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蒋巍
蒋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306
  • 关注人气:4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友情链接

于建嵘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样样好
各位朋友,无论你是恐龙还是菜鸟:
蒋巍祝好!!
样样都好!!
一切都好!!
越来越好!!
想好就好!!
想啥啥好!!
咋整都好!!
不整也好!!
和谁都好!!
和我最好!!
和我一好!!
全都大好!!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隋凤富人完了,隋凤富的事没完。北大荒需要展开历史大清算。习大和本次两会力推改革司法不公正,专门针对司法地方化、受地方权力干扰的问题,提出一系列改革举措。我看到,北大荒权力私用、为所欲为的日子该结束了。这个时候,每个司法干部应该扪心自问,你在这种体制下,干了多少正事好事?还干了多少违背良心、丧天害理的事情,此后一生良心能睡得着觉吗?

我曾说,北大荒是集党、政、企、公、检、法于一身的一个怪胎,权力如此集中的一个庞然大物,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就是我对北大荒问题最初的预感。同时,北大荒是延续建国初的半军事化体制和旧计划经济体制最顽固最陈旧的一个堡垒。除了改革初期实行“两自理”,停发工资把广大农工变成农民,把养活亏损农垦的使命推到农工身上,别的改革几乎没动。铁道部都政企分开了,北大荒就是不分!

为什么没动?为什么上头也不动?为什么国家制定的改革大政方针也推不动?

要害是,“利益体制化”了,“利益集团化”了,“利益政策化”了——这与习大动刀之前的中国官场现象非常一致,只是更集中,更恶劣、更典型,更公开了。一切都与“五星上将”隋凤富有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房产

“五星上将”隋凤富倒台了。凡是贪钱的家伙一定是骨头最软的,他会交待出一些保护伞人物以及同流同污者是必然的,我们拭目以待即可。现在最紧要的问题是如何收拾他留下的北大荒烂摊子?北大荒有很多成就和贡献,这是应当肯定的,我说它“烂”,主要“烂”在党的惠农政策不落实,土政策太多,干群矛盾重重,民心不顺,上访成群,多年不断。今后怎么办?我以为,稳定、扶持、做强做大家庭农场是第一要务。

隋凤富用以敛钱的土政策归结起来就是不断折腾、无偿剥夺、严加控制家庭农场的发展。事实上,自垦区实行“两自理”以来,土地都在家庭农场手里,生产都由家庭农场投资,家庭农场已经成为北大荒的主要生产力,各级管理机构都成了空壳式的理应服务农工的上层建筑。总局网站曾公开宣称,农村实行家庭承包制以后,土地被划分为小块,而北大荒着力于将土地连片,形成规模经营。话说的好听,实际上他搞的是严重的倒退,向计划经济管理方式的倒退,向加强权力、做大“政府”、无偿剥夺农工的倒退。北大荒干部中产生的大量腐败现象,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滋生的。土地一年一发包,承包费一年一涨价,“阴阳合同”后面藏着猫腻,种子化肥成了管理干部的生意经,农工自费开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长篇历史考证小说《王莽与赵飞燕》出版

 

沉睡和沉冤两千年的王莽,被惊动了。在《汉书》、《资治通鉴》和诸多近现代史家的笔下,王莽是有定论的“篡汉逆贼”、“地主阶级知识分子的代表”。新近,作家出版社推出蒋巍的长篇历史考证小说《王莽与赵飞燕——西汉帝国“安乐死”新考》,被学人称为两千年来为王莽翻案的第一书。

本书列为2013年度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作品。

西汉末年,王莽以一个落魄的贵族子弟身份,一路爬升到帝国高层,38岁当了大司马,最后开创新朝做了15年皇帝,生生把大汉帝国拦腰截断,分为前汉和后汉(也称西汉和东汉)。尤为奇特的是,王莽登基做皇帝时,获得全国吏民广泛拥戴,连近十万之众的刘氏皇族后裔也衷心拥护,没有任何人站出来表示反对,西汉帝国就此被送进“安乐死”。究其根本原因,蒋巍认为,西汉末年的帝国已经彻底腐朽、全失民心、不可救药了。王莽所以能顺利登基代汉,盖因他是朝野尽知、嫉恶如仇的清官,同时为缩小贫富差距,他首次实行土地国有化并平均分给广大农户,还宣布解放奴婢,禁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大荒地租黑洞:34万公顷土地“蒸发”

2013-06-24 03:30:44  新京报

 

   因被禁止开垦和“身份田”不产生收益;有投资者称“这是明显的欺骗”

  上市以来十余年间,被称为“中国农业第一股”的北大荒,86万公顷黑土地租金如同一幅藏宝图,吸引着一拨拨大户小散。不过,北大荒的承包费收入长期以来受到质疑,根据上市公司公开数字计算而来的承包费收入,无法与现实匹配。

  6月18日,上证所要求北大荒针对媒体质疑对农田收入进行说明。直至此时,“藏宝图”答案公开——24万公顷的可垦荒地已被禁止开垦,10万公顷的“身份田”已不产生承包费收入。此前,北大荒从未就这34万公顷土地不能产生收益做出过披露。

  长期投资北大荒的大户霍昕说,正是冲着86万公顷的土地重仓北大荒,最近才知道其中34万公顷的土地已不可能产生收益,“这是明显地欺骗投资者。”霍昕称,他将向北大荒提起索赔。

  此外,北大荒农场职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其上缴的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北大荒的“土地戏法”:百名农场职工举报“四宗罪”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旭 北京、黑龙江报道 2013-06-01 00:52:49

 

    在曝出10亿元拆借黑洞后,北大荒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北大荒,600598)又因连年提高地租、强行摊派农资而引发旗下各分公司职工的反对浪潮。

    近日,本报记者收到北大荒下属八五六分公司、七星分公司、青龙山分公司及八五九分公司近百位农场职工的联名举报材料,内容直指北大荒旗下多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看看农工们的愤起反抗!

——他们为什么唱起了国歌?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违反中央惠农政策,欺上压下,年年疯涨土地承包费,已经引起广大农工的强烈愤慨。干部富得流油,群众疲于奔命,年年靠银行贷款种地打粮,以自己的血汗钱养着一个从队长到公检法再到总局的庞大的上层建筑!用马克思的话说,这些干部就是“食利者”。你靠父老乡亲养活,就应当敬点“孝道”,回报乡亲,关爱群众,节省用度,减轻负担,不要索取无度,年年涨价,这难道不是人的良知吗?更不要说党性了!更不要说中央的政策规定了!

我在调查报告和博客上列举的大量事实证明,垦区某些土政策和施政行为恰恰相反。

垦区推出个“白给哥”,遭到全国人民的嘲笑,这个绰号就是群众给起的,证明了群众眼睛雪亮。春节期间我看他又上了央视七频道。没用,就像央视春晚遭到群众批评,甚至遭到国外媒体普遍嘲笑一样。这只能证明央视记者“走转改”还差得很远,怪不得他们的领导人换了一个又一个。

总局既然叫共产党,就应当把更多的关爱和目光投向更多的低收入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才叫北大荒精神!

 ——说说哈尔滨纪委一位同志的事儿

 

初四,与两位相识已久的朋友小聚,都是哈尔滨人,都是女性。一位是美女级老板光玉,聚会就是在她的北京郊外别墅举行的,别墅相当的豪华,钱多多的有,人又十分的正直,烹调技术也是香香的。一位是哈尔滨纪委什么部门的负责人A女士。纪委工作敏感,不提她的名字了,英雄不问来处。

A女士当初是北大荒知青,花季是在那里度过的。闲聊中,说起她在纪委做过的一件事情,让我大为感佩。

有一次,她率领多部门组成的检查组,到哈尔滨市某县级市检查农业直补落实情况,财政局长如实汇报说,有30万元国家下拨的直补,因县里财政比较紧张,迟迟没有到账,没能发到农民手中。

直补、低保之类,那就是农民的活命钱啊!

A女士当着在场全县干部和随行数十人的面,当场问市长:“30万是很多的钱吗?不好解决吗?我看不是很多,也好解决。市长,你坐的车是多少钱?估计是这个价吧?咱们把车卖了行不行?你的车一卖,农民的困难不就解决了吗?”

我想那位市长一定会脸红的,冒汗的。市长坐不住了,对A女士说,你等我10分钟好不好?我去请示一下“老板”(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把美好的春天还给人民!

 

一个月来一直在国家审计署采访和写作,没时间也没精力顾得上博客。今天大年三十儿,我依然一直在写作,直到春晚开始。

想到寒风凛冽、冰封雪飘的北大荒,我的心不由得怦然一动。记得下乡时有一年春节没回家,大宿舍空空荡荡,我和几位战友用洗脸盆,从连队酒坊里盛来半盆烈酒。没有菜,小卖部只有冻苹果,那个夜晚,我们就着冻苹果,喝下整整半盆酒,酒醉之际,我们想家了,禁不住放声痛哭,哭够了,躺在火炕上人事不省了。

中国最苦的地方是农村,最累的活计是种地,最冷的地方是北大荒。改革以来北大荒的事业虽然发展了,但那里的生活和劳动依然艰难。春晚之夜,我不知道那里乡亲们的住房是不是暖和?他们的心情是不是很快乐?一位女职工发信给我,说她家负担过重,包地很少,连煤都买不起,屋子里很冷。

我相信,从基层每个生产队长到总局所有领导,大年夜房子里一定很热,我祝福你们。但是请想想那些困难职工吧,如果还有一些或许多群众房子不暖,心情不快,觉得未来看不到希望,那一定是管理者的耻辱!

新的一年到了,总局党委前不久做出决定,稳定今年的承包费,我希望全面坚决地贯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对垦区“城镇化”运动的再讨论

 

从去年8月我开始垦区调查以来,一系列大是大非越来越清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强烈抗议:抢粮逼债,两条人命!

——黑龙江农垦总局必须对此负责!

 

宝泉岭绥滨农场一位网友发信后,经我了解,农工孙贵权因粮食水分大,卖不出去,还不上信用社贷款,信用社联系粮库以被吨2580元收购孙贵权粮食,卖的粮款直接还信用社。可孙贵权的粮食到粮库后,粮库玩起“货到地头死”的把戏,就地给降价到2540元一吨。每吨少了40元。孙贵权到信用社与有关人员“理论”,因情绪激动,突发心脏病,抢救不及时,不幸身亡。家人把孙贵权尸体放在太平间,要求信用社给个“说法”。信用社不理睬。第二天,家人把尸体抬到信用社门口,引起大量群众围观,现在尚不知结果怎样。我给一位了解情况的网友打了电话,这位网友说,死者是他的同学,妻子也有严重的心脏病,刚刚做过两处搭桥手术,换了三个心瓣膜。花了20多万元。家里还有两位老人,需要人照顾。现在死者撒手而去,我不知道这家老弱病残以后怎么活!

   现在,每天总局都采取无耻的特务手段,到我的博客上侦察何人发信,删去揭露他们丑行的留言。这位报告死者真相的网友竟然被垦区公安侦察出来,把他抓到公安审问了一番。

   据网友揭发,建三江大兴农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