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婧苓
婧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4,082
  • 关注人气:1,9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linshiyu5403@163.com

博文
(2014-07-11 09:31)
分类: 诗歌

一场暴雨后,天气变得阴郁。
晨风裹挟烘干的树枝和植物气味。
我想起了那片草地。
几乎是场幻景,它隐秘
的野性气息只为孤独
节制的心敞开。为一个落单者
施舍更孤僻和丰趣的生活。
在青雾山麓下,大片
芜杂地汇集荒野神秘性。
雉鸟隐匿草丛,向鲁莽
的访客发出咯咯抗议声。
白茅飞絮向更开阔的空间蔓延。
节节菜、蓼花、苜蓿草
细密的花朵点缀沼泽地。
生命满足于自由,不为
狂妄的欲望打破,寂静中
微小波动的秩序。
世界充盈多重性,在它秘密
喧响和躁动里。
白鹭在远处尖叫,山峰倾斜
一只蟾蜍的暴眼中。

 

  邻居

 

曾经我们亲密无间。
微小的受难来自同一种考验。
至今我无法说出两种词语的含义,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6-30 11:10)
分类: 随笔

    人为什么自杀,这似乎是个哲学命题。史铁生说,“活着就是为了写作,写作是为了不至于自杀。”对于务实主义,听来有些恐怖与牵强,活着本意就是为了创造与享受。实质也道出史铁生对于人存在境况提出哲学思考与宗教人文关怀。的确,死比生要更能了解才能活下去。除了突发事件令人难以接受外,现实生存境况是最大普遍的因素。这其中有病理疼痛、物质贫困、社会时代伤害、个体价值观丧失,更深层内因乃欲望、虚空与审美挣扎,尤其是对于艺术生命气质的人,一旦因某种原因限制、剥夺了艺术创造的能力,他也就难以忍耐肉体的存在。再则是审美判断人格理想化,将死亡视为诗意与哲学形而上的反观,某种意义上具有艺术生命体他本身具有精神疾患的倾向,天赋指数越高,认知越深刻,对痛苦也越敏感,这是禀赋的本质。

 

    法国思想家丹纳说,作家从出生至死,心中都刻着苦难和死亡的印象。川端康成在他充满波折多舛又毕生奉献文学创作至七十三岁高龄时选择了自杀,这是很有趣的现象同时也是睿智、幽默的选择,即便是艺术生命丧失也不屈从肉体自然老死,它既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6-26 12:07)
分类: 诗歌

正午的热气从巴格马蒂
河岸和榈木林升起。
城市包裹在晕眩的睡眠中。
闲散的游客在锥形台基上
观望巴德岗整个中世纪的轮廓。
深栗色的纽瓦利建筑,
尼亚塔波拉、拜拉瓦纳特
拉梅西瓦巨大的华盖
顶住天穹,映照过去
也映照马拉王朝帝国的未来。
鸽群战斗机式盘桓,嬉戏的小男孩,
少女顶着水罐婀娜走过。
维特萨拉女神托举塔莱珠钟
光明之城的自由,公正。
彩绘、浮雕、黄金拱门,
深入布帕延德拉国王蜡绿的眼睑。
陶迪风铃排列木制货架上
常春藤攀爬蓄水池的石墙。
你见到一种仁慈的风俗
渗入廓尔喀人
缓慢、简朴的生活。
生长于记忆的城市,神祇
具有容忍、宽恕的特性。
它们的习俗建立
艺术与自律的道德上以及
自足、快乐的审美
远处,河谷沉寂,青檀叶闪亮。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6-19 13:42)
分类: 诗歌

从这里,你将看到
更远的平川、山谷、桥梁
湿气从边境移动。
而溺死的目光拒绝投向虚妄。
它们沉入聆听:
在寂静吸收的沙沙声中,
光线旋转,蜥蜴
迅疾滑过草丛,然后是
栎树、灌木,瞬间
改变了颜色。残损的
叶子和灰色的枝条下
拂荡去年冬天的羽毛,一小片
磨损了金色彩绘的箔纸。
你想到某个礼节,仪仗队列,
曾经的荣光,变数,
都将被万物的秩序统治。
豁口的土坯,散发石灰气味
青葙子粉红的花穗在风中摇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6-18 19:30)
分类: 随笔

    雨后,窗前的云杉日渐葱绿,过了立夏,楝树花已落尽,恍惚中仍闻得空气中余香。日子就这样云淡风轻度过,没有狂欢、热爱,仅仅是恬静的意识。心灵枯槁还是幻想已尽?或许这就是至福的境界?还有多少未来,多少把握,过去是一堆逝去的静物,它比未来更漫长,更让人牵挂。

 

    生活宁可痛苦,不可麻木,它必须时刻击打我们记忆和心灵敏感能力。
    对于写作者,必须保持哭泣的能力。 
 

    佛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意指凡是所有一切的相,都要将它当成是虚妄的,只要不去执着它,就会产生智慧。我想,在此过程光有理性认知能力还不够,重在修行自律。可是,我的顿悟尚不够,我仍执迷于虚妄之物,我知道,那是诗意、绝望之心。
    我承认我常有绝望感、破碎感,我们正一点点衰老,生命也正一点点流逝,有时,美与死亡同样令人神伤。
    记忆如果仅仅是过去经验的重现而没有唤起新的渴慕、热望,那么,它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6-14 16:55)
分类: 诗歌

清晨的微光分割了
山峦、河流、阡陌。
我在岑山顶观望
城市、乡俗,尘世的轮廓。
多少年过去了,风景
已浓缩成分岭上的斑点。
在透明的视网膜里更近于完美。
想起一些无谓的事,
难免羞愧。似乎好运、福祉
是我们的专利品,
它只为安逸的生活提供,
极少想到具备的美德、荣耀。
而我们在残缺的阴影里
构筑虚弱。像个
挫败的酒鬼、赌徒,
抑制着愤怒,屈辱,
这缓慢沉积又消解的腐尸!
欲望是一场虚假的遐想。
我们沉溺其中,醉生梦死。
植物香气敛尽,芦花松开了它的飞絮。
万物的变化导入时间中。
它提供了某种相似命运的记忆。
然后我们恍然大悟,
然后哭泣,远方已渐渐澄清
采石场的哐当声
沉闷,稳定,散发烟灰气味。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5-25 20:02)
分类: 诗歌

豪雨穿过闪电和枝叶
哗哗喧响,蛙虫在混沌中
鸣奏不息。除了聆听,
我什么也想不起。
我视力日渐模糊。
远山,丛林,吹来艾草
黄杨细花馥郁气味。
我忘记了日期,事件,
我经历的国家、陆地、海洋
草地、沼泽、森林。
曾经赐予我的渐次失去。
我被抛掷无垠的起点上。
没有过去、未来,
而我总无法攫取,
那惊憾的小小波澜,
悲伤,欢愉,荒谬的过程。
请勿夸大你的怜悯,
脆弱,毫无意义。
对这世界,并非刻意避开距离,
也从未中断联系,细察
它的变化:兴衰,荣辱,
有关一个完美主义的幸福。
是否作为天职履行
我还未进行考察
有必要对自己本性判断,
为现实与观念之间提供依据,
不受禀赋折磨
活的富有朝气,消减
邪恶、习俗的痛恨。
而今,我的思索枯尽
空洞的想象去辨认事物的气息。&&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5-20 20:07)
分类: 随笔

    叔本华认为人要么庸俗要么孤独,概括地说,就是介于精神与物质生活的选择。显然,这是叔本华根据自己多年独居生活的心得或诠释。应该说,精神与物质生活并不冲突背离,可以在二者之间一个恰当的摇摆。因为人类智慧与物质现象构成了世界属性。但是,若为着文学艺术事业就必要具备强大坚韧的理性和内心选择孤独,否则,你就是个不彻底的人,一个放不下俗念的人,他如何成就艺术作品上的纯粹性和高度,这也是他自身难以忍受的。因为最深邃的思想来自最深的孤独。

    我承认,我是个耽于梦想的人,偏向虚无与悲观色彩,即便这些所谓的定性或嗜好,仍无法消弭我对世俗生活的热爱,因为,我在故我思,故我爱,我的存在即我的幸运与福祉。
    当下作为临界即时性的分水岭,人们往往对此忽略无视或退居局外静观,未知是新的构思和幻想,正在流逝的成为过去,所以,人的一生几乎是在欲望与回忆中度过。

 

    独处的妙处在于可以过滤记忆,梳理思想,意念游离于世俗与风物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5-17 14:58)
分类: 诗歌

褚色的天空拉长了远处可视之物:巡航艇
突突突螺旋声响晃入岛塔倒影,
击碎的波光闪跳如音符。
潮汐涌动,带来腥燥气味。
拍打礁石咸涩的气味。
过去是一堆逝去的静物。
当游客散尽,世界恢复它表象的秩序。
而心灵是痛苦的容器,
张开它敏感的触须,被遥远
模糊的美感推动。
仿佛刚才那些骚乱和尖叫的余音
黏臭的水渍,沾着
煤屑的皮靴震得甲板蹬蹬响,
携带他们焦虑、混乱
的欲望,奔赴各自终点。
这是他们生活的片段,无可指责
缺乏智性,风趣,
预见生命全景的能力。
优雅的灵感更适于绝望者
他们承受天赋的责难,
长久陷入忧患和精神规律的幻想。
当桅杆升起,汽笛的长鸣
回荡在开阔的海面
世界处于它变化
的漩涡,升腾又闭合。
空气静静吸收,扩散,
接受这新奇、完美的变化,
不受任何限制,禁令。
万物在你观望的主宰下
“北部湾3号”即将没入
遗忘的航程,而其它船只
则静立等候新的号令。 &&

&nb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1-18 10:25)
分类: 诗歌

斜坡在你脚下延伸,
引向密林深处的低语。槭叶
在寒风中颤抖,像一位老人
微薄而艰难的回忆。
枯败的芦苇依偎山毛榉,
裂果残留去年冬天的气味。
仿佛一种抚慰,你熟悉的
一切还在,寂静的祭台,
拱门自南敞开:山丘,
田野,湖泊闪耀粼粼波光。
埃皮蒂塔说,使人纷扰的
不是物自身,而是
人对它的意见和幻想。
如今,你厌倦于虚妄
对生活依然保持沉默。
过去比未来更漫长,你深爱
的事物以及爱着你的人,
你遗弃又祈求的,
它曾经伤害又幸福你的心。
现实具有野蛮的权威,放弃
情感,天赋,为了不受
沉沦的危险,没有
比这更耗空你一生意义。

 

  早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