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心岛
江心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9,039
  • 关注人气:2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江枢衢简介

本名:江心岛 字枢衢


随笔集《大画易语》

 

随笔集《文者纯粹》

链接

老江1

我在腾讯

老江2

我在凤凰

老江3

我在搜狐

我的微博
博文
(2013-08-20 19:32)



“让当代艺术滚蛋”主题展前言

 

文:江心岛

 

这篇文字不是讨伐的檄文,这个展览也不是一场揭竿而起的造反,我们只是在寻找叛逆者!

 

二十多年前,中国“当代艺术”肇始之际,一群不甘于陈腐守旧的“叛逆者”,在固若金汤的官方意识形态和权力体制夹缝中,活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终于让“当代艺术”鼎立殿堂,名正言顺。

 

今天,中国“当代艺术”渐成主流,汇成“江湖”,其大,俨然浩荡无际,但当年的“叛逆”精神,却早已在这水面之上弥散,漂浮的,是这个江湖一统的新造“意识形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按:这是一篇被杂志打回来的文字,退稿理由:“太狂了!”也罢,既已身处“自媒体”的时代,何必再去接受什么体制刊物的审查,发到自家的博客,要狂,就狂的随心所欲,别人又能奈我如何。

 

我远远地望着那“玩命”的艺术江湖

 

文:江心岛

这是一篇写我自己的文字,按理说,本该请一位高人名家来撰,谓之提拔,或者邀一哥们胡扯一通,捧个臭脚。但我却极不情愿,外人,终归只能看见我的一张画皮而已,并不能掐准我的骨头,即便写出来,亦是应景之作,且多为溢美之词、夸张之善,这必然与我自诩的“文者纯粹”相悖,故此,便打消了求人的念头,任由自己信笔而书,说说我的自认为,或者说是借一篇“自述”,来宣透一下肺腑,仅此而已。

我姑且算是个“艺术家”,很多人也以此来抬举我。而我,斜眼瞄去,对那云端之顶、虚无缥缈的“艺术”俩字,却一向不甚感冒,抛开其为饭碗的不说,“艺术”的真谛,不过就是一个“游戏”而已,笔墨挥洒间,一切都在“浑然两忘”间,玩的痛快,玩的恬然就已足够,如此,对我而言,足以!至于那所谓“不玩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7 02:43)

文字:江心岛(枢衢)

 

每年的五月七日,我都要写一篇文字来祝贺某人生日快乐,但一直也没道出她是何许人也,其实她就是我太太,俗称老婆,有外人时,我唤其为薇子,没外人时,就呼之为臭儿。我太太则反过来称我为狗屎,至于什么“亲爱”的之类恶心腻称,在我俩这,从来都不存在。

 

我太太是北京人,所以我这个从山东混过来的北漂,一结婚,似乎就有了倒插门的嫌疑,这颇让我老妈耿耿于怀,愤懑于好不容易养的儿子,就这样送人了!好在我太太属于儒家“温良恭俭让”的典型代表,虽然贵为一家之主,却一丝一毫没有作威作福的姿态,这足以让我老妈心里踏实了。

 

今年,我和我太太最为重要的事,就是要迎接我儿子的诞生。古人谓之麒麟送子,我估计这回得给我家送来一个天才,面临一个天才的即将到来,我太太的姿态开始略作调整,时不时,也要体验一下作威作福的滋味,动不动,就以肚子里的天才为籍口,指挥我干这干呢,让我恍惚中,感觉麒麟不光是送子,还额外送来了一把尚方宝剑,呜呼,爹是不能白当的!

 

往年,我都是一篇文字作为生日礼物,草草打发我太太了事。今年,因为情况特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14 22:41)



 

文字、摄影:江心岛(枢衢)

 

此次山西之游,感觉多有不爽,几乎将我对三晋古地的悠然憧憬,给消弭的荡然无存,甚至有些悔意,觉得不如不去,若无眼见之实,心底便会存着美妙念想,一朝不见,这丝美妙便一朝不会破灭。

 

太原贵为三晋首府,实在没有什么可多言之处,现在中国所有的省会,都已是一般模样,既无特色,更无一丝一毫的古晋遗意,所以我也就懒的叙说其貌。大凡来山西来太原的,似乎都要去趟晋祠,否则大有空跑一趟之嫌,我也未能免俗,很屁颠得前去瞻仰了一把。

 

晋祠,名气之响已亮于海外,按理说,应该有些看头,但事实却总是很搞,在我看来,除了圣母殿和几尊宋代塑像之外,其他的都是垃圾。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字绘画:江心岛(枢衢)

 

这个冬天的北京一直是阳光明媚,这点颇令我有些失望,无雪的冬季对北京而言,实在是有些怪异,所以我对即将来临的开春,也就不抱有过多期望,因为按照经验,一个极端往往会带来另一个极端,有如大喜大悲一般,一个极不正常的冬季,肯定会换来一个更邪乎的春天,至于其邪乎的走向,我估计不是阴冷寒潮就是旱的干巴脆。

 

春节这几天,都是跟亲朋在一起吃吃喝喝,也算是和谐愉悦,只是少许感觉有点累,累,倒非来自于干了什么体力活,而是因为大过节的,你必须要对每个人都保持微笑状态,面部肌肉始终都向上紧拉着,还得没话找话说,后来我发现,这话扯来扯去都是车轱辘,只是凭着惯性在运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31 23:23)
标签:

杂谈

文字:江心岛(枢衢)

 

不经意间,就到了元旦,坐在椅子里抚肚一想,又是稀里糊涂的一年,再仔细琢磨一下,发觉这一年过的,跟滤过七八泡的茶一般,早已是淡的没滋没味,想想也是,像我这样整天闲极无聊的主,既无大喜,也无大悲,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太过丰富精彩的生活,一年下来,除了吃饱喝足后闲的蛋疼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大事可以载入史册。

 

年终,对于各色人等而言,都会习惯性的搞点总结,有事没事的,真的假的,好歹都得添油加醋编上一通,看上去,人人的生活都有了些许意义,不如此,似乎生命就此少了星点价值。

 

我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可总结,只能记录点鸡毛蒜皮的琐事,写出来,也就些流水帐而已,陈之于博,若其间能有点阅读乐趣,尔等看后能歪嘴一笑,也算是我这一年没有虚过。

 

总结一:烟

 

我平时一般都是日均三包烟,在2010年,没有一天拉过,如此算来,我一年大概抽了两万一千九百根烟,尼古丁总量估计可以毒死一只大象。我从来都不吃青菜,平时维生素的补给,主要都是靠烟草的补充,感谢上帝他大爷,创造出了烟草这等世间奇葩,让我等的生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4 23:59)



文字绘画:江心岛(江枢衢)

 

我躺着想,站着想,最后趴在地上再倒立了想,也还是没想明白一件事。这事倒是不大,但说出来也挺吓人,就是我想来想去,也没搞明白我是否因为下棋而中毒了!

 

这世界上有很多诱惑,金钱、美女、海洛因之类的,勾人的瘾劲都极大,一旦渴望,若望之不能解渴,都得想法给弄到手,否则会茶饭不思而郁闷抓狂,尤其是吸毒的,如果不能满足,肯定连杀人的心都有!

 

这种要掐死人的感觉,我现在也挺强烈!

 

我没吸毒,但感觉跟吸了毒也差不多!这几天正在“戒围棋”,已经连续两天没有杀上一盘,这也算是成果斐然,可是这两天却过的极其抓狂,老盯着我家厨房里的菜刀,恨不得抽出来乱砍一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绘画、文字:江心岛(江枢衢)

 

在我的鼓动忽悠下,我太太终于下定决心辞职,从此后,人将活的自由自在,日子也会安然惬意,随之而来的,就是可以随意安排起居,没有束缚,没有紧迫,想怎么过,自然就能怎么过。

 

现在一想到我太太辞职回家,我就情不自禁的偷着乐,别的不讲,就说这即将来临的寒冬,当满天雪花飞舞,忙活的人们大早上蹦将起来,迎着凛冽的刺骨寒风去上班时,我们夫妻俩却无需凑这个热闹,只是懒懒的一觉睡到自然醒,再拉开窗帘,一面欣赏着窗外的雪景,一面慢慢的品味浓香咖啡,此情此景,味道足矣!

 

前几天,就在我太太犹豫不决时,我就开始给她描绘美妙的退休生活,告诉她每一天的幸福生活,都应该从中午开始,不到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字、绘画:江心岛(江枢衢)

 

今天早上,我正赤身裸体翘着脚丫喝茶时,忽闻门铃突响,便高声询问是谁?门外传来:“人口普查的!”我说等一等,便起身进浴室,洗脸、刷牙、刮胡子,再沐浴更衣,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等从头到脚倒腾利落了,就开门迎侯这查户口的,可是出门一瞧,我靠,人早没影了。

 

下午,这查户口的又来了,按程序一一询问,问罢姓名问职业,我答:自由人士。对方看了我一眼,说:“就是个体户呗!”随即在本子上把我登记为个体户。我靠,这是什么破烂逻辑推理?我一说是自由人士,到他们那,想都不想,就必然成了个体户。

 

接下来问我学历,我说没学历,那个人口普查的瞪大眼睛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1 22:41)

 

看球要有立场倾向,否则就很没意思。倾向是一种情感,当你所喜欢的球队在场上惨遭狂扁时,你的心中必然如护犊子一般抓狂,恨不得钻进电视把对方球员给挨个掐死,这其实是一种很变态的情绪,不管是巴西还是阿根廷或者是某个破队,本来跟你八竿子也打不着,平时也未必关心,可是一到了世界杯时,丫的就立马成了某个球队的粉丝,点灯熬夜如影随形,跟着人家球队在输赢中或悲或喜,各个如小鬼上身一般莫名其妙,个中原因,也一直没人能说清楚,或许是因为闲的蛋疼之故吧,一疼,就会蹦起来,一蹦,就有了成为球迷的动力。

 

今天晚上将是本届世界杯最后的一场比赛,等到明天,一切都会烟消云散,复归常态后,中国球迷又该闲的蛋疼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