朵
难道
她们有着相同的劫数
不惧季节的倒错
仅仅为了
向世人证明
我曾经来过

图片摄影:荒海落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偶所谓的诗歌

《合欢树》

每到这个时候

树冠上就铺满了

粉红的绣球

每次经过

我都要多看它两眼

看树跟前

是否会有一个王子

名曰:白马

这只是个幻想罢了

事实是

每次从树下经过

总会有一两朵绒花

从空中降落

这么些年

从未有一朵砸中我

以至于后来

每到这个季节

我都会有

绒花针样细小的伤感和失落

 


《我喜欢》

我喜欢就这样

静静地坐着

一个人

想念另一个人

一杯红茶

独自氤氲

茶杯不会衰老

茶水会

她的颜色越来越深

未等到我离开

她就抢先黑了起来

像一个人的皮肤

从最初的白皙到满脸色斑

这都是无法预知,阻止的

只是过程有点短

感觉有点突然

所以

我越来越喜欢黑夜的黑

只有他

能包容且给我自信

叫我在暗夜里挺起胸 抬起头

连同面部那些茶水色的斑

图片播放器
公告
落叶,女,本名,张玉江。70后,07年接触诗歌,有作品散见《诗选刊》《新诗大观》《屈原文学》《凤凰》《绿风》等刊物.河北省作协会员。
本站文字除注明转载的以外,均属原创,版权归站主所有,如需转载或录用,请注明出处。
谢谢合作!
 

搜索

复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