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pearl
pear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351
  • 关注人气:1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6-18 16:52)
分类: 分行
所有会写字的人,在这一天
都写了很多很多字
他们长篇累牍,也无法描尽
父亲这一生所经历的苦难与坎坷
还有那些短暂的幸福

是的,我们有很多时光
基于那个叫父亲的人
他所给予的无法复制的疼爱
还有那么多的时光
来源于那个同样已不在世间
叫做母亲的人

我们和他们的感情
盘根错杂
以至于怎么捋也捋不清
怀念爱戴愧疚思念
我久久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

该怎么诉说
那些断于夜半时间的故事
那些一枝半节的
炊帚疙瘩扫帚节
门拉吊儿一把锁
给妈妈开门儿来啊

再没有一个人可以惊喜地看着你
说,你回来了
这样一种深切的盼望
没有人可以复制得出

两人剩下一个妈了
我们要好好地孝敬她啊
想想马先生的这句话
就更加心酸了
当你还拥有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6 17:27)
在这样的情况下,看衡水一中的相关材料是不合适的。其实我是想说,到底是谁在前面领跑,导致全省的高考指标被谁拿走了,然后,带着大家不得不一起疯狂地跑步?
很有幸地是,我高考的年代,还没有衡水一中,所以,基本上没有很努力,也能上一个还可以一点的大学。当年备考,并没有并不曾经在十点以后睡过觉,更未曾失过眠,也未曾早起过。好象没有那么刻苦受难的经历。
我高考参加了两次,第一次够了自费线,当然也能够走个市里的师范类学校,为了上个公费学校,又复读了一年,考上了个一般本科。我的文科成绩很好,语文和英语在应届生的时候,也在年级偶尔的考试中拿到过单科很好的名次。有一次考试,语文的选择题一道题也没有错。但是我理科成绩超差。在初中的时候,我数学就不行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上课根本就不听讲,后来就听不懂了。
上了高中,除了几何,偶尔有超常的发挥,觉得这个题目做一道辅助线,就会特别简单。然后,大部分,尤其是函数一塌糊涂。物理化学也不算好,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物理考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6 01:06)
标签:

杂谈

恶性循环,失眠……你们心一样地大,挨罚了中午能看电视,是为写作业到十二点?你爹,这时候可以不管不顾地出去玩几天,就和没有一个正在生病的老婆和一个每天写作业到十一点的孩子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严歌苓:簪花女与卖酒郞(短篇小说)

姨妈在卖掉她之前叫她在这里等着。不是真卖、等于是卖。

姨妈走后,齐颂四面绕了颈子望,没人,她把挎包里一个花结拿出来,别在脑袋顶。她不知道这东西别在脑袋顶就错了。然后她又四面扭头,这回希望给人看到。下午两点,这地方顶没人。柜台里的人在等生意,是个墨西哥小伙子。他见齐颂顶出那么个花来,对她笑了笑。他也不知道它不该被顶在那儿,弄得齐颂好端端个闺女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日记
很累很乏,虽然总的来说,好象是好多了。还是有许多旁的问题,比如说口腔里舌头的泡感觉还是存在的,不然那时不时口腔里会出点血性唾液,是怎么回事儿。牙疼。接着在吃中药,秋香姐说,我是湿热体质,有火上窜。便秘和拉肚子轮番体验。晚上睡眠好些,只是孩子赶上小考前期,作业天天写到十点十一点,熬到我眼睛都睁不开。
我是上火了,一直没消退下去。又说起想做手术的事儿,又开始焦虑这些事儿。比如说,做手术是怎么个程序,具体在哪做,用什么样的晶体。手术后准备休几天,又要花好多钱。术后恢复情况,想起来头都大了。
还有马先生,又要出去旅游几天,把小磨人精,留给我一个人磨我,感觉前路非常难熬。
哪还有心思写文章,想想,一切总会过去。
那些将要旅游的人,闹哄哄地,一点也不知道低调点,没体谅一下没去的人的心情吗?
因为安排团体旅游,停止休息,就更疲劳了。
就很烦躁很焦虑的心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0 10:38)
分类: 日记
前一阵子一直在身体的病痛中度过,话说哪有病,都不舒服。病不大,磨人。
每天晚上都会被自己的口水淹醒,夜里醒来三四次,甚至整夜只眠半宿。一方面感觉被淹醒了,再不醒会窒息,另一方面,就是床旁置个桶,不停地吐。敢问是心理作用吗,口水绵延不绝。还是胃液返流,第二天起来,嗓子都是哑的。枕上也有一块污渍。
其它伴随症状,还都是其次啊,比如说小腿冷发沉。夜晚睡时,感觉自己是一条湿冷而萎靡的蛇。他说,你不冷,只是湿,皮肤是湿的。
于是我就想,内脏里是不是也水淋淋的呢。
马先生说,我们去看看中医吧。果然去看了,拿了两盒中成药回来。吃了一天,就睡了一个踏实觉,也许是前一天整晚没睡好,太累了吧。或者的确中药也有点效果。再后来,有时候早上忙,就顾不上吃药,日二变成了日一。于是这病情就反反复复,最近两三天的晚上,才见得好得多了,能整夜安眠,于是觉得能睡整夜的觉可真好啊。
舌头上的溃疡和血泡也好多了,没那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7 15:20)
分类: 散文
从大街上买了一盆栀子回来,花正开着。仔细看,这株歪在塑料皮盆里小树,木质的细细的杆儿,花盆粗陋,显得尤其小,花冠就很大,一树繁花也担当得起。白天还不明显,夜间起来,闻到一屋子馥郁的花香。只感觉太香了,怪不得过去的文人,都嫌栀子太香。而喉咙不舒服,不由得怪起来,是不是这花香过敏了。心里无来由得怨恨了起来。花香何辜,是看花的人的想法,或嫌其香,或嫌其粗陋。
女儿和她爸欢喜得很,屋子里前两天还买了一盆绿萝。我说绿萝归你,栀子归爸爸,两盆花都有人经管了。于是两个人很殷勤地浇起水来,并且嘴里喊着我的绿萝,你的栀子。又去网上查,说要浇淘米水,自来水要过滤三天才能浇花。
心里就放下了,花终究是要人管的,才能开得茂盛。
原来也养过花。最成功地只有两盆。一盆是从亲戚家里搬来的滴水莲,来时已经很大棵,后来又更茂盛。只放在阴凉的地方就可以,对阳光和水分也没有那么多要求,高兴的时候,自然是细心经管,不高兴,就忘记了它的存在。后来一直很茂盛,从未枯萎,直到也开了一株花,花是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祥瑞图(中篇)
作者: 尹学芸
尹学芸,女,出生于1964年7月。天津市作家协会文学院签约作家。陆续在《收获》《江南》《上海文学》《芙蓉》《长江文艺》等刊发表文学作品三百余万字,曾获首届梁斌文学奖、天津市文化杯小说大赛一等奖以及人民文学出版社颁发的全国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6-02 10:44)
分类: 散文
有一条裤子拉链出了问题,想去换个拉链。
在老鱼市热闹的大街上,来回走了好几圈,怎么也找不到原来的“玫瑰制衣”了。明明上次改过裙子的,哪去了呢。马先生带领我们在熙攘人群中穿行,往下走,才在一条与老鱼市垂直的一条小街上,又看到另一家小店。门前只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钎裤边儿改衣服。裁缝看起来象一个南方的小伙子,短头发,说话很斯文。店面很小,靠窗子一台缝纫机,机前一个椅子,小裁缝坐着干活儿用。身后架子上挂满了拉链儿。再往里面看,还有一个小柜子。旁边一个小炉子,里面煮着一锅鹌鹑蛋儿。
这里不仅改裤边儿,还换拉链儿,缝枕套儿,被套儿,都是小活儿,收钱不多。五块十块二十块,家常实惠。里面还有一只瘦猫,瘦猫是个猫妈妈,里面自然还有一条同样瘦骨嶙峋的小猫。
突然很想说话,一向寡语的我,就与这个小裁缝攀谈了起来。一会儿就了解了他的前世今生。
说起了猫,还没我们院里的流浪猫肥。院子里有一群流浪猫,夜深时分,婴儿啼哭似地嚎叫。后来就在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一天一天过去了,过着萎靡而堕落的生活。
提起笔来,想写点什么,涂啊抹啊,又删掉了。
不知道还能写吗,看到破破发过来的小说,也不错,为啥自己就写不了呢。因为我们常常掉在生活的泥潭里,出不来。
话说H师傅是这样一个人,一个男子汉,心思细腻得,比妇人还细。凡事想得多,爱钻牛角,觉得生活是那么困苦,疲乏毫无出路。这样的人是容易精神异常的。而我呢,也是这样的人。凡事则需要自我开导,不仅自己开导,还需要出口。对一个男子汉来说,他也是有精神压力的。
有时,我看得见前方的光明,有时候看不到。有时候怀疑人生,有时候相信人生。
有时写作的灵感,冲出来杂乱一团,有时能写成文章。有时却任它飘走。现在想写的时候,居然连笔也拿不稳当了。果然是一日不写手生啊。何况这么多天,有多少情绪也难以成文了。
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章自己都不觉得好,何况那些手握生死杀伐大权的大家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